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上 作者:秋夜雨寒【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秋夜雨寒       
【正文】
第 1 卷
第1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1
是个寂寞的夜晚,安静的让人心慌。
岳晴梅看着窗外的月,月光如水,心情凉凉的就如窗外的夜意。她神情恍惚,望着窗外,不知望到了哪里,似乎直直的看到遥远的天尽头。“他,应该23岁了吧?已经13年了,整整13年,没有见过他啦!不知,他是否还是旧时模样?”
“师父,您如此想念,为何不去看看呢?”是个平静的声音,柔柔的,淡淡的,有些许不解,也有几分怜惜。
“当年,他的父亲用剑逼我离开,我就发誓再也不踏入‘傲林山庄’半步,当日我自悬崖上跌落,悬挂在一根松树枝上,幸亏你的师祖路过,救了我,如今在世人眼中,当年的岳晴梅已经被休出了家门,坠入悬崖死不见尸,哪里还会有人关心我的生死?”岳晴梅淡淡的一笑,眼中尽是无奈和悲伤,当年情浓今日竟只是一个可叹。
“难道,他就从未寻找过您吗?”依然是那个轻轻的声音。烛光中隐约可见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着一件素白的裙衫,青丝如瀑。
岳晴梅苦笑了一下,呆呆的看着窗外,好半天没有吭声,仿佛痴了。
年轻女子安静的等着。
“初时,我也曾抱着幻想,十几载的情义难道真的就如此忘在脑后了不成?!你师祖曾骂我痴傻,为了那样一个人背叛了师门,嫁了休了不过十载的光阴,还不死心。她说给我一年时间,若是他肯找来,就不念旧事放我回去随他,若是一年之内不见他有任何举动,就不许我再离开‘茗苑’半步。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找我,不足一月,他就把莫姑娘娶进了家门,为师真是羞于见人,所以就再也不曾离开此地半步,除了偶尔到山中采药。后来就‘拣’到了失足落入山崖的你,幸好你就住在离此处不远的叶王府,可以常常来此与我做伴。”
“凡儿随师父也有十年光阴了吧,真是弹指间呀。”素衣少女静静的一笑,淡淡的说。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岳晴梅微微一笑,“那时你还只是个八九岁的小丫头,贪玩不小心掉入了悬崖,正巧为师外出采药,见你昏迷在地上,救了你回来。也算咱们师徒有缘。”
真的是不小心坠入悬崖吗?
叶凡安静的站在那,静静的想着,那一幕,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两个玩耍的小孩子,其中一个就是所谓的‘自己’,另一个是个年纪相妨的小姑娘,如今的所谓的‘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叶芯。一个漂亮可爱的,有些任性、刁蛮的小姑娘。
两个小姑娘一起玩着。
叶芯喊:“姐姐,快来看,那儿是个什么东西?”
叶凡好奇,跑过去,站在山崖的边上,看不到什么东西,有些不解的转头问:“妹妹,有什么呀?我怎么看不到?”
“你再看看。”叶芯笑着说,笑得好像商店里卖的水果糖,那时看到这一切的叶凡,觉得这个小姑娘长得好可爱,甜得想让人上去抱着亲一下。
另一个叶凡,那个小小的八九岁的小叶凡,真的转身仔细去看,却觉得有人推了自己一下,甜甜的、软软的声音在说:“姐姐,你若是看不到,就下去看看好啦。”
然后,小小的叶凡就失足落入了悬崖。像一片树叶,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甚至没有惊动附近的奴仆。
再然后,是那个小小的甜美的小姑娘叶芯,一迭连声的高声惊呼,嚷着:“姐姐掉下去了!姐姐掉下去了!——”
那是小叶凡最后的记忆,也是叶凡最后的记忆。
小叶凡是被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推入的悬崖。而自己,却是自己心甘情愿跳下去的,她是真的不想活了,活得够够的了。
只是,小叶凡死了,她,叶凡,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却活了下来,灵魂安静的附在了善良单纯的小叶凡身上。以她的身份在这个陌生的朝代里活了足足十年时间,从小叶凡坠入悬崖时的八九岁的小姑长到了现在的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这个年纪正好是她自己寻死的时间。
“凡儿,想什么呢?如此出神?”岳晴梅轻轻碰了一下叶凡,关心的问。
叶凡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静静的说:“没什么,只是突然间有些走神。师父,您说。”
岳晴梅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怜惜,这个小丫头,怕是仍然未从当年坠崖的恐惧中逃出来。也难怪,一个不过八九岁的小姑娘,突然从万丈高处掉入深不见底的悬崖里,自然是恐慌的,万幸的是,这个小姑娘命大,竟然只是昏迷,连点个皮外伤都没有,救回来,休息了个把时辰竟然就苏醒过来了。
“若说起来,你真是幸运的很,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竟然一点外伤也没有,只是昏迷了个把时辰,连你师祖都说你绝非凡俗之人,起了个凡字做名字,真是委屈你了。”岳晴梅微笑着说,看着面前的叶凡,从八九岁的小姑娘,长成如今明眸皓齿的大姑娘,好像就是眨眼的功夫。
叶凡淡淡的笑了笑,是啊,她也觉得奇怪的很,怎么可以从现代跑到古代来,而且还好好的活下来,虽然是从八九岁重新长了十年时间,但,想想,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可以放开现代的叶凡所有的委屈不堪,活成如此备受宠爱的叶府千金小姐,有着秀丽的外貌,有着良好的家世,有着锦绣的未来,比起现代的自己,已经幸运到不敢想像的地步。
“听说,你父亲要为你们姐妹三人选婿?”岳晴梅关心的问。
叶凡点了点头,静静的说:“是的,如今我们姐妹三人都已是应该出阁的年纪,自然是要二老操些心费些神。”
“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夫君?”岳睛梅调侃的问。
叶凡微笑着说:“自然是想找一个对凡儿一心一意的人。”
岳晴梅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徒儿,一个从来安静少语,似乎有心事不能放下的女子,但却聪明、内敛、清丽、温和,看到她,就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个年少单纯的女子,遇到了那个男人,一见倾心,嫁了,爱了,却落了个休了、弃了的下场。
“师父希望你能有个最好的归宿。”岳晴梅轻轻的说,却又轻轻叹了口气,以叶凡的家世、容貌,选个出色的夫婿绝对不是个难事,可,选个真心实意的男子,又能有几分把握?
“谢谢师父。”叶凡突然有些出神,愣了一下,又略有几分忧伤的说,“希望可以如师父所愿。只是,凡儿也知,以凡儿的家世,外貌,若要寻个富贵人家,绝非难事,但若是想要寻个真心实意的男子相伴一生,却是敢想难成的念头。”
第2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2
叶王府,灯火通明。
京城第一首富,朝中第一重臣,手握兵权,坐拥良田,热闹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如今三个宝贝女儿都要选婿,更是引得有心之人蜂拥而至。
叶茗、叶凡、叶芯,叶王府三位千金。大小姐端庄沉稳、二小姐恬静清秀、三小姐活泼娇美。个个都是京中数一数二的美女。
三姐妹同年出生,是叶王爷一妻二妾同年所生。
今天,尤其热闹。武林第一庄,傲林山庄也为少庄主林希晨提亲来了。林希晨,傲林山庄唯一的少庄主,年纪不过二十二三,江湖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英俊而风流,不知多少少女视他为心中唯一。他武艺高超,风流倜傥,若论名声,邪字在前,若论为人,到无人可以具体评论。
叶凡回到叶王府的时候,特意避开前门,绕道走了后偏门。隐约听得有人说话,立刻闪身躲进路旁假山后,她随岳晴梅学艺,除了她自己,连贴身的丫头小莲都不晓得。
众人眼中的她,就只是一个叶王府安静的千金小姐,多才多艺也不过是在琴棋书画以及女红上。
“奴才替少主子看过了。大小姐是个端庄守礼之人,是叶王爷偏房徐氏所生;二小姐安静不喜热闹,是叶王爷正房蓝氏所生;三小姐是叶王爷宠妾李氏所生,生性活泼,容貌娇美。”
“哼。”一个声音懒洋洋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耐烦的说,“如此无趣的事,亏爹想得出来,不过是些个愚笨无趣的富家女子,看着如花朵般娇嫩,其实不过是些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实话说吧,我根本就不想娶,你替我找些个理由推辞掉就好了。听说,这儿有处酒家的酒甚是有名,我先去尝尝啦。”
“少主子,您莫要——”
声音尚在耳边,好像那人已经离开了。
叶凡刚要动,觉得有些不对,立刻停下身子,整个人僵硬的站着,呼吸也变得有些仓促。
“你是谁?躲在这儿做什么?”一个声音冷冷的问,一个挺拔的身影遮住所有光线,假山后突然间变得更加阴冷起来。
叶凡的脑子里转了千百回,此地无银三百两,傻事最好不要做,只凭这人的身手,绝非是个普通之人,她最好不要多事。
“我是这叶王府里的人。”叶凡指了指叶王府的后偏门,低声,故意有些紧张的解释,“刚刚走到这儿,隐约看到前面有两位男子在讲话,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怕人看到说些无谓的闲话,所以急忙躲到假山后面,并没打算做什么。原想等二位离开后再回府,不想,还是被你给发现了。你是什么人呢?怎么会在叶王府的后院墙外?”
林希晨冷冷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素衣,素颜,应该是叶王府的奴婢。如此说,这叶王府还是有些根底,一个奴婢讲话都如此有理有据,虽然略显慌张,但较之其他富贵人家的奴婢已是好上千百倍。
“哼,不过是一个王府的后院墙外,就允不得外人走动吗?”林希晨冷冷的嘲讽,“也太高看你们叶王府了吧。”
叶凡不吭声,不知为什么,这个人的声音让她心中极不舒服,这声音里,总有些她莫名熟悉的成份,男中音,磁性,调侃,不屑,甚至冷漠,都是她曾经数万次经历过面对过的,至今不能忘。
“抬起头来我瞧瞧。”林希晨突然说。
叶凡心不甘情不愿的抬起头,看到面前的人。人,整个的呆了呆,不是相貌,而是神态,酷似着一个人,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发誓生生世世都不愿再想起的一个人。
“你瞪着我干嘛?是我多个鼻子多张嘴呀?还是长了三只眼?”林希晨不耐烦的说,被女人看烦了,多少个女人这样看着他,已经看得让他麻木不仁啦。
“都不是。你长得很帅,但,我很讨厌你!”叶凡真是恨透了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脱口而出。
林希晨一挑眉,有趣,竟然有女人敢当着他的面说讨厌他,生平第一次。他微眯起眼,像只危险的猎豹,盯着面前的猎物,有一种血腥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叶凡感知到了危险,聪明的闭上了嘴。其实,她厌恶的并不是面前的这个人,而是与这个人神似的一个人。
十年的时间,熟悉了这个朝代的所有,而她生命中还有着做为现代人十七八年的人生记忆。那个人生记忆是不开心的,灰暗的,让她巴不得快点忘记的。
“叶王府的人到都有些嘴尖牙利。”林希晨冷冰冰的说,他讨厌聪明的女人,尤其是自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女人。
在暗暗的光线下,看不清叶凡的面容,隐约觉得线条还是蛮柔和的,应该是个温驯的女子,可眼神在暗色中仍然是觉得忧郁而凌利。这个奴婢到真不是看起来如此的平凡。
叶凡还是不吭声,现在说什么都是错,而且解释只会越解释越糟糕。
林希晨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到是聪明,知道保持沉默。他突然来了兴致,难得会有女人让他不特别讨厌,一个人喝酒是喝,两个人喝酒也是喝,况且这个女人也算是秀色可餐,或许可以免了无聊。
“丫头,陪我去喝杯酒如何?”
叶凡差点一巴掌打到面前这个自信满满的男人脸上,如此可恶,真当自己是天下无双不成?!但转念一想,竟然微笑着,爽快的答应下来。“好啊。此处的望天酒家的酒是京城最最出名的,若是喜欢饮酒,那儿必是首选。”
林希晨一愣,这丫头到是奇怪的紧,一个柔弱女子,如此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本就是奇怪了,见了他这个陌生的男人,竟然还能够坦然面对,就更是奇怪了。
“好,爽快,那么我们现在就走。”林希晨将疑惑放在心底,面上带笑,眼里却藏着审视,调笑道,“若是我拐了你如何?”
叶凡心中恼怒的很,但面上却微笑,淡淡的说:“若说拐,难说谁拐了谁。你应当是来叶王府提亲的吧?总归是要娶一个的,若是真拐了,我就嫁了,如何?”
林希晨差点没愣过去,看着叶凡,嘲讽的说:“你当我是个女人就会娶吗?既然要娶,也要娶个有用的,像你这样的小角色,叶王府的一个小奴才,让你陪我喝酒那也是一时高兴,若论起来,怕是你和我说话都不配!”
叶凡心中一疼,如此像,那个人也曾经这样站在她面前,毫不留情的说出冷得可以杀死她的话,“你一个如此平庸的人,我只不过是觉得无聊玩个小游戏,你还真当了真,不觉得太可笑了吗?!”这句话让她生了求死的心,真心付出,竟不过是人家无聊时玩的一个游戏,她真是无颜面对众人,所以求死。如今想,死了还真是便宜那个人了,省得他还要想办法解决她这个‘麻烦’。
“走还是不走!”林希晨不耐烦的问。
“走!”叶凡冷静的说,如今,她有自信心可以面对这所有的侮辱,真当‘叶王府’三个字是吃素的吗?若真是如此不堪,他何必来提亲,真当自己是天下无双,叶王府的人非他不嫁不成?
林希晨轻蔑的说:“也不过如此。”
叶凡心中骂了他千百遍的‘混蛋’,脸上却毫无表情,声调平平的说:“若和你治气我就是傻瓜,哪里会有人和傻瓜生气的?望天酒家的酒是好的,若是真怕了你,到可惜了那些酒啦。”
林希晨一愣,下意识的反问:“你骂我是傻瓜?”
叶凡没吭声。
第3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3
望天酒家。京城最繁华的酒家。
选了个安静的靠窗的位置坐下,叶凡随意点了几样这儿的招牌菜,要了一壶好酒,看着林希晨,说:“如何称呼?”
“林希晨。”林希晨淡淡的说,看着叶凡。
要死!叶凡心里痛骂一声,不仅神似,连名字也是一样的!怎么可能如此倒霉,莫名其妙跑到了古代,竟然还莫名其妙遇到了和那个人名字一样,神情神态神似的家伙!她咬着牙,硬生生咽下厌恶,努力平静的说:“好,充满希望的早晨。名字不错。”
“名字好不好,与你无关。你应该称呼我林公子吧?难道叶王府的人都是如此厚颜无耻吗?”林希晨冷冷的说,“像你这样女人我还真是见怪不怪啦,但是,别扫了我喝酒的兴。”
“你放心,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想着寄希望在你身上!”叶凡差点站起身就走,咬咬牙又忍住了,恨恨的说。
“好!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天下女人都死绝了,我林希晨也不会娶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林希晨也同样一本正经的说。
叶凡简直要气疯了。现代的林希晨万分可恶!古代的林希晨可恶万分!看来人要真是有前生今生来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坏之分,坏人肯定还是坏人,好人自然还是好人。她倒了杯酒,一口喝下,放下酒杯,再倒上一杯,依然是一口喝下,正准备要倒第三杯。
“姑娘好酒量。”有人温和的说,声音清晰稳重。【甜梦文,tianmengwenba,看书首选网站!】“只是酒伤人身,且是冷酒,莫要喝得如此着急。”
叶凡侧头寻声望去,邻桌坐着一位年轻的公子,素衣锦衫,剑眉朗目,生得气宇轩昂,应该是位官家的公子哥。
叶凡笑了笑,其实她并不善饮酒,只是跟着岳晴梅学艺时,师父不开心的时候常常会饮上一两杯酒,她常常会陪着喝上一小杯,时间一长,就可以喝上一些。今日是生气,若是不生气,也不会一口气连饮下两杯酒啦。“谢谢。”
“你劝她做甚,我正要瞧瞧这丫头能疯到何种程度。”林希晨不解气的说,心里到有些奇怪,面前这丫头不过平常人一个,竟然还有人会注意到她。仔细瞧了瞧,面前的女子,年纪不大,脸上尚带稚气之色,肤如凝脂,眉清目秀,生得到是不丑。
“何必为难她,看她模样,不过是哪家的奴婢,年纪不大,让你吓得都不知如何是好啦。”与那素衣锦衫的公子坐一桌的另一位男子,笑着打趣。
林希晨一笑,忽然故意的说:“虽说是个奴婢,但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奴婢,这个小丫头来头可不小,她可是叶王府的奴婢。”
“叶王府的奴婢?”说话的人一愣,仔细瞧了瞧叶凡,酒家的烛火亮如白昼,明亮光线下,看得见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青丝如瀑,肤洁如玉,秀眉轻蹙,一双眼安静深邃,如同古潭深井,望不到底。穿一件淡素的衣衫,几乎没有什么装饰。
若看打扮应该是个奴婢,哪里有王府的千金如此简单的,但看气质,却高贵典雅,沉静温婉,不像是个奴婢该有的。
“没想到叶王府的奴婢都如此出色,难怪如此多的人跑到叶王府提亲。对啦,你们叶王府的三位小姐,哪一位更优秀些。”说话的人好奇的问。
“都很好。”叶凡淡淡的说。
“总有更好些的吧?”说话的男子不肯罢休的问,指着与自己同桌的人说,“这位可是当朝宰相何大人的大公子。按道理来说,何公子和你家的三位小姐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向你打听一下,也好让何公子参考参考。”
“只怕是你更感兴趣些。”叶凡冷冷的说,“我说过,都很好。你想娶哪位哪位就是好的,哪里有人肯娶差的。”
说话的人脸上一红,喃喃的说:“这丫头到是个嘴尖牙利的人,我竟然说不过她。好吧,就算是我好奇,以我身为望天酒家东家的二公子的身份问问也不为过吧?”
“不为过,选妻是选一生相伴的人,自然是要仔细些,只是,在我眼中,三个都是极好的,说不出哪个更好些,实在是抱歉了。”叶凡依然冷冷的说。
听父母说起过这个人,望天酒家是父亲好友苏伯父的产业之一,这个人若是自称是苏家二公子,应该是苏青民,她见过他的大哥苏青怀,看模样有几分相似,应该不会错。
至于刚才那个开始说话的人,苏青民说他是当朝宰相何大人的大公子,自然就是今年的新科状元何家瑞。可叶家和苏家例来关系不好,在朝中也是明争暗斗,难道也会打叶家三位小姐的主意吗?况且,若说是王府千金,朝中也并不只有叶家一家,何家何必来凑这个热闹?不过,看来苏青民和何家瑞私交甚好。
“青民,人家姑娘是叶王府的奴婢,如何敢评论自家的主子,莫难为她了。”何家瑞微笑着看着叶凡,温和的问,“姑娘如何称呼呢?”
叶凡却笑了笑,说:“谈这些无趣的事做什么,不如喝酒。”说完,自己又倒了一杯,一口喝下,脸上微显红晕,眼神有些迷离,浓浓的忧伤似乎怎么也化不开。
她根本不理会这三个人,现代的林希晨也是呼朋唤友的人,却和着他那些朋友深深的伤害了她,伤害了她对人的信任。
“一个姑娘家,怎么如此喝酒法?”林希晨皱了下眉头,不满的说,“你喝醉了,可别指望我会送你回去。真是没有规矩。”
叶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说:“你要么喝酒,要么闭上嘴,碰上你这样一个无趣的人,真是没意思。”
林希晨一窒,半天没说出话来,看着叶凡,恼怒的说:“不就是喝酒吗?你还真当你自己是酒仙不成?来,我们一起喝!”
何家瑞和苏青民彼此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这个女子给他们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虽然如此情形下,她仍然显得冷若冰霜,让人不能产生非分之想,虽然和一个男子如此时间在酒家饮酒,却不会惹人非议,实在是奇怪。
真喝得多了,叶凡隐隐觉得头有些晕。看着林希晨,影像也模糊起来,人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毕竟不是一个人,虽然同名同姓,也神似,但毕竟是一个现代一个古代,一个巧合罢啦。
林希晨开始有些担心了,如何处理这个小丫头,如果真的喝醉了,怎么送回去?把她一个人放在这儿?还真有些不放心。邻桌的两位一直用关切的目光在看,看得林希晨浑身不自在。虽然不是初涉风月,但,在别人如此眼光下与女人调情,却是第一次。
第4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4
“好啦,算我怕你了,时间不早了,赶快回去吧。”林希晨不耐烦的劝阻。
叶凡根本不理会他,是恨着那个人,但面对一个和他相似的人的时候,心底竟然还是软软的,似乎多一刻也是好的。
“走啦!”林希晨真是怕她了,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如此的不可理喻。伸手一拽,握住她的手腕,硬拉着她下楼。
“哎,你干什么呀?”苏青民立刻大声说。
“干什么?送她回去呀!”林希晨不耐烦的回答,“你没看她喝多了吗?我可不想担个拐卖叶王府奴婢的罪名。”
“你也不能这样带她走呀。”苏青民不高兴的说,为一个叶王府的奴婢,竟然会生气,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但看着可怜的小姑娘被一个大男人毫不怜香惜玉的抓着,心里到有隐约的心疼,尤其是小姑娘完全不挣不扎的无助,更让他生出英雄救美的正义之心。
林希晨看着苏青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反问:“不这样送她回去,到要如何送呢?难道要我找个八抬大轿送回去?还是让我像捧着珍宝一样送回去?是嫌时间不够晚,还是觉得事情闹得不够大呀?真是可笑。”
苏青民愣了一下,看了看何家瑞,想不出下面如何说。
“青民,这位公子说得不错,如此时间,一个叶王府的奴婢还呆在外面,终究不算是好事,悄悄的送回去就好。”何家瑞温和的说,看了看林希晨,微笑着说,“只是,这位公子,可否手下用劲稍微轻一些,看这位姑娘,年纪尚幼,若是伤着了,也是无辜。”
林希晨一扭头,不理他们,拉着叶凡下了楼。
下了楼,冷风一吹,叶凡觉得清醒了许多,挣开林希晨的手,微有些踉跄的努力站稳身子,冷冷的说:“好啦,我自己会走,这儿离叶王府不算远,我自己回去就成了。”
林希晨看着她,皱着眉头,冷冷的说:“你当我真想送你呀?随便,出了事自负!”
说完,头也不回,朝着前方走去。
现代的时候,也是这样,那个林希晨毫不留情的把她一个人扔在风雨中,决绝的离开。不担心她会不会出事,只是怨怪她麻烦,是她麻烦吗?开始的时候又不是自己招惹他的,是他招惹的自己,怎么最后全成了自己的错?!现在也是如此。
已经十年光阴,竟然还是忘不了。
慢慢的走,脚下有些不稳,夜晚的街上安静的很,偶尔巡夜的更夫经过,会好奇的看她一眼。
觉得有人跟着自己,听脚步不太像是个会武功的人,叶凡故意突然一停,转头看去。
是苏青民。
突然见她回头,竟然有些不太好意思。有些尴尬的解释,“时间太晚了,我,我有些不放心。怕你路上出意外。你不用害怕,我绝没有别的意思——。”
“谢谢。”叶凡安静的说。继续走她自己的路,任苏青民在后面安静的跟着。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仍然觉得头有些晕。小莲没敢叫她,看她睡得如此香甜,反正没事,也就由她睡吧。
林希晨带着仆人登门拜访,虽然无意娶哪位叶家的小姐,但碍着父母之命,也只得应付一下。
花园里有一位女子正在荡秋千,桃红的衣裙,像朵娇艳无比的花,笑着,笑声清脆,宛如珠落玉盘,叩动人的心弦,听得人心恍惚。一张脸,艳若桃李,桃红的衣衫遮不住一身的风情妩媚,就如初绽的牡丹,带露的芙蓉。
“这位就是叶王府的三小姐,单字一个芯。”跟在一旁的仆人小声说,看着秋千上美丽的女子,像一只纷飞的蝴蝶引人注目。
“不错,有几分姿色。”林希晨微微一笑,冲着秋千上的女子笑着说,“是叶家三小姐吧,果然是国色天香的貌。”
叶芯站在秋千上,偏着头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男子。
好一个玉树临风的英俊男子,尤其是眉间的那份说不出的王者贵气,看得叶芯的心跳啊跳,像个小鼓在敲。邪邪的眼神仿佛穿透了她所有的保护,看得她忍不住红了脸,像熟透的苹果,愈加招人喜爱。
睫毛颤颤,叶芯努力抓着秋千的绳,让自己站稳些,甜甜的笑着,轻声的问:“你是谁呀?为何跑到这花园来?是父亲的朋友吗?”
林希晨轻轻一纵,叶芯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息扑在自己面上,细看,自己与林希晨对面站在秋千上,窄窄的秋千上站上两个人,几乎就是贴着面站在一起。她一哆嗦,差一点摔下去。
林希晨一揽,美人抱满怀,调笑道:“我有如此可怕吗?唬得你如此慌张?”
叶芯羞得脸通红,不好意思,又不敢动,只得僵硬的站着,不知所措的贴在林希晨胸前,听得见自己的心中就如一面小鼓不停的敲啊敲,敲得她慌乱不堪。
下面的仆人已经习以为常,还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敌得过少主子的魅力。他冲着叶芯的奴婢小荷微微一笑,看到小荷一脸的惊讶,傻乎乎的瞧着秋千上相偎相依的两个人,眼睛仿佛被固定住了般。
林希晨携着叶芯轻轻纵身而下,微笑着松开她,礼貌的说:“惊扰了。”
叶芯突然间觉得天地间仿佛突然灿烂起来,面前这个男人就好像是她的天一般,她不舍得放下。突然间有了距离,竟然是满心的失落,看着林希晨,目光也变得有些痴迷。
林希晨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无意间一抬头,远远的一处阁楼前台上,一位素衣女子正坐在栏杆旁,托着腮,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这边,眼神里是不屑和漠然。
淡紫的衣裙,迎风飘动的发,隐约有玉簪的淡淡寒意。干净的面容,淡然的神情,就好似空谷幽兰,山间清泉。
是昨晚那个与他一起喝酒的小丫头。
有个温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三妹,你又跑到这儿荡秋千,小心让爹知道了,又要怪责。”
林希晨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女子,温柔端庄,看着让人觉得可亲,应该是叶府的大小姐叶茗。
果然,仆人小声说:“这位是叶王爷的大小姐,单字一个茗,性格最温和端庄,也最少是非,是个标准的闺阁女子。”
“叶大小姐,你好。”林希晨礼貌的施了一礼,温和的笑容,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叶茗,一张脸英俊的让人观之难忘。
叶茗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人,有些犹豫。口中客气的说:“您是哪位?我好像没有见过?是父亲的朋友吗?怎么没有人招呼您?真是怠慢了。来人,领这位公子去前厅,父亲正在前厅与客人喝茶。这位公子,请吧。”
“谢了——”林希晨微笑着,礼貌周全的再施一礼,离开。走之前,下意识看了一下那远处的楼阁前台。
淡紫衣衫的女子依然坐在那,悠闲自在的看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好戏。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用唇形轻轻的说:“厉害!”
林希晨故意装作没有看见,走他自己的路。心中却暗自思忖,那丫头到底是做什么的?
第5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5
当下人报出林希晨的家世名号,叶王爷立刻亲自走出前厅迎接。傲林山庄,江湖第一大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也来叶王府提亲,比那些个王孙贵族来提亲让叶王爷面上有光多了。
虽然林希晨的名声有些不妥,但这并不重要。
“来,来,快请坐。恕我卖个老,但想来我与你父亲应是同辈之人,就称一声世侄了。”叶王爷哈哈笑着,寒暄着,礼让着。
林希晨看着平和,但眉宇间藏着傲气,举手投足间还透着骨子王者之气,坐下来,不卑不亢,极是落落大方。“父亲有事不能前来,正巧希晨有时间,听说叶王爷为三位女儿选婿,希晨就过来凑个热闹。刚刚到是见过叶王爷的两位女儿,大小姐性格端庄温和,三小姐活泼娇美,果然是人中凤,花中冠。只是不曾得见贵府的二小姐,有些遗憾。”说着,端起茶慢饮一口。
“噢,夸奖,夸奖。”叶王爷笑着说,“这三丫头自幼顽皮,怕是又到花园里荡秋千去了,到让世侄看笑话啦。”
林希晨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爹爹。”叶芯如同风一般飘进前厅,刚要说话,一眼瞧见坐在那儿的林希晨,脸上一红,娇羞的低下头,放轻声音,柔柔缓缓的说,“爹爹,您有客人?”
“是的,来,刚刚听说你也见过了,只是,恐怕不知道这位公子是谁吧?”叶王爷看了一眼三女儿,笑着说,“这位公子可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林希晨。”
傲林山庄。叶芯愣了一下,如此年轻,竟然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江湖第一大庄的少庄主。真是不敢相信。而且还如此的英俊,如此的让人着迷。她娇羞的低下头,走到林希晨面前,轻施了一礼,曼声道:“叶芯见过林少庄主。”
“客气啦。”林希晨微笑着说,“叶小姐的秋千荡得漂亮,在下佩服,只是刚才多有打扰,请见谅。”
想起刚才那一抱,叶芯面色一红,站在那,满心的欢喜,偷偷的打量着林希晨,看一眼,就觉得心跳一下,竟不知如何是好。
“你两位姐姐呢?”叶王爷看出女儿的心思,但,装做没有看见,而是随口问了声。
“大姐刚刚还见过,此时应该去了二姐那。”叶芯一边回答,一边偷偷的打量林希晨。
“去请两位小姐过来,就说府里有贵客,请她们过来见个礼。”叶王爷吩咐身边的仆人立刻去请叶茗和叶凡过来。
过了一会,从门外走进来两名女子,前面的是刚刚在花园见过的温柔端庄的女子,叶王府的大小姐叶茗。后面却是那位着紫衣的小姑娘,此时正微笑着,淡淡的,好像第一次见到林希晨般站在前厅里,就如一朵悄悄绽放的茉莉花般内敛恬静。
“这是我的大女儿叶茗,二女儿叶凡。”叶王爷笑呵呵的介绍,三个女儿是他的三个骄傲。
叶凡?!
林希晨静静的看着眼中藏着讥讽的叶凡,昨晚与他一起在望天酒家饮酒的女子。自己发誓天下女人死绝了也不会娶的女子。
林希晨竟然觉得有些尴尬,用眼睛狠狠瞪了叶凡一眼,想想,也怨不得人家,人家又没有说过她就是叶王府的丫头,是自己上来就认为人家是叶王府的奴婢。
“来,见见傲林山庄的林希晨林少庄主。”叶王爷招呼一声。
傲林山庄。叶凡一愣,难道他就是师父的儿子?只是听师父那晚提起过傲林山庄,到不曾听说过她孩子的名字。林希晨或许很出名,毕竟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但,她到不曾听说过。
她看着林希晨,有几分迟疑的问:“你真的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仔细看,似乎与师父有几分相像。
“是,如假包换。”林希晨淡淡的说。
“如果真是,我也许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要嫁给你。”叶凡轻轻的说,眼睛却毫无笑意。她的声音不大,别人听不到,但林希晨绝对可以听到,而且她所希望的也只是让他听到。
林希晨微微一愣,到有几分意外。这个女孩子,冷冷的,但看起来却有着温和清秀的面容,只是,靠近了,就觉得她总是有些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她这句话说出来,听起来荒唐,但却说得一本正经。
他轻轻笑了笑,温和的说:“你不是说天下男人都死绝了,也不会把希望放在我身上的吗?怎么突然间变了主意?”
“问题是现在男人都还活蹦乱跳的,所以可以考虑。”叶凡淡淡的说,“这和感情无关,打算嫁给你,不过因为你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若不是因此,如你一般的人,怕是远远躲着才好。”
林希晨一挑眉,竟然有隐约的失望,一个看起来脱俗的女子,想要嫁他竟然也不过是为了他的身份。“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吗?”
叶凡竟然听出了林希晨话语中的寂寞和失望,有些意外的看着他,那双眼睛亮亮的,却透着玩世不恭,调侃的看着她。也许是自己听错了吧,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失望呢?对着她这样的女子,怕是看得眼睛都倦了吧,江湖上的人都晓得,傲林山庄的少庄主和他父亲一样是一个风流多情的种,想来眠花宿柳不过常事。
“是的,仅仅因为你是傲林山庄的少庄主。”叶凡肯定的回答。
“傲林山庄的少庄夫人可没你想像的那般容易做。”林希晨淡淡的、冷冷的,藏起自己的失望,平静的说,“只怕是如你这般的人,连我娘那关都过不得。”
“是吗?”叶凡看着他,心中想,师父说过,她已经有十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看林希晨此时的年龄,应该也就在二十二三上,应该没有错,傲林山庄只有一位少庄主,这大家都晓得。师父离开的时候,他应该已经十岁左右,肯定已经记事了,但,听他说话的语气,对于现在的叶夫人似乎是以娘来称呼。“你是说现在的这位叶夫人吗?”
“当然,傲林山庄除了我娘,还没有别的女人称得上庄主夫人。”林希晨冷冷的回答。
第6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6
叶凡正要说话,听得自己的父亲在一旁笑着说:“你们两个在这儿悄悄说些什么呀?”
“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林希晨淡淡的说,“在下与您府上的二小姐聊得挺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