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 作者:洛云卿【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15 作者:洛云卿       

  《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作者:洛云卿【完结】

  文案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配角,是所有人的无关痛痒。

  ***

  叶青娆爱一个人,从小爱到大,那个人的名字叫梁子辰。

  她曾经成为他的未婚妻,可最后却顶着那个头衔嫁给了梁子辰的哥哥

  ——梁子越。

  新婚之夜,他说:我们是名义上的夫妻,你做什么都行,只要不丢我的脸。

  两年,她和梁子越结婚两年,可见面的日子却不足一个月。

  一场酒醉,终于让她在将原本应该在两年前就献出的初。夜jiāo给了他。

  可不过第二天,她便在走下楼的时候踏空,滚下了楼梯。

  然后,失去了所有记忆。

  ***

  醒来后,叶青娆一直以为自己是梁子越的好妻子。

  他冷淡忙碌,那便由她来靠近,可得到的却是他不悦的嫌弃。

  于是他们的关系,因为没有了她的努力而降至冰点。

  在她发现他冷淡只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时,却被告知已怀孕五周。

  当他的挚爱回归,当她的孩子失去,

  她终于能平平静静地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对他说:梁子越,我们离婚。

  可梁子越却说:想离婚,这一辈子你都休想!

  ***

  直到最后真相大白,她才终于醒悟,

  这所有的一切无非只说明了一个道理——

  我永远都只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www.wenkuu.com/】

  我把心划成火柴却看到漆黑的梦境1

  ((叶青娆出门的时候,正巧是中午,阳光稍稍有些刺眼,虽然已经涂了防晒霜,可luǒ露在外的皮肤还是刺痛,她低头看了看撑住自己的拐杖,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艰难地出了门。

  并没有让司机送,一个人慢悠悠地晃出门之后,她叫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咖啡馆的名字。

  叶青娆坐在车里,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只觉得身心疲倦,这么多年,一直在为别人而活,她果真已经累了,而现在,她终于要为自己而活一次了。

  “姑娘,你腿脚不方便,怎么一个人出来,没人陪着你?”司机心肠不错,关切问道。

  或许前几年的叶青娆会尖利地反问他,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可现在,一个如此残缺的她,却早已经学不会那样乖张和骄傲,她只是淡淡地摇摇头:“没关系。”

  司机似乎看出她不欲多言,便也没有再搭话,只是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她不大方便的腿和放在一边的拐杖,开车的速度慢了些。

  到了咖啡馆,她拿出一张红色的纸币递给了司机,然后坚持:“不用找零了,谢谢你。”连叶青娆自己都觉得现在的我太过乖巧,谢谢?这种话,从前的她,哪里会说?

  一瘸一拐地慢慢走进了咖啡馆,她坐在了窗口的位置,叫了一杯摩卡,缓缓地喝着。

  几年前,叶青娆也曾经来过这里,那时候,她是为了耀武扬威,为了让另外一个女人知难而退,可是结果呢?那个女人嫁给了她爱的男人!

  等待的时间并不久,不过十分钟之后,叶青娆便看到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打开了车门,往这里走来,她知道他向来是一个守时的人,从来都不会迟到,不过也不会早到。

  他走过来的时候,阳光似乎在他身上晕下了闪耀的光圈,叶青娆眯着眼睛看过去,忽然觉得,原来这个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长得还不错,比起她记忆中的男人并不差,可那又怎么样?想起过去几年跌宕的婚姻生活,她只觉得疲累不堪,再不想继续下去。

  他是梁子越,不仅是她的丈夫,更是她的耻rǔ,是她怨恨的人。

  梁子越大概找了许久才找到这个地方,所以心情不是很好,眉心一直皱着,叶青娆撇了撇嘴,心情居然好了一些,见他坐在对面,她冲他颔首:“你好。”

  说话的语气,仿若她从未认识这个男人。

  “什么事?”他就不显得她这般镇定了,反倒是有些焦躁的感觉。其实他是有些预感的,结婚多年,除却她记忆尽失的时候,她从来不会约他在外面见面。

  叶青娆低头,拿起放在腿上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移到了他面前,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再没了之前的怒骂和歇斯底里,只因为她知道,那样的她,是最没用的。

  “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字了,你可以看一下,然后,尽快签字。”叶青娆抿着唇笑,忽然想起和他几年的夫妻生活,觉得一切都有些恍惚,她原本以为他们就算一直怨怼,都会一辈子走下去的,可没想到,最后结束这段不正常关系的人,居然是她自己。

  我把心划成火柴却看到漆黑的梦境2

  ((梁子越在听完她的来意之后眉心皱得越发紧了,抽出纸张浏览了一下之后冷冷说道:“什么意思?谁准许你提出离婚的?”

  “当然是我自己。”反正已经决定和他结束,叶青娆觉得那就得把话说清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并不像一般的夫妻,你不爱我,当然,我也不爱你,我们已经勉qiáng了几年了,现在,我不想再勉qiáng下去。”说着,她忽然笑了笑,“其实,你应该也想提离婚的,有我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你怎么去追回那个女人?”

  “叶青娆。”他说,语气更加冷硬,对这样的场面极度不悦。“我说过,结婚之后,我不打算离婚!”

  “是啊,你当然不打算,我们是联姻,结婚离婚都不能意气用事,都是为了我们两家的关系,所以我才一直忍到了现在,可是,我不想忍了,我也忍不下去了,请我们放各自自由。”其实叶青娆更想朝他大吼,就像曾经的她一样,可是现在的她,实在没有力气了,连大声说话,都觉得累。

  “你既然知道我们结婚的目的,那就不该随随便便提离婚。你单方面提出离婚,我不同意,你也离不成。”

  叶青娆轻轻地舒出了一口气,其实她早就知道,这个婚很难离,当然不是因为他心中有爱,他离不开,只是因为他还有需要,只要她在梁家,那叶家便是盟友。她垂着眼睛,缓缓启唇:“梁子越,就算只是偶尔见一面,我也不想再和你纠缠下去。看到你,我就会想到小宝,我会想到小宝是怎么……”

  她顿了一下,见他的眼中也闪过一丝伤感,这才继续:“你不是我,不懂我对他的爱,我现在只想离开你,离得越远越好。我们离婚不是很好吗?她回来了,你可以追她,她还喜欢你,应该会重新回到你身边,你们可以重新组成一个家庭,然后拥有一个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青娆竟然觉得心下一阵揪疼,或许是因为,曾经,她也差点拥有这种幸福,而现在……

  梁子越已经被说动了,黑黢黢的眼睛难得有些闪烁,叶青娆就知道自己押对了宝,于是又笑了笑:“那你还犹豫什么?签了字,和我离婚,你就可以拥有幸杆。”

  梁子越闭了闭眼睛,抓着文件袋的手骤然用力,将文件袋的两侧捏的变形,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说:“叶青娆,你已经想好了?”

  “是的。”她笑,笃定他会答应。

  他居然也微微扬了扬唇,虽然满是yīn冷,“叶青娆,你错了,我并不需要幸福。所以,我不会答应离婚。”说罢,他将手里的文件撕碎,然后起身,大步离开。

  “梁子越!”她叫,“你会后悔的!”

  “我等着。”他留下一句话便迈步离开。

  叶青娆抓住了衣角,恨恨地咬牙,梁子越,这是你的选择,那好,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

  不愿意升上白旗,输了你的游戏1

  ((几年前。

  接到电话的时候,叶青娆正坐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抹各种兵品,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她皱了眉头,抽出化妆棉将手上残余的rǔ液抹去,这才拿起了手机。

  意外的是,打电话来的竟然是他——那个和她青梅竹马,并且一直喜欢着的男人。

  在他面前,叶青娆从来学不会任何矜持,按下接听键就放在了耳边:“子辰哥哥?”

  电话的那头却有些奇怪,一个并不熟悉的男声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请问你认识手机的主人吗?”

  “认识,怎么了?”说着,她已经站起来走到了衣橱旁,因为大概猜到了原因,她将手机夹在了头和肩膀之间,“他又喝醉了?”

  “是的,您方便来接他一下吗?”那人大概是酒的服务生,说话很是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