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的戏言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朋友们!看见这本书的书名《大亨的戏言》应该就能猜到男主角一定是个邪肆、狂妄的男人了。

辨凝好久没写这样的男主角,所以写来非常过瘾,仿似又回到从前写“坏男人”时的快意。而我会突然转变内容,只是想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感觉,看过后,你们可要告诉我是喜欢深情男人还是坏男人喔!

其实若换个角度来看,他并不是真的坏,而是因为向来深得女人缘,因而养成对女人满不在乎的心态。

直到遇上女主角,一个温柔又纯情的女孩子,而她也在他状似认真又不认真的言语及行动下渐渐失了心。

她虽然傻,傻得对他付出所有,但是在发现自己被忽略、被骗时,她并不后悔,毕竟她已深深爱过了。

直到男主角领悟到什么是真爱,以及他到底爱的是谁?这个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果。

近来,有朋友会跟采凝谈论感情方面的问题,其实感情这东西是最令人懵懂的,不是切身的领悟是很难了解对方的感觉。而我也只能说尽量用你的心去谈感情,不要盲目,对于爱却追不到的人也不要太过留恋。当然,这话说时容易做时难,但唯有如此才能让自己早点从中解脱,找寻更美好的未来。

另外,也有朋友跟我谈起我的古代小说,都希望我能兼顾写一些古代稿来满足他们。

其实诠释古代小说一向是我的最爱,我绝不会忘了它,过阵子我可能会写一系列古代稿,或者穿插其间。但目前,我希望大家还是得用心支持凝的两套新系列书喔!

一系列是在【红唇情】出版的“乱点鸳鸯谱”;一系列是在【玫瑰吻】出版的“爱神不见了”,可别忘了看喔!

最后采凝要打个广告,我将在每个月出题赠送当月新书三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我网站订份电子报。

有关出题的时间与重点,以及新书资讯,我都会藉由它通知大家,欢迎大家踊跃订报,更期待大家来我家坐坐。

第一章

古少阳开着快车,在高速公路上疯狂飙速,就算遇上侦测器也没有丝毫放缓的迹象,他相信这样的速度或许连侦测器都追不上吧?

身着一身白色亚曼尼休闲衫的他,散发出俊帅十足、飒慡潇洒的绝魅丰采,浑身更是充满一股足以令女性为之倾倒的倜傥男人味。

下了jiāo流道,他转入市区道路,却因为前面严重塞车而不满地皱起眉,“这是什么jiāo通?”

在怒骂中,他似乎忘了自己自始至终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驾驶者。

突然,手机响了,他单手架上耳机,按下接听键,“喂,古少阳。”

“少爷,总裁知道你回国了,要你回家一趟。”原来是他父亲古汉青的助理老刘。

“什么?我老爸哪时候消息这么灵通了,该不会是——”

“不,这跟阿华无关。”老刘口中的阿华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刘华。而刘华从小和古少阳混在一块儿,不但一起求学,就连出国深造也一块儿,两人的感情就像亲兄弟般。

“我想他也不会出卖我。”古少阳眯起眸,“那么……是我老爸另有眼线?”

“少爷,你想太多了,只是你一位父执辈的长辈刚好在机场看到你,才打通电话问问总裁你去了哪儿。”老刘解释。

“多事。”他暗啐了声。

“少爷,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总裁在等你呢!”老刘又把话题转到重点上,想他在古家工作多年,对这位少爷的脾气已很清楚,要怎么应对心里早有了数。

“-,你就不能帮我挡一挡?”古少阳明白只要一被老爸逮住,他又有好一阵子没有自由了。

“不行,老爷很需要你啊!”老刘一口回绝,“那你到底是——”

“行了。”他阻止老刘再叨念下去,“告诉我爸,我大约两个小时内到家。”既然逃避不了,他也gān脆地答应了。

“是A我会转告总裁,就等少爷回来。”老刘挂了电话后,古少阳才得以耳根清静。

就在路过一家jīng品店时,他突然想起今天正是LouisVuitton夏季新款服装上市的日子,他立即把车停在路边,打算进去瞧瞧。

走进店内,他却没看见店员出来招呼,正在四处浏览时,突然一个年轻女孩从里头跑出来,“你是亚曼尼的送货员?”

“我?”古少阳指着自己,张开双臂,“你看我像吗?”

女孩掩嘴一笑,“当然像了,你们厂商的送货员就爱穿自己厂牌的衣服来送货,还摆出一副阔气的少爷样逗我们这里的女店员开心。”

“什么?”古少阳瞪大眼,看看身上这套衣服,“怎么有这么蠢的送货员!”

“你在说你自己呀?”女孩又笑了,笑容十分甜美,让古少阳看得着了迷。

突然,他灵光一现,何不将错就错,和她玩场游戏呢?

“唉!又被你给看穿了,真没意思。”他飒慡一笑。

“对了,那货呢?我们老板娘急着要耶!”女孩往窗外瞄了瞄。

“哦!是这样的,刚刚车子在路上抛锚了,货车还在半路上呢!”古少阳瞎掰道。

“那你怎么来的?”她皱眉问。

“我……我坐计程车,先来跟你说一声。”他倚在柜-旁,眯起一对邪魅双眼直盯着她瞧。

“那没关系,其实你只要来通电话就行了。”女孩柔柔地说。

古少阳突然想知道像她这样一个女孩会有个什么样的名字。“能不能请问小姐的芳名?不知道可不可——”

“别说什么芳不芳名,我叫林海恬。”她一边说,一边将刚送来的衣服整理好挂上。

“林海恬……跟你的人满配的,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他撇嘴笑了。

“谢谢。”她脸儿一红,垂下脑袋,不知该怎么回应了。

古少阳偏头看着她,“你好像很容易脸红?”

“我!会吗?”林海恬不自然地摸了摸脸,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好烫。

扬起脸,她偷偷朝古少阳脸上瞄了眼,看着他俊逸的笑容、颀长结实的身材,似乎和以往的送货员不太一样,有着……有着一种很明显的骄气。

“当然了,知不知道你偷看我的样子更有趣了。”他淡淡一笑。

“你!”她一跺脚,羞赧地说:“我要整理衣服,不能陪你聊天了。”

古少阳帅气地撇嘴轻笑,看着她一蹲一站的整理衣服,突然又问:“你是s来的吗?以前没见过你?”

林海恬笑了笑,“这问题你另一位同事已经问过了。”

“另一位同事?”他双臂环胸的挑眉问道。

“就是阿裕呀!你不认识他?”转过脸,她疑惑地问:“以前我们店的货都是他送的。”

“哦……我认识,当然认识。”古少阳点点头。

林海恬这才笑问:“那我能问一下你怎么称呼吗?”

他蹙眉想了想,“当然可以了,大家都喊我‘少爷’。”他说的没错,从小到大他听到最多的称呼就是这两个字。

“少爷?!”女孩听了竟噗哧笑了出来。

“你不信?”瞧她那笑靥如花的模样,似乎对他的话存疑。

“不,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他看来仪表非凡,举手投足间虽带着轻佻,可绝对具备“少爷”的架式。

想必这定是他的朋友帮他取的外号吧?还真贴切呢!

再看看表,她突然喊了声,“啊!快五点了,老板娘就快回来了,我还有两箱衣服得整理,不跟你聊了,呃……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你的车?还有我们的货?”

“对,我是得回去了,谢谢你的提醒。”提醒他得快点回去赴老爸的约。

对海恬眨了眨眼后,他便走出店门,坐上车,扬长而去。

在车上,古少阳不禁想:那女人还真有意思,哪天闲来无事再来逗逗她。

一进家门,古少阳便看见老爸坐在沙发上看报,正等着他。

“你迟到了三十四分钟。”古汉青先是看了下表,随即抬起脸,jīng明的眼里闪着锐利光影。

“老爸,你也太一板一眼了吧?”古少阳受不了地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你知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古汉青放下报纸。

古少阳吐了口气,知道老爸又要说教了,“是,可是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老跟时间赛跑,不嫌累吗?”

“这种话只有没用的人才会说。”古汉青板起了脸,但他的严厉对员工或许有效,但对古少阳……唉!已经免疫了。

“爸,如果你叫我回来只是要叨念的话,那也得体谅我才刚下飞机,真的好累,我想先上楼休息。”

才站起,他又被古汉青给喊住,“你给我坐下。”

“爸——”

“坐下!”古汉青又重重说了句,就连一直站在他身边的老刘也以眼神示意他坐下。

古少阳chuī了记口哨,不得已坐了下来,“要说什么就请说吧!如果我打起瞌睡可不要怪我,那一定是你的谈话内容太无趣。”

“你这孩子愈来愈没大没小了。”古汉青叹口气。“亏我还送你到美国念最好的学校,你却仍是一副吊儿郎当样,就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将公司jiāo付给你。”他摇摇头,表情凝重。

“爸,您把公司整顿得好好的,jiāo给我做什么?”他不是不想帮父亲分担辛劳,而是还不想受拘束。想想只要一接掌公司,他的人生就被束缚了,得每天为公事而忙碌,这种日子不是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