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救赎 作者:排骨吃阿西【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排骨吃阿西       

内容简介:

外科医生和他特殊病人的故事,年上,1v1,he

攻:表面正经实际还挺逗的外科医生

受:前期失忆后期恢复,话痨?小心机?

姜俞×姜杨(季杭)

排雷:失忆梗,狗血

第01章

  姜俞从医院回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

  这几天连续几个手术让他有些吃不消,今晚难得空闲,不料恰好在下班时被叫住,一个病人急需抢救,一忙就忙到了现在。

  此时暮秋初冬,正式换季时节,他停好车,打开车门就是一阵冷风嗖嗖拂过,拢了拢衣服,踏着步子往一条巷子深处走去。

  姜俞住的房子是他爸妈留下来的。

  房子老旧,街道也窄。

  进去是一条单行道,一直到楼下都没有可以倒车的空地,车子易进不易出。他也就懒得自找麻烦,索x_ing就在离家最近的一条街找了个固定位置放着就行了。

  巷子是条废弃的巷子,两旁的店铺早就搬走,已经有很多年无人管治,是政府也放弃的地方。

  不过这条路能够更快到家,他一个男人没什么好怕。习惯以后,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他都从这条巷子回去,对它是再熟悉不过。

  只是当这条他穿过无数次的巷子里传来几声闷哼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向来无人问津的小巷在夜晚更显寂静,一点细微的声音也能尤为突出,听得异常清晰。

  姜俞心中微惊,寻着时轻时重的响动向前面走去,脚步犹豫探查。待走近了,才发现一扇生锈的铁门前躺着一个人。

  借着微弱的昏黄路灯,能看出这个人紧蜷在一块冰冷石地上,缩成一团,抖得很厉害,嘴里还时不时冒出不正常的呻吟,听起来十分痛苦。

  提着的心稍微放下,是个人就好。

  又上前几步,本能地欲仔细察究,无奈灯光实在太过昏暗,想借助手机手电筒的光,拿出来时竟然发现手机关机了。

  看不清楚情况,姜俞又把眼光向下打量,隐约能看见这个人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再往下连鞋子也没穿,光着脚丫子在这深秋夜风里瑟瑟发抖。

  看着有人接近也没什么反应,大概是睡着了。周围光秃秃的,既不能挡风,也不能生暖,才会冷成这样。

  想必是个乞丐。

  姜俞收回打量的身子,不再纠结,继续往前走,再有十来米远,就能到家了。

  路灯照着他影子在身后拉得老长,他把手揣进衣服口袋里,心想这温降得有些过分了,也不打个招呼,让人准备准备。

  走了几步,蓦地又停下。

  看着前面自己住的小区,和所在楼层,姜俞叹了口气。

  他往回走,再次来到这个乞丐面前,看了几秒,挣扎着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丢在他身上。

  走了半步硬是觉着不妥,转过身咬着牙上前给人规规矩矩地盖合实了,才忍着寒颤走回家。

  边走边想,觉得自己死了以后肯定能上天堂。

  躺在地上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从衣服上传来的还未散去的热度,有了一丝温暖后,他勉强睁开眼皮,入眼的是一个倾斜着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沿着这条巷子转角,就再也看不见了。

  这街上,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重新闭上眼睛,陷入一片黑暗。

  姜俞穿着一件t恤走回去,到家后,手臂上已经被冷得起了一层j-i皮疙瘩。他打开酒柜,欲喝点红酒暖一暖,拿到手上又看了一眼手表,太晚了。

  把酒放回柜子里,到浴室放好热水,泡了个热腾腾的澡,这一天来的紧绷都得到了放松,头搭在浴缸边沿上享受了片刻,回到卧室,躺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第02章

  第二天路过巷子时,姜俞特地留意了那扇铁门所在的地方。

  没有人,连带自己那件衣服也不见了。

  他并不是在乎一件衣服,只是一贯好奇心使然,想弄明白昨晚没看清楚的究竟。只不过既然人已经不在了,就只当做了一件好事,于人于己都不亏。

  姜俞直接穿过巷子往停车处走去,开车去了医院。

  姜俞今年二十八岁,是名医生,也是医院里能够上手术台的医生中最年轻的一个。他人长得好看,面部轮廓冷峻,第一面会给人不易亲近的印象,其实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这个人有说有笑,不仅对下面的人照顾,对上级领导领导也尊敬,很是受大家喜欢。

  大学学的是临床医学,毕业就进了这所医院,从实习生混到现在的外科医生,已经有五年了。这五年姜俞的感情状态没漏一滴水,连绯闻对象都没听说一个。

  有些爱关注他的小女生时常八卦他的感情生活,既然结婚了手上就不该是光溜溜的,如果还是单身,到了这个年纪也该有一个了,如此这般已成为私下热谈,可到底如何却是无从得知。

  在医院食堂吃过午饭,姜俞去专门的休息室小睡了一个钟头,庆幸的是今天人少,也没有手术,下午忙完前来门诊的病人后,给护士打了招呼,就换好衣服准备回家。

  走到半路看见一家心念了很久的老字号蹄花汤居然开了门,又下车打包了一份。

  再次路过小巷子,姜俞下意识往旁边看去,依旧空荡荡的他一个人,和平常没什么差别。

  这条路虽然荒无人烟,但正是通风巷口,饶是再不聪明的小乞丐也不会挑这个地方长住,昨晚能出现一个,大概是个巧合。

  姜俞这样想着,没有注意到巷尾的转角处坐着一个人,于是被一条伸出来的腿绊了一下,差点把手里提着的蹄花汤洒出来。

  "cao!"姜俞心里暗骂一声。

  他稳住身子,抬头去看使绊子的人。

  罪魁祸首背靠在掉了白漆的墙上,一条腿弯曲,另一条直直地伸着,身上穿了一件已经污泥不堪的白色衬衣,手腕处挂着前一天他送出去的风衣,依旧是光着脚丫,唯一不同的,就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个姿势,清醒而无神地盯着他。

  凭借着自己的衣服认出了他,是昨天那个乞丐。

  这才看清楚这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不少受伤的地方已经高高红肿起,看不清本来的面貌,衬衫上也沾了不少干涸和新鲜的血迹,一看就是和人打架,然后被人打得很惨。

  看着他盯住自己的眼神,姜俞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要还衣服吗?

  还未等他问出口,对面坐在地上的人就单手撑着墙艰难地站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进水而导致嘴皮干燥脱皮,合动着嘴唇缓慢地说,声音低而沉:"还你。"

  哼!这小乞丐骨头还挺傲。

  姜俞心想。

  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没认错人?衣服被人抢去也没什么不可能。

  姜俞既没有点头也没否认,刚想说"你还我做什么",就被一个东西狠狠地砸进胸前,还来不及反应,这个东西就顺着他滑下去,看清是什么后,他连忙扶住,带着对方踉跄了几步才稳住阵脚。

  妈的,这小子居然晕倒在他怀里。

  姜俞一只手揽着他,一手扶额, 心想自己这是什么运气。

  突然觉得不对劲,猛然看着自己两只空捞捞的手!蹄花汤呢?!

  转头一看,汤已经倒了一地,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r_ou_香味。

  姜俞低头看着埋在他胸口昏迷不醒的人,望天长叹,妈的,到底是什么运气啊。

第03章

  姜俞小时候寄住在姑妈家。

  姑妈很好,姑父也好,就是他的小表弟太调皮。

  小表弟小他五岁,长得乖巧,心眼倒不少,能看得出来从小惯养着,很少接收来自他人的恶意。

  他刚去姑妈家那会儿,和小表弟一个屋子睡觉。小表弟的领域x_ing很强,在家长面前却是乖宝宝,不敢吵闹,只得在私下给他弄了点颜色。

  这颜色无非就是第二天要交的作业本莫名其妙被泼了一大片红黑墨水,校服上被洒了他不会喝的纯牛n_ai,课本时不时就会残缺一两页……

  那时候的姜俞不过才十三四岁,离开了父母的小孩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别人这么幼稚却又直接的敌意,源头还是自己的弟弟。

  他想给父母倾诉,父母没了,想告诉姑妈,姑妈是亲姑妈,却是弟弟的亲妈妈,孰轻孰重,想想也就明白了。

  于是他沉默了。

  小表弟笑嘻嘻地说:"哥哥,你哪儿来的勇气,这么不要的脸啊?"

  一直住到高中毕业,姜俞才搬回自己家。

  一个人出来,又一个人回去。

  只是不管是十八岁的小姜俞,还是二十八岁的姜医生,都没想到,这家里还会来个不知来历的小乞丐,在这个房子陪他度过欢愉难忘的两年,以至于让他孑然一身的近十年恍惚成一场梦。

  姜俞把人扶到家里,纠结了半天不知道放在哪里。身为医生,多少有些洁癖,这人一身脏兮兮的,丢到哪里都不合适,最后把他扛进浴室,欲帮他简单洗个澡。

  却在解开那件脏污的衬衫时,小小惊谔了一下。

  职业所在,自诩对这些场面见惯不惊,只是在看到这个人前胸后背上都有生脓发炎的伤口,以及青紫红肿的瘀血堆,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地方,仍然觉得有些残忍了。

  想必对方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才能凶残至此。

  难怪那晚上一直呻吟,现在来看不仅是被冻的,还是被疼的吧。

  伤口沾不得水,不能洗澡了。姜俞咬牙,豁出去似的把人扶到床上躺着,找来一条新毛巾,放在水里煮沸了,用筷子挑出来,一下一下的,把毛巾拧得半干半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