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人妻偷腥记 作者:远上白云间【完结】

分类:御宅屋 时间:2019-01-25 作者:远上白云间        高h        双性        np        纯肉        美人受        喜剧        NTR       
美貌淫荡人妻因不满丈夫的性能力,各种偷吃出轨的故事。
走肾文,粗口NP高H,受是双性,乱伦有,ntr有,各种无三观无下限,不会虐身,主要写肉,没什么剧情。



第1章 和高冷的张经理偷情(1)
  叶语接到丈夫王小辰的电话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了,里吵闹的厉害,他索性就进到卫生间去接电话。他喝酒已经喝到半醉,那边说了些什么他也听不明白,隐约知道丈夫是让他聚餐结束后快点回去,叶语有些不耐烦,“嗯”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最后索性关了机。
  他气恼的看着渐渐黑掉的屏幕,想到王小辰的脸就有些倒胃口。
  在这个男性可以结婚的年代,他既不为情也不为钱,嫁给王小辰只是看中他那副好身板,不仅身高腿长,而且还有八块腹肌,让他一见了身体就发痒,特别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小辰穿了一身运动服,薄薄的运动裤凸显出胯下那巨大的一包,叶语看到后脑子里只剩下一根粗壮的大鸡巴的模样,别的什么都忘了,当父母问他同不同意结婚的时候他连忙点了头,恨不得当天就入洞房。
  叶语是个罕见的双性体质,身体从成熟后就淫荡的不得了,奈何有贼心没贼胆,父母看管的也严,之前也没出去浪的机会,没嫁人之前的性生活全靠手动,各种道具玩了个遍,但他心中最期待的还是真实的肉搏战。
  心痒难耐的等到了新婚之夜,两人亲着后互相脱了衣服,叶语看着那根巨大的鸡巴心中一喜,但等用起来后却只剩下失望。
  鸡巴大是大,长也很长,奈何软的跟鼻涕虫似的,他努力了近半个小时才让它硬的能插入,但插入后王小辰喘着气动了不过三四下,叶语就感觉到了一股热热的液体注入到了肠道里。
  叶语瞬间傻眼了,这下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好条件的王小辰会轮到自己手里,原来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货色,鸡巴虽然大,但不仅软还早泄,这不结婚大半年了,连他前面的处女膜都还没破——叶语自慰的时候只敢动菊穴,前面的雌穴是没有使用过的。
  叶语委婉的提过上医院去检查一下,王小辰听到“医院”两个字后,平日还算不错的性子瞬间炸毛了,一点也不愿意,还非梗着脖子说自己没问题。
  王家财大气粗,手下一家上市公司,资产上亿,叶语父母都在王家公司里任职,等于全家的命脉都捏在人家手心里,叶语连离婚的念头都不敢有,他怕提出来后第一个撕他的不是王家人,而是自己那爱财的父母。
  其实王小辰除了性能力不行之外,其他的都不错,不仅没有一点富二代的骄纵脾气,而且温和有礼,对他又体贴又大方,爱好也极其广泛。
  可是叶语对爱人别的不看中,只看中能不能满足他身体这一条。
  想到这里叶语就有些伤心,他结婚后过的日子还不如婚前,王小辰黏他黏的厉害,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跟着他,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时不时来敲门,叶语压根儿没机会宠幸那些珍藏的道具,所以这一阵子他身体空虚的厉害,现在连想想这些时日来的惨状,屁眼都忍不住发痒。
  叶语叹了口气,计算着王小辰下个星期出差的时间再好好发泄一次。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放了一次水,再洗干净手,叶语决定等下就回去。他刚要打开门,门却先被推开,很快一个人走了进来,反关上门。
  叶语看到来人打了个招呼,“张经理。”
  张博诚是叶语部门的经理,年纪三十出头,长相英俊,身高腿长,黄金单身汉一个,就是性格有些高冷,对人有些严厉,部门里其他同事都比较怕他。
  叶语不怕他的原因是自己工作能力还行,基本没出过错,所以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张博诚对着他点了点头,却不走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叶语闻到他身上的酒味,迟疑了一下,“你喝多了?”
  张博诚还是盯着他,嘴唇紧紧抿着,一个字也不说。叶语看出他眼珠子有些不正常的发红,“你是醉了吧?我叫小赵一起送你回去。”他想绕过张博诚去开门,刚碰到他的身体,手臂就被男人抓住,接着男人俯下身来,精准的吻上他的嘴唇。
  酒味混合着火热的温度一起侵袭着叶语的口腔,他在毫无防备之下被陌生的舌头舔了进来,往他上颚和牙齿上熟练的舔着,最后勾缠住他的舌尖吸吮舔弄。
  “唔”本来是推拒的姿势因为情动的关系变得迎合,不同于丈夫生涩温柔的吻,这个吻既热情又熟练,一点也不符合张经理平日高冷的气质,而他修长的手指已从后腰伸进他的裤子里,攻城略地一般揉搓着他丰满的臀肉。
  “啊不要”叶语残存的一点理智让他想推开这个高大的人,可是当一根手指直接刺入他的屁眼时,推拒声变成了高亢的呻吟。
  上面被热吻,下面被手指进入抽插,叶语腿软的渐渐站不住脚,很快被面前的男人稳稳的扶住。
  “屁眼里好多水,就这么饥渴吗?”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叶语的耳中,令他全身一颤,不止屁眼缩的更紧,前面的花穴也流出了一道清液。
  叶语攀住他的肩膀,被指奸的快感弄的他眼尾都湿了,“经理,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要么就是换了个人,不然平日的张经理怎么会说这么粗暴的荤话?
  张博诚将自己裤子拉链拉下,把那根早已硬挺的粗屌释放出来,抓着叶语的小手放上去,“先摸摸这根等下要干你的大鸡巴,看看喜欢不喜欢?”
  叶语颤抖着手摸上那根陌生的肉柱,一触碰到后他心脏顿时狂跳起来。
  唔,好粗,好长,重要的是好硬。
  低头看到那根圈在自己的手心里的大鸡巴,外表是紫黑色的,目测长度有十八厘米以上,龟头像有鸡蛋那么大,上面还不断的往外冒着前列腺液。
  叶语突然想到看的片中那些骚0舔肉棒的画面,喉咙顿时一阵饥渴,忍不住舔了舔干渴的嘴唇。
  这个动作并没有被面前的男人错失,男人轻轻笑了笑,“小骚货,想舔?”
  叶语轻轻点了点头。


第2章 被张经理当成婊子干穴,内射后屁眼塞嫖资
  半跪在地板上,叶语现在也顾及不上屈辱不屈辱,眼下只想好好舔弄面前这根大屌。张经理的肉棒长的跟他的人一样英俊,上面盘满了粗壮的青筋,却一点也不显得狰狞。叶语伸出嫩红的舌头,先试探的往上舔了舔,一股咸腥的味道散发的口腔里,瞬间让叶语觉得更饥渴了。
  舌头不住的描绘上面的脉络,最后回到那巨大的龟头上,叶语张大口,慢慢将龟头含进嘴里。
  张博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骚浪的动作,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来,“骚货,大鸡巴好吃吗?”
  “唔好吃”叶语根本舍不得将肉棒吐出来,分泌的口水将棒身都濡湿了,龟头太过巨大,将他的口腔撑的满满的,他只吞下三分之一就再也吞不下去,想到等下饥渴的屁眼就能品尝到这根大屌的滋味,叶语就忍不住将肉棒含的更紧。
  “真没用,只能吞下这么点吗?看你这么骚的样子,还以为你很会给男人含鸡巴呢。”张博诚扶住他的头,将自己的大鸡巴往那湿热的口腔里捅去,直到把叶语捅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才作罢,但就算这样,也只把肉棒塞进了一半。
  叶语根本没有余力说这是自己第一次给人口交,以前根本没尝过鸡巴的味道。王小辰对这方面的事都很抗拒,结婚大半年了总共碰了他不超过十次,每次好不容易硬的能塞进去了结果都是秒射,慢慢的两人都不在提这方面的事了。
  他努力转动着舌头舔弄嘴里这跟粗硬的肉棒,嘴巴将肉柱吸的紧紧的,似乎生怕它跑掉的模样。雌穴里开始分泌出大股的水液,连屁眼里都开始往外淌汁,刚刚才被指奸过的肠道又骚又痒,忍不住收缩起来。
  张博诚看着他一脸淫荡的样子,动作虽然生涩舔不到敏感点,但也激起了心中的快感。他将肉棒抽了出来,上面湿漉漉的都是叶语的口水。张经理用大鸡巴抽打着他的脸颊,声音又低又沉,“骚货,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了,屁股撅起来,大鸡巴要干你的骚屁眼。”
  叶语迷离的看着那根巨大的肉棒,心里只是犹豫了一秒钟,欲望瞬间占了上风,让他把其他念头抛之脑后,哆哆嗦嗦的解开裤子,把白嫩的屁股露了出来。
  卫生间的灯光并不算亮,张博诚神智不是很清醒,从背后只能注意到那两瓣雪白丰满的臀肉,和那中间淫靡粉色的小洞,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骚货前面还有个隐秘的穴口。
  叶语掰开自己的屁股,将股间的屁眼显露出来,“啊,骚货把屁眼露出来了,求大鸡巴插进来。”他想到等下将第一次吃到粗硬的真鸡巴,身体就受不了的开始抖动,屁眼也一缩一缩的吐着淫水。
  张经理一巴掌拍上那肥大的屁股,语气带着嘲讽,“啧,真骚,第一次看到会自动出水的屁眼,不愧是出来卖的。”他伸出两根手指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撑开肉道往里面挺进。
  叶语这才意识到后面这人神智真的不清醒,居然把他当成卖屁股的,可是这个角色让他身体更有感觉,忍不住配合起来,“啊,骚婊子的屁眼最骚了,被男人肏了很多次所以这么会流水,求求客人把大鸡巴操进来,唔,手指捅的好舒服,摸到骚点了。”
  肠肉又紧又热,里面像有很多小吸盘一般,紧紧的吸着那两根手指。张博诚无意中喝了被下了迷药的酒,身体里的欲望早就叫嚣着要发泄,此刻听到叶语的淫叫哪里还忍得住?把手指抽出来后立马换上了自己粗大的阴茎,粗暴的往那个玩到已经张开一个小指那么大的洞口的骚屁眼里面捅了进去。
  娇小的屁眼只是吃进一个龟头,就已经撑到不行,虽然平常王小辰进入时也有这个效果,但丈夫的鸡巴虽然大却非常软,每次叶语要扩张很久才能帮助它塞进去,不像现在自己只要撅着屁股就好,那粗硬的大鸡巴即使受到阻力,也毫无障碍的继续往里面挺进,把那湿滑的淫肉破开,一寸一寸的插到最深处,直到整根没入。
  “唔,全部吃下去了,好饱。”叶语被刺激的眼角都落下泪来,想到二十四年来第一次吃到正常的男性肉棒,他完全抛下了出轨的愧疚感,一瞬间只想被大鸡巴操烂。
  张博诚进入到这个紧小的淫穴里也是舒爽不已,穴肉将他的阴茎裹的紧紧的,里面又湿又热,还会自动的吸吮,他又往那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出来卖的屁眼居然还这么紧,刚刚骗我的吧?是不是第一次出来卖?”
  “啊,是第一次”叶语爽的忍不住扭动屁股,主动套弄骚穴里的肉棒,“你是人家第一个客人,唔,鸡巴好大,磨的骚穴好舒服,求求你动一动”
  张博诚被他扭的有些受不了,抽动着巨大的阴茎,直到只留下一个龟头,又狠狠的往里面送了进去。里面骚痒的淫肉不断被摩擦,有时候还会划过那个骚点,叶语前面的肉棒未经碰触就已经硬的在流水,而那道隐秘的细缝也在淅淅沥沥的往下滴着水,把地板都打湿了。
  “好舒服,客人好厉害,把骚婊子的屁眼干的好深唔,磨到骚点了,磨到骚穴的骚点了”叶语被干的浑身打颤,双手只能扶住面前的洗手台,眼睛迷离的望着镜面。
  镜子里只显露出两人的上半身,两人衣物都是完整的穿着,一个表情迷醉,一个表情专注,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液。光看镜子的画面绝对想不到两人的下体竟贴的这么紧,做的这么激烈。
  张博诚被这个骚货夹的也是舒爽不已,一边大力操穴一边拍打他的屁股,“真是骚,不愧是出来卖的,水这么多都快要把大鸡巴泡发了,屁股扭的这么厉害,被大鸡巴肏真的有这么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