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如此 作者:五月一的罐头【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五月一的罐头        相爱相杀        虐恋情深       

文案: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最开始我们说好,在一起五年,录像带他拿走,我绝不多加阻拦。可现在,他多陪了我两年,我赔上了一条命,也不知亏是不亏。

他叫林宇,我叫夏嘉奉。

这个世上最贵的就是人命,最便宜的也是人命。有些命重如泰山,轻轻磕一下,也有千万人跪着高呼心疼,有些命薄得像纸,用钱撩一下,就尸骨无存的漂浮在时间的每一个角落。

人如Cao芥,世间飘零,从来如此。

权力倾轧,胜者为尊,从来如此。

可是从来如此,便对么?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嘉奉林宇 ┃ 配角:付局长孔令白将军小秦 ┃ 其它:儿童俱乐部孤儿院寻弟

第1章 第 1 章

  2000年年初,世界和平,国泰民安。北京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建设北京。

  正值酷暑,官员们都辛苦了。

  那天,儿童俱乐部里刚来了一批新货,而城里刚好有块土地要开发了。付局长是个五十多的老头子,最喜欢这种地方。

  林宇是这个老头子的手下。那天那两个十岁的小男孩被灌了满肚子的水,□□被束缚着无法排泄。痛苦使他们憋得一脸的鼻涕眼泪。他们央求了许久,坐在皮沙发上的付局长和副付局长摆着手笑着看,果盘上来了,带了两把水果刀,苟副局长拿起一把水果刀,把一个男孩子的头发削下来了一块,那个男孩子看着地上黑色的碎发,高叫了一声。

  跟着付局长来的保镖脱下了裤子。把秽物蹭的那个孩子满脸。

  所有人都在拍手,开心的笑着。只有林宇,他一个人呆呆的看着,不闭眼也不言语。夏嘉奉看着林宇,只觉得有趣。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这个男孩子根本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地方,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里?不过这双眼是真的好看,像黑曜石似的闪着光。

  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个男孩子要晕厥过去。夏嘉奉端起了面前的茶碗。

  “付局长,这里的孩子您随便看,您看过几日的招标?”付局长是出了名的滑头“小夏啊,这块地嘛,比较大,又在市中心,你看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下面的兄弟们也不同意嘛。”

  夏嘉奉把茶碗放低了一点:“付局长您放心,大家都不容易,最近奥迪新出了款车,您看...”

  “哎呀,你看你,年纪轻轻的,这么客气干啥。”说着转头间看见了坐在角落一直盯着地毯看的年轻人“那个林宇,和夏总去拿车。”

  夏嘉奉余光一瞟,恰好看见有一抹光反s_h_è 进了他的眼。他马上反应过来,摄像头。

  这种地方,摄像头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付局长似乎也被什么晃了晃眼,似乎是要站起来。夏嘉奉马上上前一步,走向了那个角落,用身体挡住了付局长的路线。

  坐在角落的林宇突然被点名,身体极度紧张的晃了一下,小摄像机在胸口歪出了半个镜头。夏嘉奉只是走到他面前,左手摸他的头,右手隐蔽的讲那个露出一小半的摄像头塞回他的口袋。

  “走吧。”

  付局长只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眼光看了看夏嘉奉和跟着夏嘉奉快步走出去的林宇,没有拦住他们。

  林宇上车的时候很不安,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个人绝对是看见了他口袋里的摄像头。毕竟,他还用手扶了一下。

  “你叫林宇?”等红灯的时候夏嘉奉先开了口。“嗯”林宇的声音有点低。

  “多大了?”“25。”“那也工作两三年了吧。”“嗯。”

  林宇靠着真皮的座椅,手悄悄伸进随身的皮包,用手紧紧的攥着那个小摄影机,闭上了眼睛,展现出一副不想交流的样子。

  夏嘉奉往副驾驶瞟了几眼,恰巧北京城的路灯照进来,打到这个男孩子的脸上,暖黄的光影映出温柔的侧影。在黑暗的车厢内,他像是唯一的光芒。

  “你要聪明一点。”今晚的车不知为什么这么多,让夏嘉奉也有了几分烦躁。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可是左翻右找也没找到打火机。

  “嘿,林宇,有火吗?”林宇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从皮包里摸出了一只打火机,就是路边最常见的那种透明壳子的五毛钱一个的打火机。

  抽上中华的夏嘉奉平静了许多。“我现在28岁,你再多等三年,等你到我这个年纪了,就会明白很多事情了。”

  林宇听着这话,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堵了三个多小时,宝马终于挪到了夏嘉奉位于北京三环的别墅。车库打开的时候,光晃着了林宇的眼睛。

  他进地委工作也有三年了,这些年在皇城也见识了不少有钱人,可是这里华贵的程度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一个小小的车库仿佛是豪车展厅,相比于这里,夏嘉奉代步的那辆宝马简直是星空中的萤火虫。

  夏嘉奉走了一会儿,从墙上取下一把车钥匙,解开了奥迪车的锁。然后将车钥匙放到了林宇手里。

  “会开车?”林宇将钥匙握在手里,点了点头。夏嘉奉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夏嘉奉斟酌着打通了付局长的电话“局长,玩的还可以吗?”那边的声音很嘈杂,还混着孩子的哭叫“小夏啊,挺好的,这批货确实很不错,你不来真是亏了啊。”“这个好说,您玩的开心就行。就是这北京大半夜的还堵车着呢,您也知道,我家离得远,您看林宇这孩子也不容易,让他明早给您送车怎么样?”“小林啊,可以可以。就让他在你家休息也可以啊。让他明早来单位了来我这里见我。”“好的,局长您慢慢玩。”

  打完电话,夏嘉奉长呼一口气,把笑容从脸上消下去,只剩下疲惫。

  “我给付局长打了电话,你直接开车回家吧,明早把车给局长开过去。”

  还好回去的路并不太堵。凌晨三点,林宇没有回家。而是转进了他家附近的一条小胡同。

  小胡同里有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的乞丐,满脸都是冬日用的煤灰。“你来啦。”林宇这时候已经有几分困倦了,他急匆匆的从皮包里拿出一千块,这是他这个月工资的一半,他把这叠钱塞进了乞丐的手里。

  “小林啊,都七年了。”乞丐拿着钱,看着面前这个面色憔悴的年轻人。

  “钱我会按时间给你,你还是帮我留意着他的下落。”林宇却是不想听乞丐多说,只是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他突然看见面前的石板路被洒落的月光染白,抬目望去,眼前一片白茫茫。

  “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了。”他看看天空又看看脚底。

  那一夜,不止他一个人失了眠。夏嘉奉在床上辗转反侧,整个脑子里都是在一片污浊中的那双眼睛。

  那是一双清澈的眼睛,但是有浓浓的忧愁和愤恨在眼底。像是爱着世间的神明,将悲伤与痛苦深深的埋藏,只留下温柔与美好的表象。

  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人了。他初中毕业就进了社会,摸爬滚打十来年,除了钱,什么都丢了个干净。

  突然看见尚未丢弃这些的人,倒是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第2章 第 2 章

  第二日下午,夏嘉奉带着公司里列好的土地开发计划书去了地委。不出所料局长刚起,还在来局里的路上。夏嘉奉也没多说,只是留了一个装了□□和□□的密码的信封,给了局长的秘书。让局长回来了通知他一声。

  往外走的时候,恰巧看见林宇在带徒弟。两个青春朝气的孩子对着电脑在研究土地该怎么合理规划。

  今天的阳光特别好,夏嘉奉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涌上九个字,这才是祖国的未来啊。

  一杯咖啡的功夫,夏嘉奉的电话响起了。他到局里的时候林宇正好在付局长的办公室。局长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只是在大声的呵斥林宇。“你那天身上到底带了什么?我看见你身上有反光的东西了。你交不交出来,搞死你你信不信。”林宇却只是看着他,没有惊慌也没有欣喜,就是这么咬着牙站着。

  局长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紧。夏嘉奉快走几步,直接推开了门。局长看见他脸色突然一变。

  局长站了起来,走向了夏嘉奉。夏嘉奉连忙将衣服口袋里的另一张□□拿了出来,顺势塞到了局长的手里。

  “局长,您别生气,那天晚上我摸过了,他怀里有一块怀表,表明比较光滑,这才反光了。”

  局长看看夏嘉奉又看看林宇,用指尖摩挲着那张□□,轻轻的哼了一声。“小夏你倒是荤素不忌,这种农村出来的你也看得上?现在可不流行这种不干净的了。”

  林宇听着这话,只是紧紧攥着手。他已经听不太清外界的话了。所以他也没有听见夏嘉奉怎么和局长周旋,他只看见夏嘉奉把一份文件给局长签字。夏嘉奉对局长笑的谄媚。

  他们是一伙人。在林宇心里,只留下了这个认知。

  局长也是宦海沉浮几十年的老狐狸。虽然没有抓到明确的证据,但是这种□□在自己身边是绝对不能留下的。这北京城,一棵树倒下来也会砸到四五个达官贵人,这背后关系牵连可容不得他大意。

  谈好了正事,局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快凉了的西湖龙井,突然大怒,将杯子砸在地上,碎瓷片飞出去老远。“小孔,你怎么做事的?茶都凉了也不知道来换,你胆子倒是大了啊,一天天的想造反?”

  门外的秘书被这场面吓了一跳,赶忙进来打扫起碎瓷片。夏嘉奉又何尝不知,这是做给他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