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我了——莲衫【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

文案:

漫展上,cos成弥海砂的鹭洋不小心扑倒了cos成张起灵的成锦

成锦:这位小妹妹,你没事吧?

鹭洋:谁是小妹妹!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啊!

成锦:……你在逗我?

鹭洋(怒掀裙底):看清楚!老子是男的!

成锦:蓝白色的……胖次……

六年后,一个成了大明星,一个成了小助理,继续之前的孽缘……

成锦:这不是那个蓝白胖次君吗?

鹭洋:闭嘴!不要再提胖次的事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娱乐圈励志人生

主角:鹭洋,成锦

第1章

路痴的人生真的很艰难,作为路痴的究极进化体,鹭洋被公交司机告知坐错方向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偏偏他今天有一场很重要的面试,出门前叮嘱自己好几遍“千万不能坐错方向”,呵,然并卵。

他赶到盛天娱乐时,已经距约定时间迟到了二十分钟了。

这次面试机会很难得,盛天娱乐旗下艺人几乎都是一二线大咖,如果能被录用,薪资是很可观的。

踏进盛天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堂时,就发现电梯刚巧停在一楼,而且正要关门,鹭洋赶忙冲了过去:“哎!等一下等一下!”

里头有一个高高大大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听到他的喊声后,似乎伸手帮他按了一下开门键。

“谢谢啊!”鹭洋一个闪身挤了进去,由于用力过猛没来得及刹住,还撞到了那个男人。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很不满的声音:“嘶——你这人怎么回事!横冲直撞的!”

“啊?”鹭洋回头,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叔皱眉瞪着自己,还伸手把他跟鸭舌帽男人隔开了一点距离。

“额、抱歉抱歉。”鹭洋朝两人笑了笑,而后反应过来——不对啊,谁这么金贵,撞一下还能少块肉不成?

“你去几楼?”这时,鸭舌帽男人开口问他。

这一开口不得了,鹭洋被他的声音惊呆了——怎么会……这么好听!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由于他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长相,只能看到那弧度姣好的下巴和薄薄的嘴唇,应该是挺年轻的,好像还长得挺帅……

“十七楼。”鹭洋回答道,不着痕迹地那余光偷瞄他。

鸭舌帽帮他按了相应的楼层。出于礼貌,鹭洋又说了句谢谢。

电梯上升的过程中,自来熟的性格令鹭洋忍不住开始跟他唠起嗑:“你也去十七楼啊,难不成你也是来应聘的吗?”

“……”

鸭舌帽没回应,倒是身后的中年大叔嗤笑了一声:“应聘?你说他?”

鹭洋不明白他笑什么:“十七楼难道不是人事处吗啊?”他看了看表,“要死,都迟到这么久了,不知道会不会被轰出来……你应该也是迟到的吧?到时候我们要是一起被轰出来,也算是有缘分了。”

鸭舌帽男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抬手握拳抵在下唇上轻咳了一声,鹭洋挠了挠头——这人不爱聊天吗,害羞?还是因为要面试太紧张了?

“第一次参加面试啊?我看你挺年轻的,没事,别紧张,深呼吸两口就会好点的。”鹭洋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身后那个中年大叔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你哪里看出他紧张了?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啊!”

“……其实,是我紧张,我紧张的时候就喜欢拉着别人说话。”鹭洋讪笑了一下。

中年大叔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鸭舌帽男似乎是唇角扬了一下,不过弧度很小,难以分辨。

鹭洋没有注意,只是自顾自叨叨念着:“我今天还特意早出门半个小时怕路上堵,结果居然坐反了方向,一直坐到另一头的终点站去了……”他叹了口气,很泄气的模样,“你呢,你怎么现在才来?”

鸭舌帽男想了想,回答道:“睡到现在。”

鹭洋咋舌,第一次面试居然睡过头,这家伙心也是很大……

电梯到达十七楼,鹭洋往人事的办公室走,那个鸭舌帽男和中年大叔也跟了过来,三个人来到办公室门口,鹭洋敲了敲门,里头的一个职员打开门看到是他们,立刻露出花儿一般的笑脸:“您可算来了。”

鹭洋吓了一跳——卧槽,这公司的员工也太有礼貌了吧?用“您”来称呼我……还说什么我可算来了,难不成一直在等我?

啊啊啊啊啊老子果然要转运了!

鸭舌帽男和中年大叔走了进去,鹭洋也也满心欢喜地想跟着进去,却被那职员一把拦住,臭着脸对他说:“哎哎哎!你谁啊!”

“啊?我……我是来面试的……”

“面试已经结束了!”

“诶?可是……”

“先在外头等着!”

那人说完“哐”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留下鹭洋在门外,一脸懵逼……

鸭舌帽男走到房间角落的皮质沙发上躺了下来,一双大长腿懒懒地翘在扶手上,打了个呵欠。

“今天早上的面试结果怎么样”中年大叔坐到了位于正中央的办公桌后面,随手翻看着桌上的资料。

“挑了几个资历好的,您看一下。”那名职员赶忙过去抽出了其中两份,“这个人有八年明星助理经验,做事周到,谨慎。另一个有五年经验,而且,他是郑总推荐的……”

“我知道了。”中年大叔把两份资料举到空中扬了扬,问,“成锦,你想要哪个?”

躺在沙发上的男人伸手将帽檐抬了抬,露出一双深邃的茶色瞳仁,半晌,低声说:“都不想要。”

大叔一愣,“为啥?”

“太丑。”男人淡淡地说。

“你……”大叔看了看资料上的照片……确实不太好看,不过——“选助理又不是选妃,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除了不一起睡觉,选助理不就是选妃么。”

“……”

大叔:我竟无言以对。

小职员战战兢兢地说:“可是我们早上的面试已经全部结束了……”

“门口不还有一个么。”男人再次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找准舒服的姿势,在沙发上躺好补觉。

“……”

大叔:我怎么就这么想掐死你呢?

于是就在鹭洋呆立于走廊上心灰意冷打算回家时,突然门就开了,还是刚刚的那个职员,不过这次是笑颜如花:“先生,面试是吧?请进请进,快请进!”

鹭洋:“……??”

走进去之后,看到刚刚电梯里的大叔正坐在面试官的位置,他惊得倒退一步:“……大叔你……你你你你……”

“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那大叔表情不太好地瞪着他,鹭洋忙闭了嘴。

转而一瞥,就看到那个鸭舌帽男正躺在沙发上睡觉,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鹭洋彻底不淡定了——尼玛……我今天遇到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那大叔从桌上的一大堆简历中挑出一份,拿着照片和真人比对了一下,说:“鹭洋是吧?”

“是、是的。”

“你没什么经验啊,做助理的时间零零碎碎,加起来也不过两年。”

“……额,对……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做长久……”鹭洋支支吾吾地说。

“你现在单身吗?”

“啊?”

“我说,你是不是单身?”大叔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是的,单身……不过问这个是为什么?”

“嗯,你知道,艺人忙起来的时候事情很多,特别是宣传期,你们助理的工作量会很大,如果正在谈恋爱的话很容易分心,做不好事情。”

鹭洋点点头——原来如此。

紧接着就听到对方问:“你喜欢男人吗?”

“啊?!”这回鹭洋的音调提高了八度。

又被大叔不满地瞪了一眼。

“我们之所以不找女助理,就是防止艺人和助理之间牵扯不清,如果你是gay,我们也不会考虑的。”

鹭洋扯出一个无比僵硬的笑脸:“我当然……不喜欢男人啦。”

……

才怪……

他是喜欢男人的……从高中开始他就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不过这些他是绝对不能说的。

大叔这个时候把头转向沙发上的某人:“成锦,怎么样?”

成锦缓缓从沙发上坐起来:“挺好。”

鹭洋皱眉——成锦?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沙发上的男人伸手摘掉了鸭舌帽,露出脸来,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就他吧,我要回去补觉了。”

鹭洋望着他良久,眼睛忽然猛地睁大,等等!

“你是……!”

“好久不见,学长。”成锦十分淡定地打了个招呼。

鹭洋却像是看到鬼一样,表情瞬间变得惊恐——真的假的!!怎么会遇到这家伙?

啊啊啊啊现在破窗而出的可行性多大?

不不不这里是十七楼会摔死的,还是夺门而出的可行性比较高!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迅速的,趁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风一般逃走!

不行不行……那样太像神经病了喂!

干脆装失忆吧,车祸?脑震荡?哪个听起来更可信?

啊啊啊啊都太特么扯了好吗!

鹭洋的脸上可为千变万化精彩纷呈,一分钟内换了好几种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面部抽筋了。

那大叔狐疑地看看他,又看看成锦,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认识?”

“认识。”

“不熟!”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大叔皱起眉:“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成锦思忖了一下,认真地说道:“是看过内裤的关系。”然后转头看向鹭洋,“蓝白条纹……对吧,学长?”

“……”

去你妹的蓝白条纹……

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无聊的事情还是记得这么清楚啊?

鹭洋生无可恋地愣在原地——

果然……一开始就应该破窗而出的!!!!

第2章

鹭洋的高中生涯过得十分荒废和不靠谱,当班里的好学生们每天挣扎在三年模拟五年高考的苦海中时,他跟着一群宅腐基小伙伴们天天打游戏撸管跑漫展;当同龄的少男少女背着家长谈恋爱享受青春的美好时,他还是跟着一群宅腐基小伙伴们天天打游戏撸管跑漫展……

对,这就是一个死宅的日常……

不过,当他平淡又荒唐的高中生涯来到第三个年头时,似乎终于有了一点点的不同。

“小鹭,过几天就是CHINAJOY华南赛区的总决赛了,我们社团缺一个角色,你来帮忙客串一下呗?”于钦从一堆奇奇怪怪的cos服钻出来,头上还挂着一坨金闪闪的挂饰。

“啊?可我没跟你们排练过,会影响节目效果吧……”鹭洋将一大箱子的道具搬到桌上,抹了把额头上汗。

“没关系啊,反正那个角色戏份不多。”

“哦,那行,反正别拖你们后腿就行。”

于钦走了过去,一只手捏起鹭洋的下巴左右转着看了看,说,“嗯……肤白貌美,不错,很合适,很合适。”

鹭洋皱眉道:“什么鬼?你大爷的肤白貌美。”

这时社团的其他几个女生走了进来,刚巧就看到于钦捏鹭洋下巴的这一幕,立刻发出了纯(wei)洁(suo)的笑声:“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男可还行?”

鹭洋扭头甩开了于钦的手,对那几个女生说:“喂喂……你们的笑声会不会太猥琐了?矜持点好不?”

妹子们笑得更放肆了:“作为曙光山的女污师,我们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定攻受。进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矜持是什么?能吃吗?”

鹭洋听得目瞪口呆,良久,伸出了大拇指……

于钦将手搭在他肩上,兴致勃勃地说:“妹子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缺的角色找到人演了。”

“谁?”

“小鹭啊。”

那几个女生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眼睛慢慢放大,露出了一种更加纯(wei)洁(suo)的笑容:“小鹭啊……不错,很合适,很合适!”

“我说,你们一直‘合适合适’的,到底‘合适’个什么鬼啦?”鹭洋纳闷,“所以我需要扮演的是哪个角色?”

其中一个妹子激动地说:“别管什么角色,小鹭,你先换上cos服给我们看看效果吧!”

“我来帮你!”于钦弯下腰从那堆花花绿绿的衣服中扯出了一件黑色吊带皮裙。

鹭洋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颤巍巍地说:“这不是真的……”

于钦露出了迷之微笑:“千真万确。”

鹭洋:“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于钦摩拳擦掌中:“噢亲爱的,我从来不开玩笑~”

于是盛夏的某个午后,从学校老教学楼的空教室里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要干嘛?”

“少废话,把衣服脱了~”

“不要扯我的衣服啊喂!”

“听话听话,我会很温柔滴~”

“别脱我裤子!”

“不脱裤子怎么穿裙子呢?”

“这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安全裤啊,不穿会走光的。”

“我才不要这种东西!!”

“别躲,快过来,把这个胸垫贴上!”

“卧槽,我拒绝!”

十分钟后,鹭洋和于钦两人气喘吁吁的坐在凳子上,跟打了一架似的。

而那几个女生却望着鹭洋双眼放光——

“我的妈呀……怎么会……这么好看!”

“皮肤好白,被黑裙子一衬托,就跟洋娃娃一样!”

“这就是我心中的弥海砂!我要拍照发微博!”

此时的鹭洋,被套上了一件黑色的裙子,两根吊带绷在肩膀上,令锁骨更加分明,上衣部分是皮质的,有种性感的味道,短裙部分则是纱网材质,显得俏皮可爱,脖子上围了一圈细细的蕾丝圈,日系哥特风便凸显出来,双腿穿上了吊带丝袜,禁欲的即视感呼之欲出。

于钦掏出相机,啧啧称赞道:“这腿我能玩一年!”

鹭洋忙挡着镜头:“不许拍照!”

“这么可爱的小鹭一定要让更多人看到啊~~”女生们笑眯眯的,像极了调戏正太的怪阿姨。

“那……不许拍脸。”鹭洋妥协道。

“ok,ok!”

于钦拍了一张脖子以下的鹭洋,发到了校园的贴吧上,并附文说:新买的女朋友到了,手感特别好。

不一会儿就有了异常壮观的跟帖:

1L:哇塞!这腰!这腿!我能舔一年!

2L:女朋友哪里买的?我也去买一个

3L:我女神弥海砂!

4L:这是真人吧?虽然很像娃娃……该不会真的是楼主你的女朋友?

5L:楼主拉仇恨啊!

6L:求正脸!

7L:留图不留种,菊花万人捅!

几个女生捧着手机发出了鬼畜的笑声。

鹭洋:……

过了几天,漫展如约而至,在H市的体育中心举办。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CHINAJOY华南地区总决赛了。主办方十分用心地搭建了一个超大的舞台,灯光也配置得很高大上,另外还请了许多知名coser来当评委。

粉丝们早早地就来到观看区占位置,比赛没开始,底下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一片。

体育中心外面有一个很大的休息区,几乎所有参赛社团都会在那里做准备工作。

鹭洋所在的“曙光山”社团在休息区的最南边安家了,几个后勤的妹子正在帮鹭洋化妆。

“嘴唇会不会太红了?”他照了照镜子,左看右看,别扭地说。

“不不不,弥海砂就是红唇,而且你皮肤很白,裙子又是黑色的,配上艳一点的口红,三种颜色形成鲜明对比,视觉冲突很强,超级美。”

“……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时妹子啊……你不管怎么夸我美,我也不会高兴的……”鹭洋习惯性地挠挠头,却马上被阻止。

“别动!你的假发会乱!”

“……”

化好妆,鹭洋站起来无所事事地看剧本,记着那为数不多的几个肢体动作,由于所有对白都是事先录好的,coser现场不用念台词,所以减少了他很多的压力。

“还有多久轮到我们?”于钦问。

他此刻穿着白色的骷髅图案的衣服,带着一个死神头套,样子怪吓人的。

一旁的妹子看了看流程表,说:“我们前面还有一个社团,表演时间差不多十分钟,加上撤道具,评审点评……应该还要等二十分钟。”

鹭洋把剧本放下:“那我先去上个厕所。”

“别跑太远。”死神于钦用他那骷髅骨架般的手拍了拍鹭洋,“我亲爱的弥海砂女神。”

“知道了。”

鹭洋急着找厕所,又不敢大步跑,不然万恶的上升气流使裙子飘起来那就很尴尬了。

一路上他穿过了各种牛鬼蛇神,还有五颜六色的“杀马特”造型,终于远远地望见了厕所大门,刚想加快脚步,又瞬间刹住了——低头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裙子……这个模样进男厕所,不会被当成神经病吗?

正犹豫时,就看到一个穿着女仆装的魁梧大汉从男厕所走了出来,还十分豪迈地扣了扣屁股。

鹭洋咽了口口水,——呵,果然是他想多了,这里可是coser的休息区,性别什么的……谁在意?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他忙抬脚就厕所冲去,可好死不死,从拐角处走出来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那人正歪着头和朋友讲话,没看到他,于是……

砰地一声,他们便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

由于鹭洋压根没来得及“刹车”,冲力太强导致他愣是硬生生把人扑倒在地了。

“咝——”被当成肉垫的男人微微抽了口气。

鹭洋也被那结实的胸肌撞得懵逼了半晌。双手撑在地上支起身子,才看到清身下的男人模样——深蓝色连帽衫,黑色短发,从领口出隐约露出的纹身……

这不是……小哥的装扮吗?

耳边不知不觉议论声响起:

“咦,弥海砂扑到了张起灵?”

“这是什么奇怪的组合?”

“这年头流行混搭吗?”

“他们是哪个社团的?长的不错嘛。”

成锦本来正在跟朋友聊天,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被一只野生弥海砂撞倒了,等他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张白皙的娃娃脸在自己的正上方,哥特式的眼妆,水润的红唇微张,亮晶晶的瞳仁,如此近距离看还真被惊艳到了。

“没事吧小妹妹?”成锦的嗓音一贯有些懒洋洋的。

鹭洋愣了一下:“你说谁是小妹妹?”

围观群众:咦,弥海砂和张起灵居然就这么躺在地上聊起天来了。

成锦听这声音有点不对劲,可是那张脸实在太过水嫩白皙,他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嗯,手感很好,果然是女生。

鹭洋:“谁允许你戳我脸了!”

围观群众:咦,弥海砂和张起灵躺在地上吵起来了?

成锦表情不变,淡定道:“不管怎么说……小妹妹,你先起来一下。”

“都说了我不是小妹妹!”鹭洋一把揪住他的连帽衫,气鼓鼓地瞪着他。

成锦停顿半晌,蹦出一个单音节:“哦。”

“……”

“知道了小妹妹,你可以起来了吗小妹妹?”

鹭洋深吸一口气:“都跟你说了,不是小妹妹……”然后他脑袋一热就把裙子掀了起来,“看清楚,我是男孩子啊!”

围观群众:咦?弥海砂给张起灵看她的……胖次?这剧情的走向真魔性,不过……我喜欢。[迷之微笑]

第3章

鹭洋觉得他这辈子做过的最羞耻的事情,大概就是当众掀裙子了……

本来在换装之前,社团妹纸一直建议他穿安全裤的,但是他就是抵死不从,现在他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作不死……当他此刻掀起裙子的时候,成锦就看见了他那条销魂的蓝白胖次,以及,裆部的……迷之凸起。

仅仅过了一秒钟,鹭洋的理智就回来了……

咦?

我做了什么?

再低头看看被自己压着的小哥,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此时小哥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那表情似乎在说——哪里来的暴露狂?

那一刻鹭洋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当于钦赶过来找他的时候,就看到他一脸被玩坏了了表情。

于钦一把将他从小哥身上拎起来,然后抱歉地对躺在地上的小哥说:“他今天没吃药,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然后揪着鹭洋的手风一般地往舞台后台跑去。

他们社团表演的节目是火影小剧场,至于为什么会出现鹭洋扮演的弥海砂和于钦扮演的死神,编剧小哥说这叫“混搭”。

当然他们无法参透编剧小哥神一般的艺术造诣,整个节目的剧情十分无厘头,现在想来是屎一般的剧情,可那个时候却玩得特别开心。所有服装都是自己缝的,所有道具都是自己做的,倾注了整个夏天的热血,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最后公布成绩时,他们社团没有拿到好名次,但是却意外地圈到了很多粉。

尤其是鹭洋,他从后台走出来,准备去休息区换装时,突然涌来了一大堆场馆里的游客,举着手机和单反在拍他。

“美女,可以摆一个弥海砂的经典pose吗?”

果不其然,有人这么要求了。

经典pose?

鹭洋实在摆不出女生的pose,只好比了个剪刀手,没想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剪刀手造型,就引来一阵尖叫:“雾草,好可爱!”

鹭洋眨了眨眼——嗯?这样也行?

人群外,成锦和他的同伴正准备处场馆,突然成锦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同伴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

成锦拿出手机,对着前方拍了一张,然后把手机放进兜儿里,说:“没什么。”

“你在拍谁?”

“……一个coser。”成锦说话的时候表情很淡,好像只是随手一拍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同伴耸耸肩,勾了勾他的手臂,说:“走啦走啦,好不容易从那群要跟你合照的女粉丝堆里逃出来,再不走,你又要被包围了。”

“嗯。”

晚上,鹭洋躺在寝室里刷微博,在手机上滑了几页,突然就翻到了那个被他撞到的小哥的照片,人来人往的喧嚣背景下,他靠在一个圆柱旁边,静静地注视前方,只有一个侧面,却能看到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轮廓姣好的唇形,就跟那些年看过的美少年漫画一样,此时此刻鹭洋才真正体会到那句——“从漫画里走出来”是什么意思了。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于钦洗完澡走过来,冷不丁地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喏,这个小哥,我今天把他撞倒了。”鹭洋把手机屏幕展示给于钦看。

钦摸了摸下巴,“这是我们学校的,好像是高二的学弟。”

“啊?!真的假的?你认识?”

“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是我在我们学校贴吧里见过他的照片,什么……‘十大校草排行榜’,他排在第一名。”

鹭洋抽了抽嘴角:“我们贴吧居然还有这么中二的帖子……”

“青春期的女生,你懂的。这小哥上过很多排行榜,像什么‘最想嫁给他排行榜’、‘最想被他壁咚排行榜’、‘最想推倒他排行榜’之类的……”

鹭洋喃喃念道:“是么……确实挺帅。”

他眼眸一动,鬼使神差地轻触屏幕,按下了保存键。

六年来鹭洋不管换过多少手机,这张图片他始终都保存着。

————————————————————————

“滴滴滴——滴滴滴——”

鹭洋被一阵闹钟声吵醒,他揉了揉眼睛,看到闹钟旁贴着他昨天写好的便签纸,上面写着:接成锦去拍摄地。

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那场糟糕的面试,他顺利通过了……

再次遇见成锦的惊讶盖过了得到工作的喜悦,所以一不小心,昨天晚上就喝多了点……

不过幸好定了闹钟,没睡过头。不管怎么说,今天开始,他就是成锦的助理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鹭洋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蹿了起来——得之不易的新工作,第一天一定要好好干。

顺着导航仪找到了成锦的家,是一座两层的独栋,手机里是那天的面试官大叔发来的一串密码,他照着密码按了一串数字,大门应声打开。

房子里窗帘全是拉上的,昏暗一片。

“……有人在吗?”

鹭洋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还没醒么?

想了想,他走上二楼卧室,推开房门,果然人在这里。

房间主人的睡相真心不算好。

床铺被他滚得乱七八糟,被子床单全缠在一起,他上半身陷在柔软的被子底下,只有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大大咧咧地露在空气中。

鹭洋走上前推了推被子里的人,轻声说道:“成锦?”

成锦闷闷的低哼了一声,不耐烦地挥了挥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吵。

其实他和成锦有整整六年没见了,高中毕业后,他就从来没有想过会再见到他。

所以他也没想过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

不知道成锦是否还记得高三那一年他们共同经历过的事情,如果记得,他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

“同校同学”?

“无关紧要的人”?

还是……

“曾经疯狂喜欢过我的白痴”?

想到这里,鹭洋的眼眸就暗淡了下来。

这时,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被子被他自己的腿卷开,露出了更大面积的皮肤,鹭洋本能地把目光移开,耳根有些发红,但随即想了想,自己已经是他的助理,以后可能会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那必然会看到这些的,早点适应比较好,而且,如果被成锦知道自己这么怂,肯定会嘲笑他的吧……

印象中,这个人是嗜睡如命的,并且有严重起床气,鹭洋也不想扰人清梦,但是他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家伙载到拍摄现场,就算是睡成死猪,也得运过去。

于是他又轻轻推了推他:“喂,起床了,大叔说下午要进组,不能迟到。”

说完这话,他似乎想起来那个大叔自我介绍过,叫桥本。

听上去是个日本人的名字,难怪口音怪怪的。

当然,现在不是思考大叔哪国人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再度说道:“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吵死了。”成锦闭着眼睛,眉头拧起来,手在一抓,就逮住了鹭洋的胳膊,然后用力一扯,就将鹭洋整个人扯到了床上,用被子把他罩住。

“……”鹭洋愣住了——诶?什么情况?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没想到成锦直接把大长腿横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压得死死的。

不、不是吧?

鹭洋的脑袋悟在被子底下,脸呼吸都不顺畅了,不过不是因为被隔绝了空气的缘故,而是……

太近了……

离成锦,太近了。

这样的距离,令鹭洋没有来感到心慌。

成锦知道是我吗?

应该不知道吧,他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鹭洋安静了一会儿,突然说:“成锦,你赶紧起来,桥本说,你今天要是迟到了,下半年休假就饿全部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