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午妻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第一章

这是间包厢。

没错,这里只是间餐厅的包厢,空间不大但豪华气派,更令人惊讶的是它的隐密性,四面无窗,甚至还安装了侦防探测的仪器,就怕有心人士偷听、偷窥。

吕佩亭不安的看看这个空dàngdàng的室内空间,心底很清楚虽然里面没有一个人,但外面却守着数名黑衣保镳。控制不住紧张的情绪,她的双手不自觉的绞拧牛仔裙的裙摆,在上面抓出一道道皱痕。

突然包厢的大门开启,她全身神经紧绷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不顺畅了!

接着,她听见有道沉重的脚步声缓缓朝她bī近,然后那人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就是吕佩亭?」对方冷然开口。

她点点头,始终不敢看他,「是。」

记得上次看见他的时候约莫在两年前,那时她才刚升上大四,陪爸爸参加他养父的葬礼时知道他这号人物。

爸和堂哥都说他是恶魔,不折不扣的恶魔,在他养父去世之后为了谋夺家产和事业不择手段,尽管他接掌集团已经两年了,但是内部尚有半数以上的老股东与旧员工表面顺从,内心却不服他。

偏偏去世的总裁没有留下子嗣,这才让他有机可乘。

「抬起头说话。」尽管室内不能吸烟,但他还是独裁的从一只银盒中掏出烟,在她面前吞云吐雾着。

吕佩亭这才缓缓仰起脸隔着一层烟雾看着他。

「说吧!你约我出来做什么?」他半眯着眸望着她一身朴素的打扮,脸上只稍稍上了层淡妆掩饰她苍白的脸色,比较醒目的是她那头长达腰际的直发。

如果真要他给她一个评价,那就是还算得上娟秀罢了。

白色烟雾飘散,她终于看清楚他的五官,传说撒旦是恶魔却有张俊魅无敌的脸孔,那么无庸置疑的,他就是撒旦!

「还要我等多久才肯开金口?」

他的表情虽然没有波动,但是从他不时看表的小动作可以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他很忙,没工夫陪她乾坐。

「我……我猜,你可能需要铜嵌水晶。」她深吸口气,缓缓说出这四个字,并仔细观察他反应。

果然,他的反应如同堂哥所说的一样,像头沉睡的狮子突然清醒般,用他那对凌厉的眸子回睇着她。

「什么意思?」他的声调提高了几度。

「如果你想要它,我希望可以跟你谈笔jiāo易。」

目前被赵赫修掌握在手的「伯爵电子集团」成立已有三十年之久,传闻当年创立的有三大功臣,加上老总裁季若涛共有四人,每人手中各有一枚镇集团之宝——金、银、铜、铁四水晶。

据说这四枚水晶发掘自古埃及,在法老的验证下具有极大的力量,至于是何种力量,未到紧要关头三位持有人都不能说出来,因此它们的真正威力究竟为何至今依然成谜。

但另有一点是大家都知道的,四枚水晶集合代表团结与力量,也同时表示这个集团必能昌盛兴旺,如果各自分散则有不好的兆头,意味着为首者无法让底下的人心服口服。

如今赵赫修已拥有金嵌、银嵌、铁嵌三水晶的支持,唯独少了吕佩亭的父亲吕汉泉手中所持有的铜嵌水晶。

「什么样的jiāo易?」赵赫修眯起眸子。

接管集团两年多来,他心底清楚公司内部还是有许多人不服他,就因为他手中缺了铜嵌水晶。如果可以将它拿到手,无论是地位还是在号召力上肯定可以加分不少。

「我爸的心脏不好,需要动手术,而且是个大手术,国内没有几个医生可以办到,不是得去国外医治,就是得聘请医生回国,所以……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忙医治我爸,包括术后的照顾。」吕佩亭已从他刚才的表情中确信他会同意,只不过他那双眸子太过yīn沉,仍让她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想父亲虽然在「伯爵电子集团」gān了大半辈子,但是他向来公私分明,从不曾假公济私,总裁去世后他又因为自动离职,只拿了少许的离职金。如此正直的人却在去年生了场大病,看过不少医生,甚至用尽各种偏方,将家中的积蓄都花光了,她这才不得不打这个主意,希望爸知情后千万别怪她。

他轻轻哼笑,倾向前bī视她的眼睛,「知不知道你爸一直拿我当死对头,也一直当我是夺取我养父事业的坏人?」

被他这样的眼神冷睇着,再加上那yīn凉的口气,吕佩亭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不说话?到底知不知道?」他眯起眸问。

她秀眉轻蹙,bī不得已下点点头。

「呵……」赵赫修冷冷一笑,「既然知道,为何愿意拿你爸视为性命的铜嵌水晶给我?」

「我刚刚说了,我爸需要钱开刀。」

「如果等你爸病好了,却对外说是我趁人之危,那我岂不是有口难言?」往后靠向椅背,他轻松地端起刚刚服务生送上的咖啡,啜了一口。

吕佩亭紧张的抿抿唇,难道他不需要铜嵌水晶?

不可能,刚刚就在她提及它的瞬间,她分明从他眼底看见一抹感兴趣的光束在流窜!

「那么请你直说,你想怎么样?」她虽然害怕眼前的恶魔,仍不停劝自己一定要镇定,目前爸的性命最重要,其他都无所谓了。

「既然要趁人之危,我何不索讨更多些,你说是吗?」赵赫修撇撇嘴,「至少得堵住你爸的嘴。」

「我不懂你的意思。」光看他脸上的笑容,吕佩亭已有心理准备他接下来说出口的绝非什么好事。

「如果你我之间有这么一点关系,不但你爸不敢乱说话,就连公司里那些自以为是的老员工也会将我拿到铜嵌水晶视为理所当然。」他眉头一挑。

他的话语太过深奥,她听不懂。

「我还是不懂。」

「你想想,要怎么做才能让公司里的人认为我们并非对立,而是站在同一线上?」看在铜嵌水晶的面子上,他可以多花点儿时间教教她。

「这……」

吕佩亭眉心轻蹙,想了半天蓦然瞠大眸子,「你……你该不会要……要我嫁给你?」这样一来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同一阵线。

「哈……傻丫头,你说我肯吗?还有你那位食古不化的老爸会同意吗?」就算吕汉泉愿意,他也不会答应。

在他的观念里,女人只是麻烦,能不沾惹就别沾惹,而且他身边的女人各个贪图荣华富贵、毫无真心,他压根不屑!

「那你到底要怎么做?」为了爸爸的医疗费,吕佩亭真的很认真在思考,但是她的世界与恶魔的世界差异太大,完全无法猜测他心中所想。

「结婚是不可能,不过我每天中午倒是有一段休息时间。」他眯起眸,冷锐地一笑。

吕佩亭还是听得一头雾水,眨着一双单纯的大眼睛直瞅着他。

赵赫修看出她的茫然,凑近她的脸问:「你没jiāo过男朋友,是吧?」

他这句问话惹得她小脸一阵绯红,「这和你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回答是表示默认罗?难怪。」他锁起眉心,定定瞅着她半晌,「这么看来没戏唱了。」

随即赵赫修站了起来,想离开包厢。

「等一下。」难道他不要铜嵌水晶了?「为什么?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理由?」

吕佩亭眼底开始渲染着泪影,明知道他不可求,但是她已别无选择,希望上天可以帮帮她,不要连这最后一条路都受阻。

他定住脚步,回头睨着她,「因为我对处女没兴趣。」

「处……这又跟我的要求有何关系?」她心底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赵赫修索性旋过身,双手插在裤袋中,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说中午有一段时间,意思是我可以在这段时间安插个午妻陪陪我,虽然不是正式的妻子,但也算是我赵赫修的女人。而你父亲为了女儿的幸福,应该不至于还跟我作对才是。」

「你……你……」她错愕的望着他,他果然是恶魔,百分百的万恶之首!

瞧她那张震惊的小脸,他俯下身瞅着她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尽管骂吧!反正这笔jiāo易……」耸耸肩,他脸色一凛,举步欲走。

看他一步步朝门口接近,吕佩亭知道只要他踏出这扇门,她就真的完全无望了!

午妻……尽管百般不愿,但她还是在他走出去的前一秒站起身喊道:「我不是……我不是处……处女……」

赵赫修的脚步一顿,开门的手停在门把上数秒后才开口,「没骗我?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欺骗我,尤其是女人。」

「我没骗你。」她不得不撒谎。

「我再问一次,你现在诚实的话我还可以原谅你。」他提出警告。

「没……我不会骗你。」吕佩亭拚命压抑嗓音中的抖颤,「我已经二十四岁了,该有的人生经验都有了。」

「那好,明天中午十二点来公司找我。」丢下这话后,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吕佩亭双肩一垮,全身无力的坐回椅子上,脸上浮现的净是无措与心酸。

为了钱,她居然沦落到污蔑自己的清白……老天,她的决定是对是错?

耳闻开门声响起,吕奂青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直见堂妹落寞的走进屋里,他立刻迎向她急急问道︰「怎么样?事情办得如何了?赵赫修同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