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的原点 作者:故园怀瑾【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4 作者:故园怀瑾        甜文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文案

编程狗和化工狗双向暗恋的故事。

兼职CV大神、被伪直男骗情后遗症晚期患者、温柔随x_ing攻 VS 欠债后遗症x_ing抠门、元老级处男、阳光健气受。

治愈、互宠、小甜饼一块,欢迎品尝。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天涯,苏原 ┃ 配角:宛峰,吴却 ┃ 其它:

==================

  ☆、第 1 章

  苏原拎着满当当的购物袋上了楼。

  前不久公司宿舍被水泡了,好在住的人不多,公司直接给了他们租房补助。因着是租短期房,几个人商量后,觉得还是搭伴租房最合适。

  跟他一起同租的叫任天涯,一年前从总部调过来的。两人都经常出差,交情不深。不过他们两个年纪作息上比较合,x_ing格又都不错,遂被分到了一堆儿。

  恰逢周末,难得两人都不出差,苏原打算弄点酒菜一起吃顿好的。

  门锁昨天他刚注了油,钥匙c-h-a进去又润又滑声音还小。

  可现在,南卧虚掩的房门内:

  “嗯,不行了,都五次了,你轻点,那里,啊……”

  “叫哥哥,叫。”

  “松开,把带子松开,嗯,哥……”

  苏原闪身就窜出了门,心跳骤升两档。他是听说过任天涯的x_ing向,但那跟听现场直播是两码事,尤其此时此刻任天涯的声音还那么的,奔放s_ao情。

  苏原靠着门,心跳平缓之后便骂了一声cao,任天涯比他大三岁,今年三十了,三十岁的人在外合租总该有点自觉,尤其是……,何况他之前给他打电话说过要回来了。

  苏原跺了跺鞋上的雪水,回手将门带上下了楼。外面的雪比他回来的时候下得大,雪絮一团一团烦躁的跳舞。苏原站在楼门口,点了一根烟。

  年初时父母生前欠的债终于还清了,接下来就是攒钱买房,买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结婚,组一个家。

  畅想了一番日后的安稳生活,苏原的心情好了很多,看了看时间,他摸出手机打电话。电话那端意料之中的等了好久才接,不过气息倒是稳稳当当,苏原不得不承认,任天涯的声音是真心好听。

  “任哥,我买了菜,二十分钟后就能到家,麻烦你先淘下米,也不用煮,先泡着,等我回去再c-h-a电就行,米泡一会儿煮好吃。”苏原特意将二十分钟咬得很重。

  听筒里的声音是一贯的慵懒:“行。看不出啊,原儿你还挺贤惠。”

  苏原暗道我也看不出你是这样的任天涯。他呵呵呵一笑,把电话挂了。

  思忖着那位“哥哥”有可能会走,苏原跑到附近麦当劳躲了一会,二十分钟后才一身风雪的回了家。

  这次钥匙刚c-h-a进锁孔,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任天涯穿着一身灰色的半臂短裤,头发还在滴答水,一脸餍足的冲他浅笑:

  “原儿回来啦,刚在厨房听见你上楼声,外面冷吧。”

  “嗯,雪挺大,要是早点从超市出来估计就没这么大了。”苏原利落的换鞋进屋,见任天涯泰然自若,不禁翻了个白眼,回北卧换了身衣服,瞄了眼南卧没人,应该是走了。

  任天涯倒是很自觉的进了厨房,拿了袋里的菜处理,苏原跟过来,见任天涯撅着屁股往垃圾桶里剥葱叶,不由得想起刚刚撞到的激情,任天涯既高又结实,看不出竟是个受,话说回来,撅着会不会很痛?

  “任哥,我来,你歇着吧。”

  “我都歇一天了,该歇的是你吧。”任天涯笑着直起身,顺手捶了捶腰。

  苏原目光随着他的手晃到他的臀,嗟,c-h-a人的提裤拜拜抬脚就走,被c-h-a的还得在室友面前若无其事,想想也是辛酸。

  苏原接过剥好的葱,任天涯的手机响了,苏原拍拍他的肩:“去吧去吧。”

  手机在南卧,任天涯只得擦了擦手过去,翻开微信看消息。

  微寒:大侠,听说你要退圈?

  任天涯笑了笑:

  天涯:只是暂时休息一阵,你又听小炮放嘴炮了吧。

  微寒:我Cao这炮仗又他妈骗我,等我一会找他算账,你都不知道刚刚我有多伤心~。哦对了,那他说你跟掌门配《兄弟》的事?他说你配受的事???

  天涯:这是真事。今天跟掌门对了对戏,刚把干音给小炮。

  微寒:震惊脸!大总攻配受!什么时候好?!我要听我要听~

  任天涯抬头看向厨房,苏原已经在摘菜了。他飞快的回复:

  “这你得问小炮。我有事,先不说了。”

  任天涯无视微寒的哭泣脸关了页面。

  苏原正把泡米的水倒到盆中准备洗菜。

  任天涯看在眼里,想起这一年听说过的关于苏原的事,不是他八卦,实在是分公司人员少,一共才一百来人,有点八卦传的比wifi都快。据说是个孤儿,父母过世前留下了一大笔债务,这些年一直在还债,平常省吃俭用的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用保洁陈阿姨的话说,虽然是个好孩子,模样也俊,可一屁股债,没房没车,又老出差,想找个对象,难呐。

  任天涯上下打量打量苏原,个子比他矮了点,应该有一米八左右,偏瘦,长得是不错,那头板寸挺精神,手感不知道怎么样。他一边想,一边又揉了揉腰,坐了一下午,腰疼。

  苏原回身正好看到这一幕,手里的菜盆颠了颠,到底还是从冰箱里取出块羊r_ou_,把刚洗好的小白菜放进了冷藏室。

  “怎么,不做小白菜r_ou_丸汤了?”任天涯抓了一把旁边盘里的生花生,看他把r_ou_馅也收了起来。

  “嗯,”苏原从购物袋里掏出冬瓜:“做冬瓜羊r_ou_汤吧,冬季养生里讲了,大补。”

  任天涯瞄了眼苏原的小细胳膊小细腿,和小细腿之间模糊的暗影,到嘴边的调侃用花生米塞了回去。

  苏原听他不吭声,勾了勾嘴角,抡起菜刀片羊r_ou_。

  “怎么不直接买羊r_ou_片?这切起来多费劲儿。”任天涯问。

  “羊r_ou_片贵,半斤羊r_ou_片三十六块五,都够买一斤羊r_ou_了,还没有这样的好吃。”重点是贵。

  任天涯手一抖,他买吃的从来不看价,及时行乐想吃就买。

  苏原忽然蹲下身,歪头在流理台底下的缝隙里摸。

  “怎么了?”

  “花生米,”苏原捏了颗花生米站起来:“你刚才没拿住掉了。”用水冲了冲扔进了嘴里。

  任天涯:“……”

  “花生挺硬,不太好消化吧,”苏原把切好的羊r_ou_片码到盘里:“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任天涯扫了眼满满当当的流理台:“我们两个人吃不了太多,除了汤,咱们随便弄个菜炸个花生米就好了,我看你还买了酒。”

  “你喝酒?”苏原切冬瓜的动作一顿。

  “啊,”袋子里装了六瓶啤酒外加一瓶牛栏山,按理说够两人的量,任天涯却猛然想起苏原很能喝,他也确实没说要跟自己一起喝,他过日子那么精细。

  “啊,我吃菜就行。不是有排骨么,一会我给你做红烧排骨,这是我的拿手菜。”

  “排骨?!”炖不烂更难消化。

  “呃,炒白菜其实也挺好吃。”

  苏原把菜刀啪嗒一放。

  “任哥,咱们谈谈吧。”

  苏原从保洁张大娘那听说过,任天涯跟他一样无父无母,只不过家无债务,又是高级技术人员,日子过得“洒脱”。

  可洒脱也该有个限度。

  苏原扔给任天涯两个软垫,自己先在实木沙发右边坐了。

  任天涯抱着皮卡丘和妙蛙种子的软垫瞅了瞅,坐到苏原的对面,软垫统统放到了腰后,但他跟人谈话时,习惯身体前倾,所以并没有靠到。

  “任哥!”

  “啊?”

  “你,该靠就靠好了,一直这么硬挺,你不累吗?”苏原瞪他。

  任天涯摸摸腰,还挺感动,笑:“原儿,我就是坐了大半天,腰有点酸,没啥大事。你这样我还怪不好意思的。”虽这么说,他还是领情的往后靠靠,抽了皮卡丘抱在怀里。

  做了大半天……

  苏原语噎,瞪了任天涯足足一分钟,才舔了舔嘴唇道:“既然任哥你如此坦诚,我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其实下午,我回来过一次。”

  任天涯摆弄皮卡丘耳朵的手停了下来。

  “x_ing向问题我无意置喙,也无意冒犯。我想说的是,在我们都在的情况下,希望你叫男友来时能事先知会一声,并能考虑一下由此带来的不便之处,毕竟咱俩现在同租。此外,以下的话原本我不该说,但,任哥,”苏原双肘抵在膝盖上,十指交叉握着:“身体,是gm的本钱,还是该注意保养才对,如果不舒服,也不要硬撑,遭罪的是自己,我不是把室友隐私到处乱说的人,所……”

  未尽的话语卡在唇边,对面的人拎着皮卡丘站起身,仔细看的话,嘴角有点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