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春与景明 作者:豆荚张(上)【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7-04 作者:豆荚张        甜文        近水楼台       


文案:
二百五脑残攻X微病娇深沉受,倒霉蛋竹马组恋爱故事。
现实向,剧情流,市井生活,并不炫酷,恋爱部分傻白甜。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和春,曲景明 ┃ 配角:和容,顾剑锋 ┃ 其它:

第1章 和容
  傍晚,菜市场迎来一天的第二个高峰,砍价和叫卖交织充斥,走到哪里都感觉耳边闹哄哄,使本来就拥挤混乱的空间显得更加逼仄。这些声音,和只能看到大人肩膀以下的视野水平,让曲景明没来由地感到慌张,他紧紧攥着母亲薛冰冰的手。
  薛冰冰的样子和这个菜市场格格不入。
  这里每一条道路都很狭窄,烂菜和脏水让路更不好走,她却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快步穿行,毫不在乎大幅度迈开的步子会让高开叉的旗袍随时暴露她两条长腿营造的风光,她抬头挺胸,目不斜视,甚至不在乎手边的儿子。
  她得美丽,无论何时都睥睨众生似的。
  曲景明六岁,人小,腿短,还背着个装满自己衣服的书包,这么跟着她穿过这个菜市场实在很吃力,等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进入一条窄而幽深的小道,周围骤然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出了满头大汗。
  薛冰冰一路看小道两旁的房子外挂的门牌号,但不是每一家都有的,所以她走走停停,掏出小纸条比对,嘴里念念有词。
  “是这家吗?是这家吧……”她皱着眉头,停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门牌前,犹豫又苦恼。
  曲景明抬头看,隐约可见几个字。幸亏薛冰冰尽管从大体上说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但早年刚有这个小孩儿的时候,对幼儿早教感兴趣过,因此早早就迫不及待地教了曲景明认字,眼下曲景明才能读出那门牌写了啥。
  “艮竹园 号”
  艮字的左边还有一横和一捺,从它们的分布,可以看出原本应该是“根”,所以这里是根竹园不知道多少号。
  薛冰冰嘀咕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抬手拍门,那木门在巴掌“砰砰”的声音之下,还夹杂着两发尖细的“吱呀”声,那是年久失修的哀鸣。可见这房子够老旧的。
  “来了来了,谁啊!”
  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声伴着脚步声一起传来,曲景明没来由地想起昨晚在长途卧铺车上,薛冰冰跟他讲的狼外婆的故事,薛冰冰这个女人给人当妈实在太敷衍,这个故事他已经听过很多遍了,并不害怕,可眼下突然就有点发怵。
  他躲了躲。
  薛冰冰一拉他:“躲什么,又不是坏人。”
  门打开了,出来一个也不像好人的老女人。跟其声音一样,眼前这位看起来生命旅程已经过半的女人有一张沧桑而透出市侩的老脸,视线上下打量他们母子,眼神相当不友善。尤其是看到薛冰冰这副花枝招展的样子,眉头立刻嫌恶地拧成山川,还带沟壑的。
  “你找谁?”她只开了堪堪可容半个人身的门缝。
  薛冰冰好像也不在乎人家的态度,笑靥如花:“请问这里是和容的家吗?”
  “是。她上班呢,还没回来。”对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看薛冰冰的眼神和缓了些,表情依旧勉强,但还是开了门侧了身,“薛冰冰是吗?和容跟我说了,你要来玩两天,进来吧。”
  “您是容容的妈妈吧?我记得容容跟我说过,您姓陈?那我就叫您陈阿姨啦?”薛冰冰惯会扮演的,现在她就扮演了一副甜美小女儿的模样,连迈步都矜持了许多,大白腿总算没跳出来碍眼。
  曲景明别扭得要命,仍往后躲,被她暗暗拽了一把,一低头,赏给他一个“少给老娘闹事”的眼神,曲景明一口口水便含在喉头,咽不敢咽。
  她这一招倒是让那老女人表情好多了,轻扫一眼薛冰冰的高开叉,规劝似的说:“我们这里地方小,人落后,没你们大城市那么开放的,这衣服在这里穿不合适。”
  薛冰冰空着的手扯了扯开叉:“是我昨天上车太急了,这孩子磨磨蹭蹭的,我都没时间换上衣服,实在是不太好看。陈阿姨,我是舞蹈演员,容容跟您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