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好心急五 作者:紫琼【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紫琼       

正文 第416章 最好不要惹恼我

东方宇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手,这件行为,让东方翼彻底恼怒,他想了各种法子,却始终都无法将东方宇给吸引出来,他就是躲在暗处,不出现。而他也一直都讨不到好处,东方翼护着苏紫虞,那简直就是到了无私密透的地步,甚至,安插在山庄内,但凡有那么一丝丝可疑的人都被清除掉,这让他也甚是抓狂。

“少爷,现在要怎么办?”跟着东方宇身后,李安心中甚是不安,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这都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然后,手上能够利用的资源却是越来越少,抓到苏紫虞的概率也随之降低。

“急什么?”说不急那是假的,在老爷子面前,他已然没有什么地位可言,而今,在老爷子面前,能够说得上话的地方,也就是苏紫虞,可是,他却没有办法接近那个女人,这让他如何不急?

“老爷那边……”李安战战兢兢,自从东方盛知道苏紫虞的存在,而那一次暗杀失败之后,老爷子便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了东方宇的身上,希望他能够替自己将留在东方翼身边的那些女人杀了,可是……

“行了,我知道的。”东方宇摆摆手,忽然眼前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立马带着李安一起离开了。

“少爷,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现在整个T市对于他们而言,并不安全,如果四处走动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东方翼的人给抓到,到时候岂不是完蛋了?

“跟着来,少说话。”

因为有东方翼的保护,苏紫虞已然处于极度安全的情况下,只不过,这一天,东方翼似乎也明白一点,保护的太过安全了,便无法将东方宇给吸引出来,于是,便暗中告诉秦牧,将守在苏家的人抽离了一半,果不其然,才半天不到的功夫,东方宇便成功的将莹莹带走了。

“你说什么?莹莹被人抓走了?”苏紫虞原本在睡觉,突然听到勃朗特小声的跟东方翼说,瞬间着急,推开书房的门便走了进去,“大叔,你刚刚说,莹莹不见了?”怎么会,这才多长的一点时间,莹莹就消失了?

“少爷……”勃朗特也没有想到,一时疏忽竟然让苏紫虞给听了去,东方翼不在多说什么,而是宠着他摆摆手,“你下去,有事情爷会叫你。”

“是怎么回事,东方翼,你知道的是不是?”苏紫虞看着东方翼那不慌不急的模样,心下突然就明白了些什么,只是,抓不真切。

“女人,这件事情,爷知道,可能有些残忍,但是,不这样做,根本就无法将东方宇给吸引出来,现在白慕凡和欧阳泽的人,已经跟着过去处理这件事情,你这边不用那么担心,爷向你保证,一定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好不好?”

“她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你们竟然就忍心拿她来做这个饵?你们还真是做得出来啊。”苏紫虞摇着头,这些人,真的是狠的下心啊。

“这件事情,爷知道没有和你商量就这么做了,确实不对,但是,你要相信爷,不出半日,我们的人一定会将东方宇给抓到,同时爷也向你保证,一定会护着莹莹的安全。”

“那为什么不拿我来做这个饵?”

“苏紫虞,现在不是胡搅蛮缠的时候!”丢下话,便离开了书房,那边,秦牧也立马汇报了现况,“BOSS,有消息了。”

“说。”他答应苏紫虞,不可以让莹莹有任何事情的,就一定要保证这件事情。

“现在他们在西郊的位置,东方宇要求见苏小姐。”东方宇的目的很简单,只要能够除掉苏紫虞,那么,他在东方盛的面前就有了说话的份,所以,他选择抓莹莹,也不过是因为这样子就可以控制苏紫虞,他相信,那个女人会原因以自己的性命过来换取这个小娃娃的安全。

东方翼回头看了一眼苏紫虞,只见她一直看着自己,脸上写满了担忧,“我要去,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都要过去,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莹莹出一点点事情,所以,东方翼,你带我过去,行不行?”

东方翼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情,确实也是自己默许的,带上苏紫虞便直奔郊区而去。

欧阳泽和白慕凡的人早已经等在了那边,双方正处于对持状态,东方宇抱着莹莹,脸上写满了诡异的笑,一张和东方翼有着三分相像的脸,带着七分的柔美,甚是妖艳。

“小家伙,你想妈妈吗?”东方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了苏紫云已经跳楼的事情,而这个小娃子还不知道自己母亲已然不在的事实,这才问道。东方翼他们越是想要保护这个孩子,他就越要从心里上击垮这个孩子。

“你见过我的妈妈?”莹莹哪里知道?外这个脑袋,一脸认真的看着东方宇,“叔叔,你是要带我去看我的妈妈吗?”

“要是想去的话,叔叔不介意送你过去看你的妈妈,然后,带上你的小姨一起,好不好?”

“好啊。”莹莹点头,“那我现在要去找小姨,和小姨说一下这个事情。”

“这件事情不急,你一会就可以看见你小姨了。”说话期间,那边,东方翼已经带着苏紫虞过来,一眼便看见了前面那件破草屋,透过缝隙,已然能够看见莹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坐在东方宇的面前。

“莹莹?”她喊着,希望莹莹可以听到。

“是小姨?”莹莹兴奋的望着东方宇,“叔叔,你真的没有骗人耶。”说着就要出去,却被东方宇弯着腰给抱了起来,“那一会你就让你的小姨来到我们身边,好不好?”

“好。”小家伙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东方宇,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了,孩子总是会万分的想念自己的母亲,听到能够见到自己的母亲,能不开心?

“那我们可是说定了?”东方宇说吧,抱着她便出了草屋的门。

苏紫虞紧张的看着那边的一举一动,只见莹莹正依偎在东方宇的怀抱中,完全没有一点危险的概念。

“东方宇,有事情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你何必拿一个孩子过来说话?”可怜的莹莹,这会子完全不晓得是怎么回事,看着苏紫虞,疑惑不解,“小姨,刚刚这个叔叔说要带我们去见妈妈。”

见妈妈?苏紫虞瞬间震惊,东方宇那个变态,是想要杀了莹莹?!不,不可以!

“东方宇,你先放了莹莹,听到没有?”她还那么可爱,东方宇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今天被你们一路跟踪来到这里,你们可曾想过要放了我?”东方宇冷笑,“既然要死,那么大家一起同归于尽,岂不是快哉?”

“快你妹啊,你要是相死你自己去,何必要带上莹莹?”苏紫虞气急,这都是什么变态之人?

“哟,看不出来,你竟然还会骂人?”对于这个发现,东方宇觉得甚是有意思,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莹莹,“小丫头,你小姨好像不太原因过去看你妈妈耶。”

“那……小姨,你不想去看妈妈吗?”莹莹的一张笑脸扭在一起,这是为什么呢?

“东方宇,你要是真的对这个孩子不利,你以为你能够逃出去?”东方翼终于开口,这个弟弟,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从小就觉得他是那种心机很多的人,所以,并不太愿意和他有过多的接触,甚至,他的这些小聪明,在东方盛面前都有些拿不出台面,这也就是为什么东方盛一直不待见他的原因,而他自己却从来不知道,总是觉得是因为自己不是长子这才落得这个下场。

“你是说死?”东方宇忽然就大笑,“你觉得我今天既然都敢直接出现了,难道还在乎生死?”他如何不知道,在的手之后,便开发怀疑这一切就是东方翼设的局,不然,怎么好好地,那些守在暗地里的保镖,为什么突然少了一半?也就只有自己当时脑子一蒙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等理解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这副模样了,既然要死,何不拉上一两个垫背的?

“你想要什么?”其实,至今,东方翼都不太明白,东方宇那么强烈的想要对付苏紫虞的原因是什么,甚至,远在欧洲的老爷子也默许他这样的行为。

“我想要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他将莹莹交给李安,“我想要的不过就是东方集团在中国的执行权,可是,老爷子将它交给了你,在欧洲,他霸占着欧洲执行权,这两边我没有一个能够捞着,你觉得我想要什么?”tqR1

“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会有今天这般下场?”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想要得到,却从来不想想,想要拿到这些东西,需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他们只会怨天尤人。

“这个有什么好想的?我现在就问你,给不给?”

“你最好不要惹恼我。”

正文 第417章 主动还是被迫

东方翼丢下话,语气中的强硬与冷淡,让东方宇都不由得惊了下,这种气场,他还真的没有。

“是吗?如果你愿意让你身边这个女人伤心难过的话,我并不介意。”说着,重新将莹莹接到自己的手中,面目都有些狰狞起来。

莹莹再小也多少明白一点,看着脸色都有些扭曲的男人,“你是坏人?”说着,便嚎啕大哭了起来。是的,这个时候,她已然明白,这个说要带自己去见妈妈的男人,不是什么好人,因为刚刚她看到苏紫虞眼中的担忧。

“坏人?哈哈……”像是听到极为可笑的笑话一般,他笑过之后,“小丫头,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晚了?”说着,一只手直接放到莹莹的脖子上,莹莹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忽然就觉得害怕起来。

“东方宇,你猪手!”苏紫虞算是吓到了,东方宇那一只手,似乎只要稍微用点力,莹莹的脖子就会被掐断,她挣扎着想要冲上去,却被东方翼给拦了下来。

“东方宇,不要逼我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东方翼克制着即将爆发的怒气,此时的东方宇,显然已经踩到了东方翼的临界点,他一双眼,透着狠厉。

“下手?你以为今天这个样子,我还打算活着走出去?”他不为所动,掐在莹莹脖子上的手,也开始缓缓用力,甚至,他担心苏紫虞会看不到,便松开了一只手,莹莹的身子瞬间腾空,突如其来的悬空,让莹莹很快就不适应,她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东方宇的手,想要从上面挣脱下来,同时,双脚不停的踢蹬着,然后,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力道哪里敌得过大人?眼见着莹莹的动作越来越下,苏紫虞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几次想要冲过去都被拦了下来。

“东方翼,那是我的侄女!”你不可以这个样子,“东方宇,放开她,你想要我死是不是?”苏紫虞痛哭着,“我死就是,你放开她,好不好?”说着,她直接一把将东方翼今天带出门的一把匕首给抢了过来,顺手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过去,而东方翼则眼疾手快,趁着东方宇分神之际,猛然一用力,便将那把匕首从苏紫虞的手中抢了过来,一用力,直接给飞了出去。

东方宇这边还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感觉自己的手吃痛,手一松,莹莹整个人便掉到了地上,而他的胸口也稳稳的插了一把匕首。

而那边躲在暗处的保镖,立马冲上去,抢过莹莹便退回道苏紫虞的身边,将莹莹交到苏紫虞的手中。

“莹莹?”她颤抖着双手将莹莹接了过来,胆战心惊的探了探莹莹的鼻尖,还好,没事,还有呼吸。她瞬间松了一口气。也因为突然的放松,承受不了这种大悲大喜的刺激,自己抱着莹莹便晕了过去,东方翼见状,立马上前将人稳稳的扶着。

东方宇捂着自己的胸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只能说,这真的是一个好计谋。东方宇错愕的看着自己胸口的这枚匕首,就那么电光火石之间,情况瞬间逆转了过来,自己原本处于上风,不过须臾,就处于一个弱势。

“你真的下得了手?”东方宇看着自己的哥哥,这个从小就不待见自己的人,如今倒是越发的不待见自己了。

“爷说过敢动爷的人,就要有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丢下话,抱着苏紫虞便上了车,将这里交给了欧阳泽他们。

“你说,怎么办吧?”欧阳泽看着那个早已经倒在地上的人,脸上写满了不屑,亏他们后面还想了一堆法子,却不曾想,这个男人,就如此败下阵来了?

“能怎么办?我的手上可不沾血。”白慕凡摇摇头,“算了直接通知警方吧,这件事情,我还真不想插手,如果不是因为他杀了我的弟弟,今天我都不想过来。”他如何不知道,有东方翼一个人,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解决,瞧瞧刚刚的情况,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也行,反正再过两个月我也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要是沾了血迹在手上,还真的有点不吉利。”说着,扬长而去,那边,白慕凡交代了些事情,也跟着离开。

警方赶到的时候,现在就留下被困在一旁的李安和那奄奄一息的东方宇。tqR1

苏紫虞清醒过来的时候,莹莹正坐在她的床前,一脸不安的看着她,见她的眉毛动了动,立马兴奋的喊道:“小姨,你醒了是不是?”今天都是自己,要是自己不好奇的跟着那个叔叔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莹莹。”苏紫虞睁开眼,一眼便看见了莹莹,一把将人揽入怀中,“都是小姨不好,让莹莹今天这么危险。”想到今天发生的那一幕,她感觉自己这颗心都不由得颤抖了着,那一刻,惊心动魄。

“对不起,小姨,我不应该跟着那个叔叔走的。”她也感到抱歉,毕竟,今天那个叔叔说要带自己去见妈妈,自己这才好奇的跟着过去的。

“没事没事,你没事就好。”苏紫虞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紧紧的抱着莹莹,心中,满是担忧,“你说说看,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和不认识的人走,你怎么就听不明白?”但有之后便是埋怨,苏紫虞气急,扶着莹莹,脸上都不由得滑下了泪水。平时都告诉过这个孩子好多次,不要和不认得的人走,今天怎么就跟着走了?

“小姨,今天那个叔叔说可以带莹莹去看妈妈,我这才跟着去的。”莹莹低着头,脸上满满的委屈,她已经大半年的样子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了,她好想好想他们啊。

闻言,苏紫虞瞬间停滞了动作,看着莹莹,“对不起,是小姨不好。”或许,大姐离开的事情,是该找个时间和她说下了。

警察例行公事的对东方翼他们几个做了笔录,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便让他们都离开了。所以,东方翼回来的时候,苏紫虞正端着饭喂莹莹吃,那个女人,见到自己也是一张笑脸臭臭的,完全是一副不待见自己的模样。

“女人,你这是闹什么别扭?”虽然说今天的事情,是东方翼也不愿意看见的,但是,毕竟发生了,他也无法改变,好在,没有事情。

苏紫虞不说话,转过身,继续喂着莹莹吃饭,那样子,简直就是将东方翼当做了空气。不,连空气都算不上。

“秦牧!”东方翼怒吼,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秦牧闻言,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直接过来抱着莹莹就走,“来,叔叔带你出去玩下,好不好?”

客厅内,原本都在周围忙碌的佣人,瞬间做鸟兽散,立马将偌大的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这里,安静的连一枚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

苏紫虞见东方翼半天没有说话,索性放下手中的碗,转身往房间的位置走去。她不要在待在这个地方了,她要离开,她要离开这个冷血的男人。

“苏紫虞,你发什么疯?”见苏紫虞转身上楼,东方翼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几步跟了上去,他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摊上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了?然后,推开房门,就看见苏紫虞在那收拾东西,一双好看的眼瞬间微眯了起来。

苏紫虞没有说话,也没有搭理他,继续收拾着东西。

“爷和你说话,你是听不到呢还是听不懂?”

“东方翼,你是眼瞎呢还是脑子有问题,你看不到我在收拾东西,我要离开你,你听到了没有,我要离开!我再也不要在这里了!”她抓狂,今天的事情,都是东方翼默许的,不然,莹莹怎么可能会出事?

“女人,你再说一遍!”东方翼浑身上下散发着寒冷的气息,整个房间,瞬间降下十几度的感觉,站在衣柜面前的苏紫虞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她硬着头皮,就是不去看东方翼一眼。

“女人,刚刚的话,你有种再说一遍!”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竟然说,要离开这里,离开自己?简直就是不想活的节奏。

“我说,我要离开,我不要待在这个地方了!”硬着头皮,再次说道。而下一秒,便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贴到了衣柜门上,东方翼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女人,你以为爷这里是旅馆,你要来就来要走走?”言下之意就是,这里是爷的地盘,要来要走,爷说了算。

“东方翼,你要不要那么霸道?我是一个人,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虽然心底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可是,嘴硬的她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怕了。

“霸道?爷向来就是这样的人,你不知道?”东方翼笑笑,“行,你要选择权是不是?爷给你选择,是愿意主动留下来还是愿意被迫留下来?”

“……”这算哪门子的选择?看着东方翼,只见他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正文 第418章 宠到不知天高地厚

“东方翼,给我一个解释。”良久,苏紫虞的心情归于平静,从东方翼的腋下钻了过去,背对着东方翼,问道。今天的事情,她的确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说,东方翼真的只是想要用莹莹将东方宇给吸引出来,那么,她真的就不能留在这里了。

“你觉得是什么?”东方翼不说反问。

“我要是知道,我还需要问你?我现在还会这么暴怒?”就是因为相信东方翼不是那种无情之人,她这才故意留到这个时候在东方翼面前演这么一出的,其实,有的时候,她觉得待在东方翼的身边久了,自己这心底好像真的有点小小的腹黑了,现在竟然还学会了演戏。

“因为你。”东方翼收起所有的暴躁,走上去,从后面将苏紫虞揽入自己的怀中,“爷想着,很多事情,其实你都知道,自从东方宇出现之后,你便一直遭受各种事件,甚至很多次,你都差点因此而死,爷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一次次的出现在爷的眼前,所以,这一次才默许了这样的事情。”

“就算是这个样子,你为什么不直接让我做这个饵?你就那么忍心让一个小孩子去?她才多大,万一有点什么事情的话,要怎么办?”想到今天的那一幕,她便觉得心有余悸。如果说那个时候东方宇真的就变态到直接杀了莹莹,她可要怎么和自己的妈妈交代?如何和已经死去的姐姐交代?这些,东方翼可曾考虑过?

“如果是你,爷怕此时都已经见到你了。”是的,如果是她去,东方宇早已经动手,他的目的,是想要自己不好受。

“东方翼!”苏紫虞不晓得说了,难道这就是别人常说的那些,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现实版吗?

“女人,有些事情,或许是我们站的角度不同,所以,考虑的过程不一样,但是,请你记住,爷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东方翼第一次觉得甚是挫败,有些无力的放开苏紫虞,“你静一下,但是,想要离开,不可能。”

就这样,两个人突然就陷入了冷战中,让整个碧峰山庄进入寒冬时节。东方翼原本就冷的可以冻死人的脸,如今依然成了移动的冰柜,他所到之处,必定能够冻死一片人。而苏紫虞的脸上也少了往日的笑容,每天和东方翼两个人处在一个井水不犯河水的境界,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很平静,然后,这可是把秦牧和勃朗特两个人急的团团转。

“BOSS,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属下提出来的,要不,就让属下去和苏紫娟说明这个事情,如何?”

秦牧绞尽脑汁在想法子,后来打听到,东方翼和苏紫虞之间是因为上次莹莹被东方宇带走的那一次而在和东方翼闹别扭,这才想出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毕竟,当时也的的确确是他在东方翼面前说了一句,要不可以考虑着让人做饵,将东方宇给吸引出来?

虽然他没有指明说让谁,但是……现在,只要让苏紫虞认为,整件事情不是东方翼所为,那么,这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谁在意那个女人了?”东方翼咆哮。可是,心底却开始慌张起来,能不介意吗?明明介意的不要不要的,那个女人,要是她是一个男人,他现在真的好像狠狠的揍她一顿!可惜……

“是是是,BOSS不在意,不在意……”秦牧点头如捣蒜,乖乖的闭上嘴巴不在说话。只不过,越发的感觉到,自从BOSS遇到苏紫虞那个女人之后,就变得喜怒无常了起来。tqR1

见到这样,东方翼瞬间烦躁不安起来,指着大门的位置,“出去,出去!”

晚餐时分,两个人坐在一张餐桌的两头,原本,苏紫虞现在所坐的那个位置应该是秦牧的,可是,因为苏紫虞强烈的要求,他不得不将这个位置让出来,而他,则备受煎熬的坐在两个人的中间,每一次吃饭秦牧都觉得,这是一场要命的饭局。

“那个,上次的事情……”

“东方翼,你不要告诉我这件事情是秦牧出的主意,你是什么人,还能被秦牧给左右了想法?”苏紫虞一脸就算你是这么说的我也不是相信的表情看着东方翼,而后,快速的扒了几口饭,就离开了餐桌。

“……”秦牧瞬间纠结,难道,说出事实也是一种罪?他抬头看了他看东方翼,又看了看已经离开饭桌的苏紫虞,一颗心脏瞬间动荡了起来,这次的事情,似乎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啊。

“看来,爷真的是将那个女人宠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地步了!”将筷子往饭桌上一放,东方翼也离开了餐桌。秦牧拿着筷子,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而勃朗特见着,默默的摇头,这可要怎么办?

而东方翼担心苏紫虞会一直想着离开的事情,于是,便差人去将苏母和莹莹接了过来,这个女人不是一直都很重视家人的吗?留着他们在身边,她应该不会在那么冷若冰霜了吧?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当苏母和莹莹来到碧峰山庄的时候,在苏紫虞的脸上,找到了久违的笑容。瞬间整个碧峰山庄也变得春满人间了。

裴浩东终究是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三国边界是在什么地方,带着雷鸣,直接杀回了京都,看着老太爷的身体已然恢复了不少,这才安心,准备直接先回T市,因为他听说,东方翼已经将苏紫虞给救了回来。

“东儿,你妹妹现在还是没有下落吗?”老太爷看着自己的年纪日益的加大,这心底始终有些不安,真的担心,这辈子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那两个孙女。

“爷爷,我让人打听了,现在妹妹他们正在T市,我已经定了几天的飞机票,晚点我就过去找他们。”裴浩东蹲在老太爷的身边,从小就是爷爷将自己养大成人,当年的那场大火,要了自己父亲的命也让自己的母亲至今下落不明,两个妹妹他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了点蛛丝马迹。

“是吗,那我也要过去。”老爷子拄着拐杖,“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哪里还有半天老态龙钟的模样?

“你确地你的身体没有问题?”

“孙子欸,你真当你爷爷我老的走不动了?我现在只要想到你妹妹他们,我就无法安静的在这里等消息,快点,我也跟着过去。”说完,直接出了门上了车,雷鸣刚要开车,回头看见的人是老太爷,瞬间有一些纠结,“老太爷,您这是打算去哪里?”少爷可是没有告诉自己,老太爷会跟着去。

“找我孙女去。”老太爷安坐于车内,见裴浩东还没有过来,趴在车窗上,冲着那边吼道:“臭小子,你倒是快点,难道比我这个老头子还要没有腿劲?”

“……”裴浩东瞬间无语,立马加快脚步上了车。

方茴和欧阳泽在处理好东方宇的事情之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婚礼的事情,方茴想着很久没有见过苏紫虞了,又欧阳泽说,现在东方翼和苏紫虞两个人之间正闹着别扭,而原因就是上次莹莹被挟持的那件事情,想着当时自己也多少参与了,便答应了方茴的提议,直接借着送请帖的名义去看下他们,顺道也让方茴去开导开导苏紫虞那个女人也不错。

“少爷,有客人。”勃朗特已然认出了站在门口的人,上一次他们还出现过,这一次竟然还带着一个老人家一起过来的?

“不见。”想到苏紫虞对自己的冷淡,想到那个良心被狗吃的女人,他这一肚子的火气都没有地方撒,去哪里还特么的有心情见客人?“让他们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可是少爷,上一次你去营救苏小姐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来过,看样子好像很着急的模样,而且,他们过来,说是来找……”勃朗特没敢说出找苏紫虞,可东方翼心领神会,心情更加狂躁。

“找她?都是些什么人?”

“一个富家公子的模样,然后一个像是当家的老爷,然后还有一个应该是他们的助理。”

“可有说找那个女人什么事情?”苏紫虞那个女人,又在那里勾引了野男人回来,如今倒还,还直接给找上了门?

“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苏小姐,至于具体的他们要当着苏小姐的面说。”

“让他们进来。”倒是想看看,他们这些人,可以说些什么东西出来。还老爷少爷的?

“你们是什么人,找苏紫虞那个女人做什么?”见来人已经坐下,东方翼冷冷的开口。这个男人,不就是上一次说救过苏紫虞那个女人的男人?他身上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我叫裴浩东,这位是我的爷爷,我们今天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苏小姐证实,如果她在的话,是否方便将她请出来?”裴浩东很有礼貌,完全没有上次的暴怒,既然人家东方翼都当做不认识自己,那么,自己也就很好心的陪着一起演戏呗,反正人生都是在演戏,也不差这么一会了。

“勃朗特,去请苏小姐出来。”一个所谓的救命恩人找上了人,这还真是有意思啊,苏紫虞啊苏紫虞,你最好不要让爷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爷的事情,不然,爷定然扒了你的皮!

正文 第419章 姨夫,表哥,乱了

那边,莹莹在苏母的陪同下,已然从外面回来,虽然现在已经是冬天,但是,也耐不住小孩子四处跑动,这不,才一下子的时间,莹莹的额头上就已经布满了汗水。苏母跟在后面,实在是有点跑不动了,嘴里不停过得喊着:“莹莹,慢点,外婆跟不上了。”

“外婆你快点,我要把这个给小姨吃。”说着,举了举手中的桔子,这是刚刚在桔园发现的,黄橙橙的挂在树上,好漂亮。她自己也吃过,很甜的。可是,一个不小心就被脚下的台阶给撞到,眼看着整个人就到倒到地上,雷鸣距离最近,几步窜上去,稳稳得奖人给接住,“小丫头,这是干嘛呢?”很显然,两个人是熟悉的。

“大哥哥?”莹莹惊喜,“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苏母闻言,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两个人,她的心,突然就紧绷了起来。

“伯母,你好。”裴浩东很有礼貌的主动打着招呼。

这么说,苏紫虞那个女人还带着他们去见过她的母亲?!想到这个,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眼前的一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叫做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位是……”裴老爷并不是很清楚这些,看着自己孙子和苏母之间打着招呼,而雷鸣还那么开心的去和一个小女孩聊着天,不由得问道。

“她是紫虞的母亲。”

紫虞?这个男人竟然敢这么亲密的喊那个女人叫紫虞?!

东方翼不动声色的看着,不过,这心底早已经翻江倒海了一般,“秦牧,去把苏紫虞喊过来。”他倒是要看看,一会苏紫虞要怎么解释!

而那边,勃朗特则小跑着过来,告诉东方翼,欧阳泽和方茴过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反正都来了,索性一次了解个清楚明白。

欧阳泽在外面就已经看见了那一辆写着“京”的车牌,当时还觉得奇怪,这会走进来,便看见裴浩东一行人在里面,疑惑的走了上去,“姨夫?你们怎么在这里?”环顾一周之后,笑着说道,“我还不知道,表哥和东方翼竟然也是认识的?”

“姨夫?表哥?”东方翼也乱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苏紫虞走下楼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了裴浩东,“是你?”这个男人上次救过自己,所以,她记得他的模样,毕竟,是救命之恩。

“你认识我?”显然,被苏紫虞着主动打招呼,裴浩东有些不解,她如何认得自己的?

裴老爷看着那个和自己儿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瞬间老泪纵横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了上去,“是是是,就是她。”

“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一下子就乱套了赶脚?苏紫虞一脸萌逼的看着现场的人,现在都是一个什么情况,谁可以给她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她看着裴浩东,这个男人说不认识自己?而那边一个老人却说是她?

“你不认识我?”苏紫虞反问,见裴浩东点点头又摇摇头,她无语,“上次在西郊海边,不是你路过救了我将我送到医院去的吗?”

“是你!?”显然,裴浩东此时才意识到,那天,他嫌弃邋里邋遢的那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妹?!这简直就是恶作剧吧?

“爷想知道,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能出来说个明白?”敢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

“你确定,那天我救的人是你?”裴浩东简直不敢相信,那天一时好心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妹,要是当时自己和平时一样,对这些事情都无动于衷的话,那是不是自己这个妹妹就因为自己的漠视而离开了?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你是不是在西郊海域救过一个人?如果是的话,那个人就是我,怎么,有问题?”看见自己的救命恩人显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苏紫虞才觉得纠结好吗?这算什么情况啊,难道,那天这个叫做裴浩东的男人都没有看到自己长什么样子的?

“那天因为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把你送到医院之后就没有管过了。”言下之意就是,自己并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呢?”看着裴老爷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而裴浩东也一脸研究的看着自己,苏紫虞觉得整个后背都在发冷,她瑟缩的退了几步,跌入东方翼的怀中,而后快速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东方翼瞬间蹙眉,这个女人……东方翼重重的吐了口气,不由分说的将苏紫虞拉进自己的怀中,不让她退出去。而苏紫虞躲不过,便在东方翼的旁边坐了下来。

“我也想知道,爷爷,表哥,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在他印象中,东方翼和裴家并无任何生意上的往来,那么今天他们过来是为什么?拉着方茴,直接坐到一旁,翘首以待的看着在场的人,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莹莹则完全不认生的依偎在雷鸣的怀中,她可是记得,上次这个大哥哥带着自己吃了好多好吃的,他好像对所有吃的东西都很了解一样。

“大哥哥,你带我出去吃东西吗?”她可不管那些大人们在纠结什么事情。

“你要是想去的话,一会我们去就是了。”雷鸣点点头,说到吃,这脑海里立马呈现了各色珍馐美味,没办法,谁让他天生就是一个吃货呢?

“爷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翼再次出声,刚刚那些人,直接忽略了自己的问题,对于这点,他表示很恼火。而身边的女人也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坐在这里,这更是有种火上加油的味道。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感谢你,那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我已经……如果今天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过来,我能说的便是感谢的话,至于其他的……”那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毕竟,自己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人。

“你以为我什么人啊,为了那点事情还需要你怎么样么?”裴浩东笑笑,转身现将裴老爷扶着坐下,“今天过来,有其他的事情。”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苏母,苏母了然。

“这事情,我来说吧。”苏母看着一屋子的人,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苏紫虞的面前,“这事,还得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苏紫虞看着自己的母亲,直觉这件事情会和自己有关,站在那里,脸上满满的不安。闻言,众人的目光立马转向了苏紫虞和苏母,等待着下文。

“二十一年前,我在一颗大树下捡到了一个女婴,在那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过来认领,毕竟是一个孩子,若是再次丢弃,我舍不得。于是,我和我的丈夫便决定收留这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紫虞。”

苏母抬头看着这个养了二十一年的孩子,如今,她的家人终于出现,而她,心底却满满的忧伤。这一刻一直盼着,然而,却也一直担心着。养了二十一年的孩子,说让人带走就带走,这怎么舍得?就算不是一个人,哪怕是一块石头,带在身边二十多年了,那也是有感情的啊。

“我不是妈妈的孩子?”苏紫虞震惊,怎么会?从自己有记忆以来,便一直在这个家中,不管生活多么艰辛,自己的父母从来就没有嫌弃过自己,甚至,宠爱自己胜过了大姐和小妹,怎么会……

“其实,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孩子,你的家人找过来了,我如果不说出来,那真的就是自私。”说着,转身指着裴浩东,“那个人上次就去找过我,和我了解了你的事情,我也大概知道了一些关于你身世的事情,当年他们将你遗弃,并非自愿,所以,我也就默认了,至于他们和你之间是什么关系,就可能需要他们自己来解释了。”tqR1

“很抱歉,我这样子突然登门造访,之前也没有提前和你们说一下,就这样子贸然出现。”

裴老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这才缓缓道来:“我是京都裴氏集团的掌权人,二十一年前,带着我的孙子,也就是裴浩东一起去了国外谈一笔生意,同时也当是带着我的孙子一起游玩,让他长长见识,然后,在我媳妇即将分娩的时候,我的孙子突然发了高烧。”

“在异国他乡,我不敢轻举妄动,便直接给我儿子打了电话,让他自己多加注意,我这边可能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去。”

“却不想,这一待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浩东的病也总算是稳定了下来,我们这才打算回国。然后,在回国的当天,我怎么也打不通我儿子的电话,当时也没有多想,想着他们可能在照顾孩子,毕竟,我接到的消息是我的儿媳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所以,在国外处理好事情之后便赶了回来。”

“当我回到裴家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早在三天前,裴家大火,烧光了所有。我四处寻找,指望着我的儿子儿媳他们不要出事,结果,到家的第二天便有警局的人通知我去了医院的太平间,我见到了我那可怜的儿子,他因为没有逃出来,活活被烧死。”

说到这里,裴老爷的声音都不由得哽咽起来,抬头看来看苏紫虞,这个孙女,和自己的儿媳长得完全一样。

“那一对双胞胎孩子呢?”苏紫虞紧紧的捏紧拳头。

正文 第420章 真相

裴老爷听着,颤巍的从怀里掏出一张老旧的照片,这张照片,是裴家遭遇大火前唯一留下的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也是那对双胞胎唯一一张在一起的照片。看着那边角都已经泛黄的照片,裴老爷子不禁老泪纵横,他拄着拐杖走到苏紫虞的面前,“这个是唯一留存下来的一张照片了。”

苏紫虞疑惑的接过照片,只见照片上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样的女人,怀中正抱着一个小婴儿,而她旁边的那个男人,手中也抱着一个小婴儿,一看,便可以看出,这两个小婴儿是一对双胞胎。

“这是我的父母?”看着照片上的男女,手中抱着婴儿,笑的很甜,幸福的不要不要的,“当年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是,男人叫裴正源,是你的父亲,女的是你的母亲,叫欧阳美惠,也是欧阳泽的阿姨。”

当年裴家,横遭祸劫,后来查实,是人为纵火,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纵火之人,而又因为那场大火之后,你的母亲,也就是欧阳美惠彻底消失了,所以,所有的人都将目标指向了你的母亲,说是她纵火烧了裴家,带着你们姐妹两个离开裴家。”

“不过,后来,经过多方查找,我们才找到了当年带走你们姐妹的那两个佣人,经核实,你是妹妹,当时,因为美惠发现有人潜入裴家,便想到了是那一个人,想要对裴家不利,于是,就立刻央求着自己身边的佣人带着你们姐妹离开,在逃跑的过程中,他们两个人跑散了,以至于你们姐妹也跟着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