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不回房 作者:浅紫缤纷【完结】

分类:言情小说 时间:2019-03-15 作者:浅紫缤纷       

  <前妻不回房>作者:浅紫缤纷

  简介:

  她深刻的明了,她不过就是他的一件衣服,甚至连衣服都不如。“我说错了吗?你竟然让自己的老婆去陪别的男人睡觉,你不是禽shòu又是什么?”。”“我成全你。”一张素笺,她自此离开了他的视线。时隔五年,他的办公桌上多出了一张十亿的支票……【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少数派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少数派文库https://www.wenkuu.com/】

  第1卷 第一章 一个人的婚礼

  黑夜。

  狂风肆nüè,bào雨如注,刺目的闪电划破苍穹给这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带来了片刻的光明。

  一室的艳红。

  偌大的双人chuáng上此时波涛汹涌,两具身躯纠缠在一起,随着每一次的动作,chuáng身都不停的摇晃着,让人不由得想象,下一刻,这张chuáng会不会就寿终正寝。

  又是一道闪电挟带着轰隆隆的雷声劈了过来,在那刺目的光线中,赫然发现chuáng上的女人双眼含泪,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放在身侧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抓住chuáng单,似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身上的男人仍然像在没有明天似的厮杀着,看着那张模糊的轮廓,唇角微扬,她一脸自嘲的笑了。

  动作依然在继续,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她却像是没了知觉。

  今晚是她的新婚夜,而这个用蛮力夺去了她童贞的男人却是她的丈夫。

  “新郎谢震霆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新娘阮青青小姐为妻,不论疾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有,都愿意一生爱护她、珍惜她,一辈子不离不弃吗?”

  神父的话音落下,偌大的教堂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静的连呼吸声都清晰可辨。

  “新郎谢震霆先生,请问你愿意……”

  神父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可是还没等他说完,手机铃声蓦地响起——

  眉心微锁,谢震霆径自按下了通话键,片刻之后,他挂断电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礼堂。

  站在神坛前,阮青青淡淡的笑了。

  一时间,众人的窃窃私语声传来,洁白的婚纱下,没有人看见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勉qiáng支撑住了自己那摇摇晃晃的身体。

  她的婚礼,新郎抛下她一个人走了,她就像是表演的猴子一样,就算心里再怎么委屈,可是脸上仍要挂着笑。

  只因走到这一步,她已无路可退。

  浓重的酒气仍是一波一波的传来,让她清醒的意识到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外面是轰隆隆的雷声,偶有闪电划过,短暂的明亮过后是更深更深的黑暗。

  终于,在一道低沉的嘶吼声过后,一股暖流冲进了她的身体,随后,男人的身子重重的伏在了她的身上。

  终于……结束了。

  闭上眼睛,她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

  身上仿佛被车轮碾压过一样,轻轻一扯,都像是抽筋剥骨一般。

  风,依然在呼呼的chuī着。

  雨,依然在哗哗的下着。

  就那么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片刻之后,她突然快速的起身,然后冲进了和卧室相连的浴室。

  在她身后,那洁白的chuáng单上,一朵红梅妖冶的盛开着……

  第1卷 第二章 豪华的牢笼

  次日,当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撒满一室的时候,眉心紧拧,谢震霆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昨天,他得到消息,那个酷似她的女人竟然又一次在他的掌控中逃走了,那一刻,他怒不可遏,浑然不顾正在举行的婚礼就这样匆匆离去,可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她仍然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一点踪迹。

  一气之下,他喝的酩酊大醉,依稀间,他好像做了一个很旖旎的梦,环顾四周,他知道这是母亲为他准备的新房,可是他的新娘子呢?

  想到昨天他就那么丢下她,她该不是恼羞成怒走开了吧?

  那样也好,省的他再多费口舌了。

  简单的洗漱过后,他下了楼,当看到饭桌上摆满的清粥小菜时,他的眉心不自觉的抖动了几下,可也只是一瞥,随后,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听到门的响声,阮青青快速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可是也只来得及看他的车子在短暂的轰鸣声过后向远处驶去。

  偌大的房子一片寂静,看着那空dàngdàng的客厅,再看看满桌子的饭菜,长出一口气,她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四周静寂无声。

  这就是她的家吗?

  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就像是一个豪华的牢笼,囚住了她下半生所有的悲喜。

  “叮铃铃……”

  一旁的手机蓦地响起,下意识的,她摁下了通话键。

  “青青,你……你快点救救你叔叔啊,只有三天时间了,要是三天之内我们再还不出钱的话,你叔叔就要去坐牢了,青青……”

  话筒那端,闫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那样抽抽噎噎的哭声让她心烦意乱。

  “婶婶,那钱我不都已经全给你们了吗?现在我上哪里再去找那么多的钱啊。”

  说这话的时候,阮青青的声音里分明有着一丝无奈的味道。

  “傻孩子,你没有,可是震霆有啊,你们现在是夫妻,你给他拿点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的,要不这样好了,就算是我们给你借的,行不行?以后婶婶就算是砸锅卖铁也把这钱给你还上。”

  那端,闫芳的声音分明多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婶婶,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阮青青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外面那明媚的晴空,心中却似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有一种悲凉在缓缓蔓延着。

  “青青,你爸妈死得早,婶婶知道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这件事婶婶就拜托给你了,你好好跟震霆说说,回头婶婶再给你打电话,就先这样吧,婶婶挂了。”

  说完,不等她说话,闫芳已经径自挂断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阮青青颓然的垂下了手臂,手机就那样跌落在了沙发上。

  眉心微蹙,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只觉得脑门上针扎似的疼,一抽一抽的……

  夫妻?

  她一脸自嘲的笑了。

  她和谢震霆真的是夫妻吗?

  有哪一个丈夫会在新婚夜qiáng爆自己的妻子,嘴里喊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第1卷 第三章 辣手摧花

  谢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此时,谢震霆正埋首于眼前那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公文,在他的对面,一个长得yīn柔俊美的男子一脸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眉宇间桃花乱溅。

  “我说霆啊,人家都说人生有四大乐事,其中之一就是dòng房花烛夜,守着那么个美娇娘,你还能气定神闲,佩服佩服。”

  一边说着,他还上上下下的将谢震霆看了个遍,“别告诉我,你昨晚没有碰她啊?”

  眉心微皱,谢震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有一些模糊的画面在脑海中一一闪过,隐隐的似是真的发生过什么。

  “天呐,不会吧?不要告诉我你连是不是把人家吃了都不知道?”

  司空浩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一边说着,那嘴巴还咂个不停,“啧啧啧……,霆啊,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是怎么蹂躏那可怜又惹人爱的小红帽的,哎,她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碰上了你这么一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家伙。”

  “你说完了没有?”

  将手中的签字笔往桌上重重的一摔,谢震霆冷声说道,那眉心纠结的更厉害了。

  “生气了?”

  问这话的时候,司空浩的脸上分明露出了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

  “有事说事,没事快滚,我这里不招待闲人。”

  谢震霆一脸愠怒的说道,从来他都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如今被人戳穿心事,他有了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可是还没等司空浩说话,内线电话突然响起——

  “总裁,总裁夫人在楼下,说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她想要见您一面。”

  “总裁夫人?”

  阮青青?

  印象中,她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

  “让她上来吧。”

  在他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司空浩已经率先替他做出了回答。

  “你……”

  看了他一眼,谢震霆刚想发怒,却被司空浩一个快步捂住了嘴巴,“我的谢大总裁,没忘了今天是你新婚的第二天吧,你昨天把她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已经够不道德了,今天要是再让她吃闭门羹,你觉得外面的人会怎么说你?忍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