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共夫(双性) 作者:远上白云间【完结】

分类:御宅屋 时间:2019-01-25 作者:远上白云间        高h        双性        np        肉文        生子        总受       
曲繁跟着男友回家,本意是希望他父母能同意他们的事情,结果发现男友家竟然还遵循着一条古训。
他如果想跟男友在一起,就必须得成为他们三兄弟共同的“妻子”。
NP总受,受是双性,有奶,有生子,几乎都是肉,坚定的HE党,谢谢大家支持~


第一章——跟男友回家
曲繁下了大巴车时,对这里的环境还有些新奇,左看看右看看,入眼都是青山绿水,风景很美,就是没有看到什么人烟.男友苗景文的神色有些急躁,英俊的脸上眉毛紧紧锁着,一点也没有平常温雅从容的模样.
曲繁凑过去勾住他的手指头,“老公,怎么了?’
苗景文反握住他的手,声音温柔,“没事,繁繁,你千万记得我告诉你的事,别暴露了。.
曲繁有些不开心,“怕我暴露给你丢脸的话,你不用带我回来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苗景文将他抱在怀里,往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神专注的看着他,“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从来不觉得你丢脸,你是我在世界上找到的最珍贵的珍宝。.
曲繁听他这样说,眉眼才舒展开来,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那我们真的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去吗,你父母不会阻止我们在一起吧?.
“不会,我写信的时候提过这件事。.
曲繁放下心来,又有些感叹,“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你们这里居然还要用写信?没有手机吗?不会连电都没通吧,’他又看了下四周,除了山水就还是山水,山很高,看不出路会延伸到哪里去,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不会等下你的家里人是赶着牛车来接我们的吧?.
苗景文笑的有些勉强,“不会.……
他们等了一会儿,等到太阳快要下山了,才听到有车轮子的响声,一会儿后,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行驶了过来。曲繁有些震惊的看着那辆车子,高级到即使在市区也很少见到几辆,而现在却出现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山落里,真的是奇怪极了。
车子停到了他们面前,曲繁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人走了下来,对着苗景文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三少爷,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苗景文露出笑容,“没事张叔,好久不见。’
叫张叔的人弓着身也笑了笑,将他们的行李拿过去,放在后车厢,又帮他们拉开车门,恭谨的请他们上车。苗景文对这样的礼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拉着曲繁的手坐上后车座。
等车又重新启动的时候,曲繁才回过神来,前面那个叫张叔的人居然穿的是长衫?而且还戴了一顶圆帽,一点也不像二十一世纪的人,倒像是民国时期的人。
苗景文似乎察觉到他的疑惑,压低了声音“张叔是我们家的管家,我们家族……有些守旧我之前跟你谈过的。’
曲繁点点头,莫名其妙有些紧张,“是那种宗族之类的地方吗?规矩会不会很严?.
苗景文没有正面回答,只摸了摸他的头,眼睛里流露出宠溺“别怕。’
曲繁看到这样的阵仗,虽然不至于害伯,但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原本如同度假一般轻松的心情已经不复存在了,他感觉自己要进入一个极其陌生的有些神秘的地方。
虽然看着到处是山,但中间还是有一条路很好走,还是水泥路,一点也没有颠簸感,只是左拐右拐的有些绕,曲繁被绕的有些晕,忍不住贴在苗景文的怀里,手臂抱着他的腰。
苗景文紧紧搂住他,摸了摸他的脸颊,“就快到了,你睡一会儿吧……
曲繁本来也没有多大的睡意,但听他这样说,不知道为什么眼皮突然跟打架了一般,很快就撑不住的合上了,然后沉沉睡去。
他是被苗景文叫醒的,曲繁揉了揉眼睛,有种还没睡够的感觉,他从男友的腿上爬起来,迷迷瞪瞪的跟着他下了车,被凉风一吹,终于清醒过来。天已经黑了,但眼前却一点也不暗,因为面前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物,门口挂了两个特别大的灯笼,灯笼的光线很强烈,足以将这一方地方照得清清楚楚。
仿古的建筑物高高耸立在面前,上面还挂着一块牌匾,写着《仁善堂》三个字,曲繁差点以为自己穿越了。他们的行李早已被人拿了进去,苗景文拉着曲繁的手往里面走,曲繁发现他手心都是汗,顿时有些疑惑。
穿过大门后就是一处院子,然后才是屋子,那屋子也很大,古式的建筑,又不完全像,看着有点奇怪。曲繁跟着男友走了进去,抬头看到客厅上吊着的水晶灯时,轻轻松了一口气。
屋子内的家具也都是木制的,地上铺着很厚的绒毯,但桌子上的果盘又是水晶玻璃的,搭配起来也不显得怪异。
屋子里坐了好几个人,苗景文脚步顿了一下,拉着曲繁上去,先走到坐在最中间那人面前,温声道“大哥安好,我回来了。”
曲繁最先注意到的也是那个人,主要太过惹眼了,从后背看他还以为是一个女人,毕竟留了一头非常长的长发,几乎已经到腰的长度了,等到了正面才知道那人是男人,不过长相俊美,也是身着一身长衫,脚上还穿着一双绣花布鞋。那人正端着一杯茶正慢慢的喝,只看得到大半张脸,闻言也没立即抬起头来,而是先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才抬起头。
曲繁看清他整张样貌,被震了一跳,心脏猛烈的跳动了瓦下.这人长得太过邪肆一双眼睛就非常有压迫力,让曲繁有些不太舒服的移开了目光。
那人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声音低沉,“景文,离家四年,舍得回来了?’
苗景文微笑道:“大哥说的哪里的话,我每年都想回来,只是学业繁重,不得空闲。”
那人眼神往他脸上转了一圈,又往曲繁脸上转了一圈,才道:“这便是你要度过一生的人,也不介绍一下?.
苗景文道:“我先跟二哥打了招呼再介绍。’他说着朝旁边一个白净的戴着一副眼镜的男人笑了笑,“二哥安好,我回来了。.
曲繁往那人脸上看去,他倒没有做出一副复古的打扮,穿着普通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手上还拿了一本厚厚的书。
那人将书轻轻合上,对着苗景文露出一个笑容,“三弟回来就好:舟车劳顿,辛苦了。.
苗景文先打了招呼,才跟曲繁介绍道:“繁繁,这是我大哥苗景荣,他现在是我们家族的当家人,这是我的二哥苗景春,是个医生。大哥,二哥,这是我的男朋友,曲繁,跟我同年,我们是大学同学,大三的时候认识,交往到现在的,这次特意带他回来给大哥二哥和父亲们看看。.
曲繁连忙小心翼冀的问好,这才知道屋子里这一大家子人,只有这两个值得男友介绍,其他的人大概都是些无关紧要的。
苗景荣又打量了一番曲繁,轻轻笑了笑,“父亲们没在家,算了,有什么事待会再问你,先用饭吧。’他站起来往饭厅走,曲繁才发现他身量很高,大约比男友还要高半个头。
饭菜上了桌,味道都不错曲繁坐了一天的车,早就饿了,默默的吃了两大碗饭。苗家三个男人吃的都很慢,姿势优雅弄的曲繁有些不好意思了,垫了一下肚子后就放慢了速度。
通过他们闲聊中,曲繁才知道苗家世代是做中药生意的,时代慢慢改变后,西药也开始代理销售,而苗景文的二哥苗景春就是外科医生,在市内很有名气.
他们开始说话还是用的普通话,慢慢的就换了种语言,那种语言对于曲繁来说无异于天书,一个字都听不明白。
他吃完后就乖乖的待在一边,摸出手机来玩,等看到有可以连上的无线网时,终于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到了什么特别怪异的地方。
吃完饭苗景文就带着他到了卧室,曲累看着房间里那宽阔的现代床铺和家具时,嬉笑着往床上扑了过去,在软软的床上滚了一大圈,又对着男友伸出手臂,“老公,抱抱。.
苗景文朝他走了过去,抱住他滚了一圈,摸了摸他的头发,“繁繁,吓到你了么?.
“没有,就是开始有些好奇,以为是什么很落后的地方呢,结果发现你家居然这么大,唔,土豪啊。”曲繁搂住他的脖子控制不住的往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苗景文眯着眼睛对准他的唇瓣吻了上去。本来只是浅尝即止的吻渐渐变得火热,曲繁主动送上舌头给男人舔吮,他们早已经同居,这样的事每天都要做上好几遍,却完全不觉得厌烦,只会更喜欢跟对方的接触。苗景文伸出舌头将他的口腔吮了个遍,又互相交换了口液,最后舌尖相缠,吻得难舍难分。
一个吻还没有结束,门却响了起来,两人还是吻完了才分开,曲繁被亲的眼泪汪汪的,看起来诱人的不行,而苗景文的阴茎都勃起了,正顶在他的胯间,硬邦邦的让曲繁很想要。
门上的敲门声还在继续,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扫兴,曲繁推了推他,“你去开门吧,看看是谁找你。’
“嗯。’苗景文站起身来,因为胯下支了一个帐篷,所以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曲繁看了忍不住笑出声来,被男友无奈的递给他一个眼神。
苗景文打开一线房门,只露出个头,看到来人是跟在二哥身边的助理便问:“阿远?什么事?.叫阿远的男人语气恭谨,“三少爷,二少爷找您过去。.
苗景文点点头,“让他等我一会。.他先把门关上,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繁繁,你乖乖的待在屋子里,谁叫你你都别出去,等我回来,知道吗?’
曲繁点点头,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嗯,你快点回来。.
苗景文离开后,他窝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又响起了敲门声。曲繁本来想无视的,但又怕来人是找男友,还是穿着拖鞋跑过去打开了门。
傍晚见过的张叔出现在门外,对他霜出和善的笑容,“曲先生,我们大少爷请您过去。.
曲繁愣了一下,“请我?可是景文还没有回来……’
“他只请您一个人,大约是想问问三少爷在学校里的近况。’
“噢,那走吧。’曲繁没有任何疑虑的跟着他往外走。


第二章——被发现双性人的体质
曲繁有些路痴,跟着走着走着就找不清楚方向了,灯光亮的地方看着很古朴,暗的地方就看着很幽深,配合着凉凉的微风,让他有点儿害伯,总觉得自己要去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一样。
他心里有点忐忑,再走了近五分钟左右,张叔说了声“到了’,才让他松了口气。
他们到的是一座高大的房子前,也是仿古的设计,曲繁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张叔,为什么你们这里的房子都弄的这么古旧啊?’
张叔愣了一下,轻轻笑道:“三少爷没有告诉您原因吗?’
“他没有说啊。’如果苗景文说了的话,他就不用询问了。
张叔笑了笑,大约是看出他的害伯,声音温柔起来,“你别害伯,我们这里是个有名的旅游区,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建筑弄的古香古色的,所以很多人来游玩。’
“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曲繁又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明显起来,“原来是因为这样,所以张叔你穿成这样也是为了符合这里的建筑是吗?’
“对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张叔带他到一间屋子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后,推开门,自己却不进去,只道:“曲先生,您进去吧,大少爷在里面等您。.
“哦……’曲繁有些疑惑的走了进去,里面的摆设跟他设想中的一样古色古香的,什么东四看看都非常值钱,墙上也挂了很多字画。曲繁对这些都欣赏不来,只听到里面有水声,疑惑的走了过去,等绕过一扇巨大的屏风时,看到面前的景象,反射性的转过了身,捂住了眼睛.屏风后面居然是一个水池,里面泡着一个裸男!
曲繁想到自己看到的画面心脏就忍不住“砰砰’跳的厉害,很快又回过神来,那个人不是苗景荣吗?而且他似乎也没什么好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