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花贼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第一章

东北吉林一带,除了柳英之外,首推兰默丞为富商之首,其家族中多封疆大吏、冠冕之士,财富权势之大,令人咋舌!

平日即门庭若市的兰府,今天更是聚满了达官显贵、富商巨贾,嘈杂声响遍四周,若仔细聆听,不难发现全是道贺声与欢笑声!

不为别的,因为今儿个正是兰府长女兰薇大喜之日。

兰之姓氏甚为少见,实因兰默丞为番外人士,为满族后裔。

十数年前满人与汉人结盟抵御位于北方的蛮族,满人定期进贡罕见的东北三宝,而汉人则给予北方少有的蔬果,并传授耕种技术,使其旱田也能长些杂粮,满足满人的胃口,彼此关系良好;而兰默丞则为两方联系的关键人物,他jīng通汉语,不时上朝与皇上闲话家常,颇得皇上宠爱,于是将他封为“满福侯”。

兰默丞底下共有两女,实为一对双生姊妹。

长女兰薇个性顽劣,喜好自由,是个野丫头,唯独与她那一身野性不搭的是她那张姣好绝色的面容,她是兰默丞心中的大麻烦。相形之下,次女兰荞的性子就温婉娴淑多了!

但兰薇不仅是兰默丞心底的疼(烦得心疼),也是他心中的最爱。他欣赏她的活泼开朗,却受不了她的淘气与自以为是的幽默。

鲁省“形云山庄”庄主形昱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一次兰默丞于访中原途中,两人在船上巧遇,闲谈之下甚为知心,从此成为莫逆,双双道别后,一直以鱼雁往返,传递近况。

就这么两年过去了,兰薇已由十六长为十八,正是花嫁之年,她的玩性不时让兰默丞思及形昱的沉潜,忽地,他福至心灵一想,何不将兰薇许配给形昱?虽说距离远了些,但至少能收敛一下爱女的心性,岂不一举数得,再说,他可是满意极了形昱这个半子。

这桩婚姻就在他的自以为是下,未征求兰薇的同意,便主动做了决定。

也因此引起了兰薇激烈的反抗!

回忆起当时情况……

“不,我不嫁!”尖锐嗓音逸出兰薇的檀口,她显然有点招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父母之命,你敢违抗?”兰默丞当然也在气头上。

“我就是不嫁!”

“平日你想怎么玩,爹都任由你,但这回不行,形家过两天就会前来提亲,你等着做新嫁娘吧!”兰默丞甩袖轻斥。

“婚姻乃终身大事,你怎么可以bī我?”天哪!谁来评评理;然而在那种封建时代里,女性大多没什么声音,即便有也会让人忽略的。

“我是为你设想,试想形家乃江湖上首屈一指的武术世家,庄内佣仆如云,天天美肴佳馐,形昱是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你能嫁过去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

兰默丞捺着性子解说,无奈兰薇是怎么也听不进丢,她是嫁人又不是嫁佣仆、嫁美肴!况且世上温柔的好男人也不只他一个。

“那算我没这份福气好不好?哎哟——”

有生以来,兰薇第一次尝到挨巴掌的滋味,那刺麻的疼痛bī出了她的泪。

“薇儿……”兰默丞既是心疼又是后悔。

“不要理我。”她咬牙一喊,拔足奔出了书房,却在门外撞上了兰母,她一委屈,放声又是一哭。

“薇儿,怎么了?”不是谈亲事吗?怎么弄成这样?

“娘,我不嫁,永远在家陪着你好不?”她拉扯着母亲的衣袖,改弦易辙,企图洗兰母的脑。

“我当然希望你永远陪着我,可是薇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没法子将你永远留在身边。”看来兰荞的温柔婉约是其来有自,完全承袭母亲的真传;而兰薇却像极了兰父的个性。

同样的固执。

“你怎么跟爹一个鼻孔出气?我不玩这场配对游戏。”语毕,她立即冲回了房里,带着一肚子的怨气。

“你看这孩子!”兰默丞十足地无奈。

“你还怪她,她那脾气不就和你如出一辙吗?”兰母摇头轻笑,“让她静静,等形公子的人来提亲时,咱们再好好跟她谈吧!”

然事实证明,兰默丞尚未跟她谈起,这小妮子就动了逃家的念头,要不是家丁及时通报,他这张老脸还不知往哪儿搁呢!

逮回她后,他便一天十二个时辰命仆人、丫鬟看牢她,晚上更有侍卫队在她房门外守候。

兰薇这下不答应也不成,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全试过了,但她会就此认命吗?

才不!

※※※

锣鼓喧天,奏着喜乐的长管不停扬出欢声雷动的谱曲,蜿蜒绵长的迎亲队伍自东街排到了西巷,在在显现出“形云山庄”的排场和大手笔。

形昱的马上英姿更是围观人群津津乐道的,颀长的身形、飒慡的丰采、俊朗的面貌,足以诱惑每个未出阁姑娘家的心。就连那些已为人母、为人妻的,也无不欣赏他轩昂的外貌及尔雅的气质。

唉!来自四面八方无缘的长叹,足以淹没了他。

樱木凌澈站在人群中,他头戴编竹帽,让人瞧不清他的面孔,如果和马上的形昱相提并论,他的俊逸绝不输给形昱,鹫般深邃的五官宛如古代战神,剑眉朗目、鼻如悬胆,古铜色的脸庞透着股撼人霸气,浑身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此刻他的心全系在新娘子身上,幸好他赶到了。

其实,他根本不认识兰家,甚至连新娘的姓名模样也全然不知,他之所以不远千里赶来这儿,为的就是他手上那瓶鹤顶红。

他是“樱木花盗”的大哥,兄妹四人平日以盗为生,劫富济贫为乐,往往完事后,他们都会留下一朵属于自己的颜色的樱花为证,从不逃避。

自从老二樱木龙越找到真爱陶悯悯后,成天和悯悯两人以“神偷侠侣”自居,四处找寻目标下手,偷也就算了,偏偏事后还留下属于凌澈的白色樱花找他麻烦!

这两个家伙!

昨天一早,他居然发现樱木龙越他俩偷回了一箱兰家的嫁妆,这情形就和龙越当初扛回悯悯的模式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龙越那回扛回樱花邬的是个女人,而这次,箱内除了珍珠、玛瑙及金饰外,还多了瓶与里头物品格格不入的鹤顶红。

难道是新娘打算服毒自尽?

这个揣测使凌澈惴惴不安,立即以风驰电掣之速赶到这里,眼见外头映照的喜气洋洋,里头该不会正上演着一出自戕戏吧?

看来他得亲眼看着新娘出嫁,否则绝对无法安心回海拉山樱花邬。

※※※

“喜娃,喜娃……”

身着凤冠霞帔的兰薇,不顾礼数地在闺房内大喊着,吓着了正为她整理衣裳发饰的丫鬟们。

“小姐,怎么了?”她们感染了她的慌乱,着急地问道。

“喜娃呢?”喜娃是兰薇的贴身丫鬟。

“她去前面看看,是不是姑爷他们到了。”另一名丫鬟牙榛解释道。

“快,快去把她叫来。”她有点歇斯底里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那么急?小姐,你还是先坐下,我把你的发饰插好再说吧!”牙榛软语劝慰着,她是兰府最资深的丫鬟,现在是兰夫人身旁的总管。年纪稍长的她,自然明白兰薇的个性是吃软不吃硬,对于顽石就得要有耐性。

“不急怎么行,我……”她忽然煞住口,这可是她的秘密呀!

“怎么了?”聪明的牙榛想套她的话。

“没……没什么,你就快帮我插发饰吧!弄好后快去把喜娃给我叫进来。”兰薇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再找不到她要的东西,她当真会发疯。

她就是不明白,那么大只木箱,好端端地怎么会不见了呢?记得前天她还去库房检查过的,这会儿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难道天真要灭她?

“好,那你快坐好,我马上去找她回来。”

牙榛说着说着,就见到喜娃这个始作俑者悠悠哉哉地晃进了房里。

“小姐,外头好热闹呀!姑爷已经到下个街口了,听说他相貌不凡,长得可俊咧!”喜娃似乎话中有话,惹来兰薇一记白眼。

“你溜出去外头了?”兰薇闷闷的说。

“人家只是去看看热闹嘛!”喜娃与兰薇打闹惯了,所以两者间没啥主仆的距离。

“你——”兰薇想说什么,却又住了口,看着铜镜中为自己打点妆扮的牙榛说:“我已经差不多了,你可以跟我娘通报了。”

兰薇故意想引开她。

“是差不多了,小姐,你真漂亮!那我出去了。喜娃,好好服侍小姐。”牙榛端起架子,唤着其他丫鬟一块出了房间。

喜娃吐吐舌头,调皮的说:“我就是看她进来才出去的,虽然她是伺候夫人的,我才不怕她呢!”

“你哟!八成心理不平衡。”兰薇点了下她的鼻尖。

“本来就是嘛!”

“对了,我那口箱子呢?”兰薇突然想起找她来的目的。

“哪口箱子?”喜娃倒是不解。

“就是咱们放着准备逃离形府的那口箱子呀!我里头搁了瓶鹤顶红,打算bī形昱放我离开的!”兰薇这下可急了,眉梢全堆起了忧郁,瞧喜娃这副傻样,就知道结果了。

“你说什么?箱子不见了?”

看吧!她果然是后知后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