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 作者:双寒【完结】

分类:现代耽美 时间:2019-03-15 作者:双寒        甜文        青梅竹马       

文案:

人物:孔南榧 叶西楼

属x_ing:神经大条软萌一只和完美属x_ing帅哥一个

故事内容:简而言之,就是高考完的暑假,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互相为邻居的孔南榧和叶西楼在一起了的故事。啊,高考完的暑假,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暑假,这是一个让人荷尔蒙爆发的暑假,这是一个你告诉我你喜欢我,我突然发现我也喜欢你的暑假。

篇幅短小,文笔(此处省略),风格嘛,轻松的,甜甜的,哦~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我轻轻地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其他人物:齐玥,孔南榧他妈,孔昱,孔南榧他爸,白若,叶西楼他妈,叶煊,叶西楼他爸。玥娘娘和若贵人也算是大功臣,很有个x_ing的两个妈。孔昱和叶煊,宠老婆的两个爹~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孔南榧叶西楼 ┃ 配角:他们的爹妈 ┃ 其它:孔雀东南飞西北有高楼

  第1章 大补汤

  中午十二点,日头正是毒辣,本该在屋里吹着空调,喝着冰可乐安逸成一只喵的孔南榧,此时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黄汤站在他邻居家门前,面带犹豫神情忐忑,盯着面前的金属门踯躅不安。直到碗里的热气和空气中的热气蒸得脸上一滴汗珠啪的落在了手臂上,他才举起一只手按了下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生。那模样,文一点讲就是英俊非凡气质如兰玉树临风,武一点讲就是一个字帅,两个字很帅,五个字真他妈的帅。就是两只眼下各有一片深深的y-in影,精神似乎有些不济。这个帅哥有个跟孔南榧偏旁部首一样的名儿,叫西楼,叶西楼。

  孔南榧和叶西楼此时正在过人生中最长也是意义最特别的一个暑假。十二年的义务教育在半个月前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被宣告正式结束。两个母上看着儿子报好学校后,拉着各自老公行李一拎,一起出去旅游了,名头是多年压力终于卸下,外出游玩开心开心。留下两个该外出开心开心的当事人守在家里,还美其名曰给他们一段完全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在去大学前迷恋迷恋家才是最好。

  父上母上走后,孔南榧除了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叶西楼家里。原因有三,一、他不会做饭叶西楼会做而且做得比外卖好吃;二、叶西楼会做饭做得好吃还不让他做家务;三、做饭好吃还不让他做家务的叶西楼新买了一个游戏机,VR的。

  昨天晚上吃完晚饭,孔南榧在叶西楼房间带着VR兴致高昂的玩《生化危机》,脑袋左扭右扭,身体上蹿下跳,蹿着蹿着一个脚步没站稳,砰地一声摔在了盘着腿坐在地上看书的叶西楼身上,屁股正撞上他的……蛋。

  他哎呦着在叶西楼身上扭动了两下,听到身下的人一声带着隐忍和痛楚的闷哼,赶紧拿掉VR用手撑着地坐起来。视线清晰后就看见叶西楼躺在地上,右手抚在□□男人最重要的东西上,面色发红,神情异常。孔南榧心里一咯噔:刚那坨r_ou_是他小弟弟?阿弥陀佛我的神,我不会把他坐伤了吧!

  “西楼,你你你,你没事吧?”他本来就是一惊一乍惶惶恐恐的x_ing格,这会儿说都不会话了。

  只见叶西楼闻他此言后双手握拳,眼神那个凌厉,像刀子一样嗖嗖的,s_h_è 的孔南榧手脚发抖心里发虚。十几秒后,孔南榧听见他声音喑哑地说了两个字:出去。

  孔南榧麻溜的跑了出去顺便帮叶西楼把门关上,关门前用慌乱却又慈悲的眼神看着他,“西楼,对不起,你赶紧看看吧。”

  在客厅足足等了二十分钟,都快把卧室门望穿了,叶西楼才打开门走了出来,走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孔南榧赶紧上前问:“怎么样怎么样,你蛋没事吧?”

  叶西楼依然脸上泛红,眉头紧皱,眼睛里带着些水汽,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他,也不说话。

  孔南榧看他这样更着急了,双手抓着他的手臂一边摇一边说:“你说话啊。真伤着了我就带你去医院,现在啥都治得好,别说一个阳痿早泄了。就算医院治不好,民间还有偏方,我,我给你喝药做实验,喝药不行就扎针,扎针不行我们就去上香求佛祖。”

  叶西楼揉了揉眉心皱在一起的那团疙瘩,拧着眉继续看着他。孔南榧正想再开口,叶西楼突然很烦躁似的一把拍掉他的手,无力地说了句:“你先回去吧,这两天别来了。”

  “啊??哦。”

  回到自己家里,孔南榧坐立不安,手足无措。仔细回想了下当时的场景,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撞那么大力可又怕万一真撞巧了,叶西楼就再也不是一个挥挥手就能拥有两亿大军的男人了。而且叶叔叔和白阿姨就叶西楼一个孩子,这样的话……

  他扑通一声跪在床上,面向西方双手合十:佛祖啊,信徒真是罪孽深重啊罪孽深重!

  还没向佛祖忏悔完,孔南榧眼珠一转止住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等等,西楼走路看起来不像是残了的样子,他不会只是害羞吧。

  不对不对,他的蛋从小到大我都碰过无数次了,虽然这几年没怎么一起洗澡,不过前几天他洗澡的时候我去给他送毛巾不还见到了么,怎么会今天碰一下就害羞到恼羞成怒呢?

  那,还是因为我把他撞疼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想象着被一百多斤的重物压到那一块的感觉:哐当,咔吧,啊!疼!!

  可是,就算是因为很疼生气了,那也不该赶自己走啊。好歹从小一起长大,还要一起上大学,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十八年的情谊重如佛祖的五指山,有什么不能当面说。小气!不是兄弟!孽障!

  这样思来想去,孔南榧一会儿着急一会儿生气一会儿又烦闷不已,最后决定还是问一下广大智慧的网友叶西楼这种情况。百度,知乎,贴吧,微博都逛了一圈,折腾到凌晨两点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孔南榧七点被闹钟叫醒。他打开手机,把昨天存在手机里的,网友介绍的各种大补汤的做法仔细看了一遍,最后选定了大猪腰子杜仲核桃汤。跑到菜市场买好材料,在厨房里噼里啪啦了三个小时,弄出了他手上现在端着的这碗黄汤,给叶西楼端了过来。

  见叶西楼打开门,孔南榧脸上绽放了一朵菊花般的微笑,一只手举了举碗,另一只手朝叶西楼挥了挥:“嗨,欧尼酱。要不要,来一碗香喷喷的大补汤?”

作者有话要说:  欧尼酱,哥哥的日语音译,女生叫法,孔南榧常年混迹b站,日漫迷一只。

孔南榧话不离佛祖是因为他妈齐玥,玥娘娘的缘故,后面会有介绍,母子两假佛教徒和假道教徒两只。

叶西楼的一系列表情和反应全属孔南榧的眼中看法,所以,真情情况到底是什么呢,他到底有没有伤到蛋呢?(笑)

  第2章 大补汤(二)

  叶西楼看着那碗浑浊的黄色液体——童子尿一般,上面还漂浮着不知名的黑色颗粒——混了泥块的童子尿。再看看孔南榧,一身汗水头发全s-hi——s-hi了毛的小狗,咧嘴笑得满脸谄媚——s-hi了毛在讨好主人的小狗。

  孔南榧眼看着他的表情像是要长太息以掩涕兮,以为他是在嫌弃手里这碗其貌不扬的汤,赶紧解释道:“你别看这个汤看起来不怎么样,我尝过味道了,不难喝。这个黑色的是杜仲,药材,药材。”

  叶西楼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接过那碗‘童子尿’,拉着他的右手进了屋子。

  孔南榧悻悻地被他牵着进了客厅坐到沙发上,见他把碗放在桌子上转身进了他家的杂货室,两三分钟后拎着医药箱走了出来。

  “把左手给我”,声音低沉。

  “啊?哦,没事,这个没事。”

  他什么时候看见的,孔南榧心道。

  孔南榧活了十七年,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刚才切猪腰子的时候刀一滑,幸运地在左手食指上开了个口子。他匆匆忙忙的处理了一下,忍着疼继续,一边做汤一边念叨:这个猪腰子大补汤简直就是榨了我精气的血汗汤!

  叶西楼看了他一眼,蹲下身子直接拉过他的左手放到自己腿上,撕开上面染着血的创可贴,心里一颤。伤口不大但是很深,后来估计又泡了水,皮r_ou_泛白外翻着,渗出一丝丝的血迹。

  不过这个伤口放以前确实不算大事,他也见过孔南榧身上比这个严重的伤口。“可是,现在这个伤口对我来说,怎么能是没事呢。”他垂了下双眼,然后拿起消炎木奉小心地给孔南榧消毒,又抹了药用纱布包好。

  叶西楼知道孔南榧为什么要做大补汤,也大概能猜到他都想了什么。他没伤着也没生气,只是……

  昨天下午孔南榧戴着VR在叶西楼房间里玩游戏,因为是夏天,就只穿了一个背心和短裤。叶西楼坐在地板上,一抬头就看见了他精瘦修长的腿,随着举手弯腰若隐若现的腰肢,漂亮的锁骨,脖子上不是很明显的小喉结,白皙的皮肤和松软的头发,孔南榧身上的一切一切早就让他心猿意马,根本就看不下去手里的书。

  为什么孔南榧的身体会让他心猿意马?

  因为他喜欢他,叶西楼,喜欢孔南榧。

  高三刚开学的时候,有天晚上孔南榧卧室的空调坏了,他不愿意睡家里的沙发,非要跑到隔壁跟叶西楼一起睡觉。可偏偏他睡觉又不老实,睡着了就把大腿翘到人身上,手臂抱着叶西楼,头埋在叶西楼颈间乱蹭。蹭着蹭着,叶西楼就起了……反应。

  当时叶西楼惊恐得如被□□了的良家妇女(孔南榧的形容),平常再冷静的人,发现自己对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生起了反应,也会不知所措。心情平定下来后,他给自己找了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正值荷尔蒙激素分泌旺盛的青春期,又处于学习生活紧张的高三,生理需求无法以正常频率释放,憋屈之下被孔南榧的行为误导,身体产生了错误但又正常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