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个世界 作者:阿玛提卡【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阿玛提卡        甜文        爽文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文案:

高冷渣攻

属x_ing:学渣

擅长:欺负一个小残疾

爱好:欺负一个小残疾

弱点:跳舞辣眼睛

心机婊受

属x_ing:超级无敌大学霸

擅长:学习,烹饪,用心理学找男人

爱好:被渣攻欺负

弱点:少了一只手

世界:我是钢铁一般的直男,不不不,比钢还直。

归野:随你怎么说,我就是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世界:你掰不弯我的,除非,你给我写作业,还给我做饭,还......

归野:你已经弯成了回形针了。

立flag这种事,真是做不得呢......

本文就是心机婊受一步步让直男渣攻沦陷的故事,可是心机婊受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心机呢。

谁让自己是学心理学的呢?

学渣攻被套路得还很开心,觉得自己赚到了。

这么蠢的攻,也是少见了。

高冷学渣攻,只有一个弱点,在小受面前,瞬间变身爱哭包。

到了最后,学渣攻的心声就变成了,“收了我吧收了我吧。”

甜文,甜甜甜,纯爱。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世界,归野 ┃ 配角:太子,林晚,苏涵 ┃ 其它:

第1章 飞机奇遇

第1章 -飞机奇遇

  黑夜,无边的黑夜。只有车尾灯的光,显得格外显眼。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一辆黑色的本田在夜色中疾驰着,车里的少妇抹着眼泪,旁边的男人搂着她柔声安慰着。后视镜里,一个约莫四五岁的男孩一路追着车跑,边哭边喊着 “妈妈......妈妈,别走......别走......”

  夏世界猛地睁开眼,飞机上清晰的美式英语播报着“There is a turbulence. Please fasten your seat belt and remain seated.”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cao,又做这个梦了......童年y-in影果然是y-in影啊,现在都已经记不得那女人的模样,这个梦却一直像梦魇一样缠着他。

  他望向舷窗外,一片漆黑。看了看表,发现还是中国时间,一时间忘了时差是多少,好在座椅前面的显示屏有写。0:45分,还有七个小时,就要抵达波士顿落甘机场了。他心情反常地平静,没有想象中的期待,也没有逃离的快感。

  只是他这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像个麻花一样拧着坐在这狭小的座椅上,浑身憋得难受。尤其是那一双大长腿,根本无处安放。

  世界在心里埋怨着,都怪老爹,说什么出门在外要低调,愣是把买的头等舱票退了,换成了经济舱。省下来那三千块钱,还不够他塞牙缝呢。这下倒好,十八个小时的国际航班,缩在这小小的座位上,闻着外国人各种汗液夹杂着止汗剂的独特“香味”,果然是一级体验。

  不过好在他旁边坐的是个亚洲男生,又安静又没有味道。世界没有看清他的脸,因为他从上了飞机就蒙着毯子睡到现在。世界心想,这人也真能睡,比他还能睡。

  飞机渐渐驶入了平流层,厕所也开放了。世界很讨厌一切公共区域的厕所,包括高铁,飞机,商场,图书馆。他觉得他摸过的每一个门把手,按的每一个冲水按钮都带着千万人的细菌。所以他从上飞机一直憋到现在,可是他的膀胱开始闹脾气了。

  罢了,还有七个小时,还是去一趟吧。他陡地站起来,差点撞到头顶的灯。心里又是一阵骂,这破经济舱,真是哪哪儿都施展不开。他伸出腿想要迈到过道去,却发现隔壁坐的男子完美地挡住了去路。

  世界轻轻地戳了一下他的肩膀,那男生熟睡着没有丝毫反应。他只好又使出更大的力气推了推他,忍着尿急说了句“Excuse me!”

  那人终于有了反应,他缓缓地拿开了蒙在脸上的毯子,露出一张精致却稚气的脸,看着也不过十六七岁。他眨了眨眼,有些迷糊地说,“Sorry......” ,然后伸出一只手慢条斯理地解他的安全带。声音还是一副有气无力没睡醒的样子。

  世界觉得自己下腹一阵绞痛,只怕自己再不去厕所就要尿裤子了,一着急口气听着也有些冲。“Hurry! ”连please都忘了加。

  那男子终于解开了安全带,把毯子放在椅子上起身站到了过道,给世界让出了一条路。后面的几个女乘客窃窃私语地说着一长串英语,英语水平为渣渣的世界只听懂了一句。\"What a jerk!\"这个jerk还是看电影时学的。

  他往前看去,他刚刚有些大声吼的这个亚洲男生,左手一只袖管空空,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头发因为长时间靠着后座,塌成了一片。这人生得十分瘦弱,看着也就一米七三左右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少了一条手臂,看着格外的小,像是去哪个学校交换的高中生。

  “靠,敢情后面那几个女人以为我在欺负一个残疾人。”世界在心里喊冤,他本还想解释什么,腿却不听使唤地冲向了厕所。

  等世界“放空”了自己从洗手间出来,发现那男孩还站在过道,眼睛半眯着,看着又快要睡着了。世界快步走进了他自己靠窗的位置,那亚洲男孩也跟在他后面坐到了座位上。

  世界扣上了安全带,刚想为自己辩解。却一时间怎么也搞不清语法。“我不是故意的”翻译成英文,到底是I didn't do it 还是i don't want to do it......等他纠结来纠结去终于准备开口的时候,发现那男生早已经蒙上毯子呼呼大睡了。

  靠,早知如此,当初就好好学英语了。自从上了飞机,一切都切换成了英文模式。每次说个什么都要想半天,时不时地还会卡壳,连点餐都要说英语,他觉得自己都憋得快要爆炸了。

  世界看着身边蒙头熟睡的人,又想起他左手空空的袖管,难怪一直盖着毯子,估计也是不想被别人看见吧。“刚刚一时心急,说话大声了些,他会不会觉得我歧视残疾人。”世界左思右想,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了些。“哎,不管了不管了。爱咋咋地吧......” 他一把扯过毛毯,也开始睡了起来。

  “Sir...It's time to fill out the form.”世界睁开眼,发现一个画着血红嘴巴的金发碧眼空乘递给他一张表,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他接过表,又从随身带的背包里抠出了一支黑笔。

  表上清晰地写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他磕磕巴巴地念着,“油诶死,咖死塌马死,波得儿......”念着念着忽然觉得有些熟悉,这应该就是之前李秘书跟他说过的入关表格吧。还好当时李秘书拉着他恶补了一番这表上的内容,他环顾四周,发现大部分人都在刷刷地填表,连一直致力于睡觉的隔壁男生也在奋笔疾书。

  世界忍不住瞟了一眼,发现填名字的那栏,那个人写着GUIYE JI. 靠,搞了半天竟然是个中国人,早知道就不用一直说英文憋得那么辛苦了。GUIYE,世界在心里默念了一下,难道这个人叫龟爷,哈哈哈哈,这名字真是绝了。他想着想着,不自觉笑出了声。旁边叫龟爷的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默默地低头继续填表了。

  凭着残存的记忆,世界磕磕巴巴地填完了入关表,在最后那个入关金额那里,却有点拿不定主意了。这表上分明写了不能带超过一万美金的现金,

  这下可好了。出发的时候老爹换了八千美金让他带着,结果送机的时候林晚这小子又给他塞了五千刀,说是怕他刚去不知道怎么办理□□,钱不够花。这加起来一万三千刀,多的三千刀也不能扔了啊。

  眼看着空姐收表格就要收到前面这几排来了,世界捅了捅旁边已经写完表在喝水的龟爷。“诶同学,要是带的钱超过了一万美金,会怎么样?海关会一个一个查吗?”

  纪归野侧身看着问他问题的这个男生,他十分高挑,两条长腿卡在狭促的空间里,看着有点滑稽。关键是那一张脸,长得十分勾魂,剑眉配着一双深黑的眸,说不出来的英气。嘴角新增的一点胡茬,又添了几分男子气概。看他的穿着打扮,也像是个学生,约莫十八九岁吧。

  方才纪归野已经听到他一个人在那里读表格,一口糟糕的发音引得他想笑又不敢笑。

  “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第一次出国,以前都没有坐过飞机......”归野老老实实地答道,要不是姨妈天天打电话跟他念叨,说美国的学校如何如何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上海的。

  虽然上海于他,也不是什么温暖的城市,但是毕竟,他十七年的人生都是在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里度过。不过与别人不一样的是,他从小就在寄宿学校,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寒暑假的时候,远在美国的姨妈会给他雇一个保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不过自从归野上初中以后,就跟姨妈商量不要保姆了。姨妈的钱也是血汗钱,也要节约着花。

  刚去美国的时候,归野的姨妈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连自己的名字纪春寒都不知道怎么翻译成英文。但是纪家人争强好胜的血统在那,她愣是凭自己的努力,学会了英语,还成了一名室内设计师。这个中吃了多少苦,旁人难以想象。这些年她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手供养着归野,还在波士顿郊区买了个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也算是在美国扎根了。

  正是因为语言不通吃了不少亏,纪春寒从小就对归野的英文有着十分高的要求。从小学开始,就一直送他去的国际学校,接受双语教育。连圣诞节感恩节寄回来的礼物,也都是全英文的名著和电影碟片。

  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归野也十分争气,英语说得与美国人差不多,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托福也考了117的高分,又凭借极好的成绩,一举拿到了波士顿学院的通知书,让纪春寒在那一拨美国同事之间很是得瑟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