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下 作者:秋夜雨寒【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秋夜雨寒       
第89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89
叶凡一愣,眉头轻皱,心中思忖这个时候尚秀丽来这儿做什么?难道她不知道司马希晨已经告诉了自己他所有计划的事吗?还继续过来把戏演完?
“请她进来。”叶凡侧头看了一眼司马希晨,轻声问,“是你请她来的吗?”
司马希晨摇了摇头。
门外,尚秀丽走了进来,穿了件宝蓝色的衣裙,愈加衬得秀丽端庄。见了司马希晨,微微一笑,说:“希晨,你真是够狠心的,一走,竟然也不记挂着我。”
再听尚秀丽这样说,叶凡突然觉得脸上泛红,那时,她以为尚秀丽真的是喜欢司马希晨,还猜测了对方,甚至上了当,自以为是的安慰了人家,其实人家只是演了出戏,让自己上当罢啦。
司马希晨轻轻一笑,看了一眼叶凡,说:“尚姑娘,你怎么突然有时间来这里,傲林山庄还好吗?”
“还好。”尚秀丽走到司马希晨面前,握着司马希晨的手,开心的说,“秀丽真的是很想你。”
司马希晨点了点头,转开话题,温和的问:“其他人都跟来了吗?”
“嗯。”尚秀丽松开司马希晨的手,看了一眼旁边的叶凡,微笑着说,“叶姑娘,一切可好。”
叶凡静了静心,这不是现代,不是那个时候,她受了辱,只能忍气吞声,只能以自杀让自己获得平静,她现在要学会保护自己,她不能输了现代又输了古代。她不可能再去跳崖,她只能好好的活着。
“不好。”叶凡温和的说,看着尚秀丽,一脸恬静的表情,眼底眉梢是丧父的悲哀。
司马希晨告诉过她,她的父母亲只是临时的“死亡”,过了这段时间自然就会被人送去一个安静的去处,忘却所有的记忆,从新开始,所以,她不恨,父亲当年做错了,该偿还的就得偿还,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不容易。
尚秀丽一愣,叶凡的反应让她有些意外。“如何不好?”
“叶凡刚刚父母双亲去世,你说,叶凡如何能好?”叶凡淡淡的说,“如今皇上不肯道歉,不肯承认他错了,我就更不好了。对啦,尚姑娘,你来了,怎么不见杜姑娘他们呢?”
“我来了与她来不来有何关系?”尚秀丽冷冷的说。
叶凡微微一笑,淡淡的说:“你们本是好姐妹,为何不在一起呢?对啦,杜姑娘如今可好?”
“不知道。”尚秀丽头一扭,看着司马希晨,正在说话。
“尚姑娘,不必再欺骗她了,有些事,我已经告诉她了,她已经答应帮我们。”司马希晨不想叶凡难堪,在一旁说道,“对啦,其他人呢?没有和你一同来叶王府吗?莫绿衣呢?”
尚秀丽一愣,诧异的看了一眼司马希晨,有些不解,但没有多问,只是说:“他们都在外面,住在附近一家客栈里,暂时没有过来。杜姑娘也来了,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是一路劳顿的缘故,你要不要过去看看,我看她,实在是很想念你。”
司马希晨顿了一下,说:“这——我会抽时间去看她的,但是目前,叶姑娘这边事情太多,我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此处应付,若欣她有其他人照顾,总是好一些。”
尚秀丽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司马希晨,没有说话。
叶凡在一旁,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虽然司马希晨已经向她解释了许多的事情,但是,她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没有关系的外人。她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而且,她的父亲故意的走露了司马容垠夫妇的形踪,害得他们夫妇二人丧命。他们如何肯容她,知道她知道了真相,不给她脸色看已经是最仁慈的啦。
“不如,你去看看杜姑娘吧,这儿,我熟悉些,目前应该没什么事情。”叶凡尽量语气平和的说,“杜姑娘身体不适,又住在不远处的客栈,你应该去看看她,这样她也开心,你也放心。”
司马希晨看了看叶凡,想了一下,说:“好吧,我过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看着司马希晨和尚秀丽一同离开,小莲不安的说:“小姐,姑爷他是不是喜欢那位杜姑娘呀?杜姑娘是什么人呀?”
叶凡长长的叹了口气,疲惫的说:“小莲,这是我们叶家欠他的,就连我的命也是人家的,我只能好好的还债,这样,才可以让父亲走得更平安些,我也更安心些。”
小莲轻轻的说:“小姐,您说的话奴婢听不懂,但奴婢却知道,您现在很不开心,您不开心的原因就是因为姑爷他不是全心全意的对您,早知如此,当时就不嫁这个人啦,还是苏大公子好,如今,还挂念着您,若不是这几日他去了外边谈生意,不知道老爷和夫人出了事,要不,早就跑来了。”
叶凡看了一眼小莲,淡淡一笑说:“你是如何知道的?”
“小姐难道忘了,我和苏大公子的丫头青儿最好,她告诉我的,说,自从小姐您出嫁后,苏大公子就天天喝酒,每天都喝醉,除了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也不肯娶大小姐,听说苏家老爷和夫人催得急了,他就干脆跑到外面做生意去了,有几日没有回来了。”小莲认真的说,叹着气说,“真是不如嫁给苏大公子好。”
叶凡有些发呆,苏青怀真的有如此在意她吗?却为何,自己对他却心如止水呢?不是想要安静的生活吗?为何还陷入纷乱中?
应付着前来祭拜的人,到了中午才渐渐好一些,皇上没有来生事,大约是昨晚的事让他有所收敛。
叶凡正觉得想要松口气,小莲却匆匆跑了进来,着急的说:“小姐,小姐,出事了,皇上派人将整个叶王府围了起来,说是要烧了叶王府,您快去看看吧。”
叶凡心里头这个窝火呀,本就是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出,偏偏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又弄出这样一出,她站起身和小莲一起走了出去。
第90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90
尚未到大门口,就听见外面有嘈杂的声音传来。
叶凡压了压心头的火,发火其实与事无补,她想帮司马希晨,完成他的志愿,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帮他,就是想要帮他,这似乎是在这个朝代她可以做得唯一一件愿意做的事情。若说爱字,似乎有些牵强,可,从心的最深处,这却是她唯一的念头。
“小姐,外面的人好像是吴槐将军,听门口的侍卫讲,好像是皇上下了命令让京城的侍卫围住叶王府,要烧了叶王府。”小莲轻声说,侧头看了看叶凡,面上露出担忧的神情。
叶凡轻轻点了点头,皇上一定是被气坏了,不然不会生出如此愚蠢的办法,就好像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想到用火烧了叶王府,好像没有叶王府的存在,一切是非就完全的消失了。真是太天真了!如果凡事可以如此轻易的解决,何必有那么多的烦忧愁闷!
“小姐,要不要通知姑爷一声?”小莲轻声问,“姑爷是傲林山庄的人,听说那个山庄是江湖上武艺最高的一个江湖大庄,或许他可以救得了叶王府。”
叶凡微微愣了一下,是啊,自从早上司马希晨外出,到现在已经一个上午了,为何还没有回来呢?他不是说很快就会回来的吗?不过,也不算奇怪,毕竟那儿有杜若欣在,那个女子才是他心中的唯一,是他的青梅竹马,甚至为了帮助他,不惜变成一个刁钻任性的女子,为得只是让她相信司马希晨是喜欢她的,让她可以帮助司马希晨完成他的霸业。
这名女子对感情的付出哪里比她少半分呢?
突然,她觉得她甚至可以原谅前生的林希晨,那个戏弄她的男生,若说起来,他也只是为了讨他喜欢的女子的欢心,是她自己愚笨上了当,怎么可能怪他呢?这样一想,到真觉得自己当时的选择实在是够可笑的,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子付了生命,最终也不可能换回些什么。而如今,又遇到了一个司马希晨,他接近她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完成他的霸业,成就一个大兴王朝。她现在已经知道,他也亲口告诉过她,如何选择其实只是她自己的想法,她怨得了谁呢?
是她自己想要这样的,想要好好的帮他的,她何必要计较他会如何的反应,会不会感谢她呢?
所以,此时,他如何,对她来说,只是她自己的一个感受而已。
这样想,感受上似乎不是那么难过啦。侧头看了看小莲,轻声说:“他此时应该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妥当,就不必惊扰他啦。况且如今我们对付的是朝中的人,他对他们的熟悉程度甚至尚不及你。这吴槐将军毕竟是与父亲相熟的人,应该可以应付得了。”
小莲看看叶凡,有些难过的说:“奴婢只是替小姐不值,小姐您处处替姑爷着想,他何曾为你着想过。”
“这怨不得他。”叶凡淡淡的说,“是我想替他做些事,不是他逼我,若是我甘心如此,又何必要勉强人家谢我记我呢?那才是真的无趣。有些事,做也就做了,说不得对或错的。我不是他心中的最重要,他不记挂是很正常的。”
“吴将军,你这行径也未免太过孩子气了吧。”一声懒洋洋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声音不高,但字字入耳,纵然周围的环境是如此的嘈杂,却仍然听得清楚每一个字,很明显,他用了真力。
“是姑爷。”小莲高兴的说,她如今仍是不太了解小姐是如何会的武艺,但,下意识里只是觉得好像还是姑爷更加让她觉得有安全感些,姑爷毕竟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山庄的少庄主呀。
叶凡微微一愣,有些意外。
“林少庄主,这是皇命,在下也是无法。”吴槐的声音中些无奈,说,“皇上说,无论如何也要让叶王府从他眼前消失,吩咐在下烧了整个叶王府,林少庄主可带叶姑娘离开,只是这叶王府就当它不曾存在过吧。”
听着吴槐的声音从大门外传进来,比起司马希晨的声音来说,就显得有些听不太清啦。外面不仅有哀乐,唱经的师傅的声音,还有侍卫们驱赶围观者的声音,混在一起,若是不仔细听,还真是听不清。
叶凡和小莲迈腿出了大门,到了大门口。
司马希晨一袭素衣,被风微微吹起衣襟,看着潇洒沉稳,看着面前的吴槐,微笑着说:“这话说得有些不通道理,这是我妻子的娘家,就算我想带她离开,她又如何舍得下,况且如今府中两们逝者的棺木仍然未能入土为安,吴兄的建议,实在是行不通呀。”
“林少庄主,请不要难为在下。”吴槐沉声说。
“这话应该是我来说,而非吴兄所言。”司马希晨仍然微笑着,心平气和的说,语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懒散的意味,“若想为难叶王府的人,须得过了我一关才成。”
不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司马希晨的反应都让叶凡心生感激之意,他其实可以只隔岸观火,任由事态恶化,直到适合他揭竿而起的时候再露面,可他,好像并没有这样做。
吴槐咬了咬牙,沉声说:“那也只好得罪了。——来人,放火箭!”
司马希晨拔出腰间的佩剑,阳光下寒光一闪,说:“那也只好如此。多有得罪。”
说话间,剑起剑落,轻轻一扫,如同一阵清风拂过,不见任何的杀气,甚至吴槐也只是觉得面上一凉,却闻到空气中有隐约的甜腥的气息在鼻畔飘过。定睛看时,却只看见自己周围的几个侍卫面露惊愕之色的站在那,每个人的脸上都划过一条浅浅的血痕,他们手中的箭齐齐的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呛啷声。
这还是司马希晨手下留情,没有用上真力,否则哪里还有这些人仍可站在当地。
吴槐呆呆的站在当地。他听闻过司马希晨武艺出众,但在他围攻傲林山庄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此时出招这般凌厉,所以乍见他一招定输赢,心中不由得添了几分惊惧之意。
第91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91
“叶姑娘——”吴槐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凡,有些为难的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发哑,“请恕——”
叶凡静静的站着,思忖着自己下一步要说什么。
司马希晨看着叶凡,轻轻走上前,微笑着说:“打扰你休息了吧?”
叶凡微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说:“已经烦了几天啦,不在意这一次啦,只是,若是他们真的想烧了叶王府,就由他们烧吧,这儿毕竟是个记忆的地方,不存在了反而是件好事。况且,现在令尊和令堂的尸骨已经带了出来,就更无所谓啦。”
司马希晨平静的说:“我考虑过,父母们被藏在这儿,一定与你母亲有关,放在任何地方,估计你母亲都不放心,虽然她觉得有愧于我们司马家,但却无能为力,所以,有可能是你母亲特意要求你父亲把我父母二人的尸体存放在叶王府附近,以叶王府的势力保护着。就算是有什么意外,她也可以尽可能的维护。”
叶凡一愣,平常那个温柔善良的母亲,竟然也有如此“心机”?平常,母亲总是沉静温婉,甚少多事,却不想会有如此打算。仔细想想,似乎也有这种可能。
“但愿如此,这样,我父母的罪责还可以少一些。”叶凡温和的笑了笑,“那就让他们烧吧,这一烧,或许可以让你们更容易的成就大业,也算是叶家欠你们的。”
司马希晨深深的看了看叶凡,犹豫了一下,轻轻说:“也好,你是我司马希晨的妻子,这儿终究不再是你可留之处,从此后,你将与我日日同行。”
叶凡心中有些感动,眼中一酸,泪水几乎夺眶而出,但硬生生的忍了下去,心中明白,陪着司马希晨走到现在的不是她,是杜若欣,他对她,只是一份感激,感激她肯帮他。莫绿衣说得不错,到合适的时候,她是一定要消失的。有一天,司马希晨登上皇位,替代她的一定是杜若欣,她,只可能是个过客。
“吴将军,若是给个薄面,允许我们安排下人们离开,免得无辜的他们受到牵连。”司马希晨轻轻的说,“可好。”
吴槐点了点头,轻声说:“这事本就如同儿戏,自然不愿意伤害无辜的人,好,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处理府中的事宜,让这些下人们都离开吧。”
“谢谢!”司马希晨一笑,声不高,但其声入耳。
回到府内,叶凡吩咐小莲遣散府内的仆人,嘱咐她给各位要离开的仆人丰厚的盘缠,让他们快快的离开。
“杜姑娘的身体如何啦?”叶凡安静的问,心里头却乱乱的,眼睛不看司马希晨,避开他,看着小莲离开的身影。
“已经好多了,可能是路上劳顿,偶感风寒,歇息几日也就好了。”司马希晨笑了笑,说,“她母亲陪着她,吃了药,我去的时候她刚刚睡下,和莫紫衣聊了几句,等她醒来,就耽误了时间,幸好回来的时候吴槐刚到,否则就误事了。”
叶凡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如今叶王府是非多,否则可以接进府里来好好的休养,毕竟这儿方便些。现在也能算啦。”
“嗯。”司马希晨微笑着说,“我替若欣谢谢你的好心,是她路上自己顽皮,在马车内呆着,出了些汗,不肯好好的呆着,一定要出来看看沿途的风景,这一出来,被风吹了,就感了风寒。”
‘若欣’二字喊的叶凡心头一颤,她愣了愣,继而微微一笑,掩饰着自己的神态,说:“这样就好。”
司马希晨笑了笑说:“收拾好东西后我们就离开吧,这叶王府就由他们烧吧,我们先去客栈呆会,等到事情安排妥当了,我就带你回傲林山庄。”
叶凡轻轻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府内众人都逐一散去。
等到众人都散去的时候,叶凡把小莲叫到跟前,看着小莲,温和的说:“小莲,姑爷呢?”
“正在外面帮忙。”小莲微笑着说,“小姐,你会带我一起去傲林山庄吗?”
叶凡微微笑了笑,想了想,说:“小莲,我们自小一起长大,当然会让你去傲林山庄,希望可以在哪儿为你选一位如意郎君。”
小莲面上一红,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外面的人声突然间混乱起来,司马希晨从外面走了进来,面色凝重的说:“我们快点离开吧,皇上再次下了令,要吴槐立刻放火烧了叶府,我们必须离开了。”
叶凡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好的,小莲,我们走吧。”
一行三人走到门口,叶王府外已经被各种柴草围了起来,拿着火把的侍卫围成一圈。
叶凡对司马希晨说:“我们二人都有武艺在身,可以闯得出去,可是小莲没有,所以,麻烦你照顾着她,我们闯出去。”
司马希晨点了点头,说:“好的。你要小心。”
“嗯。”叶凡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司马希晨,微微笑了一下,轻声说,“若是我们二人之间没有所谓的恩仇有多好,这样,就不会有如此多的不得已啦。保重!”
人声嘈杂中,司马希晨没有听清叶凡说什么,大声问:“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手中的剑拔出,照顾着小莲向外闯。
叶凡向相反方向挥剑而出,微笑着大声说:“保重!”
流云剑脱鞘而出,只看得人眼花,叶凡避开吴槐这边,她知道,吴槐并不会真的为难他们,司马希晨带着小莲会容易些脱身,而她独自一人去向另外一个方向,可以引开一些人的注意力。皇上不可能只相信吴槐一个人,肯定会安排别的人。
混乱中,大火燃起,司马希晨带着小莲冲出重围,莫紫衣和雪莲、娇荷、茜素等人已经等在外面,立刻迎了上来。
娇荷一把抓住小莲的手说:“少夫人,您没事吧?你——你不是少夫人,少夫人呢?”
司马希晨一愣,回头看,整个叶王府已经烧得如日落般灿烂,火势惊人,侍卫们与傲林山庄随他来的人打在一起,一片混乱。
第92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92
一支箭从火堆里射了出来,直直的落在司马希晨所站位置旁边的一棵树上,呛啷有声,与此同时,耳听得叶王府爆炸声声,所有人呆愣在当地,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叶王府在他们眼前迅速的化成为废墟。
司马希晨立刻取下插在树上的箭,箭上有封信,字迹是他熟悉的,“恩仇旧恨惹闲忧,缘浅何必得遇君。终究过往空一场,方知天意也无情。”
“希晨——”莫紫衣走了过来,“叶姑娘呢?她没有逃出来吗?”
司马希晨眉头一皱,转头看向莫紫衣,冷声问:“是不是你让何兴斌通知皇上再次下旨火烧叶王府的?”
“小姐——”小莲惊慌的喊,“府里有火药,这火一定是引着了火药,我家小姐她,她怎么样了?”
“她一定是故意不肯出来的。”尚秀丽轻声说,“信是谁送来的?”
“她为何不出来?”娇荷不解的问,“少主人已经和她解释了一些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答应不再计较,而且还提出帮少主人的,是不是没有冲出来?我们进去找找吧。”
“她们叶家欠我们主公的,就算还了命如何。”莫紫衣冷冷的说,“不错,确实是我通知了何兴斌,让他再次强迫皇上下旨火烧叶王府,以少主的武艺自然可以脱得了身,但叶凡,一个弱质女子,只怕是只有丧命的份,这样,我们就可以借此发挥,揭竿而起。”
司马希晨冷冷的说:“你本事越来越大了,什么时候事情由得了你来做主。”
“少主,我是为你好。”莫紫衣沉声说,“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自从你遇到了叶凡,就开始变得有些犹豫不决,尤其是遇到与叶凡有关的事情的时候,总是避开,选择别的方法,使事情一拖再拖,让我们变得被动,这一次,我算是犯上,我认了,我不能让主公的心愿因为你一时的心软而葬送!”
“是啊,希晨。”尚秀丽走到司马希晨的身边,轻声说,“杜夫人也是好心,况且,我们已经放了叶姑娘的父母一命,给他们服了药,偷偷带他们离开了叶王府,如今已经去了安全的地方,也算是两家的旧事扯平啦。”
司马希晨纵身而起,跃入火海之中,所有的人惊讶的声音都塞在了嗓子里喊不出来。
尚秀丽愕然而立,难道叶凡在司马希晨心中真的如此重要吗?她,不只是他们计划中的一个小棋子吗?一向冷漠的司马希晨会为她动心吗?
她没有动,以司马希晨的武功,这火海根本伤不到他的。
“希晨哥哥!”刚刚赶来的杜若欣凄惨的喊了一声,眼泪立刻落了下来,“你,你要干什么呀!?”
“欣儿。”莫紫衣扶住女儿,看了看火海,紧皱一下眉头,轻声说,“让他去看看吧,这样,他才可以死心,才可以放下儿女情长,才可以全身心的投身于建立大兴王朝的事业中去,而且——才可以只爱你一个人。这叶凡,活着,对你对他都不是一件好事!”
“母亲。”杜若欣悲哀的看着莫紫衣,伤心的说,“我不愿意希晨哥哥恨我一生。你何必要如此?”
“这是不得已的。”莫紫衣叹了口气,说,“你放心,希晨他不会有事,以他的武功,就算是落入火海,也不会伤他毫分。但是,叶凡就没有如此好的运气,此时只怕是早已经去了九泉之下,这样,是唯一可以让希晨死心的办法。娘是过来人,知道希晨对叶凡已经动了心,从一开始遇到叶凡,希晨他就狠不下心来利用她。”
“母亲,女儿可以容她存在。”杜若欣难过的说,“女儿知道希晨哥哥对叶姑娘动了心,况且,希晨哥哥得了江山,难免要三妻四妾,就算叶姑娘在,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她不一定肯容你。”莫紫衣轻声叹息道,“欣儿,娘是为你们好,自从这个叶凡出现开始,希晨就没有再注意过你的存在,若是长此下去,只怕是希晨他就会忘了家仇国恨,真的爱上叶凡,到那时,他们之间根本就容不下任何一个外人。”
“希晨哥哥对叶姑娘好,只是为了完成他的复仇计划,这事你也知道。”杜若欣轻声说,“况且,他也没有对叶姑娘如何呀?雪莲不是也说了吗,他们根本就没有圆房。”
莫紫衣看了看女儿,轻声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一场大雨在大火烧了半个时辰之后突然降临,慢慢浇熄了大火,整个叶王府已经成了一堆废墟,断墙残壁,一派萧瑟。
司马希晨站在废墟之上,白衣之上已经沾了灰烬,发丝有些乱,但模样依然洒脱,只是神情变得异堂寂寞。这个时候的叶王府找不出一样全的东西,层层叠叠的断石残砖累积着,想要找到叶凡的尸体,根本就没有可能。
“少主。”雪莲赶到司马希晨的身边,轻声说,“您没事吧?”
司马希晨半天没有吭声,他的面色非常的疲惫,神情也倦怠不堪,看着遥远的前方,好半天,好半天,才淡淡的说:“告诉他们,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嗯。”雪莲恭身而退。
吴槐在远处站着,看着司马希晨站在废墟之中,心中竟然有些酸楚,只怕是这叶姑娘,将是面前这位公子一生的痛啦。
司马希晨静静的站着,看着面前的一片废墟,眼前突然出现了他和叶凡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酒家里,叶凡面色羞怒的说:你放心,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想着寄希望在你身上!
突然满心怅惘,喃喃而语:凡儿,希晨欠你一生一世。
自此后,司马希晨亲自率军征战,四处拼杀,沉稳内敛,不近女色,身边只有何明一名随从,娇荷一名奴婢。
四年后,李强从司马容垠手中夺走的江山终于重新回到司马容垠儿子司马希晨手中,大兴王朝建立,司马希晨登基,为大兴王朝第一位皇上,年仅二十七岁。
第93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93
寂寞秋雨,缠绵绯恻,庭台楼阁,安静无语。
何明嘱咐小太监:“这几日皇上政务繁忙,仔细伺候着,小心失了谨慎,皮肉受苦。已经嘱咐过你,皇上心情不好,每到这个季节,皇上就容易不开心,你还是不记着!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惹得皇上今日一整天的不开心?”
小太监脸色苍白,吓得整个人哆嗦,颤声说:“奴才不知道,奴才只是,只是,昨个晚上,杜夫人和杜姑娘去找皇上,皇上说不见,奴才没拦住杜姑娘的母亲,她闯了进去,奴才,奴才——”
何明皱了一下眉,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小太监得了赦,急匆匆的下去啦。
远远的看见司马希晨一个人慢慢了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看院中的花草,菊花开得正艳,却已经到荼蘼时。他穿了件锦衣,便服,看起来比四年前有些消瘦,气度却愈加不凡,高贵,内敛。神情若有所思,一边走一边看花一边想心事。
“何明参见皇上。”何明施礼,轻声说,“昨个皇上歇息的不好,今日为何不趁着中午事情不多,休息一会?”
司马希晨抬头看了一眼何明,淡淡的说:“让你办得事情办得如何啦?”
“有些已经办妥,有些还在办。”何明轻声说,“奴才会继续办的。请皇上放心,奴才一定尽心尽意的去办。”
“有岳晴梅的消息吗?”司马希晨看着远处的景致,淡淡的语气中透着些疲惫,“四年前她闭关,至今仍没有出来吗?”
“奴才去过‘茗苑’,那儿依然是空无一人。林庄主也去过,可惜去了多次也没有遇到过,奴才担心,有可能岳前辈已经知道了她的儿子已经去了的事情,所以故意躲起来不见。就算是闭关,也不可能四年不出,最多也就半年的时间。但是,茗苑中除了旧物未改外,就没有过任何有人呆过的痕迹。”何明低头轻声说。
司马希晨点了点头,眼睛依然看着远方,淡淡的说:“知道了。退下去吧。”
何明低着头,轻声说:“皇上,叶姑娘去了已经四年了,您也要放下些才好。杜姑娘如今也不小了,——”
“下去吧。”司马希晨淡淡的说,“朕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
何明低头离开,走开了有几十米,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司马希晨。自从四年前叶姑娘在火海丧生后,少主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对什么都淡淡的,四年的征战,也始终如此,除了战事,就没关心过别的什么事情。就连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杜若欣,他也始终淡淡的。
如今登基做了皇上,也没有想过立皇后的事,每次大臣们提起此事,他也只以国家刚刚建立,事情众多为理由搪塞过去。
花园中有块假山石,司马希晨慢慢的走到假山石跟前,站着,神情变得恍惚起来,就是在这块假山石前,他第一次遇到了叶凡。
那个夜晚,叶凡一身简单的打扮,躲在假山石后面,他早就发现了她,以他的武功发现一个藏在自己附近的人,实在是太容易太简单,但他故意装做没看见,和自己的仆人说话,那时,他本以为那个躲在假山石后面的小姑娘是叶王府的一位奴婢,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那时,叶凡以为他们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所以悄悄的从假山石后面走了出来,与‘故意’出现的他碰了个正着。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一个清秀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眼神却异常的清冽,有些漠然,有些羞涩,也有些忧郁,虽然和他面对面的站着,却遥远的无法触及。
那一眼,让他终生难忘。
从来没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的温婉恬静,就好像她面前什么人也没有,就只有她一个人,那么安静的站着,却言词犀利,只是不让人生出厌恶之心。她根本不为他动,那一刻,他还真有些说不出的挫败感,从他涉足江湖开始,他几乎就没有因为女人遇到过任何挫折。
但,他,看出了她对他的厌恶,没有理由的厌恶,她看他的眼神透着一种想要远远逃开的念头,似乎,随时都可以在他面前消失。
他甚至清楚的记得她当时的衣着,素白的裙衫,青丝如瀑。
“皇上。”
娇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转头看着娇荷,淡淡的问:“何事?”思绪仍然有些恍惚。
“林夫人来了,想要见您。”娇荷轻声说。
莫绿衣?大约又是来说自己与杜若欣的事情的。“知道了,让她来见朕吧。”
莫绿衣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司马希晨,眉头依然微锁,神情依然恍惚,似乎是仍未能从叶凡离去的事情中挣脱出来。
“皇上。”莫绿衣施了一礼,轻声说,“又在想叶姑娘啦?”
司马希晨摆了摆手,“罢啦,此处没有外人,有话直接说吧。”
“难道皇上还不能放下叶姑娘?”莫绿衣温和的说,“事情都已经过去四年了,您也不要太自责了,况且,若欣也等了您四年,如今她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姑娘家,总该有个名份吧。”
司马希晨淡淡的神情,平静的说:“我不相信她已经离开,虽然我武功比她高,但是,她掌握着流云剑法,若是我能够躲开,她也应该可以,她,应该还活着,她只是诈死,为了成全我们的事情。”
“流云剑法?”莫绿衣一愣,“那丫头会武功吗?流云剑法?就是和你同出一门,但又各不相同的武功吗?”
司马希晨看了一眼莫绿衣,冷冷的说:“不论她是生是死,她仍然是朕的结发妻子,纵然你有恩于朕,也不可以用这种语气提到她。至于若欣,朕知道她一直对朕很好,但,朕只当她妹妹一般,朕会替她选位佳婿。”
“若欣怎么可能再嫁别人?”莫绿衣脱口说。
“为什么不可以。”司马希晨漠然的说。
第94章:若爱只是擦肩而过94
“这样对若欣太不公平了吧?”莫绿衣伤心的说,“没有遇到叶凡前,你是答应要娶她为妻的,只是为了完成你的计划,才有了你娶了叶凡这件事,当时你也答应了只是娶了她这个人,绝对不会要了她这个人,而且,直到最后,你们二人也没有同房,按道理说,她对于你来说,也不过是个棋子,为何,如今,到要若欣让出她本应该得的位置?”
“这原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事情。”司马希晨倦怠的说,“我心中没有若欣的痕迹,如果我娶了她,也不过给了她我的身体,没有我的心,她会觉得快乐吗?我不想她像我这样不快乐。”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更何况你们两个人自小一起成长,在叶凡没有出现前,你们一直相处的非常融洽,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为何,现在竟然说你心中没有她的位置?”莫绿衣伤心的说,“这是理由吗?难道失去的才是最好的?若欣在你心中就真的没有一点痕迹吗?我知道,除了若欣,你曾经有过许多的女人,但,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让你停下来,难道不是因为有若欣的缘故?为什么,你现在会这样说?我从小看你长大,你是怎样一个人,难道我不知道不清楚吗?你根本就没有爱过除了若欣以外的任何一个女人!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啦!”莫绿衣情绪有些激动。
司马希晨静静的看着前方,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我们开始的时候只是安排了那么一个计划,从你仇人的女儿中选择一个,这是你有参与的,也是你自己同意的,你和叶凡根本就是相互利用,哪里谈得到感情二字。”莫绿衣盯着司马希晨,“只不过是你失去了她,并且觉得她的死与你有关,是你逼她死的,所以心中始终放不下。但,你怎么可以因此就完全否定了若欣的存在呢?”
司马希晨轻轻叹了口气,轻轻的说:“我做什么我自己清楚,这和悔恨没有任何的关系,除了她,我心中放不下任何一个人。我承认,从一开始,我只是设计了一个复仇的计划,只是想要利用她除掉皇上,让她的父母为他们当时的行为付出代价。但是,有时候,有些事情纯粹是天意,从遇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在我心中留下了痕迹,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越来越重,到了现在,她已经刻进了我的心中,无法抹去。”
转头看着莫绿衣,司马希晨面色平静的说:“在凡儿没有出现之前,我也承认我和若欣的关系一直不错,或许是从一开始大家就说我们应该是一对,我就在心里觉得我应该娶她,而这,与感情完全没有关系。对她,我更觉得我像她的哥哥,而非情人。——”
“你现在这些都是搪塞,自从叶凡出事开始,你有和若欣在一起过吗?”莫绿衣恼怒的说,“你根本就没有给你和若欣机会!”
司马希晨没有说话。
“就算你觉得你们之间没有可能,也要给彼此一个机会,尝试在一起,看看能不能够有可能。再者说,你现在是皇上,是一个可以三妻四妾的男人,就算有了若欣,也不算为过,我想,就算是叶凡仍然活着,哪一天回来,她也不会介意的。”莫绿衣盯着司马希晨,急急的说,“最起码,你应该见见若欣,或者你自己和她说清楚,让她死心,或者给她一个名份,让她安心。这对你来说,都不困难,但对若欣来说,却是一种福气。”
“好吧,我会的。我累了,你先下去吧。”司马希晨疲惫的说,“至于若欣,我会与她谈谈的。”
莫绿衣还要说什么,司马希晨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扭头看着假山石,一句话也不再说。
莫绿衣沉吟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司马希晨的表情不对,心中想到司马希晨已经答应再见若欣,已经是让了一步,就慢慢的开始吧,反正大家有的是时间。
“娇荷。”司马希晨轻声喊了声。
“奴婢在。”娇荷轻声说,她一直站在附近,听到了所有的对话,跟着司马希晨呆了四年的时间,只有她,最清楚主子对叶凡的思念有多深,也只有她才最清楚,主子现在心中有多苦。
“朕对若欣真有很不公平吗?”司马希晨倦怠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