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金色婚姻 下——困成熊猫【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1-24 作者:

第40章:你不脸红吗?

展翼飞又何尝不知今时今日的林玉童绝对不差一篇长评,但是他觉得人家都能做到的事情他更应该做到才行,于是忙完工作之余,他还真干了件自己从来都没想过的事——写情书。

长这么大没写过这东西,但是今次他突然决定写一封,因为长评这东西人人都可以写,但是情书不一样。他决定写一篇既能表达他的感情,又能表达他十分欣赏林玉童作品的“情书”。

说动笔就动笔,晚上林玉童去睡,展翼飞就借口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没处理完,偷偷在书房写。写了大概两千多字的时候,展翼飞终于停下来。但是他想了想没有直接发到网上,而是决定耐心地等一等,以免被林玉童看出蛛丝马迹。

程释知道他做的事情,光明正大地笑话他表个情还做贼似的,展翼飞只能说出真相——林玉童还不知道他就是“醉卧林间”。程释听罢摇摇头,“老实说,‘醉卧林间’这名字其实真挺邪恶的。”

他当初帮忙申请账号的时候可没用这样的好吧?

展翼飞想到自己当初的那些小心思,心里也有些尴尬。其实他一开始想的是“醉卧林肩”,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又觉得“醉卧林间”更好,就用这个一直到现在。

“但愿你不会被发现吧,不然万一让林子知道你就是那个难过要打赏,高兴更要打赏的土豪读者,他肯定会好好收拾你一顿,我认真的。”程释笑吟吟的,一想到那样的场景就好奇得不行。他认识林玉童也有一段时间了,不敢说太了解吧,但是性格基本算是摸透了,那就是个跟自己人怎么都行,但却不能让外人占了便宜的主。

这段时间里程释跟项军也一直住在展翼飞的别墅,一来这里宽敞,地方足够,二来几人住得近于工作有诸多便利,三来项军能就近搞定家里的安全情况,所以原来跟林玉童接触的机会不是特别多的两人如今都变得多了起来。

林玉童最近明显能感觉到项军对他的转变,跟最开始见到他时有很大区别,如果说那时是莫名其妙的戒备,那么现在则变成了完全的信任和放松,甚至有时候还带点佩服,他猜后者大概跟看了他的小说有关。

现在林玉童时常能跟项军聊上几句,甚至包括对他的作品的看法都能探讨一下。项军虽然不爱说话,但是说到感兴趣的事情,他就没那么面瘫了。

“昨天的更新正好卡到关键时候了,你今天不打算多更一点?”项军部署完家里的安保情况,问林玉童。

“不打算。我今天得回趟b市。”展翼飞昨晚下班回来的时候把给他开的实习证明带回来了,他要拿着这东西到学校报备一下,这样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可以不用回学校。

“那一会儿我开车送你回去,准备完下来吧。”项军说罢下楼,大概是去了车库。

林玉童一早就已经把路上要带的东西收拾出来了,所以没用了五分钟他就坐上来时坐的那辆越野车,并且还给展翼飞打了招呼。

这次回去之后除了去学校,肯定还要回趟家里至少陪父母住一宿,所以他去了之后当天回不来。展翼飞早上去公司之前就粘了他好一会儿,这会儿接到电话还是不放心,各种嘱咐都出来了,恨不得就这么赶过来陪他一起去。

“到了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展翼飞最后强调了一句。

“放心放心,肯定忘不了。你也别忙到太晚了。”林玉童说罢又扯了两句才挂电话。

“我看翼飞现在恨不得把你揣兜里。”项军开车时说。

“是啊,比大款还粘人。”林玉童拍了拍大款的头,眼里是掩示不住的笑意,“对了项哥,我听翼飞说你身手比高文亮还好,是真的吗?”

“各有所长。他潜伏能力强,近身攻击力差些,但射击技术胜我一筹。”

“能说说你俩是怎么认识的么?”

“不能。”项军说完可能也是觉得这样的拒绝方式太没礼貌,又补充了一句:“太长。”

“……”林玉童无语地看了项军一会儿,“你真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不爱说话的一个。”长能有多长啊?再说多说两句又不会死!

“可话又说回来,也不知道高文亮什么时候能回来,你看大款好像有点儿瘦了。”最近也不知是不是想高文亮想的,大款都不太爱吃东西了,老是闻闻食物的味道就蹲到一边哼唧,给洗澡也没用,拿玩具也没用,可是检查了口腔也没什么问题。

项军没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林玉童想说,瘦了的好像不止大款一个,但是这话到了嘴边他又咽回去了,毕竟不知道项军对高文亮到底是怎么了,说喜欢吧,像展翼飞说的,差些什么,说不喜欢吧,每次提到高文亮的时候,项军的眼里总会出现一些与对他人时明显不同的微妙神色。

林玉童觉得项军其实也是希望高文亮回来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开这个口罢了。

两个人各持心事,剩下的半段路一直沉默,殊不知他们正在惦记的高文亮,或许就快要回来了。

第29军下辖的某野战旅一个特训操场,一道迅捷如豹的身影正在高速奔跑着,他一身迷彩服跃过前面接连而来的障碍物,猛地拔出飞刀,毫不犹豫地掷向前方突然被丢到半空中的啤酒瓶,酒瓶应声而碎,他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拿出枪在瓶嘴落地前瞬间开了一枪,“砰”一声,瓶嘴带着清脆的响声在半空中炸成了花。

周围一阵鼓掌叫好的声音,他却只是沉默地坐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展宏英把嘴里叼了半天的草杆“呸”一声吐到地上,眼里难得的带了些惋惜,回身吼了句,“好什么好?!你们得都练成他这样才是好!”

叫好的人忙把嘴巴闭上,心说这特么就是个奇葩啊,谁能练成他这样?但是他们都被展宏英拾掇惯了,这话是绝对不敢说的,敢说?分分钟叫你明白什么叫“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展宏英示意士兵继续训练,去拎住了高文亮的衣领子,把人提起来,“走,有点事跟你说。”

高文亮也不反抗,顺着展宏英的力道就被牵走了,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让他干嘛就干嘛

展宏英大概是被他这股劲给气狠了,忍不住摘下手套“啪!”一声抽在他后背上,“瞅你现在这德行,你说你至于吗?答应的时候好好的,说过来帮我,可一到了这儿这心都不知道飞哪去了。四十五秒,亏你好意思。你说说,以前最快的记录是多少?”

“三十九秒。”高文亮说完自己都忍不住轻轻皱了皱眉。

展宏英瞪了一眼,“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反正这次叫你来的目的也达到了,你要是想回去可以回去,可别成天在这里给我现场教育什么叫‘行尸走肉’。”

高文亮摇摇头。

展宏英见着,把他带到办公室,递了他一个纯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信息的文件袋。

高文亮接过来,不急不缓地打开,从里头拿出大约是六七张a4纸的样子。他看了一会儿,整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敢置信。

“大哥,你在逗我吗?”在这里大伙暗暗都叫展宏英“大哥”,因为此女经常比爷们儿还爷们儿,不过他们平时不敢叫出声来。这次脱口就来,可见高文亮对文件里的内容多吃惊。

“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是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我也不赶你。”展宏英倒也没恼,大概是上了年纪火气没以前那么大了。她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说:“算了你还是回去吧,最近小翅膀去了荣城,大概也需要人手。”

“那我走了。”高文亮把那袋东西送进碎纸机里。

展宏英跟他摆了摆手,之后一直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很久都没出声。她从带锁的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那上面是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她嫂子,也就是展翼飞的母亲。她记得她嫂子很温柔,眼里总是带着暖人的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自从到了展家之后就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母亲走得早,那时候她觉得嫂子就像母亲一样,比她哥和她爸都对她好,全世界最好。

可惜了,好人不长命,该死的却还活着。

&&&

高文亮出了军队之后也没马上联系展翼飞或者项军,他先去了趟b市最好的医院,挂号看了一下腰。之前训练的时候好像出了点问题,但是他也没放在心里,更没找军医,这会儿一静下来倒是痛感明显了,还是看好了再说。

所幸大夫说问题不大,只是有些肌肉拉伤,给开了点喷雾剂。

高文亮在取药窗口拿上药,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又跑去挂了一个号。等他忙活完再回到自己原来租的房子时天都已经快要黑了。他给房东打电话说自己要退房子,约了第二天见面,之后一看屋里太乱,又收拾了一遍。人项军收拾房间是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他收拾房子是——妈的,这衣服太脏了,还是扔了吧。这个冰箱左边有点划痕?得给调个方向以免被房东看见。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型运动器材放在明面上是有些乱,扔进柜子里不能被房东看见。

忙活完差不多也就用了十五分钟,高文亮把黑得看不出原色的拖布直接给丢到了门外,打电话。

“林子,是我啊,你人在哪呢?”

“高文亮?我在b市,我来把实习证明交学校了,明天回去。你在哪儿呢?”林玉童转头看了项军一眼,项军就在他不远处啃存稿呢,原本注意力集中的人听到“高文亮”三个字这会儿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我也在b市,那你什么时候回荣城?一起?”

“行啊,我在我妈这儿,要不你过来?”

“好,你等我。”高文亮把门一锁,打个车直接去了林宅。当然他这时候根本没想到项军也在,所以到林家看到项军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瞪林玉童一眼,低声问:“你怎么不早说他在这儿!”

林玉童笑笑,“你也没问啊。”

高文亮又想说什么,谁知大款咻的一下扑过来,两只前爪搭在他身上呜呜地哭,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高文亮一眼看出儿子瘦了,心疼地摸了半天,“你小子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毛都不亮了。”

大款发贱,哼唧两声。

陈素宁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是小高来了啊,快进屋啊,怎么站门口呢?”

高文亮换了鞋,跟陈素宁打完招呼瞟了项军一眼。

项军也在看他。

林玉童见状,去挽住母亲的胳膊,“对了妈,我有点事跟您商量,您跟我去一下我屋里呗。”

陈素宁不疑有他,上楼关上门,“什么事啊?”

“没事,我就给您捏捏肩。”

“臭小子,吓我一跳!对了,你爸让我问问你,翼飞在那边怎么样?最近外面有不少人都说展扬集团要有大变动了,可爸妈这边又帮不上什么忙。”

“您和我爸健健康康的就是帮忙了,其它事情翼飞自己能看着办。其实别说您和我爸了,就连我也是一样,帮不上什么忙。”林玉童也有些无奈,“对了妈,这次我们走了之后可能项军会留下几个人来,平时您要是觉着有人跟着也不要太紧张,是来保护您和我爸的。”

“还要弄保镖?不至于吧?”

“用不到最好,以防万一,毕竟人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其实他觉得展宏图倒可能还好一些,倒是那个叶寒英老是让他心神不宁,给人感觉像披着人皮的毒蛇一样。

林玉童又和母亲多聊了几句,觉着时间差不多了才下楼,万万没想到,项军和高文亮这俩人看起来根本就没搭上话,因为他拉走了母亲却没防住他爹,这会儿项军依然在看小说,而高文亮则被他爹拉着下棋呢。

时间差不多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林玉童真是服了他爹。不过平时确实没什么人能陪着下棋,这么一想,他决定装作没看见。

他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给展翼飞打电话,展翼飞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很快接起来。话筒里是过了很长时间才响起的人声,而且这声音还有些不同以往。

“小童,这么快就想我了?”

“翼飞,你没事吧?”明明还是展翼飞,但林玉童就是能听出这声音有点不太对。

“没事。”展翼飞摇头示意旁边的医生先不要碰他,继续说“只是这两天要忙的可能太多了,稍有些休息不够。你还没睡?”

“嗯……”林玉童看了一眼项军,心里有些狐疑。展翼飞可是能在床上折腾好几个小时第二天还照常生龙活虎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不够休息就这样?而且他来之前明明还好好的。

“怎么不说话?”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玉童想来想去都觉得不放心。

“真没事,我能骗你么?再说你明天就回来了,我骗你干嘛?”展翼飞说这话时语带笑意,“要不我现在就过去看你?”

“也可……还是算了,本来就够累的,你好好休息。”

“嗯,亲亲。”

“咳,等一下。”林玉童回了房间,“mua~”亲完挂了,瞪眼瞅了会儿手机。

“你说你,自己都知道明天就得穿帮,还装什么装?”程释摇摇头,无语地看向展翼飞腹部上的绷带。

“他每天要想的东西太多,用脑比一般人时间长,所以晚上总要睡个好觉。”

“成箱买润滑剂的人说这个不脸红吗?”

“……不是我买的。”

“你觉得我会信?”

展翼飞:“……”

第41章:不许笑

林玉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想都不太放心,干脆把电话打到程释那里。可是程释关机,他没办法又把电话打到家里问王伯。

王伯已经得到指示,纵然觉得不妥,但还是对林玉童说:“少爷已经休息了,可能是最近收拾这边的烂摊子有些劳累。要叫他起来吗?”

“不用,他没事就好。那王伯您多费心,我明天就回去了。”

“好的,您也好好休息。”王伯挂了电话摇摇头,沉沉地叹了口气。

林玉童打开笔记本写了一些东西,但这过程中展翼飞异样的声音老是在他耳边回响,弄得他很难集中注意力,最后他干脆也不写了,把本子一关,强迫自己赶紧睡觉。

然而他也并没能像大多数时候一样很快睡着。展翼飞的声音是不在他耳边回响了,但是却换成了别的问题。

王伯和展翼飞不会骗他吧?

展翼飞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是怕他担心所以才不告诉他吧?

林玉童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胡思乱想。他把床头灯打开了,拿了自己路上没看完的书继续翻。翻到大概快零点的时候才好不容易睡下,谁知却又开始做起梦来。他梦见有只小猴子在山上,蹦来蹦去找吃的,机灵得很,可是找到果子之后吃完就闹腾开了,小东西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疼得来回打滚。林玉童要去帮忙,这小家伙却一下子跑进了林子。

林玉童去追,追了半天没追到,反倒是身体不小心撞到了“树桩”上,“咣”的一声,特别响,他睁眼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屋里的桌子腿。

这绝对不是他第一次撞桌腿,所以他屋里的桌腿都是圆杆的,撞了顶多发青。

问题是他做的这什么梦?

他很少做梦,特别是展翼飞告诉他小猪扑满的事情之后,他几乎就没再做过梦。

梦见猴子代表什么?

林玉童拿了手机打开浏览器,把“梦见猴子”这几个字都输入好了,却没有去按搜索,因为他突然想到,展翼飞就是属猴子的。这一强论登时让他躺不住了,去找项军和高文亮。

他敲门的声音并不大,而且敲的只是离他近的项军的门,但是警醒如二人还是在第一时间听到了动静,几乎是同时开门出来,“怎么了?有事?”

“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要不现在就回荣城吧?”林玉童朝父母所在方向望了一眼,因为离得不算特别近所以他现在的音量应该不会吵醒父母亲,但是如果要走的话怎么也要提前说一声才行。

“可以。”项军说。

“那走吧,反正房子随时都能退。”高文亮朝正眼巴巴瞅他的大款招了招手。

“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跟我爸妈说一声。”林玉童去敲了敲房门,跟母亲说:“妈,我有个同学生病住院了急用钱,家人离得又比较远,我先过去一趟,今晚可能就先不回来了。”

“那是该去帮忙,用不用妈跟你一起去?”陈素宁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妈,项哥跟高文亮都在呢,没什么大事,我到时候再给您打电话,您和我爸接着睡吧。”

“那行,夜里风大,你们都多穿点别着凉。”陈素宁说完一直目送林玉童出了大门,倒也没怀疑他,因为她家三个孩子长这么大真的很少说谎。

“你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开口就能扯,还同学生病住院?”高文亮一副服了的样子,“那明天怎么说?”

“明天再说明天的吧,我要是现在说翼飞那边可能有事,我爸妈得担心一宿,搞不好还要跟我们一起去荣城,那可太折腾了。”大不了明天他不要脸了,跟爹妈说他想展翼飞了所以才临时决定回去。反正现在只要能让他确定人没事就行。

b市距离荣城开车大概是四到四个半小时,但这是对常人而言,以项军的车技,基本上三个小时就能到地方。

大概是看出林玉童脸上的不安,项军说:“放心吧,如果有什么麻烦我安排的人不可能没动静。”

高文亮也说:“是啊,翼飞的身手也不是一般好,再说他真有什么事程释也不可能这么消停。”

“可是我梦见有只猴子捂着肚子疼得满地打滚。”林玉童觉得那一幕特别清晰,他现在都还记得那小猴子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不会就因为这个突然决定回去吧?”高文亮无语。一个梦?!

“也不光是因为这个。之前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就不太好,我听着总觉得不放心。”

“可别是拉肚子什么的。”高文亮觉得捂着肚子还没力气,忒像拉肚子。

项军这时却说:“谨慎点没什么不好。”

他一直觉得人有时候是有一定的感应能力的,特别是关系亲密的人之间,而他会痛快答应林玉童回荣城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兄弟多年,他知道展翼飞这人,要是真有什么事也的确有可能瞒着他们不让他们担心。

车速又快了一些,上了高速之后就更是一路疾驰。林玉童却觉得高文亮的猜测似乎也不无道理,难道展翼飞真的只是拉肚子?!

可拉肚子也不至于疼得满地打滚吧?

却说另一边,展翼飞早都睡了不知多长时间,程释跟两个随行保镖也留在了医院。

时间将将到凌晨四点,项军把车开进了别墅。门口有人过来打招呼,“项哥,您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项军问:“展先生跟程助理在吗?”

保镖说:“没有,展先生和程助理夜里都没回来,李哥(留在医院的保镖之一)说是展先生身体不太舒服,这两天可能会留在医院,但是他也说展先生嘱咐了,因为不是多大的问题所以不用通知您和林少。”

项军直接给李军打了电话,李军那边很快接起来,“项哥。”

程释听见声音,直接把手机要过去了,“项军,你们到荣城了?”

项军“嗯”一声,“林子担心翼飞,所以提前回来了。怎么回事?”

程释压低声,“就是急性阑尾炎,做了个小手术,这会儿挺好的,怕你们惦记才没说。”

所以说林玉童那个梦还真不白做?

林玉童也是服了,做个梦还带做这么准的。一伙人赶到医院,天也没亮,但是他看到展翼飞,这心总算是放下了。

展翼飞大概是真的累狠了,又或者是手术时多少伤了点元气,这会儿还在睡着。林玉童在病房外看了一会儿,见他挺好的,便没进去,担心再把人吵醒了休息不好。

程释说:“你们不用惦记,赶路怪累的,要不就回去休息吧,白天再来。”

林玉童一寻思展翼飞也不能马上吃东西,再说项军跟高文亮俩人跟他这么一折腾肯定也累了,便点点头,但他却不是要回去,而是让项军跟高文亮还有程释回去,他留在这里照顾。

程释也觉得这样做似乎更合适,但项军跟高文亮却认为这时候更应该注意安全,所以最后是李军跟另一个保镖把程释带走了。

高文亮跟项军在病房外面的陪护间休息,林玉童睡不着,拿出笔记本码了一会儿字,最后干脆提早更新了两章小说并且留言说自家的小猴子生病住院了,最近的更新可能都走存稿箱,而且一切留言全部暂停回复。

有夜猫读者见了一脸懵逼问:童子你还养猴子?!不会吧?!难不成是结了婚,孩子属猴?

林玉童差点笑喷,合上笔记本,见天隐约有些要亮的意思了,悄悄摸进病房。

展翼飞也有些要醒了,听到动静缓慢地睁开眼,他看到林玉童在,似乎有些分辨不清是现实是梦境。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叫出声,“小童?”

林玉童坐到床边握住展翼飞的手,“嗯,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展翼飞说:“疼。”

林玉童立时紧张起来,“是伤口疼吗?要不要叫大夫?”

展翼飞摇摇头,“叫大夫也没用。”说着他抓住林玉童的手摸到分身处,“他们说手术之后最好一个月之内都不要有性生活,我这儿憋得疼。”

林玉童本来还担忧不已的,这下直接气笑了,一把捏住展翼飞的大肉虫,然而几乎握住的当时他就愣在了那儿,“你……”

展翼飞看着林玉童思考的表情,瞬间红了脸,除了尴尬还是尴尬。他怒叫:“不许笑!”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林玉童虽然没出声,但耸动的肩膀根本停不下来,他是真没想到,展翼飞居然也会有被人剔光了鸟毛的一天!

第42章:穿裙子吧?

虽然只是个小手术,但毕竟也要在医院里住上几天,所以展翼飞因病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在展扬集团传开来,自然也就传到了总部和展家。

汪冰燕得到消息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真是老天无眼,怎么就没得了不治之症呢?”

展宏图就坐在她旁边,却根本没有反驳这句话,而且眼里是显而易见的遗憾,似乎也觉着汪冰燕说的有道理。

最近他们在公司里的处境是越来越堪忧,虽然他还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但心里不服他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叶寒英从荣城回来之后,有些股东们就算嘴上不说,可言谈间无一不带着淡淡的讽刺。

展翼宁手里摆弄着新买的手链,“依我说,现在就是个好时机,他住院天天用药,找人做点手脚不行么?反正我看要是再不让他失去管理能力,展家不出明年就得到他手里。”

众人陷入沉默,片刻后,汪冰燕问始终没开过口的叶寒英,“寒英,你是怎么想的?”

叶寒英自从去了荣城之后四处奔波,人比原来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就跟要被风吹跑似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闻言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上面留着这次他去荣城之后“意外”受的刀伤,一条长约四五公分的疤痕醒目地停留在他的掌心,就好像在提醒他永远不要大意。

“项军回来之后展翼飞身边的防护就更严密了,这时候打他的主意没那么容易,而且他们现在住的医院是陆军医院,那里的人跟展宏英私交甚笃,想要在药物上做手脚也难。”叶寒英转头看向展宏图,“十四年前,您就不应该让他活着回到展家,不然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麻烦了。”

“我怎么会想到他能发展到今天?”展宏图眼中带着阴郁,主要是他确实没料到,展翼飞每次都能完成他认为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害得他就算是想在公司里打压都打压不了,而且反倒让越来越多的人信服展翼飞!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展翼宁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都被人看成是私生女就觉得一阵憋气。称赞声全是给展翼飞的,而她连被认可为展家的后人都这么难!她不服!

“坐以待毙肯定是不行。”汪冰燕给展宏图倒了杯茶,漫不经心地说:“其实我倒是觉得,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入手。展翼飞自身的警觉性很高,但是他身边的人可不一定吧?”

叶寒英深深地皱了皱眉头。其实依他的本意,他是希望商业上的事情就用商业竞争去论输赢,但是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差了展翼飞一局。

还好,他手里还有一张没亮的底牌。

&&&

展翼飞一共在医院里住了三天,这三天林玉童天天陪着他,时不时还给他讲讲故事什么的,充分展现了什么叫来自另一半的温暖。就是没事就笑话一下“鸟毛君”这一点特别不能忍!有好几次展翼飞都被笑得抓狂,恨不得把林玉童抓过来按床上大战几百回合。可惜了,现在是有心但身体情况不允许。

林玉童感觉展翼飞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展翼飞目前走动得还不能太快,最开始这几天一直要小心。他于是扶着展翼飞慢慢往屋里挪,谁知还没挪到台阶处就出了一场意外。大款从楼上飞扑下来,一下子把高文亮扑得一趔趄,高文亮额上瞬间冒出冷汗!

高文亮站在那儿不动了,呼吸也稍有些粗重。

项军离得最近,看出异常,“怎么回事?”

以高文亮的身手绝对不可能只是被扑一下就这种反应!

展翼飞跟林玉童也停了下来,展翼飞说:“小高你没事吧?”

高文亮摆了摆手,一步步往沙发处挪,挪到地方的时候他长出一口气,见大伙都关切地看着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只是肌肉拉伤而已,过阵子就能好了。”

“去医院看了吗?”林玉童问。

“看了,药也拿了,你们不用这么看我。该忙什么忙什么。”说罢手放到腰上捏了捏,然后把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的大款给喝住了,“不许再扑了!”

“嗷呜……”大款站到沙发边上仰脸看高文亮,被拒绝了有那么一点点委屈。

“药在哪儿呢?这几天我根本没看见你喷。”项军摸了摸大款的黑狗头,“别哭,先自己玩儿。”

大款摇摇尾巴,爪子搭在茶几上,一边看着项军跟高文亮的眼色,一边偷偷从糖果盘里扒拉出一粒水果糖,然后叼在嘴里,眼巴巴瞅着。

高文亮直接被它给气笑了,“吃一块吧,看给你馋的。”

大款赶紧撒欢儿跑了,找个地方撕了糖皮,还特别懂事地把糖皮扔进了垃圾筒,因为它知道,不这样以后就再也没糖吃了。

林玉童一看反正有项军,就把展翼飞先扶到楼上去,之后下来就进了厨房。展翼飞这两天都没吃着什么顺口的东西,来的路上就跟他说想吃小鸡炖胡萝卜,还要配杂粮饭跟清脆爽口的小拌菜。林玉童知道,展翼飞长这么大头一次生病住院,而且以前病了也是没什么人管,所以左不过是些小要求,他也不舍得拒绝。

项军朝厨房看了一眼,“林子,你那有药酒吗?”

“有,你等会儿我给你找。”之前来的时就把展翼飞买的药全都带过来了,所以真是要什么有什么。

“你项的你要干嘛?”高文亮问。

“别让腰太吃力。”项军拿了个抱枕放到高文亮腰后,“一会儿我给你搓搓。”

“搓硬了你负责?”高文亮眼里有了些笑意和一丝若有似无的诱惑。

然而项军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转身去跟林玉童拿药酒去了。

高文亮暗暗叹气,望着项军的背影,眼里多了一丝无奈和心疼。

&&&

展翼飞难得能在平日里一连休息好几天,自然粘林玉童粘得紧,简直比大款还粘人。林玉童写小说,他让林玉童把笔记本带到卧室里写,林玉童写,他就坐在一边看林玉童。他很识趣地不会出声打扰林玉童,但是那个火辣辣的目光也够林玉童蛋疼几个来回的。

可能展辗飞是把身上的火都挪到眼里来泄了,林玉童恨不得在他和展翼飞之间弄个大拉帘。

后来林玉童实在是受不了被视奸的感觉,转过身来,“让你好好休息怎么这么难啊?”

不看报纸不看报表不看各种文件就看他,除非到晚上睡觉时间,这也太不会享受了!

展翼飞说:“小童,我想洗澡。”

虽然是出院了,但医生跟他强调了一定先不能沾水,怎么也得过了五天去医院再复查一下,确定了愈合情况良好才可以,他这已经是第四天了,他四天没洗澡,这期间一直是林玉童简单的避开伤口帮他擦。

除了第一次遇到林玉童那年,他至今还没有这么久没过澡的时候,当真不习惯。

林玉童也是无奈了,洗是肯定不行,但是每次他擦的时候展翼飞都能硬,害得他也跟着难受啊!

得想个办法才行!

“想淋浴是吧?”见展翼飞点头,林玉童说:“行,你等我。”

“你去哪儿?”

“我去给你做个道具!”林玉童下楼找王伯,问王伯有没有大的干净的塑料布和皮筋,王伯说没有,林玉童就开车出去买去了,买那种有点厚度的,大概买了三米,然后他还买了松紧带和针线,回来之后拿剪子,把塑料布剪成了宽大概四十公分,长两米多,之后他把长的那一边折起来五公分,拿针线粗粗地缝了缝,再把宽的两头一对接!最后他把松紧带穿进去系好,一条塑料布蓬蓬裙就出来了……

“这什么玩意儿?!”高文亮面带疑惑。

“翼飞说想淋浴,不是怕沾水么,我给他弄个伤口防水裙,让他淋个够!”林玉童把用过剩下的东西扔那让佣人收拾,之后拿裙子上楼了,留下一脸懵逼的高文亮几人,紧接着没多久,客厅里就是一阵要翻起房顶的爆笑声。

那裙子,给展翼飞穿?!这不是要逼展翼飞“带伤拔枪”吗?!

连项军都有点儿绷不住表情了,扭曲的面色显示着他忍得有多辛苦。

高文亮说:“要不要上去看看啊?”

他简直要好奇死了!

程释摆摆手,“你们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做。”

项军扶了高文亮一把,“走吧。”

却说卧室里,展翼飞已经看到林玉童的杰作了,并且自然是死活不肯穿的,这东西要穿了他这一世英明就毁了!

“反正别人又看不见,不就我能看见么?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林玉童抖落了一下裙子,“快点吧,穿上就能淋浴了。”

“别闹,我才不穿。”展翼飞无语地看向那个透明且万分简陋的防雨工具。

“不穿我不是白忙活了么!”

“那也不穿。”展翼飞难得拗上了,“再劝看我怎么收拾你!”

“哟,还收拾我呐?你来呀你来呀,怕你?纸老虎!”林玉童瞟了展翼飞下身一眼,“还是只没毛的纸老虎。”

“林玉童!”展翼飞大概是真的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猛地跃起来一把把林玉童按倒在床上并压制着他,虽然额头上瞬间有些汗湿,但是眼里可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还压低身体轻轻在林玉童鼻尖上咬了一下,“是不是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你、你快下来!小心碰到伤口!”林玉童比展翼飞还急。

“我有那么脆弱么?看来还得加深一下你对我的了解才行。”展翼飞说着,仍旧保持着一只手臂压住林玉童的姿势,另一只手则探进了林玉童的内裤里。他拨弄了几下,林玉童就有些气息不稳了,有渐渐硬起来的迹象。

“你别闹了!”

“疼你,哪是闹?”展翼飞摸了几把就不摸了,转而把手放到了林玉童的股沟间极其色情地来回摩挲,弄得林玉童顷刻间红了脸,不一会儿就嘴里就带出了一丝丝似愉悦,又似痛苦的呻吟。

在门外的两个人等了半天,可是根本就没有等到任何结论,倒是被泼了一脸的棉花糖,这叫一个又甜又绵,都快让人无处着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