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好心急八 作者:紫琼【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紫琼       

正文 第760章 只怪你太不检点

“少爷,求您告诉少奶奶吧。”勃朗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看着两个明明相爱却相互伤害的人,他这个老人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突然就跪在东方翼的面前,“即便今天被少爷赶出碧峰山庄,老奴也还是要将实情告诉给少奶奶。”

“勃朗特!”东方翼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警告声。

“少爷,不管您今天说什么,老奴都要说。”勃朗特转过身,看着那个早已经面如死灰的女人,开口,“少奶奶,少爷之所以这个样子,是因为……”

“勃朗特!”东方翼再一次怒吼,“你敢在多说一个字!”

然而,勃朗特却没有看向东方翼,继续说着:“少奶奶还记得少爷生日当天,为什么会将少奶奶精心制作的生日蛋糕切成那个样子吗?那是因为少爷的眼睛出了很大的问题,现在,他虽然就站在少奶奶的面前,可是,却是看不清楚少奶奶的。”tqR1

“少爷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那个时候一直以为只是因为太累了,直到前段时间,少爷去做了检查,这才发现,少爷的脑子中长了一颗肿瘤,他为了不拖累少奶奶,所以选择不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少奶奶。”勃朗特一点点的说着,而那边,东方翼早已经愤怒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疾步上前,想要一脚将勃朗特踹开,好在秦牧反应够快,上前将勃朗特扶了起来,躲过了那飞来的一脚。

“是这个样子?”苏紫虞先是一愣,而后紧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东方翼的面前,“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会说那些话来伤害我的,其实,你就是不愿意拖累我的,是不是?”苏紫虞的眼睛闪着光芒,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悲伤。

“不是。”东方翼摇头,“虽然这个也是原因,但是,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是真的,我对你,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兴趣,还有,你的身体,我也觉得脏。”东方翼依旧面无表情,昂着头,不愿意看向苏紫虞。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你肯定就是因为脑子里面长了肿瘤才故意这样子说的,肯定是的。”苏紫虞一遍遍的说着,甚至冲上去,一把将东方翼抱住,“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

“不是!”东方翼感觉自己的腰间一紧,接着,便看到已然抱住自己的苏紫虞,他狠了狠心,一把将苏紫虞推开,苏紫虞始料未及,连着后退几步,导致自己的腰在后面的栏杆处狠狠的撞了一下。她疼的“嘶嘶”的轻唤着,秦牧向前走了两步,稍微扶了一下她。而东方翼的眼神动了几下,最后,还是站在原地。

“还说你没有任何的问题,你看看现在,当着我的面,你和秦牧都敢眉来眼去,你还敢说,你是一个干净的女人?”话语中,满是讽刺的味道。

“BOSS……”秦牧何其的冤枉,他不过就是好心,再说,换做东方翼,他此时不担心么?只是因为刚刚说的那一番话而没有动作而已。

“东方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紫虞痛哭流涕,腰间的疼,也让她难受,她轻轻将秦牧推开,扶着栏杆处,“为什么,我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有为什么,要怪只怪你自己,生活太不检点了。”说着,转身就要下楼,见秦牧还没有跟上来,突然就加大了声音,“秦牧,让你去请刘婷过来的!”

秦牧看了看苏紫虞,最后还是跟着东方翼走了碧峰山庄。

望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苏紫虞的心,一点点的冷了下去,即便,东方翼是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情拖累自己,可是,刚刚说的那些话,真的是伤到了自己。她扶着墙,小心的移动着步子,勃朗特连忙上前,“少奶奶,今天老奴说的话都是真的。”

“现在,东方翼是什么情况?医生是怎么说的?”即便如此,她还是忘不了要关心那个男人。

“老奴听秦助理说过一些,说是手术的成功率不是很大,所以,少爷这才放弃手术的。”勃朗特看了看苏紫虞,只见她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赶紧让人去找医生,“少奶奶还是先看下腰,有没有很严重?”

“没有关系。”苏紫虞擦干了在的眼泪,坐了下来,“成功率是几成?”

“一成。”这个字眼说出来,勃朗特的心都跟着一跳,可是,如果放弃了这一成的几乎,那么就是死路一条了.

“一成?!”听着勃朗特的话,苏紫虞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不是很清楚,从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而症状出现的时候,少爷也从来没有注意过,只是认为太累这才导致的。找过的那个医生说过,不手术的话,也许还有半年的生命。可是,就在不久前,那个医生打过电话来,说少爷的情况,已经开始恶化,如果再不治疗的话,也许剩下的生命还不足半年。”

勃朗特每说一句话,苏紫虞就感觉自己的担忧重了好几分。

不到半年的生命和一成的成功率,这一些话,全都是那么的令人绝望。

“若是失败,结果是什么?”良久,苏紫虞这才问道。她似乎很怕问这个话,在问出口的那一瞬间,总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握着,透不过气来。

“不好说,也许成为植物人,这辈子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也许就……”勃朗特抬头,看了一眼苏紫虞,后面的话,他选择不说,因为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

听完勃朗特的话,苏紫虞陷入沉思一种。

“那个医生也打过几次电话来,意思是想要少爷接受手术,起码,手术,还有一成痊愈的概率,这怎么都好过不足半年的生命。之前,老奴和秦助理已经劝说过少爷好几次,让少爷接受手术,或者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少奶奶你的,可是,少爷却坚持不向少奶奶透露半个字,为的只是让少奶奶不要为他的事情而操劳。”

“所以,他说他喜欢的人是刘婷,这件事情也不过是拿来搪塞我的,是不是?”苏紫虞的双眸闪着光芒,她似乎突然就明白,为什么昨天看到刘婷的时候,总觉得她欲言又止,还说了那一番话。

“是,在老奴所了解的情况看来,确实是这个样子,而且,昨天老奴和刘婷了解的时候,多少也知道些,她似乎被少爷威胁着,所以,昨天少奶奶找刘婷谈话的时候,她才选择隐瞒的。”一想到刘婷,勃朗特便是一万个心疼。好端端的怎么就陷入这样的事情之中去了?

苏紫虞的心,再一次难受了起来。昨天因为这件事情,她还打了刘婷一个耳光,甚至,还将那个女人推了出去?刘婷……

“少奶奶,医生来了。”正当苏紫虞回忆昨天事情的时候,小巧急忙跑上来,刚刚听到说苏紫虞撞到了腰,心急得不得了。

东方翼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一个是因为刚刚勃朗特说的那一番话,另一个则是自己对苏紫虞说的那一番话。他真的不知道,有一天,那么恶毒的话,他会对着自己最为心爱的女人说,甚至,眼睛都不曾眨一下。还有就是,刚刚苏紫虞明显是撞到了自己的腰,自己下手竟然一点轻重都没有。

“刚刚大叔打电话来说,少奶奶的腰没有很大的问题,只要这几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就好,不要劳累到了就行。”很显然,秦牧是看出东方翼的担忧,直接开口,“或许,少奶奶会一时气愤BOSS的行为,可是,属下相信,依照少奶奶的性质,很快就会原谅BOSS的,毕竟,说这些话,也是为了少奶奶好。”

“秦牧,什么时候,我允许你揣测我的心思了?”听着秦牧的话,东方翼的脸上虽然依旧难看,但是,悬着的心确实放松了下来,稍微的喘了一口气。

“那BOSS现在属下还要去请刘小姐过来吗?”秦牧微微抬头,观察着东方翼脸上的表情,只见他的眉头轻蹙,眼眸微眯,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突然,回头,冷声道,“现在立刻去将人请到碧峰山庄来。”

“BOSS?”显然,秦牧是诧异的,现在明明已经将误会解开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做?

“我向来不喜欢将一句意思相同的话说两遍。”说着,将办公室的门,“哐当”的一下关住,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秦牧看着眼前磨砂的玻璃,心情就好似这一块磨砂玻璃,模糊而粗糙。他要如何做,才能够让这两个人恢复到从前的关系?明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苏紫虞那边也已经知道东方翼脑中长了肿瘤的事情,这个事情,不是已经可以处理好了吗?为什么,东方翼还要那么坚持着,将刘婷扯进来?

正文 第761章 让自己死在恩爱中

自从昨天的事情发生以后,刘婷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管刘父在外面怎么说怎么问,她都是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那些一本书,安安静静的坐在窗前,静静地翻阅着,如果没有这个动作,或许,就好像是一座雕塑一般。

“婷儿,你到底是怎么了?回到家这么长的时间,不说话也不吃饭,安静的就和不存在一般。”刘父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的反常,“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见刘婷不说话,他就只能这么猜测着。

“爸,我没事。”她微微抬了一下头,淡淡的说着,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没有事情你会是这个样子?平时你回来,哪天不是叽叽咋咋的,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从昨天进家门的那一刻,脸色就难看的有些可怕,结果,今天还一反常态的看起了书?”刘父说着,向前走动了几步,“是不是季春明对你怎么样了?说,要是他的话,老爸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你争取一个公道回来。”

“爸,没有的事情。”刘婷放下书,“我真的没有事情,挺好的,而且,和季春明也没有关系,只是我自己的心情不是很好,您要是真的愿意帮着我,就让我好好的安静一下,好不好?”

“心情不好?”听着这个话,刘父的脸色瞬间好看了很多,“既然心情不好的话,你就去找下苏紫虞啊,平时你和她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吗?若是可以的话,你让她陪着你去逛街,去……”

“爸,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我的面前提这个名字!”听到“苏紫虞”三个字,刘婷突然就大吼了起来,“我再也不要在听到这个名字!”只要一想到自己无端端陷入那场纷争中,刘婷的心就无法安定下来。她想了一夜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她要成为那场角逐中的牺牲者?

“婷儿?”刘父被刘婷这么一吼,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她好半天都没有说话,直到看到刘婷眼角滑下泪水,这才惊慌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婷儿,你不要哭啊?”刘父显然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还记得上次刘婷遇到那个渣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之后便离开家中一个人跑出去,而这个时间,一晃就是几年。如今,再次这个样子,他……

“婷儿,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不去找苏……不去就算了,你告诉老爸,你现在要怎么样?”刘父心急如焚。

“爸,你让我安静一下就好。”刘婷恨自己的不争气,无端端又让自己的父亲担忧,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我想一个人静一下,如果可以,还请爸爸现在出去。”刘婷说完,重新将书本拿到手上,见刘父还站在原地,疑惑的看着她。

“婷儿,你真的……”刘父欲言又止。

“是,爸,我不会离家出走的。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吗?”刘婷艰难的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看见她这个样子,刘父只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什么堵着,难受的要死。

可是,再说什么,他也说不出来,只能点着头,“老爸就在楼下,一会有什么事情,记得喊我就是。”说完,极其不情愿的离开了。他就这么一个女儿,看着她难过,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会好过。

“老爷,碧峰山庄的秦助理过来了。”佣人看见刘父出现,急忙上前,“看样子,好像很急的样子。”

“他过来做什么?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刘父闻言,连忙问道。

“说是过来接我们家小姐的,现在人在客厅等着。”佣人答道,同时,指向客厅的位置。秦牧正恭敬的站在客厅,微微抬头,便看见刘父正向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他微微冲着刘父点点头,而后恭敬的说道:“刘老爷,你好。”tqR1

“过来接我家婷儿的?是你们家少奶奶说的?”可是,刘父刚刚才从刘婷那里知道,再也不要提苏紫虞的名字,那么,现在是什么意思?

“是,属下是奉了少爷的命,过来接刘小姐到府上住上几天的,还请刘老爷能够和刘小姐说一下。”秦牧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的味道,不过,也只能如实奉告,毕竟,东方翼交代的事情,他就算是死也要完成。

刘婷在房间内,刚放下书,一想到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整个人都淡定不下来,刚想着干脆睡一觉好了,结果,就听到楼下秦牧的声音响起,瞬间,她的心,就不安了起来。

而接着,临近的脚步声,更是让刘婷整个人都不好了。果然,东方翼那个恶魔,这是想要让自己死在他们那场恩爱之中么?

“你好,刘小姐,属下是按照BOSS的吩咐,过来接小姐去府上小住几天的。”秦牧的话,说的很是中规中矩,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刘婷原本是想要拒绝的,可是,看见自己的父亲,她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你稍微等一下,我收拾一下就好。”刘婷说着,转身回到房间,关上门,突然就无声的哭了起来。

刘父带着疑惑看着紧闭的门,然后又看了看秦牧,“那个,秦牧,现在是什么情况,能告诉老头我吗?”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里面有着看不明白的事情?

“BOSS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一下刘小姐,所以,为了方便,这些天就让刘小姐住在府上。”看着刘父一脸担忧的模样,他续道:“请刘老爷放心,这件事情,已经和刘小姐说过的了。”

刘父疑惑,却也只好站在门口等着刘婷出来,他始终觉得这件事情他要弄清楚,如果说,一开始刘婷就已经知道的话,那么,为什么刚刚自己在这里来询问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有提,甚至,当自己提到苏紫虞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反应会那么的大?

良久之后,刘婷这才从房间走了出来,很明显,今天的她,化了妆。刘父疾步上前,一把拦在刘婷的前面,“婷儿,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没事。”刘婷摇头,“这几天我都不在家里,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

“怎么可能没有事情?你看你,明显是哭过的人。”刘父走上前,指着刘婷,“要是真的没有事情的话,为什么之前你没有和我说你要去碧峰山庄住?为什么让你过去的人,不是东方夫人,而是东方总裁?”此时他的脑海中,满满的疑问。

“我是想着要离开你几天,有些舍不得,所以,这才没有和你说的。”刘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续道,“东方翼多么的爱苏紫虞,你不是不知道,他让人过来接我,一点都不奇怪啊。”

“那你告诉我,你过去是为了什么?还要住在那边几天的时间?再说,要真的是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家去碧峰山庄也不过就是半个小时的样子,至于大晚上的还要留在那边么?”

“让我过去,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一时半会的也处理不好,留在那边住上几天也不错,平日里的,我总是待在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换一个地方住下也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去的地方还是那么大的一个庄园,你说是吧?”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放心,在碧峰山庄我还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

“爸,真的没有事的,我先走了。”说着,放开刘父,转身就下了楼,也不管刘父在后面用着怎么的眼神看着自己。

秦牧和刘父道完别,快步的跟着刘婷走出了刘家。

“刘小姐……”秦牧透过后视镜看着面无表情的女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发现,不知道从何说起。

“很多事情,大家知道就好,你不用说什么的。”刘婷似乎是看出秦牧想要说的话,摇着头,“这样的事情,换做任何一个人,我想都是不愿意的,何况,那个人还是自己的闺蜜。”她说着,忽然就笑了一下,“可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幸福。”

“谢谢你,刘小姐。”秦牧欲言又止,“有一件事情,属下想,应该还是告诉给小姐的。”

“恩,你说便是了。还能有什么事情,再让我更加的痛心吗?”刘婷的嘴角挂着一抹惨淡的笑,“有事情,你尽管说。”

“属下想,BOSS生病的事情,刘小姐应该是已经知道了的,而BOSS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将小姐拖下的水,现在,少奶奶那边已然知道BOSS生病的事情,所以,刘小姐和少奶奶之间的误会,应该是可以消除的,也希望刘小姐你稍微的体谅一下少奶奶的心情。”秦牧知道自己说这样的话,换做任何一个人,怕是都无法接受,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是真的而不想看到,东方翼和苏紫虞之间因为这些无畏的事情而闹成如今这般田地。

正文 第762章 东方翼,这个女人是谁

听着秦牧的话,刘婷的心情,更加的难受,似乎,在苏紫虞的身边,总是有着为她考虑事情的人,似乎,所有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赞同着苏紫虞。那个女人,还真的是有着很好的运气。

“秦牧,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刘婷沉默良久,突然问道。

“刘小姐有什么请问。”秦牧点头。

“如果我和你们家的BOSS真的有什么的话,你现在还会这样子和我说话吗?”刘婷问的话,有些极端。

“小姐不是这样的人。”秦牧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摇着头,“虽然属下对刘小姐不是很熟悉,但是,能和少奶奶成为朋友的人,肯定都是好人,所以,这样的事情,刘小姐不会做的。”

车内,突然就陷入了安静之中。

碧峰山庄内,景色依旧,却因为冬天的渐近而显得有些萧条。

此时的苏紫虞,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一边担心着东方翼的身体,一边又因为东方翼的那些话,让自己的心疼着。

“少奶奶,老奴可以进来吗?”勃朗特站在门外,端着一碗热汤,这是刚刚炖出来的,他本想着让小巧送过来的,但是,一想到此时苏紫虞的心情,他索性还是自己过来,尤其是,东方翼的病情,是真的不能够在耽搁了。

当得到苏紫虞的首肯,他这才进去,然而,刚进去,却看见苏紫虞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他顿时慌张了起来。

“少奶奶,您这是做什么?”他焦急,刚刚小巧可是没有和自己说这些事情的。

“这里,疼。”苏紫虞停下手中的动作,用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即便我知道东方翼今天说的那些话,可能不是有心的,但是,还是深深地伤害了我,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

“少奶奶,既然您都知道那些话是少爷无心所谓,何必和少爷计较,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少爷的病可是迫在眉睫的,要是再不治疗的话,那就真的……”

“他自己的病,他自己都不在乎,我何必去在意?”苏紫虞故意将话说的不带一丝感情,“既然已经被嫌弃了,就算了,我走就是。”

“少奶奶,您这说的什么气话啊?您腰肢离开了,小少爷和小小姐要怎么办?他们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难道,在这个时候,少奶奶还要将他们弃之不顾吗?”

“他们,我带走就是。”苏紫虞思索了片刻,答道,“反正,在东方翼的眼中,孩子压根就不用在意,既然他不爱两个孩子,我自己带走便是。”

“少奶奶……”勃朗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那边就听到小巧跑了过来,“少奶奶,管家,秦助理带着刘小姐过来了。”一句话,瞬间到了这边的平静。

苏紫虞先是一愣,而后,快步走出了卧室,直奔客厅而去,迎面就看见刘婷一脸忧愁的走了进来。苏紫虞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只要一想到昨天的自己,因为太过愤怒而给了刘婷一个耳光,她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刘婷。”良久,苏紫虞走上前,轻声唤着她的名字,“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冤枉了你。”

原本,刘婷的眼中就已经盛满了泪水,被苏紫虞这么一说,立刻涌现了出来,“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为什么你们夫妻两个人的事情,你们非要将我给拖进来?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们一家人了?”刘婷的语气很冲,可是,苏紫虞却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换做任何人,怕是都会受不了这样的无辜牵连吧?

“对不起,这件事情,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苏紫虞道着歉。

“那么,我想着想知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东方翼生病的事情,那现在为何,他还要将我接到碧峰山庄来,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何苦还要让我来趟这趟浑水?难道你们觉得我真的很闲?”只要一想到自己无辜牵扯了进来,刘婷的脾气就搁置在哪里,如何也下不来。

尤其是现在,苏紫虞自己都已经知道东方翼生病的事情了,那么,自己过来的意义是什么?在去气苏紫虞?有意义吗?完全没有的事情。而东方翼用来威胁自己的事情也不存在了,那么……她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难道说,今天东方翼让秦牧将自己接过来,只是为了让自己和苏紫虞和好?

“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你的打击伤害很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苏紫虞非常非常的抱歉,面对着一个曾经无话不说的闺蜜,而今,就好似仇人一般,她的心,也不好受,“我为我昨天的无知,和你道歉。”

“算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说再多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刘婷摆摆手,“这次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苏紫虞也在想这个问题,然而,想不明白,看着刘婷一身的不自在,她着实抱歉,“刘婷,你要是想留下来的话,就留下来,如果不想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只是希望以后我们两个人还能够成为朋友。”

“再说吧。”刘婷摇头,后退几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也没有任何的心情去追究些什么,只是,希望以后要是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请不要再将我这个无辜之人牵连进来。毕竟,这样的事情,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接受的。”说完,再次看了一眼苏紫虞,最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是的,以后碧峰山庄的任何人任何事都将和自己没有半毛线的关系,她再也不要在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看着刘婷决然而去的背影,苏紫虞忽然就意识到,也许,从此以后,她的人生中将少了这么一个无法不说的闺蜜。

东方翼接到秦牧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回家的路上。

“你再说一次?”他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刘婷已经回家去了?”他本不该开车的,然而,却还是大着胆子自己开车。索性的是,秦牧不知道,不然,还不晓得担心成什么样子。tqR1

于是,秦牧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东方翼,“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刘小姐和少奶奶似乎已经闹僵了,而且,看着刘小姐的样子,以后怕是也不会再出现在山庄了。为了这个事情,少奶奶现在还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大哭。”

“那现在呢,好些没有?”东方翼显然是下意识的去关心着苏紫虞的,毕竟,那个女人,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现在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让苏紫虞那个女人对自己死心,然后离开,却不想,自己的种种行为,让那个女人伤了心。

“没有什么变化。”秦牧回答的很老实,而那边,东方翼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陷入了沉思之中。

“BOSS?”半天听不到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秦牧有些担心的喊道。

“好,我知道了。”东方翼挂上电话,坐在车子里面很长一段时间,突然,“梦乡”两个字映入眼帘,他琢磨了一下,一个计划,瞬间就在他的心中闪现。

苏紫虞从房间从出来的时候,是听到了外面有女人的声音,她错愕,急忙打开门,就看见东方翼怀中抱着一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女人。而两个人的动作,极其的暧昧。

“东方翼……”苏紫虞先是一愣而后开口,“这个女人是谁?”苏紫虞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着,有些透不气来。

“我的女人。”东方翼似乎是喝了点酒,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酒气,他邪邪的笑着,将自己的头靠在女人的肩头,“刘婷那个女人被你赶走了,我自然要换一个女人回来,不然,这大晚上的,我一个人如何入睡?”他顿了顿,睥睨的看了一眼苏紫虞,虽然,看不真切。

“晚上,总是需要一个暖床的不是?”他邪魅极了,搂着女人的腰肢,淡淡的说着。

“你什么意思?”这么说,在东方翼的眼中,自己一直就是一个暖床的么?现在,是厌倦了吗?如果说,白天的时候,东方翼说的那些话是故意的,她可以无视,可是,现在看到的这些动作,却着实让苏紫虞深深地难受了一把。

“知道什么意思,有用吗?”东方翼摇着头,“有些话,太过残忍,说一次也就够了,你要是觉得有必要的话,随时可以离开,当然,你不想离开也没有问题,说不定哪天我心情好了,让你在替我暖一次床也是可能的,毕竟,你的身体,我还是挺喜欢的,就是有的时候,需要换点新鲜口味。”男人的话,就好像一把尖刀在深深的刺着自己的胸口,疼的无法呼吸。

“没有什么想说的了?”良久不见苏紫虞开口,东方翼这才说道,“既然这样子的话,那我就去休息了,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呢。”说完,搂着女人的腰肢就走进了主卧旁边的客房。

正文 第763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句话好似魔咒一般的一直在苏紫虞的脑海中来回的回荡,让她整个人都蒙在了原地。甚至,东方翼离开的时候,她都没有太过注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间客房已让将门关了上去。

“少奶奶?”秦牧有些心惊的站在苏紫虞的身后,他都不知道,这边好不容易让苏紫虞和刘婷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化解了,结果,他们家的大BOSS又给整了这档子的事情出来?这到底是想要闹哪样?

“秦牧,你告诉,这件事情,不是真的,对不对?”良久,苏紫虞才反应过来,冲到秦牧的面前,一把将秦牧的衣领抓住,“刚刚那个女人,不是东方翼的女人,是不是?他就是故意找个女人回来刺激我的,就好像刘婷那样的,是不是?”她的泪水就好似断了线的珠子。

秦牧沉默着,因为他也不知道东方翼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女人,穿着甚是暴露,但是,却不得不说,身材还是很好的。

“呸,脑子想的什么事情。”秦牧喃喃。

“一定是这个样子的,一定是的……”苏紫虞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见秦牧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直接冲到了客房的门口,然而,当自己刚刚靠近的那一刻,她的心,突然就好像停止跳动了一般。

秦牧这边还在纠结要怎么和苏紫虞解释,结果就看到苏紫虞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口,一时间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突然就看见苏紫虞疯了一般的跑了出去。

“少奶奶,你怎么了?”秦牧站在那里,看了一眼客房,又回头看着苏紫虞跑出去的方向,顿时心急得不得了。

“少奶奶,你怎么了?”勃朗特正好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结果,迎面就被苏紫虞装了个满怀,他的身子不是很好,连着后退了几步,险险的站住了脚跟,看着苏紫虞,一脸难过。

“我要怎么坚持,才可以做到,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苏紫虞看清楚来人是勃朗特,突然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半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两个小家伙还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睁大双眼看着苏紫虞,眼神中,满是慌张。

“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哭起来了?”看着苏紫虞这个样子,勃朗特甚是担忧,几步向前,将苏紫虞扶起来,“少奶奶有什么事情。我们起来再说,你这个样子,老奴可是承受不起啊。”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东方佳祺先反应过来,拉着东方佳霖就来到苏紫虞的身边,跟着勃朗特一起,将她扶了起来。

苏紫虞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哭。只要一想到刚刚在客房门口听到那个声音,她就无法淡定下来。tqR1

“少奶奶,您别哭啊,有什么事情,和老奴说说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勃朗特心急如焚,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苏紫虞哭成这个样子了。他问着,往楼上的房间看了看,只见秦牧一脸焦急的站在客房的门外,而客房却是禁闭着房门的。秦牧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当看到自己的眼神的那一刻,他立刻露出求救的目光,而后,指了指客房,似乎在说着什么。到了此刻,勃朗特即使在再笨,反应过来了。

“是刘小姐吗?”说这个话的时候,勃朗特满是忐忑。他明明记得,刘婷已经在秦牧接过来不久之后就离开了,现在不可能是她的呀?可是,如果不是,那会是谁?

听到勃朗特的话,苏紫虞摇头,“不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只知道现在东方翼带着那个女人在客房,他们……”后面的话,苏紫虞开不了口,只要一想到那个声音,猜到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事情。她的心就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拽着,一点也透不过气来。

听到这样子的话,勃朗特也陷入沉默之中。他要说什么?又要怎么说?他是真的不知道,东方翼现在到底是想做什么,似乎他和秦牧两个人好不容易帮他们处理了刘婷的事情,而且,苏紫虞也知道东方翼之所以那样做,只是因为东方翼生病不愿意拖累苏紫虞,本以为他们两个人会和好,却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勃朗特也是头疼的要命。

“大叔,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我可以原谅他做任何的事情,说那些伤害我的话来刺激我,做着言不由衷的事情,可是,现在他找个女人回来,还当着我的面做……做那些事情,你让我如何能够接受?”苏紫虞痛哭流涕。自己的男人,此刻抱着别的女人在那里翻云覆雨,她要如何能够说服自己,不去在意不去介意?

勃朗特安静地站在那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翼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很多的事情,他和秦牧可以帮着打掩护,可以帮着去解释,然而,这样的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从何解释。

“大叔,他是真的不爱我了吗?”苏紫虞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勃朗特,此时的勃朗特,就好像父亲一般慈祥的看着自己,甚至,苏紫虞可以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疼惜。似乎,从自己出现在碧峰山庄的那一刻起,他对自己一直都很好。

“少奶奶,真的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的,少爷肯定是爱着少奶奶的,他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拖累少奶奶,所以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刺激少奶奶,想要少奶奶离开。”勃朗特大着胆子猜测着,毕竟,从以往的种种来看,东方翼对苏紫虞的好,是那么的用心。

“会吗?”苏紫虞甚是不信任的摇着头,“不会的,如果说他爱着我,怎么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带着别的女人,就……”后面的话,苏紫虞是真的说不出来,摇着头,“他一定嫌弃我了,甚至那样的话,他都说的出来。”

“少奶奶,请你用心感受一下,如果说少爷真的不爱你了的话,他怎么会这样子故意来气你?那些出现的女人,只不过是用来气你的,你要相信少爷。”勃朗特用着哀求的声音说着,“现在,我们要做到事情,不是在这里讨论着少爷如何在外面找女人的事情,而是少爷的病,这才是当下最为紧要的。”

病?是啊,东方翼还病着呢?记得那天勃朗特说过,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

“少奶奶,就算你真的被少爷伤到了,可是,也请你看在小少爷和小小姐的份上,也请你多考虑一下问题,好不好?不管现在怎么说,两个孩子还是要父亲的。”

东方佳琪和东方佳霖就瞪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苏紫虞,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苏紫虞的眼泪,他们也就猜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他们的母亲不会哭成这个样子。

“妈妈,你为什么哭?是爸爸欺负你了吗?”东方佳霖走到苏紫虞的面前,轻轻的将她眼角的泪水擦了去,然后,看着勃朗特,“爷爷,爸爸在什么地方?”

勃朗特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看秦牧站着的地方,小家伙瞬间明白过来,迈着小步子就往楼上客房的位置而去。

客房内,东方翼颓废的坐在椅子上,而女人则被他赶到了一旁。

“东方总裁,你这个样子,我表示很怀疑你的能力呢。”女人从进房间的那一刻起,脸上的笑意已经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嘲讽。尤其是当东方翼拿出手机,放出了那些叫床的声音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让自己过来当摆设的?今天在“梦乡”会所见到东方翼的时候,而东方翼也在第一时间挑了自己出来的那一刻,她兴奋的就好像中了五百万一般,本来以为就是陪着东方翼喝个酒什么的,结果,东方翼二话不说,直接带着自己就来到了碧峰山庄。

当看到碧峰山庄的时候,她的心都是雀跃的,一直按捺着内心的激动,虽然,期间,东方翼对自己一直很规矩,甚至都没有出现身体碰触的情况。但是,她还是期待着的。然而,当他们走进客厅的那一刻,看见苏紫虞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东方翼突然就将自己抱住,那种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惊喜万分。同时,也倍感失落。

也许,被带回来,只是为了刺激他的女人的,不是吗?自己被带进客房的那一刻,她还是小小的期待了一把,结果,才进来,自己就被东方翼狠狠的甩到了一旁,一点情分都没有。

她是什么人?一个做小姐的,就这样子被人嫌弃,她如何受得了,毕竟,自己靠的就是这个来赚钱的,所以,她才会不知死活的那般挑衅着,毕竟,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质疑他们的雄风,不是吗?

“你要是在多说一句,信不信爷立刻将你从窗户上丢下去?”东方翼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威胁的味道。

正文 第764章 我叫得绝对比这个好

女人确实是不知死活。

“东方总裁,我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你带回来的,现在,你倒是嫌弃了?”女人依着床沿坐了下去,“还是说,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和你一起听这种叫唤的声音?要是可以的话,我叫的绝对比这个好,信不信?要不要,我们试一下?”

女人笑着说完,而后,还真的就那么叫了起来,声音之大,让守在门口的秦牧都不由得惊慌了起来。

“爷看你就是找死。”说着,几步冲了上去,一把卡住女人的喉咙,“知道自己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就最好给爷安静一点,要是真的惹火爷的话,这个果子可不好吃。”说完,将旁边的一床毯子狠狠的丢到女人的身上,“立刻将自己包裹起来,穿成这个样子,穿给谁看?”

女人微微惊慌了一把,并没有说话。她并不知道东方翼带自己回来的目的是什么,甚至,东方翼没有和自己说过半句,可是,现在看东方翼的样子,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些什么,找自己回来,就是故意气苏紫虞那个女人的吧?

“可是说说看,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吗?”女人似乎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将自己用毯子裹好,尽量不显得那般的裸露,而后看着东方翼的表情,她立刻识趣的点点头,“算了,我不问了,反正我知道和不知道也咩有任何的意义,可是,你要我这样帮着你,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

突然,女人开口讲条件了。听到这个话,东方翼倒是诧异了一会,不过,想了想,终究是点了头,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弄得那么清楚。

女人点头,识趣的坐在那边,“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既然钱能够拿到,那还是早点离开,毕竟这个男人全身散发的那种气息,的确有些渗人。

“小少爷,你怎么过来了?”刚刚秦牧的全部心思都在客房里面,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那些声音,他也多少能够猜测出些什么,虽然,他不相信东方翼会做这样的事情,毕竟,在认识苏紫虞之前,东方翼可是连女人的手都不碰一下的,何况,现在带回来的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做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