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山崩海裂 作者:晏十日【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4 作者:晏十日        因缘邂逅       

文案:

短篇试读~

地勘局研究生攻X电视台摄影记者受

灾难中的爱情故事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XXX ┃ 配角:XXX ┃ 其它:XXX

  上

  (上)

  彭暮坐在前往灾区的大巴上,车内一片愁云惨淡。

  川省某县突发山体高位垮塌,一百七十余人失踪,灾情尚未明朗,外界谣言四起。有人说,这是山里的核试验基地发生了事故,云、贵、川、渝,甚至藏、桂两地,都在核辐s_h_è 的范围之内。

  大半个中国,人心惶惶。

  彭暮和十几位中青年记者肩负辟谣重任,奔赴一线,争取在第一时间将受灾情况告知于众。

  动员会上台长向大家鞠躬:“任务艰巨,诸君,拜托了!”

  台下,掌声沉重。

  突然有人开口:“我们到了。”

  彭暮将思绪从记忆中拉回,拎起放设备的防水包,跟大家一起下了车。他踩在了一地的砖块瓦砾上,眼前是断壁残垣,绝望的幸存者满身泥泞,呆呆地看着被毁的家园。

  在此救灾的武警官兵,派了一队人过来安排他们。领头的班长介绍,这里本来是一个富裕的小村落,受灾后,什么都没有了。昔日的平静与祥和,在泥沙和石块汇聚的滚滚洪流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带队的高主任了解到情况后,立刻安排设备检查与调试,采访幸存者,准备与台里连线,进行第一时间的现场报道。

  彭暮举着相机,四处游荡,如同一个幽灵。跪在废墟前痛哭的中年人、躺在担架上生死未卜的幼儿、撩起外衣下摆擦汗的军人……

  他听到风中细碎的呜咽声,极目望去,远山升起的青烟,仿佛逝者不愿离去的生魂。他拍下这一幕:青山俯瞰满目疮痍的大地,漠然却不朽。

  他怔怔地,思绪芜杂,以致逐渐混乱,从前学习的诸多摄影技巧,此刻竟然想不起来。他只是本能地举起相机,诚实地记录灾难后的世界。

  高主任喊道:“小彭,过来!”

  彭暮迟钝地回头,看到高主任朝他大力招手,忙疾步走过去。相机垂落胸口,在他心脏的位置狠狠撞了一下。

  他走到高主任面前,尚未站定,就被拉着小声道:“你三点钟方向,是刚来的地勘局专家,拿着相机过去,跟着他们,必要的时候,做好文字记录。”

  彭暮点头,抬头看了一眼,一辆越野车前,站着一个头发灰白的半百老人,正跟现场指挥救灾的领导交谈,老人身边则是一群忙碌的中青年,应该都是专家组的成员,现在正搭台子、调仪器。

  彭暮向他们走去,刚接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发现了他。“暂时不接受采访。”年轻人走过来,冷着脸。

  彭暮张了张口,在年轻人颇具压迫感的目光注视下,将解释吞了回去,讷讷道:“我在旁边看看,行吗?”彭暮瞥了一眼他后方平均年龄四十岁往上的专家们,又看了看年轻人光滑的面庞,心中估计,这个人不超过二十七岁。

  “柏森,过来。”有人叫了一声。

  年轻人转头应了一声,又回过头,对彭暮说:“就在这?”

  彭暮点头:“我保证不打扰你们。”他叫柏森吗?是个不错的名字,和他的人很配,清隽高冷。

  柏森蹙着眉,视线扫过彭暮脖子上挂着的相机,严厉地叮嘱:“可以拍照,不能用闪光,拍完要给我们看。”

  彭暮继续点头:“好的,我都记住了。”

  柏森看了看他的样子,像是仍不放心,但看他态度认真恳切,不好再与他为难。柏森道:“时间紧张,大家互相理解。”

  彭暮道:“没关系。”

  柏森眉头微展,转身走回专家组中间,加入到工作中。

  彭暮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地勘局的专家门需要负责勘探灾害发生原因,对现场地质情况进行评估,监测可能发生的次生灾害。

  彭暮没有采访专家组,极为克制地拍了一张照片。

  一名战士由远及近小跑过来,向领导报告邻村救灾情况。垂直距离不到二十里,但中间有大山阻隔,道路被泥石阻塞。根据第一批抢险队员汇报,受灾严重,形势严峻,需要设立专业观察哨。

  领导本来想安排一个排、两名专家过去,得知中间有一段路是铁索桥,桥面损坏严重后,放弃了这个想法。领导指示:“立刻抢修生命通道,等待无人机技术小组到来。”

  地勘局带队的老教授不同意:“没有我们的专业监测,战士们很难判断垮塌位移造成的二次滑坡。这是拿战士的x_ing命在冒险!”

  领导态度坚决:“他们是人民子弟兵,关键时刻,就得上!”对他来说,地勘局的专家,每一个都很宝贵,必须保护好。

  老教授面色铁青,咬紧牙关,领导面寒如霜,拿起对讲机,下达命令。

  “我跟他们一起去。”一片静默中,柏森忽然开口。

  如同在场所有人一样,彭暮将目光投向柏森。

  柏森对老教授道:“老师,您应该相信我有独立完成任务的能力。”

  老教授道:“我相信你,但是……”

  柏森道:“您需要在这里主持大局。”

  老教授凝眉沉思,犹豫不决。廖柏森今年才二十三岁,万一出了事,在这花一样的年纪……

  领导心想,如果是这个年轻人,万一有个意外,倒能接受,于是道:“我安排人,保护他的安全。”

  老教授瞪眼:“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全程围观的彭暮,听到此时,忍不住上前道:“我也一起去!”

  众人一起看向他。

  他声音小下来:“行吗?”

  领导瞪着突然冒出来的年轻记者,一个两个,都不怕死!“信息宣传组的?”他提高声音,“高主任呢?”

  彭暮道:“高主任让我来的。”

  加上一个随行记者,确实是必要的。但领导还是道:“你想清楚了,路上很危险。”

  彭暮心跳快了一瞬。这时柏森看向他,目光沉沉,似有不赞同之意。他突然热血上涌,大声道:“我不怕!”

  领导一愣,道:“后生可畏。”

  彭暮脸一热,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不由低下了头。但他知道,他可以跟柏森一起去了。

  下

  (下)

  高主任惊愕地看着彭暮:“你自己要求的?”

  彭暮低头看相机,不安地“嗯”了一声。他要把人民子弟兵抢险救灾、支援专家冲锋在第一线的画面,全都记录下来。

  “你……”高主任拍了一下彭暮的肩膀,没有阻止他,“遇到危险,丢了相机,转身就跑。”

  彭暮被逗笑。他用的相机是高主任新置办的,平时宝贝得不得了,他用的时候稍微磕到哪,都要被瞪一眼。

  高主任见他神色轻松,头疼地一挥手:“去吧。”

  彭暮点头,将相机放进包里,背上包,跟着抢险队走了。

  山路异常难走,到处是木石拦路,又刚下过雨,一脚踩下去,常陷进烂泥里。彭暮跟在柏森身后,走在队伍中间,鞋底沾满厚泥,脚步沉重异常。随着乌云堆聚,大风渐起,路更难走。

  彭暮埋着头,努力跟上柏森的步伐。

  柏森抬头看了一眼糟糕的天气,心想,要下雨了。现在这种情况,再来一场雨,后果难以想象。

  他正在思考,余光突然看到一块石头被风吹落,往他身后坠去。

  柏森目光一凛,倏地转身,往前一倾,长臂一伸,将落下整整两步的彭暮拉入怀中。

  碎石滚落在地,砸出一个巴掌大的坑,位置正是彭暮刚才站立的地方。

  后面的战士目瞪口呆地缩回手:他慢了一步!

  彭暮在柏森怀中,心跳越来越快。他的手仍被柏森抓着,感觉……很温暖。

  柏森松开彭暮,冷硬道:“自己小心。”

  彭暮低低地:“嗯。”他看了看手,仿佛残留着柏森的气息。

  柏森瞥到他的小动作,眯了眯眼,没说话。前面的战士停下了步伐,愣愣地看着他。本来想上前询问有没有伤到,现在看来,不用了?

  柏森道:“看什么?”

  “没。”战士一哆嗦,转过身。

  彭暮拉了拉柏森的衣袖:“谢谢。”

  “既然来了,别给人添麻烦。”

  彭暮:“是。”

  救援队继续赶路,因为有风,时不时有石块滚落,必须时刻警惕,小心被砸到,前进速度慢了不少。来到铁索桥前,队伍突然一滞。

  桥面岂止损坏严重?事实上,就没剩几块木板了。

  桥随风左右晃动,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桥下是湍急河流,扬起大浪。

  众战士一齐看向柏森、彭暮两人。

  彭暮一愣。

  柏森道:“我没问题。”然后看向彭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