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好心急九 作者:紫琼【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紫琼       

正文 番外17 父债子偿

当秦牧到达两个小家伙的学校的时候,东方翼和苏紫虞刚刚从教室里面出来,当看见秦牧的时候,微微一愣。

“BOSS,请帮属下找一下夏夏。”他的声音极其的急切,看见东方翼的时候,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直接就冲上去,哀求道。

“什么?”苏紫虞显得有些错愕。刚刚秦牧的意思,是不是说,夏天真被人带走了?可是……她的视线转向东方翼,充满了疑惑。而东方翼也表示不清楚。

“具体什么情况?”东方翼看着秦牧的样子,也隐隐有了些不安。

“属下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今天夏夏没有去公司,属下也去了夏夏的别墅,别墅的佣人说,早上没有看见夏夏出门,然而,当我们进入夏夏的房间的时候,也并未发现夏夏的踪迹。她……失踪了。”说道后面的时候,秦牧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心,有些说不出来的疼。这种感觉,和当初失去韩美瞳有的一比。

“行,我知道了。”东方翼点头,让秦牧带路,他们直接先去了清水涧,而后,在去了公司,在了解基本情况之后,东方翼明白,夏天真是被人绑架带走了。

原本,他还在和苏紫虞商量这个事情,却不想,自己这边还没有动手,那边,就已经有人开始实施了自己原本想要实施的计划?他看了苏紫虞一眼,然而让秦牧不要担心,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打电话来的。

整个天元集团的人,知道夏天真不见没有几个,所以,这边的一切都是正常运作,而唯一让他们觉得奇怪的就是,为什么,东方集团的总裁会出现在这边?而且,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严肃。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秦牧的担心,也越发的浓烈起来。他几次将视线转向东方翼,却在看到他严肃的表情的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去麻烦东方翼,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了。

苏紫虞全程跟在东方翼的身边,其实,她好像问,这件事情,会不会是他让人安排的,虽然,她也知道,东方翼今天一直忙着各种事情,尤其是,早上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一起去了学校。只不过,问一下,总觉得会安心一点,

东方翼似乎也看出苏紫虞想要问些什么,直接当着秦牧的面,说道:“确实,我有这个打算,但是,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派人着手去做。所以,现在肯定的就是,天真被人带走了。”只是,有一点,东方翼没有想明白的是,夏天真是如何被人带走的?竟然一点痕迹和动静都没有?

夏天真找到一个有靠背的地方,安静的坐着,她知道,如果说,有什么人对她不利的话,这个人,总会出现,她也不急着去逃跑或者是求救,毕竟,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时间。

而就在她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突然,大门被一道强而有力的气势给推开,接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便站在了她的面前,当看到她脸上不该有的恬静时,倒是微微一愣:“看来,你好像一点也不怕?”男人粗狂的声音说道。

“怕,你们就会放了我么?”男人摇头,“那就是啦,既然是这个样子,我怕与不怕,有什么区别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你们给我一个抓我来的理由。”夏天真淡淡的说着,眼睛却不闲下来,一直在打量着男人的表情。

“原本呢,这笔账是要和你父亲算的,不过,他命好,死的快,所以,如古话说的那般,父债子偿,你是他的女儿,所以,这个账,自然是落在你的头上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愤怒。

“什么意思?”夏天真有些不明白,看着那人,疑惑。其实,此刻,她更加疑惑的事,这个男人,是如何将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了?明明她是在别墅,别的不说,清水涧的治安,可是出了名的好,所以,最开始她父亲提议要装监控的时候,她选择拒绝。再说,想要从哪里将自己带出来,并不容易的。

“难道,你不觉得我眼熟?”男人看着夏天真,问道。

被他这么一说,夏天真倒是真的开始的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来,那眼熟……“你是保安刘叔?!”突然,夏天真喊道。声音中带着丝丝的惊喜与错愕。

当年,这个保安,是值守她那一代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没有任何理由。而今,倒是能够解释清楚,为什么自己被从别墅内带走,完全没有一点的动静了。

“还不错,夏小姐,你竟然还记得我?”对于夏天真能够将自己认出来,被称作刘叔的男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反倒是有了一丝丝的欣慰。

“当年是怎么回事?”此时的夏天真,完全不去管自己是不是被人限制了自由,是不是被人挟持,她关心的只是,这个叫做刘叔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还记得,以前有他在的时候,别墅周边的治安都是很好的,虽然,他离开之后,也没有有多坏。

“因为你的父亲,我失去了那一份工作,导致我如今,去哪里都没有办法找到好的工作,我的孩子,原本是可以在一所好的学校读书的,但是,因为我拿不出钱,我的孩子只能回到乡下去,而我的妻子,因为看我没有了收入,便在第二年的时候,选择和我离婚……”tqR1

“刘叔……”听着刘叔的话,夏天真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这件事情,和我的父亲有关?”这点,夏天真有点想不明白。

“你还记得你当时养的那只狗吗?”见夏天真点头,他续道:“要说,真的是特么的巧合,你样的那条狗失踪的当天,我正好在家里吃狗肉,而你父亲,则一口咬定,就是我将你养的那条狗给杀了炖了吃了。当时,我各种解释,完全没有办法让别人信服,最后的最后,我的领导,为了安抚你的父亲,毅然决然的让我离开了我的工作岗位,而从那个时候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去任何一家公司,都被告知,不能录用。”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和我同乡的朋友,他被录取,要知道,他的条件,还没有我一般好?我后来,几经周转打听,这才发现,原来,在我的履历表上面,赫然写着‘曾经伤害过主人的狗’,这句话,看上去,好像并没与什么,可是,对我一个找保安工作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你能够理解那种四处碰壁的感觉吗?”刘叔说道最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激动起来,快步走到夏天真的身边,一把控制住她的身体,“我多么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可以被你的父亲害的无处可去呢?原本,我的孩子,我的妻子,都是好好的在我的身边,但是,因为你的父亲,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我什么都没有了!”刘叔说道最后,几乎是咆哮出来的,遏制住夏天真的手,也下意识的收紧。

“刘叔,有话……话,我们好好说,武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夏天真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个早已经面目全非的刘叔,此时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她所认识的样子?

“好好说,当年,谁好好的听我说了?”刘叔的双目赤红,看上去,如地狱爬出来的恶魔,面目显得有些狰狞可怕。

“刘叔,你现在好好的说,我不是在听吗?”夏天真小心的呼吸着,似乎,怕自己的呼吸太重,瞬间就会刺激到这个几乎已经失去理智的男人了。明明刚刚都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夏天真倒是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去问,刘叔这样子做的目的是什么,不然,现在自己也不会处在这么一个危险的境地,不是吗?只可惜,有些事情,永远都没有让你后悔的机会。

“你少在这里和我说这些废话,你让你的父亲过来和我道歉,让他把我的妻子儿女还回来,听到没有!”刘叔是真的疯狂了,手中的力道,也变得越发的重了起来。

夏天真猛烈的咳嗽着,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一开始要找一个可以靠背的地方,坐下来?弄得现在,自己竟然处于无路可退的地步?难道,她就要这个样子离开人世,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听到秦牧和她说,他也喜欢着她这样子的话啊。

夏天真艰难的从最里面飞出一句话,“不……我……不想……死……”

刘叔看着她这个痛苦的样子,突然就大笑了起来,“一开始,我就应该这个样子对你的父亲,那样子的话,我的妻子儿女就不会离开我的。”刘叔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夏天真听着,只觉得眼前的视线越发的模糊起来,而那边,刘叔的笑容,也越发的诡异起来。

正文 番外18 害怕

如果说,一开始,夏天真不会觉得有所恐怖,可是,到了此时,她的内心,忽然就开始惊慌了起来。这样子的刘叔,是可怕的,也是令人心畏的。

“不要……不要……”夏天真惊慌的喊着。而刘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松了自己手中的力道,看着夏天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不行,就这个样子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刘叔说着,就直接后退了两步,整个人似乎也恢复了正常,看着夏天真,“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夏天真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完全不知道,现在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眼中露出疑惑的味道。

“问你呢,到底要吃什么?”刘叔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而夏天真确实是饿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她想了想,“我可以吃烧烤么?”也许,这个点,说吃这个很诡异,但是,如果说,就那么凑巧的被秦牧他们知道了,是不是就……她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丝期待。

如今,也不知道秦牧是不是知道自己失踪的事情,毕竟,昨天,他就那么离开了,一点留恋都没有,甚是决绝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都让夏天真觉得有些难受。她以为,他们这两个月的相处,多少都是明白对方的心意的,尤其是,她在秦牧的面前,从来都是那么明显的和他表示,她对他的心,可是,昨天……

“烧烤?”听到夏天真的话,刘叔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这个时间点,你要吃烧烤?”

“是的,原本,我今天就打算去吃烧烤的,可是,现在被你带到这里来了,我就吃不到了,我就……”

“行,我去给你买就是了。”刘叔说着,重新将大门关上,这里,瞬间再次陷入安静之中。看着已然离开的刘叔,夏天真稍微松了一口气,她不明白,刘叔对她的态度,有那么大的变化。突然,一个念头忽然就闪现在她的脑海中,难道说,刘叔已经处于精神不正常的状态了?

这个概念,让夏天真的心中,忽然就燃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天元集团,秦牧站在夏天真的办公室内,看着那些熟悉的摆件和陈设,心中想着曾经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虽然,没有惊心动魄的过往,却有着平淡中的幸福。夏天真和韩美瞳完全就是两个极端的女人,一个热闹一个安静。而当韩美瞳离开之后,他的世界,也渐渐归于平静。似乎,这样子的生活,他已经习惯。tqR1

然而,夏天真的出现,让他的生活,突然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的热闹,就好像会传染一样,在一点点的改变着他原本的生活,虽然,一开始,他是排斥和厌恶的,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他发现,如今的自己,好像,已经慢慢的习惯了她的存在。只不过,他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而已。

他如何看不出来,这个小丫头片子,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只是,在他的情感世界里面,这样的感情,是不被允许的,他不想耽误她的一生。

“秦助理,你不吃点东西吗?”眼看着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但是,秦牧将自己关在这个办公室内,一步未出,夏天真的秘书便推开门,问道。

“不想吃。”他回答的很直接。是的,不想吃,尤其是想到夏天真现在下落不明,心中就越发的难受。今天,东方翼在这边了解情况之后,便离开了。他便一个人留在这里,一点点的去感受着她留下的气息。忽然,心中的思念就好似野草一般,疯狂的吸收着他心中的空气,不过片刻的时间,就已经难受的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

如果说,昨天那个时候,他选择留下来,只是安静的告诉那个小丫头,他对她,其实,也是喜欢的,那么,这一刻,她是不是还能够安全的留在自己的身边,嬉戏打闹?然后嘟着一张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说道:“秦牧哥哥,我想吃烧烤,我想吃肉丸子,我想吃……”

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他一定会全部满足,一定会……

秘书站在门口,看了半天,见秦牧都没有了动静,这才悻悻的退了出去。

一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已经是傍晚时分,而那个所谓的绑匪,至今都没有打过电话或者发过信息,他依旧没有那个小丫头的任何信息。

夏天真的消失,让秦牧的心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他开始变得有些不修边幅。曾经帅气的他,似乎,随着夏天真的消失,而变得有些颓废沧桑起来。看着这样子的秦牧,苏紫虞的内心,闪过一丝难受。

“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吗?”苏紫虞看着秦牧,有些明知故问。她只是想让秦牧开口说说话。毕竟,从夏天真失踪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结果,秦牧也就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了。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阴沉恐怖的样子。

秦牧闻言,愣了一下,而后摇头。

“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起码,这就证明了,现在天真还好好的活着。”苏紫虞看着这样子的秦牧,就只能如此安慰。即便,她知道,现在,东方翼几乎已经发动了所有可用的力量去寻找,甚至说,警方那边也已经动作查找,然而,却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

她也想不明白,就这么大的一个T市,为什么找一个人,竟然那么难?

秦牧在听到“天真”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微微顿了一下,而后,才面无表情的拖着沉重的步子,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段时间的秦牧,整个人就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每天,早上早早的出门,然后,到了晚上,很晚才回来,一整天一整天的,不说话,不吃东西,本来就不胖的他,脸上几乎都出现凹陷的情况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浓重的黑眼圈,看上去,是那么的渗人。

看着这样子的秦牧,苏紫虞只是一阵难受。有那么些人,不动情的时候,冷若冰霜,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人能够走进他们的心中一般,然而,一旦动情了,那就是至死不渝的情感,也许,一开始的秦牧,是有所顾忌,可是,如今,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他的内心,怕是早已经疯狂了吧?

郊外的房子里面,依旧安静。可是,夏天真却开始不安起来。似乎,每一次这样的安静,都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恐惧。第一次,她是如此的惧怕安静。已经三天了,她在这个地方整整三天,而她,也吃了三天的烧烤,可是,却一旦消息都没有传出去,她还是被刘叔关在这个地方。

“你的烧烤。”刘叔说着,将烧烤放在夏天真的面前,然后转身出去。

看着地方放着的东西,夏天真第一次觉得,她吃烧烤吃怕了。一个正常的人,天天吃,如何能够承受这样子的火气?可是,这是她唯一能够用的传递消息的方法。

这三天的时间,她心中燃起来的希望,正在一点点消散,她好担心,当自己所有的希望都用完的时候,她都还在这个地方。

天,再一次黑了下来,她忽然就有些害怕这样子的孤单。曾经的她,以为孤单才是最幸福的事情,然而,在这里的三天,她尝够了这样的孤单,总是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还有那未知的恐惧。

“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苏紫虞看见东方翼,快步走到他的面前,问道。其实,在自己还没有问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的,毕竟,东方翼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没有,这个人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找遍了整个T市,都没有。”东方翼摇头,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遇到这样子的事情。毕竟,他都已经动用了在欧阳泽手中的力量了,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忽然就觉得,自己竟然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会不会人已经被带出了T市?”这是苏紫虞唯一能够想到的事情。

“带着一个人走,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不用车子是不实际的,而且,我们的人和警方的人,都是在第一时间,将各个出口封锁,想要出去,简直是插翅难飞。”这点,东方翼一开始也想过,但是,却是行不通的,毕竟,带着一个人,不管带着夏天真的是几个人。

“难道说,还在这个城市吗?”苏紫虞有些丧气的说着,她想不明白,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消失了?而且,一点痕迹都没有,就好像,这个人完全不存在一般。她说着,抬头看了看秦牧的房间,“秦牧还是那个样子,不说话,在这样子下去,还没有找到天真,他怕是都……”

正文 番外19 一动情要命的节奏

“行吧,我过去看一看。”东方翼点头,而后轻轻拍了拍苏紫虞的手,示意她放宽心,“只要人还活着,就已经有办法找出来的。”

推开门的一瞬间,东方翼都被里面的场景给吓到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秦牧也有这么悲伤的时刻。整个房间,杂乱无章的丢弃着酒瓶子,而秦牧整个人则坐在酒瓶子中间,一口一口的灌着自己酒。当看到东方翼走进来的时候,眼神微微亮了一下,而后,再次恢复暗淡。

“秦牧,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东方翼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但是,却让人无意中感受到一种恐惧。

秦牧没有说话。他也知道,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完全就是自找的,如果不是他那天那么决绝,怎么会有现在的这个事情?他……这些天,每天都活在自己的痛苦中,他白天努力的寻找着夏天真的下落,晚上,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喝着酒,似乎,这一天天的也就这么过着。而心中的懊恼,也随着时间,越发的浓烈起来。

“既然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为什么一开始,你那么强硬的态度拒绝了天真?”东方翼似乎是故意的,踩着秦牧的痛处,狠狠的说着,他要这个男人,看到他自己的过错,也让他明白,感情,永远都是没有什么对与错,年龄的差距,有的,只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已。

“BOSS……”秦牧突然开口,声音沙哑的好像是被沙子磨过一般,给人的感觉就是,沉重而破旧。

“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好好地将你自己打理清楚了,免得把天真找回来的时候,你自己却病倒了或者因为这个邋遢的样子,让天真嫌弃。”东方翼说着,一脸纠结的看着秦牧,他还从来不知道,原来,秦牧不修边幅的样子,竟然是这么可怕的。

所以说,男人不动情则已,一动情,就是要命的节奏。

第四天,天微亮,秦牧便已经起来,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都震惊了好半天,这……个人……是自己?胡子拉碴一大把,甚至说,脸上也没有一丝丝的表情,眼袋深到都有些吓人。他……错愕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些回不过神来,曾经,在韩美瞳离开的时候,他选择封存了自己的记忆,所以,那个时候的自己,即便是再难受,他都表现的好像完全不在乎了一般。

而如今,夏天真的消失,他却无法将那些相处的点点滴滴全部隐藏起来,他只能让自己的思念,一点点的发酵,一点点的扩大,直到今天,完全掩盖了自己。

浴室内,水声哗啦啦的响着,再出来的时候,秦牧已然不是刚刚的自己,他将自己收拾的妥妥荡荡的,看上去,也精神了很多,虽然,脸颊处,已然可能看出凹陷的曲线。

“少奶奶早。”秦牧的声音,依旧沙哑的眼中,但是,却比昨天晚上似乎好了一点,苏紫虞看见他的时候,整个人都错愕了好一会,确认是秦牧,这才笑着点头,“果然,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是不一样了。”tqR1

“谢谢少奶奶。”秦牧点头,似乎又变回了那个面无表情的他,说话做事,都带着一丝丝的严谨与一丝不苟的味道。

“你一会要去哪里?”苏紫虞的内心,有那么些担忧,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秦牧,她反而担心起来。

“属下回去天元集团,这些天,夏夏不在,公司还是需要正常运转,属下对那边的业务,还是很熟悉的,所以,在夏夏不在的日子里面,属下要好好的将那边打理好,这样子的话,夏夏回来的话,就可以轻松的接手公司的事情了。”秦牧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说这些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在陈述一份简报一般的平淡。

苏紫虞点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毕竟,天元集团的事情,确实也需要打理,“那你自己要多加注意,毕竟,工作的事情重要,你自己的身体,也很重要。”良久,苏紫虞只好说这些话,心中,却有些微微的发疼。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

秦牧点头,直接向着大门的位置而去。从今天开始,他要努力的寻找夏天真,还要好好的帮她打理那家公司,他不能让那下丫头片子被人带走的时候,还要担心她的公司。

时间,就好像流水一般,瞬间就滑过指尖。在这个地方,夏天真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日子的,这知道,每天,她看到的都是刘叔一脸阴沉的走进来,而后,对着她一顿折磨,忽然就会变得很体贴起来,会问自己想要吃什么,又想要些什么。

“我想要自由,可以吗?”也许,是烧烤吃的太过了,夏天真的声音也有了些沙哑,干干的,特别的难受。她很努力的吞咽着口水,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稍微好一点。

“除了这个。”刘叔连带微笑的说道。

“那我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了。”夏天真摇头,从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渐渐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那就是,刘叔的精神似乎有些不大正常,就比如,他会突然大发雷霆,冲着自己各种折磨,可是,也不过顷刻间的时间,他又会变得好似隔壁大叔般的温情,对着自己各种驱寒温暖。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刘叔,她都讨厌。

她想要自己的自由,她想要见到她的秦牧哥哥,她想要从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鬼地方走出去,见一见外面的阳光,她好担心,在这样子下去,自己就会这么死掉,然后,永远都没有办法再见到她的秦牧哥哥。

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了,她送出去的那些消息,都无人发现。虽然,她也知道,这些事情,是那么的平常而不奇怪,可是,要是被秦牧知道的话,他多少会有些怀疑的,不是吗?可是……夏天真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从自己消失到现在,秦牧甚至可能都不曾发现,或者说,他完全不关心?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夏天真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惊得刘叔快步来到她的面前,从自己的身上一把扯下一块衣角,便狠狠的塞在了夏天真的口中,一股汗臭的味道,瞬间,就涌入她的口腔鼻腔,令人忍不住的作呕。

“你安静一点,听到没有?”刘叔的视线在周围扫视了一圈之后,说道。

心中难受的感觉,空中的异味,让夏天真不得不点头,而刘叔看着她的眼神,再次确认,在确定夏天真不会在喊叫的时候,这才上前,将那一片衣角抽了出来,看着她:“我可以给你任何的东西,但是,前提是你要乖乖的在这里,知道吗?”

夏天真忍着眼泪,点头。可是,她的内心,却忽然又了一个怀疑,那就是,她是不是并没有被刘叔带得太远,或者说,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只要有声响,是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有了这个想法,让夏天真的心,忽然就定了不少。

“刘叔,我想吃烧烤。”似乎,她还在坚持,她始终不愿意相信,秦牧会没有注意到她的失踪,对秦牧,始终抱着大大的希望。

“还吃?”刘叔显得很是诧异,“你知道你吃了多少天的烧烤了?而且,每次都是这个点?现在才十点多而已。”刘叔不解的摇头。

“恩,我还是想吃,你去买的那家,我觉得好吃,所以,刘叔,麻烦你还是帮我买点回来,好不好?”夏天真很肯定的点头,始终,对秦牧抱着希望。

刘叔再次打量着夏天真,“该不是,你有什么阴谋吗?”突然,刘叔像是意识到什么问题一般,盯着夏天真一直看,看的夏天真都有些心虚起来。

“怎么可能呢?我要是有阴谋的话,那现在怎么可能还是在这个地方?”夏天真摇头,不住的摇头,她很努力的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这才说道。

而刘叔呢,看了好半天,也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这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见刘叔离开,夏天真便很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小心的跳动着,似乎,是想要从门缝里面看到外面,她想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刚刚刘叔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担忧,始终让她对自己所处的位置,有了些期待。毕竟,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被关在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所以,她一直都安安静静的。

可是,现在她却安静不下来,要想出去,她自己还是要想办法的。毕竟,用烧烤传递消息出去这个方法,始终还是比较有限的,尤其是,她都走不知道,秦牧,是不是也在找着自己。

然而,当她刚刚靠近门边的时候,刘叔突然就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她躲在门背后的样子,顿时来了火,上前狠狠地将她往后面一推,一个耳光便狠狠的打在了夏天真的脸上,“原来,你还是想要逃?”语气中,满是愤怒。

正文 番外20 很恐怖的女人

“不要,刘叔,我只是……只是……”夏天真一边躲着一边喊着,而后,话还没有说完,刘叔的那一块衣角就已经塞到了她的口中,浓重的味道,再次袭击了夏天真的口腔。她错愕,接着,刘叔似乎是在找什么,左右看了好一会,这才在地上找到了一条绳子,三下五除二便将夏天真困得一个结实。丢在一个距离门最远的距离。

“我看你还怎么逃跑。”说着,脸色渐渐恢复平静,看着夏天真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刘叔的语气,顿时柔和起来,“都说了,你要乖乖的,这样子,我才能够放心,你难道不知道吗?”

夏天真点头,很努力的点头。

“可是,刚刚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所以,天真,现在你变成这个样子,可怪不得我。”说着,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你在这里等着我哈,我去帮你买烧烤。”说完,快步走到门边,似乎是担心自己捆的不够结实一般,再次回到夏天真的身边,再三确认之后,这才离开。

门,再次无情的被关上,而夏天真已然处于无法动弹的状态。她突然就有些懊恼,为什么刚刚就那么心急?

转眼,已经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寻找夏天真的警方和东方翼这边的人,依旧是半点进展都没有,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目前还没有接到有女尸的事情,所以,夏天真应该还是活着的。只是,他们不明白,带走夏天真的人,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如果说,是为了钱,那么,早就应该打电话过来要赎金了,不是吗?

然而,这都半个月的时间了,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好像,那些人将夏天真绑走,完全就是为了好玩一般。

“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欧阳泽也在纠结这个事情。原本,在接到东方翼消息的时候,他还打着包票说,最多两天就可以将人找出来,然而……

“行,我知道了。”东方翼点头,欧阳泽他们有多努力在寻找,这些,他都看的真切,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这件事情,至今没有任何的头绪,甚至说,从吴妈那边,也得不到任何的消息。她只知道,那天,夏天真并没有出门。而家里面唯一开着的就是那一扇窗户。

秦牧在天元集团的办公室内处理着文件,这些,原本都是夏天真的工作,可是,如今,她不在了,他就知道代劳。这才发现,好像,夏天真那个小丫头片子,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天真可爱,对于工作的事情,她处理的一直都很井井有条,甚至说,他第一次看到她签的那些文件,都是被她再三确认之后的。

她……也算得上是一个女强人呀,只不过,在自己的面前,倒好像成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一般。这样的她,让秦牧心中越发的产生了怜惜,他的心中,还是有着那个小丫头片子的。

“秦助理,到时间吃饭了。”秘书看着秦牧,冷毅的脸上,写着浓重的疲惫。夏天真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面,那些董事会的人,几乎每天都会过来闹腾一下,毕竟,在他们眼中,一开始被一个小丫头主宰一切,就有些不爽,可是,奈何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柔柔软软的样子,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他们也只好安安静静的待着。

然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外人掌控着公司的大局,他们自然是有些看不下去的。虽然说,秦牧给他们的理由是,夏天真病重,在医院需要静养,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他来处理。可是,这些话,应付一两天还好说,可是,如今,都半个月的时间了,如何还能够应付的过去。好在,有东方翼的人在,多少能够控制一下局面。

“行,我知道了。”秦牧点头,看着秘书,“那些董事,还在吗?”

“已经回去了,他们都是,到了饭点就会回去吃饭,然而,到了上班的点才回出现的。”秘书耸耸肩,“那些董事,就是故意看着总裁不在而来闹事的,要是等他们知道总裁回来的话,看他们谁还敢造次?”tqR1

“难道说,夏夏在你们眼中,是一个很恐怖的女人?”秦牧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一样的话语,抬头,看着她,问道。

“其实,也不算吧。”秘书摇头,“只不过,总裁是有这样子的魄力,她一个人完全可以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甚至说,要是她见到那些董事闹事,那真的是分分钟会将他们手中的股份购买走,让他们滚蛋的。她现在之所以不这样子做,完全是因为看在之前夏总的份上。”

听着秘书的这个话,秦牧错愕,越发的觉得,夏天真并不是他看到的那般天真了。

见秦牧不在说话,秘书退下。站在天元集团总裁办公室内,俯瞰着下面的一切,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很美好。只不过,那个小丫头……不知道为什么,秦牧的脑海中,突然就闪现了那一次那个小丫头嘟着嘴和自己说要吃烧烤的样子,嘴角,不由得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

他一把抓过桌子上的钥匙,直奔车库。他突然也好像尝一下那日的烧烤。

车子快速的在马路上行驶,很快,便到了江边的一家烧烤档,看见那个老板正在忙活,他好奇的上前,“现在,都是这个点开门的?”

“好久不见了。”老板似乎还记得秦牧,毕竟,穿着西装革履的人过来买烧烤,而且,还是这个点的人,其实真的不多,更何况,秦牧的长相,也不是那种能够轻易遗忘的。

“给我来一份上次的那些吧。”既然老板还记得自己,秦牧也就没有多说,只是看着一旁坐着的刘叔,问道:“哪一位是……”

“哦,是一位客人。”老板一边忙活着,一边说道,“我还真的要感谢你呢,自从你上次来过我的店里之后啊,我几乎每天这个点都是有生意的,你看看,就是那边那位大哥,也不知道家里面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是天天吵着要吃呢。”老板说着,喜笑颜开,“虽然说,每一次买的东西不多,可是,人家喜欢,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你说是吧?”

老板说完,就将刘叔需要的烧烤打包好,交到刘叔的手上,转身再次来到烧烤架边上,“先生,你稍微等下哈。”

秦牧点头,看着已然提着东西离开的刘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忽然在想,这个人和那个小丫头片子消失会不会有关系?这么想着,他的步子也就跟着往那边移动。

“先生,你去什么地方?”老板拿着东西从店内走了出来,看到的就是秦牧已然上车的样子,不有的出声问道。

“老板,先帮我烤着,我一会过来。”秦牧说完,就直接开着车子走了出去。

刘叔似乎感觉有什么人跟在自己的身后,可是,回头,就没有看到。他有些疑惑,“难道是疑心病又犯了?”可是,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却是那么强烈的存在着。他快速的走进一家店,然后点了一份快餐,坐下来吃。当感觉那股视线消失之后,这才重新回到人群,左顾右盼了一圈之后,这才重新向着关着夏天真的地方而去。

原本,秦牧是想在这里等着的,可是,突然接到秘书的电话,说那些董事又出来闹腾,而且,还是趁着大家休息的时间,秦牧一急,转身就开着车子回到了天元集团。

而那一群董事,早已经在现场闹事,看见秦牧的出现,一个个脸上带着不爽:“天真那个孩子呢?要是今天见不到她,我们这些人,有权利重新将公司的股份惊进行划分,还有,这个执行总裁,也是时候坏人了。总泵你让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接手吧?”其中一个年老一点的董事,盯着秦牧,狠狠的说道。

他们今天就是故意趁着那些人在休息,这才闯进来的。毕竟,这么多天了,要是夏天真那丫头还在的话,肯定已经出面,不可能和现在一样,毫无声息。

“你们确定,要这样子做?”秦牧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怒意,毕竟,这些人,没有太大的把握,看着秦牧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也不太敢造次,尤其是,秦牧的背后,是什么人,他们都清楚。

“秦助理,我们也不过就是想要确认一下,天真的安危而已。你也知道,最开始的时候,那个蒋羽珊可是也来过一招,让我们可受了些罪,当然,我们也不是怀疑你就是想要夺权,但是,毕竟,天真才是公司的总裁,有些事情,她没有出面说明,我们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忧的,尤其是,你也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年老的董事,客气的说着,然而,话中的意思,确实一点都不客气。

这点,秦牧自然听得出来,可是,此时,他不能有任何的退缩,不然,等那个丫头回来了,面对的是自己的公司不见了,他要如何和那个小丫头交代呀?

正文 番外21 心动了的表现

“是,你们的意思,我理解,可是,我现在想说的是,夏夏现在需要静养,你们这一群人出现,如何能够让她静养,还是说,你们是想趁机,将天元集团控制权夺走?”有些话,明着说和暗着说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今,秦牧要是将这个话题挑明了,那些董事,多多少少回顾及一点面子,尤其是,此时的他们,还不太敢真的将这件事情闹大。

“秦助理,你这样子说话,可就不对了。”年老一点的董事,脸上微微闪过尴尬。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秦牧会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出这个事情。一时之间,整个人都有些纠结起来。

“难道说,我说的还不对?”秦牧的态度,有些强硬,盯着那个老董事,“你们对夏夏的关心,我能够理解,可是,也请你们稍加体谅一下,如今的夏夏,是真的不方便出来见你们。”

“我们大家都是关心天真那个孩子,我们怎么可能……可能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站在老董事身后的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董事,走了出来,说道。

“既然你们大家这么想要见到夏夏,行,晚点的时候,我这边安排你们过去看一下,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们最好请两个代表出来,毕竟,医院那个地方,容不下你们这么多的人,而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夏夏需要静养。”秦牧冷静的说着,脑海中却在快速的运转着,此时,也只能让谁去顶替一下夏夏了。

听到秦牧这个话,年轻一点的董事点头,“这个可以,但是,我们现在就要过去。”说着,转头看向那个年老的董事,“既然今天这件事情,是我们两个人带头的,那么,干脆就我们两个人作为代表,如何?”

“我是没有意见。”年老的董事,跟着点头,然后,他们便直接和前来的几个人一起说了说,之后,回头看着秦牧:“那现在走,可是方便?”

秦牧点头,“我先进办公室拿个东西,可方便吧?”在场的几个人点头,而秦牧在那个时候,快速的给东方翼发了一条短信,就三个字“要入院”,便转身回到众人面前。

车子一路行驶,直接来到了楚夜宸的医院,他如今已经重新将楚氏医院收购了回来。

“这边就是夏夏所休养的医院。”秦牧介绍着,便带着两个董事进入了医院。而两个董事相互看了一眼对方,心中,忽然有些担忧起来。毕竟,夏天真在他们眼中,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是她一旦发现了今天“逼宫”事件的话,那……

不过,转头一想,反正他们也是打着过来探望病情的名义,所以,只要一会见到夏天真本人,那么,他们在好声好气的和秦牧说说,应该问题是不大的。

护士带着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指着躺在床上休息的人:“那一位便是夏天真患者,她刚刚睡着,你们要是想要进去看的话,可能需要等她苏醒过来。毕竟,夏天真患者的脾气,不是很好。”护士说着,有些咋舌的样子。

而他们这些董事哪里知道这些,一个个的趴在门上的玻璃上面看向里面,“确实,从背影看上去,是天真那孩子。”年老一点的董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些话说了出来,当年轻一点的董事,一哥手掌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这才惊慌的回头,看着秦牧,显得异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