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肆暴徒 作者:楼采凝【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27 作者:楼采凝       
楔子

后宫御花园

“小玉,宁羽格格想吃月挂糕,你替我端去给她好吗?”

宫女翠儿忙不迭地在花园内找到小玉,把这伺候宁羽格格的重责大任转jiāo给另一名宫女。

“什么?我不!格格明明指名要你去,为什么硬要赖给我?”小玉一听见“宁羽格格”四个字,全身便抖瑟不停,仿若遇上鬼魅般的惊骇。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数天前,宁羽格格因为一时贪玩,偷偷放了一条小蛇在她的chuáng榻上,害她一时木察被狠狠咬了一口,幸好只是一条毒性不qiáng的小蛇,否则,她这条小命可就被格格玩完了!

这就是所谓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话虽没错,但我还有其他要事待办,你就不能帮个忙吗?”

翠儿一双细眉紧紧地打了个死结,要她去面对宁羽格格,还不如让她直接上断头台来得轻松些。

因为上断头台大不了“喀嚓”一声就没感觉了,但被宁羽格格活整,那可是会伤筋裂骨,被折腾得半死还不知道能不能逃出魔掌哩!

“你不想下地狱,为什么要我下地狱?”小玉瞪着她,俏脸写着“绝不妥协”四个字。

就算她们两人平日感情甚笃,遇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敢招待啊?

“你当真见死不救?”

翠儿急得快哭了,宁羽格格向来不等人的,倘若不小心耽误了时间,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还记得半年前,宁羽格格命令翠儿喂饱她的宝贝狗儿巧巧,她也不过是因为杂物尚未做完,延误了一时半刻,就被宁羽格格罚吃了十天的狗食。现在想起来,她还直觉得胃部翻搅疼痛,直作呕呢!

小玉也反应出同样的骇意。她瞠大眼,一想起宁羽格格那张天真却诡赢的笑脸,就感觉一道寒风灌进衣服里,全身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堆jī皮疙瘩!

“拜托!我救你出地狱,那我不就得代你下地狱?不……就算我们姊妹情谊再好,这种事我还是不能答应你。”小玉的神情和语气似乎都在颤抖,紧握的手心已渗出冷冷的汗水……

“你也知道,我上回可被那些狗食结吓坏了,我这辈子永远也不想再尝那种滋味了。”翠儿苦苦的哀求道。

“天!你不过是吃狗食,我还被蛇咬,差点连小命都没了,你说谁的伤害比较严重?”小玉抱着宁死不屈的心态,不是她狠心,而是上回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感觉,至今她仍记忆犹新,实在是太……太可怕了!

就在她们两人一筹莫展之际,突然,远远走来一个人。

翠儿眼睛一亮,惊喜道:“那不是灶房的秀娘吗?我gān脆请她替我走一趟。”

“你认为她会去吗?”不是小玉爱扯她的后腿,实在是放眼紫禁城内,整个后宫中已没有一个人敢跟宁羽格格打jiāo道了。

“应该会吧!秀娘为人最亲切了,再说月桂糕是她亲手做的,由她送去最是合情合理。”翠儿兴高采烈地说,快步走向秀娘,“秀娘——秀娘——”

秀娘闻声,停下了脚步,看见翠儿笑了笑,“原来是翠儿啊!有什么事吗?”

“我下午请你做的月挂糕,你做好了没?”翠儿急切地问。

“早就做好了,既然是宁羽格格指名要吃的,我哪敢怠慢?你现在就可以去灶房端出来送过去。”秀娘说道。

翠儿脸一垂,低声呼儒道:“秀娘……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瞧你紧张兮兮的。”秀娘蹩眉问道。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能不能替我送月挂糕给格格啊?”

翠儿摆出一张非常和颜悦色的脸,毕竟她有求于人嘛!

然而,她却想不到秀娘的脸色变得更快!只见她惊退数步,拚命摇着头道:“你别开玩笑了!这盘月桂糕我已经做得战战兢兢的,深怕格格一个不满意又来找碴,你现在还要我亲手端去给她,如果正碰上她心情不好,拿我开刀怎么办?”

小玉这时也走了过去,轻拍翠儿的肩说道:“你就认了吧!没人敢自讨没趣的。”

翠儿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她那“可怕”的主子了。

唉!这就是后宫内众仆人眼中最jīng明、最淘气、鬼主意又最多的宁羽格格!

她不仅是皇上最宠溺的小公主,更有一张如天使般灿烂绝美的脸蛋。但大家都知道,在她那天真烂漫的表情下,暗藏的却是一颗比魔鬼还可怕的心肠……

这样骄纵成性,又顽劣成习的小格格,连皇上都拿她没办法!不知在这世上究竟还有谁能治得了她?

当然,每个人也都暗自希望这世上具有这个人的存在。

第一章

劲云寨

路维阳此刻正站在山寨前的谷口,脸上带着一抹宠爱的笑容,看着眼前那抹纤丽的身影。

彩虹是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女,与他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还记得她是在他十岁那年,由他父亲在谷口的山拗里发现,继而将她带回山寨里。

那时候她才三岁,成天嚎陶大哭地直喊着要爹要限,可以想见她一定是被父母遗弃的小可怜。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以兄长的身份肩负起照顾她的责任,对她是疼爱有加、百般宠溺。

五年前,他的父亲病故后,彩虹更加依赖他了,而他也乐意接受她的粘腻,更将她视为自己这辈子仅有的亲人。

他自己也无法分析这是种什么样的感情,是兄妹之情呢?还是酝酿着几许男女私情的爱恋在里头?

然而无论如何,他深知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舍弃她,除非她能找到足以依赖终身的男人,否则他会竭尽心力保护她,尽量给她幸福,不让孤女的yīn影影响她的一生。

“阳哥,你看那些花开得多美啊!它们全都是我种的耶!”

彩虹像只粉蝶般翩然向他飞了过来,拉着他的手比着谷口那一片片艳丽璀璨的花海美景。

“是很美,就和你一样。”路维阳的视线遥望着那片层层花làng,扯着嘴角微笑地说。

事实上,彩虹并不算美,充其量只可称得上平凡,但她有一张无忧无虑,和永远挂着可爱的笑容的小脸,将她这般年龄该有的青chūn完全衬托出来。

彩虹颊染酡红,低垂着脸蛋,羞怯地说:“阳哥取笑我了,彩虹的长相自己明白。还好阳哥不嫌弃,否则,我肯定是没人要的。”

说到这里,她似乎又忆及自己孤儿的身份,与被遗弃的命运。她的眼神为之一黯,露出苦涩的神情。

“你这傻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没人要?阳哥不就是要你吗?”他点了点她的额头,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大哥纵容自己的小妹般,但彩虹要的却不是这样的感情。

她要阳哥只属于她一个人,她更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相伴到老。

“你真的愿意照顾彩虹一辈子,永不分离?”

她细致的俏脸映成晕红,眼中洋溢着对幸福的憧憬……

他轻拍她的细肩,给她一个保证的笑意,“这是当然的。”

说也奇怪,他们相识已有十五年之久,在山寨里的兄弟眼里,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路维阳对她总是行止有礼、点到为止,从未做出逾矩之事。

关于这点,彩虹也曾自怨自艾过,并暗自揣测着是不是自己平凡的长相吸引不了他?否则为何总是不能引诱他对她做出更进一步的亲密行为呢?

“阳哥,我想问你,你……”彩虹及时煞住了口,这种示爱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啊!

“有什么话尽管说,别搁在心里。”

彩虹一直以为路维阳不懂她内心的踌躇与难耐,也永远无法窥知她眼底那份难言的情素。

其实,路维阳的眼睛当然是雪亮的,他的感应更是比平常人敏锐,又怎会不知彩虹对他的情意?只是在本认知自己的感情世界以前,他不希望让她抱有任何属于情爱的希望,免得她后来会因失望而更加痛苦。

彩虹抬眼看向他,感觉他刚棱有力的脸庞比以往更多了一份洒脱和狂惊,那谈笑风生的模样是如此的清磊俊逸,让她的芳心悸动不已。

“我想知道,你喜欢我吗?”终于,她还是问出了口。

路维阳眉间的皱却悄悄加深了些,他避重就轻的道:“我们共同生活了十五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这个小脑袋就别再胡思乱想了。”

他疼她、宠她、溺爱她是一回事,但论及男女私情,他就得对自己的心负责了。以他俩的情况而言,他总觉得他和彩虹之间似乎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的感觉,而这个发现让他迟疑了许久,因为他无法确定他对彩虹的关心真是爱吗?

对于他那似是而非的答案,彩虹不满意极了,一颗期望满满的心也就这么应声而碎!

“瞧你一张小脸皱成这样,让别人看了,还会误以为我欺负你呢!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寨吧!待会儿我还得跟弟兄们开个会,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路维阳只要一提起正事,一双炯眸便生辉。猛然发亮。

“劲云寨”一向是以抢劫官道上富有商旅为生。这回他们听说有一支由济南来的商旅将至北方添购三宝,可见身上带的银两铁定不少。如果好好地gān上这一票,山寨里的弟兄们今年就有个丰硕的好年可过了。

思及此,路维阳的嘴角微微上扬,幽遽的眼底已散发出那势在必得的掠夺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