我是警察我怕谁 by 花比作(上)【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6-12 作者:花比作(上)       

文案: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当得了警察,做得了流氓

引子
  角湾的公安家属院,这天格外热闹。
  
  小区里的楼门口,搭了个简易灵堂。死者的黑白照片摆在正中,庄重睿智的面容映着头上的警徽,肃穆远远大于悲哀。一个破旧录音机隐藏在遗像背后,小声播放着哀乐。一个稍嫌瘦弱的男孩坐在灵堂一边,一身素白、面无表情。每当有人前拜拜,他便机械地站起回礼。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只觉得他大多数时间都是盯着自己的鞋尖,偶尔睫毛忽闪,便能隐约看到他明亮的眼睛瞄瞄前来行礼人的警衔,然后又垂下眼帘。
  
  一辆接一辆的白色牌子的警车停在小区狭窄的过道,一个又一个硕大的花圈顺着小小的简易灵堂两边顺次摆放,一直摆到小区门口。来得晚了的,只好自己找地方摆。如果有人有心浏览花圈的挽联,会发现本市公安系统有头有脸的人物名字都能找到,接着便是公安系统的各个部门、大队。偶尔有一两个陌生的名字,也会有人小声告诉你,那是今年已经七老八十的警界泰斗。人虽然不来,但花圈到了也算给足了面子。
  
  一位一身制服的中年人一下车便直奔灵堂,身后跟着若干警务人员。走进灵堂,一看到正中央的遗像,中年人眼泪便不禁掉出来,老哥啊一声长叹中,似乎包含着无限感慨。
  
  男孩子飞快地瞄了来人一眼,嘴角一动。
  
  哎呀!这个不是围观的街坊邻居有人惊讶出声。
  
  是啊!昨天晚上的警务新闻里说话的那个接着有人附和。
  
  那是本市所有警察的头啊!看那警衔,那是一级警监!
  
  快看
  
  中年人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但他自己却没有留意这些。左右看看,发现跟络绎不绝的奔丧人相比,失去亲人的家庭显得人单势孤,只有一个男孩子。回头跟手下说了两句,手下点点头,一挥手,身后跟来的几个警员立刻站到了男孩的身后。有人前来行礼,便是几个人一起回礼。
  
  男孩抿了抿嘴唇,行了几个礼之后,终于挺不住。走到坐在一边的中年人面前,郑伯伯,您这样,会让别人误会我是个在逃犯,因为本市警务人员的人性化工作,这才让我办完丧事才归案。
  
  滕宁啊!都什么时候了,还知道说笑!郑天阳沉声说道。
  
  滕宁嘴角一弯,爸爸说的,只要能笑出来,就代表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
  
  郑天阳一叹,站起身来,这里留给他们照应,你跟我到车上聊聊。
  
  滕宁转头看看站在灵台旁边充当家属的几个警员,微微一笑,辛苦各位了!
  
  坐进车牌001的警车,滕宁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长出了一口气。
  
  郑天阳看看他,这几天很辛苦吧!
  
  滕宁闭上眼睛,靠在头枕上休息,还好,为了老爸,再辛苦也是最后一次了。
  
  想到当年最好的搭档,郑天阳不禁又叹气,心疼地看着滕宁。这个孩子,清秀的模样象极了妈妈,但却有股爸爸不服输的倔强。
  
  你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郑伯伯有什么打算?
  
  咱们市里有政策,警员的直系亲属可以接替警员的编制,算是公务员。也是一个选择。
  滕宁睁开眼睛,我去当警察?
  
  你是学金融的,毕业后能找到工作就先找着,不行也可以当警察。现在许多经济案件,需要有专业的知识人才。再说警队对你爸爸佩服得五体投地,会关照你的。再有什么困难,不是还有伯伯我吗?你妈妈死得早,现在老哥又走了,你是警队得孩子,我们不会不管你。
  
  滕宁听了微微一笑,当警察也不错啊!是不是地方任我挑?
  

第一卷:初入南汇
我要当骨干
  一早,冯崖急急忙忙走进分局,据可靠消息,蒋老局长的独生子今天要到分局报到。
  
  南汇分局前局长蒋天相和k市总局局长郑天阳,年轻时候是南汇重案组的搭档,年年破案率最高,一度成为k市警界的传奇人物。两人在风头正劲的时候却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蒋天相升到了南汇分局局长的位子,做了2年,刚刚结婚便辞职不做,只愿做警局的顾问;郑天阳则从西城分局局长开始,一直做到k市总局局长,成为k市所有警察的头头。但作为两大传奇人物起家的南汇分局,一直引以为傲,几乎所有从警校毕业、志愿当警察的年轻人,都会对南汇分局抱以别样的向往。南汇分局年轻的重案组组长冯崖也不例外,没有经历过黄金组合威风的时期,但光是听他们的故事便早已另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