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真难缠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第一章

漆黑的街道上,一个女孩无神地走着……街灯照在她满是泪痕的小脸上,显露出凄楚与无助。

不见了,他彻底不见了,居然欺骗了她的感情,消失了……

如今人海茫茫,她该去哪?在这块应该熟悉却一点儿也不熟悉的土地上,宋巧立觉得自己已是一筹莫展。

更惭愧的是,当初爸妈可是极力反对她与林宇凡jiāo往,是她不顾一切,甚至宁愿让他们失望,说什么也要追来台湾。

「唉!」坐在路边的休憩椅上,她捶了捶走得酸疼的双腿,看看这处她小时候生长了六年的地方,为什么会连一丝丝印象都没?所有的印象都是报章媒体的报导与父母的叙述。

也难怪,七岁就随父母移民旧金山,从此再也没回来过,如今为了男友追来这里,却落得沦落街头的命运,宋巧立怎不无助又懊恼?但更令她难过的是,林宇凡居然骗了她,留给她的地址是错的、电话是空号,难道这一切全是蓄意的?

看见对面商店招牌写着「法兰苏」,这应该是吃的东西吧?

过去对于父母一直bī她学中文感到无奈,可今天她打从心底感激父母,否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就跟瞎子聋子一样?

站起身,她摸摸口袋,所剩无几的钞票应该够她吃这一顿吧?

她深提口气起身往前走,就在穿越马路时,原本的红灯突然转为绿灯,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阵惊慌之下,有辆黑色轿车朝她急驶而来,下一秒她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该死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黑色轿车的主人立即走了出来,迅速将她抱起来,「喂……妳还好吧?为什么要闯红灯呢?」

看她虽然没有外伤,却一直闭着眼,这让他忧急不已,看看表他遂道:「快没时间了!这……算了,还是先送人去医院。」

安风瑟连忙将她送进自己车里,再开往最近的一间综合医院。

才将她送进急诊室,她就醒了过来,看看他又看看医生,「我……我怎么了?」

安风瑟随即转向医生,毫不拐弯抹角的解释道:「她闯红灯,被我撞到了,请医生快帮她检查看看,没事的话就请给个证明,我可不希望给自己留下什么麻烦。」

「我被车撞了?」宋巧立张大眸瞧着他表情中那丝愤怒与不耐,也猛然想起刚刚在街上的一幕……

「对,难道妳忘了?」安风瑟双臂抱胸,没好气地睨着她,「妳不会看号志吗?不是前面绿灯都可以走的,得注意是直走还是右转左转的……」

老天,他在gān嘛?给小学生上生活与伦理吗?

「我……对不起,但你有必要这么凶吗?」她又不是故意的。

「我看还是先帮她检查看看好了。」医生看这情形,如果再不开口,或许他们会打起来也说不定。

安风瑟让开身,好让医生进行检查。

医生做了初步的检查后说:「初步检查是没什么大碍,但最好再做仔细的检查,以免留下后遗症。」

「真麻烦!」安风瑟爬爬头发看着宋巧立,「明明是妳做错事,却要我受罪。这样好了,妳留下来做检查,我晚一点再过来看妳。」

说着,他便从皮夹内掏出一迭钞票塞进她手中,「这些钱应该够妳支付检查费了。」

「可是我──」宋巧立看着手里的钞票,想想不对,正要开口告诉他不必这么做,可他却飞也似的离开了!

医生见了也不禁摇摇头,然后对宋巧立说:「小姐,虽然初步检查没事,但妳最好再休息一会儿,若决定检查请向那边的护理站说一声就行了,我先去看其他病人。」

眼看医生离开之后,宋巧立这才看看手中钞票,「好像有不少耶!」

是不是上天派来的坏脾气天使,来救助她这个惨遭情人遗弃又一早被扒手将钱包扒走的可怜人?

如果做检查的话,这些钱很快就用光了,倒不如留着应急。

对不起了,邪恶坏天使,我不是故意要带走你的钱,而是我真的需要钱……这么做完全是不得已的,我发誓一定会还你,一定!

她左右瞧瞧,确定无人注意时,便蹑手蹑脚地离开急诊室……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手上的钱虽然不少,但是住了一星期小旅馆再加上三餐的花费,如今只剩下几百块钱了!

宋巧立无助地看看窗外,今天或许又要流落街头了。

说要还钱给对方,但她连自己都救不了了,该怎么办?就算要回美国,连机票也买不起呀!

对了,她可以打工呀!

一想到这个办法,宋巧立便穿上外套离开旅馆,沿路找着工作。

「请问你们餐厅要找员工吗?」她看见一间餐厅门上贴着征人启事。

「没错。」餐厅经理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妳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呃……没有。」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妳说话好像有个口音,不是台湾人?」对方皱起眉。

「我是……只是我一直住在国外。」宋巧立不懂隐瞒,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难怪了,那妳会写中文吗?」他又问。

「中文?会……会一点。」她很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算了,妳走吧!」看她这种反应,餐厅经理已不想多费唇舌。

她倒抽口气,咬着下唇望着他,「怎么了?是怀疑我说谎吗?我真的会写。」

宋巧立看见他胸口口袋插着支笔,于是向他借了笔,然后从背包中找出笔记本,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是我的名字。」

「什么?朱……巧口……」那人猛眨着眼,仍无法确定。

「不是,是宋巧立。」她直挥着手。

「算了,光看这三个字就知道妳这个ABC连个中文都写不好,又要如何帮客人点菜呢?」餐厅经理摇头。

「不,我不能走。」如果就这么离开,她未来的日子肯定很凄惨。「求你让我试试看,求求你……」

「妳……妳这人是怎么搞的?」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餐厅外面带,「不是我不给妳机会,而是妳太qiáng人所难,我们没办法录用妳,真对不起了。」

「就不能试试看吗?求你不要拉我,我不要走──」宋巧立哭了,哭得极为伤心,把这阵子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这时,几个男生走进餐厅,其中一位就是安风瑟。

他眼尖的看见了宋巧立,立即走向她,「妳这个骗子,又在骗钱了吗?」看看她被抓着的láng狈模样,「哦~~被逮了?」

宋巧立虽然被误解很难过,但一见到安风瑟,就像遇到救星似的扑向他,紧拽住他的手臂,「求你……求你帮帮我,我要工作,我真的需要一份工作。」

安风瑟直瞪着她抓住自己的手臂,眉头不觉拧紧。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他要找这个小骗子算帐的,怎么倒变成是他欠了她似的?

「小姐,请妳放开,那天妳拿了我的钱就跑,连检查也不做,该不会是蓄意闯红灯让我撞的吧?」安风瑟没好气的开口。

「我……我不是故意的。」宋巧立当然知道是自己的错,但她也不是故意的,谁要她饿太久,饿到神智不清了。

「风瑟,发生什么事了,这位小姐是?」宋钰好奇地上前问道。

「我不认识她。」如果她不是女生,他早就一拳伺候了。

「我叫宋巧立,可是我只认识你。」

「妳要送谁巧克力?算了算了,我也不想知道妳的名字,快放手好吗?」安风瑟并不是没有爱心,只是他实在受够了她。

那天他得替代父亲前往公司开会,开会途中他不顾公司高层诧异的眼神借机离开,就是为了去医院看看她的检查结果,哪知道护士居然告诉他她不见了,也没有做检查。

那时候,他终于明白被骗是什么滋味,尤其是被一个怪女生所骗,还真是呕到了极点!

「我从旧金山来到台湾,身上的钱包被扒了,对台湾的路又不熟,更怕会饿死在街头,所以……所以我才会拿了你的钱离开,但我一定会还你……只是不是现在。」她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他。

「妳是不是要我报警?」

「安少爷,真对不起,我们马上赶她走。」安风瑟可是他们餐厅的常客,不能怠慢呀!餐厅经理一听他要报警,立刻帮忙拉开她。

宋巧立哭哭啼啼的,「不要……我不走……求求你们……」

「够了!」裴邑群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道:「几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拉拉扯扯的,象话吗?」

「裴邑群,你的意思呢?」安风瑟皱起一对漂亮的眉毛。

「既然你是她唯一认识的人,你就帮帮她吧!」裴邑群转向其他人,暗地对他们使眼色,寻求支持。

「没错、没错,她都说了钱被扒了、路又不熟,你不照顾她,她要怎么办?」葛西炜也附和道。

「她的钱是我扒的吗?真好笑。好吧……我认栽,我可以给她一笔钱让她买机票回美国去。」安风瑟受不了地瞪着宋巧立。

「不,我不能回去……」当初她可是说了大话,不幸福美满她就不会回去,如今这样的处境,她怎么有脸回去见爸妈?

昨晚她还打手机回去报平安,谎称自己已找到林宇凡,他正带着她在台湾旅游,这时候回去岂不穿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