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奸寡嫂(双性H) 作者:蟹老板哒哒哒【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6-28 作者:蟹老板哒哒哒        双性        短篇       
原创  男男  近代  中H  正剧  纤细受  黑化受
可怜的美人受死了老公,被狼狈赶出家门。
半年后替人结阴亲,险些被钉在棺材里
幸好被小叔子救出来……
但是记忆却错乱到把小叔子当成自己死去的相公……还跟小叔子做了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事情,一番荒唐,清醒了之后两人又该如何相处?

cp:花样多纨绔活好攻×冷淡自持嘴硬心软受
灵感大家都懂的,自产自吃
双视角。
1v1  重口play会标题注明  


第1章 他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个荒唐的梦
  无聊透顶。
  陈楠意陪着新项目的合作伙伴坐在梨园里听戏。
  这位钱老板是外地来的实业家,如果能争取到他这笔投资,那陈氏就还有一线生机,所以即使他不爱听这些咿咿呀呀的玩应儿,还是松了松领带,喝着递上来的茶水,时不时还要违心跟着称赞几句。
  他半年前刚从国外留洋归来,就被父母强行逼着坐上了这个位置,即使他什么都不懂,即使他从小就对继承家族企业并不感兴趣。
  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身上担负的东西实在太沉重了,如果可以,他只想当一个纨绔子弟……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午场的戏结束,陈楠意陪着钱老板走出戏场,钱老板虽然商业上头脑灵活,但生活里是个传统人物,穿着绸缎长衫厚底布鞋,脚下大步流星,对这位染了洋墨水却不矜不傲的陈家小少爷很是满意,生意上的合作算是有了眉目。
  出了戏院的门,方知下雨了,细微的春雨从天幕中缓缓飘落,有些冷,陈楠意穿着四件套,西服外套潇洒的敞着颇有些不合时宜。
  戏院外边向来热闹,卖报纸的小孩破布包里裹着新出的报,光脚丫沿着街头跑到街尾,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问。
  他走到对街。
  “万宝路。”
  “好的爷。”小哥掀开胸前挂着的箱子,找到一盒递给他。
  陈楠意手里把玩着那一卷女士烟,点燃了在嘴角夹着,似乎只是在感受烟卷含在嘴里的感觉。
  味道有点淡,且后劲不足。
  但谁让他抽遍了昂贵的进口香烟,还是最喜欢,最怀念这个呢?
  眼角余光里看见一个黄包车夫,那车夫身后拉着车,在戏院门口问每一个人,他一遍遍地重复,“先生,要不要坐车?”
  就像卖报的小孩,“先生,要不要买报?”
  问久了,终于拉到一位贵客,但那贵客着实太“贵”了一点,一身肥肉在黄包车后车斗里颠来颠去,让他想起菜市口上的一摊肥肉,又想起一碗盛的都快从碗里掉出来的满满的米饭。
  还下着雨,那车夫身板纤弱,粗布衣裳不知道是被雨还是被汗打湿贴在后背上,看背影是个矮小的年轻男人,正吃力地咬紧嘴里的白毛巾,试图拉起那贵客。
  陈楠意来了兴趣,问卖烟的小哥,“你猜他拉不拉得动?”
  卖烟小哥笑了笑,“吃这口饭的,什么客人拉不动?”
  陈楠意不置可否。
  随后就见那小黄包车颤颤巍巍地上路了。
  有时陈楠意也会感叹平民生活不易,但天下人生活谁不是这样,就连他一个富家少爷做事也不能随心所欲。
  卖烟小哥也不知道眼前这位爷起了什么兴致,只当是富贵人家好奇,便陪他一起盯着对面,接着便叫道:“不好,车要翻了。”
  果然,年久的黄包车在上坡时经受不住,吱呀一声,掀翻在地,那贵客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劈头盖脸给车夫一顿臭骂,什么难听说什么,连人家祖宗小舅子十八代亲戚都不放过。
  车夫可真是个傻的,竟然都不知道跑,只呆呆像个木桩站在那里任凭人家骂他,贵客越骂越生气,眼见就要上手打他,车夫下意识闪躲,头顶的黑帽子被一把掀翻。
  那车夫倒是眼熟的紧,眼圈泛红都要流出泪来,面庞稚嫩,五官精致,短发乌黑,偏生唇瓣似染了蜜一样,嫣红得紧。
  比他见过的舞场里涂着大红唇的女人还要青春亮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