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海盗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第一章

蓝天白云,清风徐徐……

这天,华瑟达私人港口的工人也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从清醒开始便处于忙碌的状态中,有的将船柜中的东西分装各马车,再转载到各地的市集-售;有的将限期的渔货快速盛装起来,送往附近的渔市场,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整个码头弥漫着皮革、毛料、gān货等杂物混合的气味,更有不少挑选货物的大商家穿梭其间。

这样熙来攘往的热闹情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以想见这个城里的居民多是赖此为生。

突然,一道汽鸣声响起,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拍税线转向一望无垠的海面,每一张脸庞都流露出相同的期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迎风飘扬的大帆,上头昼着「鹰王号」的标志──凶猛的英伟鹰姿。随着它渐渐靠近,大伙儿开始由缄默转为兴高采烈地嚷着,「雷契尔公爵回来了!鹰王号回来了──」

霎时,众人都往港口挤去,迎接他们心目中最伟大的公爵──雷契尔-雅各。

雅各家族是英皇十六世亲封的「海盗公爵家族」,他们长年在海上飘流,扫掠在汪洋上横行越区的走私船。

在海上,他们是走私者口中「霸道、蛮横」的海盗,但在百姓眼中,他们却是「英勇、无敌」的表率。尤其是到了雷契尔这一代,将「海盗公爵」的名声打得更加响亮,从不放过任何一艘违法的船只。

但是,所谓树大招风,在许多觊觎者的以讹传讹之下,他也成为邻近国船家眼中的大海盗、大恶魔!

任何船只只要花大海上看见鹰王号的标志,无不吓得屁滚尿流、赶紧逃之夭夭。因此,也间接将雷契尔-雅各这个人「魔化」了!

「公爵,你看大伙都在欢迎你呢!」雷契尔的好友,亦是他的得力助手──韦恩,站在甲板上,看着底下众人挥舞双手的兴旧模样,也不禁感染了这份喜悦。

他可以想象,这些人期盼他们多久了!因为,只要鹰王号一回来,必定会带给他们一大笔可转手变卖的财富。

「这一趟海上行程的确比想象中还久。」雷契尔-起眼,朝迎接他的百姓点头示意,宛如天神般唯我独尊。

他看起来是如此的高高在上,身披紫蓝披风,一头黑发随风飞扬,显现出他的狂野不羁,尤其是他右胸上那枚金制的鹰王徽章,更qiáng调出他的王者风范与气势!

这次远行原本预计三个月便可返港,途中却因为追缉一艘走私船,而延宕了近半年之久,但雷契尔却丝毫不显疲累,依旧是这般神采奕奕、丰神俊朗!

「待会儿回到山庄,我一定要好好洗个澡,把身上的海水味全洗gān净。」韦恩笑着说。

「然后到酒吧找女人?」雷契尔斜觑了他一眼,非常明白这位至jiāo好友的喜好。

韦恩尴尬地抓抓后脑勺,「我想,亚美与凯琪一定想死我了。」她们是镇上「梦乡酒吧」内著名的陪酒女郎。

「那么你好好去玩吧!」雷契尔邪谑地撇撇唇。对于女人,他毋需大费周章地跑到酒吧去寻找,只要他一回城堡,自然有大批贵族上门介绍自己的女儿,即使明知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地无所谓,令他烦不胜烦。

再不然,也有他养在红楼内的女人,光是萝丝的黏功就令他招架不住了,尤其一想到他的母亲葛蕾夫人,他的头更疼了。

「你不一起去玩,宁可回去面对老夫人的催婚令?」韦恩跟在他身边多年,知道雷契尔的眼光非常高,想要成为公爵夫人,至少要有能吸引他的独特优点。

再者,雅各家族自数百年前即流传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公爵取妻必须以抢亲的方式来完成,且对象一定得是名流贵族的千金,如此雅各家族才能代代相传、永不灭绝,否则定遭诅咒,走向毁灭。

因此,每次雷契尔出航回堡后,老夫人总会追问他「可有心仪的对象?几时前去抢亲?」因为她明白雷契尔的个性是不敲不响,尤其每次他一出海总是大半年,人的一生能让他蹉跎多久?

「哼!再说吧!对付她,我自有一套办法。」雷契尔撇撇嘴角,无所谓地笑了笑。

眼看这艘高达三层楼的鹰王号即将靠岸,跨板一放下,他立即在船长与侍卫的簇拥下,以王者的气度步上岸。

大伙儿同声欢呼,「欢迎雷契尔公爵回来──」

不久,一辆华丽的马车驶近。

「公爵请上车,老夫人等您很久了。」男仆小米掀开车帘,露出纯真的大男孩笑容。

「老夫人还好吧?」一上马车,雷契尔问道。

「老夫人……」小米迟疑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雷契尔-起狭长的眼眸,沉着声又问:「她怎么了?」

「她……她病了好久,连堡里的群医都束手无策,真让人担心。」小米坦言道,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好久?多久了?」

雷契尔索性由马车钻出,坐到小米身侧,抢过他手上的缰绳亲自驾驭,往雅各城堡快马奔腾而去。

小米没料到公爵会将马车驾驭得像要飞起来似的,吓得他赶紧抓住身边的扶手,以防不慎被甩了出去!

「在您出船不久后就犯病了。」他抖着声回答。

「什么病?」

雷契尔狂声一喊,马鞭随之落下,马儿更狂肆地向前飞驰。

「查不出来,威廉医生说可能是心病。」小米打直身子,尽量不让自己的模样看起来太láng狙。

天!公爵是怎么了?再这么拚命加速下去,马儿会受不了的呀!

心病?!这是怎么回事?

雷契尔-起眼不再多问,不管迎面而来的chuī沙狂风,快马加鞭地直趋雅各城堡。

一进堡内,他在众多仆人与侍女排列而成的欢迎队伍中,直接迈向二楼葛蕾夫人的房间。

打开门扉,他便看见葛蕾夫人气若游丝地闭眼沉寐,那张脸的确比半年前削瘦了些。

「妈──妈──」

他附在她耳畔轻唤,好半晌,葛蕾夫人才徐缓地睁开双眼。

「雷契尔……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虽说葛蕾夫人已年近五十,但仍是风韵犹存的贵妇,可是,这场病真的让她看起来老了许多。

「是我,您还好吧?」他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

至从雷契尔的父亲过世后,便是由葛蕾夫人独自将他带大,对母亲他有一份责任,至少不能让她为他操心。

「唉!其实我没有病,只是全身无力。」她幽幽一叹。

雷契尔不解地皱起眉。

「妈妈年纪大了,只想见你成家,好让我早一点抱孙子,你为何就是不能让我安心呢?」她虚弱地轻喘了几声,拧着眉说道。

「您别bī我!」他离开chuáng边,走到窗户旁将帘布一掀,让yīn暗的室内温暖了一些。

「我没bī你──算了,你出去吧!我想睡了。」葛蕾夫人闭上眼,以消极的手段来bī迫他。

雷契尔愤懑地爬了爬头发,对着母亲略显苍老的容颜:「好,我答应您,只要找到对象就抢亲行了吧?」

葛蕾夫人原本枯瘦的脸突然注入了一丝生气,微合的眼也为之一亮,「你说的可是真的?」

「真的,这样您的病是不是该好了?身子骨也该复元了?」

雷契尔不是笨蛋、更不是瞎子,怎么会瞧不出他「顽劣」的母亲大人正在对他使诈?他敢打赌,只要他允诺去抢亲,她立刻就会变得生龙活虎了。

「这……」她老脸一红,赶紧轻咳几声以掩饰自己快败露的演技,「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你都已经二十六岁了,也该为咱们雅各家族生个继承人了吧?」

「哼!说穿了,您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他冷哼了声,不屑地撇撇嘴,「好,我这就去物色妻子的人选,给我一个月,等我的好消息。」

他也想开了,如果娶妻之后,能让母亲安心,不再千方百计找他的碴,又有何不可?在他的眼中,女人只是发泄欲望的管道,有没有妻子,对他而言,根本构不成影响。

以往之所以会排斥,是因为不喜欢为一个女人如此大费周章地抢亲,助长对方的气焰。

如今既然非得藉由「妻子」才能化解母亲心头的不安,那他就抢一个奉送给她吧!

☆☆☆

对母亲许下承诺后,雷契尔随即快马出堡,来到口梦乡酒吧」。

韦恩见他的到来,直觉新奇地道:「咦!公爵,你怎么来了?刚才在船上你不是说不想来?」

亚美一见到雷契尔大驾光临,立即撇下韦恩迎上前去,将自己的大胸脯抵在雷契尔身前,诏媚逢迎地道:「公爵,您怎么有空过来我们这种小地方?我和凯琪真是受宠若惊呢!」

对于亚美的见风转舵,韦恩一点也不以为意,谁教对方是「女人杀手」雷契尔呢?遇上他,他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了。

再说,他非常清楚雷契尔之所以会来这里,绝对是有急事找他,亚美与凯琪压根不是他会看上眼的对象。

不过,雷契尔当然也不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对于自动送上门来的亚美,他当然也就毫不顾忌地在她唇上重重地印下了一个吻,随之转向韦恩道:「我有事找你谈。」

韦恩挑了一下眉,对亚美露出一个暗示的眼神,她只好识趣地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