痒,痒,痒 作者:挠眼【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6-25 作者:挠眼       
    第一章

    赵自强刚买菜回来,一脚踢上门口的蹭鞋垫,满鞋脏兮兮的雪水被蹭下来不少,他半眯著眼狠狠吸了口咽,把烟头丢下楼道,这才完全把身子收进门,随著身子跟进一股寒气,沙发上的人缩缩肩膀,斜了他一眼,然後又想起什麽似的笑一下。

    “买的什麽菜啊?”

    赵自强没理他,径自踢掉鞋,踏上棉拖朝厨房里拐。

    房子挺小,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除了厨房,其他地方看著就是单身男人住的狗窝。沙发上的人被无视也不恼,抿抿嘴,笑著走到厨房帮忙。

    厨房里壁砖被擦得光洁如新,厨具、食物、调料也是仅仅有条的摆放著,都是家常的东西,看得出来,主人只是单纯的热爱厨房而已。

    赵自强走两步,不舒服的扭扭脚,皱著眉把脚伸出来,弯下腰拽下了烂了个大洞把大麽指勒的很不舒服的袜子。

    白色,很干净。

    “扔到洗衣筐里,别和内裤扔一起。”

    他脱下两只袜子,手向後一探,就被另一人接了下来。

    总的来说,赵自强是个干净利索的人,当然没有女人那麽偏执的仔细,也没有女人那麽偏执的罗嗦。

    他偏执的只有一样:他的情人,他身後的这个人,钱王。

    钱王老实的拿著一双袜子丢到袜子专用洗衣筐里。然後返回赵自强身後。

    他俩学生时代那会儿,赵自强每天都骂骂咧咧的炒菜做饭,难吃的很,但钱王只有这一样东西可吃,他只能将就。

    钱王那时每天都跟在赵自强身後看著呛出人眼泪的热油里被放上各种材料,然後变成一盘菜,那时候他的手一般都在赵自强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某个部位放著──这也是赵自强骂骂咧咧的原因。

    後来慢慢的就不会了,不知道是他先不把手放在赵自强的臀部开始,还是赵自强的菜越做越好吃不太爱罗罗嗦嗦追著他问东问西开始。

    这是钱王时隔很久再一次站在赵自强的身後,他是主动而刻意这麽做的。

    因为他今天做了亏心事,不是因为亏心而讨好,而是因为他不确定赵自强知不知道他做的这件事,或许老王还没有告诉他。

    赵自强做醋溜白菜,等待的间隙点上了一支烟,继续歪著脸叼在嘴里沈思状,时不时的翻炒一下锅子。

    一切都和平时没什麽两样,钱王观察著,微微有些放心了。

    家里没有油烟机,屋子里气腾腾的,钱王想了想,扭头出了厨房并顺手关上了门,太呛了真是。

    赵自强在钱王出去後抽了抽嘴角,这种像是撒娇似的表情放在他个大男人身上很奇怪,而且他面前没有人。

    米饭早就闷好了,一个菜足够,量够多,今年冬天的白菜很便宜。

    赵自强两手端碗,中间夹著菜盘,担著两双筷子拐到客厅。这回是钱王做沈思状。

    赵自强淡淡看他一眼,

    “吃。”

    钱王这才慢吞吞的拿起筷子,他只要一动筷子就可以做到什麽都不想,狼吞虎咽到好像几天都没吃东西,可其实他中午也是这麽吃的。

    赵自强微微笑著,这是他每天吃饭都会有的表情,他自己爱吃零食甜食,对饭不热衷,所以看著钱王吃的满足的样子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可其实今天的钱王没有那麽坦然,狼吞虎咽的吃著饭,其实心里食如嚼蜡的憋屈感膈应的他难受。

    赵自强几乎是把白饭就这开水吃完就放下了筷子,刚开口准备说些什麽,钱王就抢先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