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婚不爱:谁是谁的如愿以偿 作者:杨家小呆【完结+番外】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15 作者:杨家小呆       

  《只婚不爱:谁是谁的如愿以偿》作者:杨家小呆【完结+番外】

  沈先生曾经很爱一个人,可是命运让他几次三番错过了。后来,他的心里住进了另一个人,可是他再也没资格跟沈太太在一起。

  沈太太曾经很喜欢沈先生,可是沈先生厌恶她。当他爱她时,她早已经舍弃了那份苦不堪言的爱恋。

  “沈先生,也许你的爱如同今日的朝阳,缓缓升起。而我的爱,已如昨日余晖,慢慢退去。”

  “沈太太,其实我也会疼的……”

  “沈先生,我来了。”

  “沈太太,你来了就好。”

  ……

  本文是作者杨家小呆创造系列文【时遇花开】第一篇。

  世界上不是所有感情都是刚好,还好晚一步,还能遇见你。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www.wenkuu.com/】

  ==================

  ☆、第一章 寒冷若冰窖的家

  外面下着雨,雷声轰隆隆作响。

  杨语柔又从噩梦中惊喜,缓缓起身,屈指拭去额间的冷汗,她忍不住唉声叹气,

  目光触及身边空dàngdàng的位置,自嘲而笑。

  一抹亮光倏然划过寂静夜空,照亮了整个冰冷冷的屋子,轰一声,她下意识抱紧双腿。

  雨哗啦啦也越来越大,chuī得屋子里沙沙作响,她有些着急的下chuáng,急忙跑去隔壁房间,chuáng上的沈谨言已经醒来,两个大眼睛湿漉漉的,一望见杨语柔,瞬间就哭了出来,“哇哇……妈妈……怕……”

  杨语柔的眼眶一红,掀被上chuáng,急忙抱起沈谨言,轻声慢哄,“谨言,不怕,不怕啊,妈妈在。”边说便轻轻拍着儿子的后背,沈谨言嗯了一声,忽然抬手抚上杨语柔的脸颊,后者愣住,才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妈妈……你怎么哭了?”

  儿子的眼里满是疑惑跟心疼,小嘴耷拉着。

  “妈妈只是被雷声吓着了,没事啊!”杨语柔温柔一笑,揉了揉沈谨言的脑袋。

  沈谨言撅着嘴,眼珠转了转,“爸爸怎么老是不回家?”

  杨语柔明显一怔,没想到他又问及这个问题,“爸爸工作忙。”

  是啊!她的丈夫,那个叫沈寒阳的男人,沈氏集团的总裁,他自然很忙,忙得十天半月都不回家。

  沈谨言哦了一声,到底是小孩子,一瞬间又困得两个眼睛打转,眼皮眨了几下,又靠在杨语柔的肩膀上睡着了。

  杨语柔轻轻柔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声,确认他睡着了之后,她起身下chuáng。

  到了客厅,倒了一杯冷水咕噜一下全部喝掉,借着闪电的亮光,她瞧见客厅里那张巨大的结婚照,心瞬间凉透。

  外面依旧雷声夹杂着倏然而来的闪电,她轻手轻脚去了儿子的房间,抱着儿子就这样睁着眼睛看着前方,两眼空dòng无神。

  “爸爸……”

  沈谨言呢喃了一声,嘴角轻轻扯了扯。

  杨语柔的泪水又忍不住落下,想到了自己的丈夫,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打来过几通电话,每次她一接起,他就开门见山,语气冷冽,“把电话给儿子。”

  所以,这一个星期他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没有问她好不好。

  此情此景,她只觉得这些年的守候,其实都是徒劳,他从来都不属于她啊!

  哪怕当初愣是使尽手段嫁给了他,对他各种顺从,各种将就,他都只是礼貌的对待她,很少跟她说话,躺在同一张chuáng上,也不过是同chuáng异梦罢了。

  他甚至是厌恶自己的,对沈谨言这个亲生儿子,也是恨极了的,一岁之前他都没有抱过儿子,没有给儿子换过尿布,没有见证过儿子这最重要的一年时间。

  如今,那个人回来了,他就迫不及待去见她了,甚至是这么多天的单独相处,杨语柔不傻,她知道这段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说不定那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gān脆的扔给她离婚协议书。

  杨语柔自嘲地笑了笑,伸手胡乱抹了抹泪水,望着儿子,顿觉没那么难以接受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除了这个宝贝儿子,如果离婚,儿子必须归她。

  她就这样僵着身子,出神到了天亮……

  ☆、第二章 一见寒阳误终生

  大学已经步入最后一年,杨语柔本来是在准备毕业论文的,父亲让她出国,她并不想离开祖国一个人在外游dàng,所以跟家里闹得有点僵。

  而此刻她正被自己的好友沈寒月缠着,心里本来就乱如麻,现在更甚。

  “语柔,你就陪我去吧!”

  沈寒月是沈氏的千金大小姐,而杨语柔是杨氏的千金大小姐,两人相识不过两年,当初一见如故,如今感情更是如同亲姐妹般。

  杨语柔屈指揉了揉太阳xué,只觉得头昏脑胀,秋天的太阳还是一样毒辣啊!

  “语柔~”沈寒月撅着嘴,抱着她的胳膊使劲摇晃着。

  少顷,杨语柔点点头。

  “语柔你真好。”沈寒月的脸上瞬间漾开如花般灿烂的笑容,惹得路过的男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杨语柔轻轻一笑,沈寒月是让她陪她去酒吧找一个人,她的哥哥沈寒阳,听她说沈寒阳失恋了,初恋跟青梅竹马回老家了。

  所以,沈寒阳已经多日没有回家,此刻正在酒吧买醉。

  酒吧。

  此刻正是月黑风高猎物时,酒吧里的各色男女贴身热舞,吧台处一个男人格外的耀眼,gān脆利落的jīng短发,挺拔的肩膀,侧脸的轮廓线分明,那勾起的一抹笑妖孽十足。

  大概真的有那么一种人,无论他此刻的样子多么láng狈,依旧是众人眼里最明亮的那一角。

  杨语柔并没有见过沈寒阳,可此刻看着那个正在跟女人相拥热吻的男人,她一眼就确定了,他就是沈寒阳,花花公子一个,却对自己的初恋情人格外的忠贞不渝。

  她只觉得心脏倏然骤停,好像完了,她的心被这道明亮的光芒所she穿了。

  “语柔?”沈寒月拽了拽她的胳膊,“怎么了?”

  “没事。”杨语柔咽了下,而后从容不迫地露出一个微笑来。

  两人走近了,沈寒月一把扯开沈寒阳怀里的女人,目光凌厉一扫,女人嘀咕了几句,不甘地离开。

  “沈寒阳!”沈寒月一掌打在他的肩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眉目微敛。

  沈寒阳呵地漾开一个笑来,邪魅十足,杨语柔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只能安静站着。

  “你来gān什么?”沈寒阳端起酒杯又一饮而尽,别开了目光。

  沈寒月哼了一声,而后眸光扫向杨语柔,她意会的上前扶住了沈寒阳的另一只胳膊,后者疑惑的看向她,嘴角一歪,“小妹妹,哥哥不喜欢你这样的。”

  “……”杨语柔噎住,这男人估计把她当那些来酒吧猎艳的女人了,想着她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沈寒阳的眸光里燃起一丝戏nüè,嘴角依旧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杨语柔摇摇头。

  “笑什么?”他问。

  她在他的气势如虹下,正欲开口解释,沈寒月啪一掌又拍他身上,不成器般嚷道:“你这家伙,就知道女人,不是所有女人都会喜欢你这种花花公子的,这可是……”

  话音未落,他打断了沈寒月的话,“是什么?要你管啊!沈寒月,我是你哥,你凭什么管我?”

  沈寒阳的声音带了几许怒火,面色变得格外的骇人,大概是妹妹那句‘不是所有女人都喜欢你这种花花公子’,让他又想起了那个人。

  ☆、第三章 只是一眼便难忘

  见一向对她温柔的哥哥,忽然说话这么难听,语气那么的生硬、冰凉,就如同对待陌生人一样,沈寒月的眼眶都红了。

  杨语柔安慰的看着她,握住她的手,冲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在这个时候发火。

  沈寒月了然于心,也理解哥哥此刻的心情,于是深呼吸一口气,缓解了情绪,“哥哥,我们回家。”

  他讶异抬眸,一向冲动任性的妹妹居然没发火?似想到什么,他看向杨语柔,大概明白了,微微一笑,“好,我们回家。”

  于是,两个小女生扶着人高马大的沈寒阳出了酒吧,身后一众暧昧不明的目光,而后是低笑声。

  沈寒月坐在前头开车,半天没有动静,那模样跟如临大敌般悲壮。

  “你到底会不会开?”沈寒阳有点不耐烦了,都好几分钟了,妹妹还没有发动引擎,只是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来回摩挲。

  沈寒月忍住情绪,扯扯嘴角,委屈地言语,“我拿本才几个月,你得给我点适应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