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见夫 作者:梦魇殿下【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15 作者:梦魇殿下        都市情缘        nüè恋情深        契约情人       

  《开门见夫》作者:梦魇殿下【完结】

  文案

  什么叫坏男人,就是睡了一个好姑娘。一睡就一阵子。

  什么叫好男人,就是睡了一个好姑娘,一睡就一辈子。

  易袖是个好姑娘。

  她向手里的观音符许愿:“观音娘娘啊请赐我一个好男人。”

  观音娘娘邪魅一笑。

  其实她是送子观音来的……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www.wenkuu.com/】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nüè恋情深 契约情人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袖 ┃ 配角:叶清明,陆锐,萌系画师,小刀等 ┃ 其它:萱萱神shòu,小láng

  ☆、送子观音符

  易袖觉得她得去改运,毕业这些年来,她总是惨的莫名其妙。

  比如现在吧,她明明记得自己在佑民寺求的是支改运符,结果回家拿出来一看……送子观音符。

  她明天是要去公司面试,不是去相亲啊……就算是相亲,她也不想一下子相出孩子来啊。

  易袖郁卒的一晚上没睡好,打定主意,明天如果她没应聘上,她就去寺里踢馆。

  第二天,M公司。

  一排面试官摆出末日审判的架势,十几双眼睛看着易袖。

  “请问,你为什么选择跳槽到我们公司?”一名面试官笑。

  你明知故问,这事都上报了……她原来在的A公司偷税漏税被人查封了啊,易袖笑:“因为妈妈病了,我想回来本市,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她。”

  “哦,孝女。”另一面面试官从她的资料里抬起眼,“那为什么不回S公司,S也在本市,你以前在那gān过一年,如果你工作出色的话,那他应该很欢迎你回去的。”

  易袖有一刹那的神情恍惚,她想起了她当年作为经理助理,在S公司伺候的那个二世祖。

  “老板老板!你听我说,在家里按复制,然后回公司按粘贴是不行的,绝对不行的!不……这不是钱的问题,什么电脑都不行的!”

  “老板老板!你gān嘛殴打电脑?……什么,开不了机?给我十秒钟……好了,电源插上了,你开机吧。”

  “老板老板!你不能因为对方不签合同就殴打他啊,我们公司会吃官司的会完蛋的……咳咳咳,杀人灭口是绝对不行的!绝对不行!”

  “老板老板……”

  ……回过神来,易袖习惯性的胃痛了一下,但脸上还是风轻云淡笑容可掬:“我毕竟已经离职一年了,当初欣赏我的高管已经离职了。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回去我依旧是重新开始,所以S公司也就不是我唯一的选择……”

  面试官们jiāo头接耳,随即又问了易袖几个问题,而易袖一边答的滴水不漏一边觉得奇怪,他们是不是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啊,出的题目都是传说中的“面试泥潭”,也就是答是也是死,答不是也是死,只有扯淡能活下来……

  双方又扯淡了一会,面试官才大手一挥,给了易袖一个官方留言:“好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这事也就这么完了。

  接下来就不归易袖管了,完全听天命吧。

  走出面试室,光可鉴影的地板倒映着易袖的脸,有些蓬的卷发披在肩上,有一点小妩媚。大学时代的青涩不知何时已经从她身上退却,她画着淡妆,穿着裙子,再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与一群jīng英美女擦肩而过,她也不会觉得自惭形秽。

  看着这样的自己,易袖有时候也会傻乎乎的想,如果让她这个样子回到大学时代,大概就不会被陆锐甩了吧。

  得瑟的摸了一把脸,易袖拐过转角。

  然后撞进一个男人的胸膛。

  易袖抬起头,还没来得及说对不起,就已经一脸抽搐了。

  那个男人身材高挑,面容俊朗,西装笔挺,完全可以去代言jīng英人士这四个字。

  他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尾音开始走调:“……袖袖?”

  易袖淡定的拿包挡住脸:“你看不见我。”

  然后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那个男人正是她的初恋情人陆锐,他抓住身边一个小职员,急急的跟他jiāo代了几句,就追了过来。

  易袖这个时候穿的是裙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撒丫子跟他比赛跑,只好任他走在身边,并肩而行。

  “袖袖,你来找我?”陆锐问。

  “不是,我来应聘的。”易袖实话实说。

  陆锐呵了一声,看着她笑:“真的?”

  他笑起来很好看,有种自信满满,性感慑人的味道,以前易袖很迷恋他的微笑,甚至还写过一首酸诗,把他赞成太阳神阿波罗……这事成了她人生第一污点,谁跟她提,她就跟谁急。

  “真的。”易袖就差掏心挖肺的证明自己的清白了,“我只是来应聘的,绝不是来问你的手机号,也不是来关心你的头痛病,更没打算给你洗衣做饭叠被子,哈,至于你现在跟谁在一起我更不会过问了!”

  说完,易袖手臂一挥,做了个一刀两断的手势。

  陆锐饶有兴致的看完她的表演,然后微笑着抬起手中的文件夹,在易袖后脑勺上轻轻一拍,笑着叹息:“傻孩子……”

  易袖低着头,她承认,她的确是个傻瓜……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过去她迷恋他,无论是他带着烟草气息的吻,还是他轻轻拍着她后脑勺的小动作,即便是被他抛弃了一次又一次,她也会哭着跑回他身边,就像一只金毛巡回犬。

  “要不要我去和人力部的说说?”陆锐笑着问。

  易袖相信他会马到功成,他从以前就这样了。笑容迷人,能力出众,在哪里都是jīng英,有很多的朋友,大家都愿意卖他人情。在他身边,她好像不需要付出任何努力,只需要仰视他,信任他,爱慕他就好。

  “不用了。”易袖笑着摇摇头。

  “那好吧。”陆锐耸耸肩,伸手抓住易袖的手,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钢笔。

  白皙的掌心,黑色的墨水,他在易袖的掌心里留下一行手机号码。

  抬起眼,陆锐带着杏仁色的双眸凝视着她,唇角依旧勾着微笑,成熟而又性感:“我就送到这里……有任何事,打我电话。这一次别把我的号码搞丢了哦。”

  易袖朝他笑笑,然后转身出了M公司,走到停车场里把手机号码给洗了。

  她已经在陆锐牲畜无害的笑容里栽了五年了,没必要再将这个数字加大。

  叹了口气,她从包里掏出送子观音符:“观音大仙,请保佑我啊。”

  说完,她把送子观音符随手贴在旁边的路虎车车窗上,然后虔诚的双手合什。

  “本人年方二十三,青chūn年少,貌美如花,贤淑孝顺,鸿运旺夫,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云英未嫁。”易袖对符咒上的菩萨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开始切入正题。

  “总而言之,我是个好姑娘,长这么大也只谈过一场恋爱,对象是个纯种的王八蛋,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当年我是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才会看中他。”易袖叹了口气,然后朝着符咒拜了下去。

  “我没别的奢求,请给我一份稳定的工作,好赡养父母。再赐给我一场平平淡淡但是能持续永远的婚姻吧。”易袖拜完之后,支起身来,合什的双手慢慢放下,准备去揭下车窗上贴的那张观音符。

  那一刻。

  车窗缓缓落下……

  易袖就像被雷劈了似的呆立原地,看着车窗后缓缓出现的那张脸。

  左耳上的银色耳钉闪耀白光,左臂上一道láng牙纹身漆黑狰狞。

  发色酒红的男子单手支着下巴,斜睨过来,笑的像头láng:“好。”

  他一笑,易袖就条件反she的去摸胃。

  “……你怎么会在这里?”易袖看着对方,这位前老板,二世祖,同时也是她胃痛的源头——叶清明。

  “这种小事不用深究!”清明嗤了一声,“重点是本大爷说,好!”

  “好?什么好,好什么?”易袖挑挑眉,心里给自己打气,她不怕她不怕,她已经离职了,她已经自由了,再也不用抬举他,也不用给他收拾烂摊子了,啊哈哈哈……

  “一份工作,一场婚礼,都好啊!”清明推开车门,一脸嫌恶的把手里的婴儿递给易袖,“只要你肯当他妈,那什么都好!”

  易袖石化了……

  一阵风刮过,送子观音符从车窗上刮落,随风掠过清明和易袖的脸,很给力的飞向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