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警官轮陷记 作者:好饿哦【完结】

分类:御宅屋 时间:2019-01-22 作者:好饿哦        总受        高h        男男        np        纯肉       

NP总受 有借梗无三观 操死年轻帅气阳光正直的黄警官你懂的

1
最近的H市被笼罩在一部白色面包车的阴影中。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行人在路边发现了一个昏迷的年轻男性。他倒在路边意识不清,衣服都被撕成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沾满了精`液。
行人马上报了警。这名年轻男子在醒来之后向警察述说了一切。
原来他是在清晨去小路上晨跑的,没想到跑着跑着,就突然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他身边,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车上的人拉了进去。
接下来的事情他没有详述,但很显然,他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鸡`奸。虽然犯人很小心,没有留下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心理上的阴影却是他无法摆脱的了。

这起犯罪被化名报道之后,警方陆续收到了几个匿名的线索提供,可以听出来这几个人都遭遇过同样的事情,但他们在事情过去之后都选择了不去报警。
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H市警局第二分局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调查这起案子。他们仔细地拼凑了目前所有的信息:犯案人是三名男性,体格强壮,但作案时都蒙着面;作案用车是一部中型的白色面包车,后车厢座椅被拆除,形成了独立的犯案空间;受害人基本上是22-28岁的青年男性,大多体格健康、身材匀称,都是在晨跑的时候遇害;遇害地点通常是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经过的路段。
他们搜集了所有的地点,调出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几乎是研究出了嫌疑人下手的时间和作案时的行车路线,只差临门一脚了。

但这一脚着实不容易,且不说几乎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指控他们,就算有人愿意,嫌疑人当时都带着面罩,指证是很困难的。更何况,茫茫都市中,改装内部来搬运建材的中型白色面包车那么多,他们怎么能找到那辆呢?

——“钓鱼执法,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最新的一次专案集中会议上,黄警官提出了他的想法。
他这么一说,下面的警员有的沉默,有的皱眉,显然大家都这么想过,但是真的要这么做的话,难免有些危险,毕竟对方有3个人,而且失败的后果无法想象。

黄警官见大家都面露难色,只能更加积极道:“现在案件的进展陷入了僵局,我们是警察,不能永远陷入被动!我觉得钓鱼还是值得一试的,我自愿报名执行任务!”
确实,要说这组里,黄警官也是最适合执行任务的一个了。
他年纪25岁,身高1米78,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而且身材饱满,整个人透露着运动、阳光的气息,非常符合嫌疑人的作案对象标准。

“黄警官,你真的想好看了吗?”这时下面发出了反对的声音,“这次的嫌疑人非常狡猾,他们抓人的时候,通常一整条马路上都是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有人或者有车,他们就绝不会动手,也就是说支援是无法近距离保护你的…”
“我知道!这点我也想过。我的想法是藏一个电击枪在身上,出其不意。再说了…我的实力大家也都知道,我有信心拿下三个人。”黄警官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看上去很是招人喜欢。
黄警官这里说的是他的近身搏击的本事,他的这个项目在市里是拿过奖的,局里都服他。

众警员被黄警官说得有些动摇了。
“别再犹豫了!现在我们市里不知道有几个男同志都受到了这样的伤害,百姓也人心惶惶,难道大家忍心让这几个垃圾为非作歹伤害我们的市民吗?!这个方法是最简单、直接、有效的,我们一举拿下他们!为市里除一害!”黄警官手按着桌子,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着座下众人,坚定的眼神感染了许多人。
“黄前辈!我也愿意执行任务!”
“我也是!”
几个年轻的警员激动地站起来应和他。

黄警官高兴地笑了:“好!我们这就去制定方案!…呃,局长,你没意见吧?”他有些尴尬地想起了这次的组长不是他,而是他们局长。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望着局长。
局长看上去有些担心,但还是微笑着鼓励他:“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但…这个任务事关同事们的人身安全,所以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明白吗?”
“绝对不辜负局长的期望!”黄警官调皮地立正敬礼,“那我们先草拟一个方案,等会儿来给您看?”
“嗯,那就交给你了,”局长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

黄警官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他很兴奋,想到过几天就能亲手抓到那几个败类,就恨不得立刻出个方案。
他兴冲冲地走回办公室,刚想再和几个同事开个小会。
突然他的拍档走了过来,按着他的肩膀,严肃地看着他:“阿彣,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
黄警官的这位拍档长他两岁,两人刚分配到一起的时候算是他半个前辈,因此比较照顾他。而黄警官觉得他是对他过度保护了,每次有稍微危险一点的任务就百般叮嘱。
“没事的大虞!”黄警官笑着拍拍搭档的腰,“我都想好了,我身上带好电击枪,追踪器,发一部车在后面跟着,总没问题了吧?再说了,我的拳头,你还不知道嘛。”说着他开玩笑地对他挥挥拳头。
搭档也被他逗乐了:“好,那我们开会讨论,你到时候可千万别掉链子啊拳王!”
“嘿嘿。”

事情就按照黄警官的计划进行着。
当然,最后钓鱼的任务还是由他亲自来执行。

黄警官身穿黑色的工字背心和宽松的运动裤,露出了好看、匀称的手臂肌肉和线条流畅的小腿,小麦色的皮肤暴露在清晨的阳光下,因为汗水而有些亮晶晶的。他和普通的路人一样,在小路上晨跑着。
但他其实则是全副武装的。在裤子口袋里他藏了一支电击枪,背心内侧粘了追踪器,耳朵里塞着隐藏式的耳机。更重要的,则是他全身心地准备好了要一展拳脚,拿下这群败类。

他跑了很久,跑到路上的人都多起来了,那辆车也没有出现。
第一次的失败是可以预料的,一行人收工回警局,继续追查每一条线索。
而之后的几天却也是这样,早晨,黄警官露肉晨跑,一部警车远远地跟着,但总是无功而返,只能再回到办公桌前反复地查线索。
他们逐渐觉得希望越来越小了,那辆白色面包车既没有出现,也没有新的受害人报案,那群人好像就这么收手不干了。

这天,黄警官也照常在案件常发的路段晨跑着,一面担心万一再也抓不到那群人了怎么办,有些心不在焉的,正在这时,他身边想起的一声急促的刹车声。

来了!!

他猛地转头,果然看到了白色面包车门打开后黑洞洞的内部,两个穿背心的肌肉壮汉拽住他两边胳膊,一把把他拖了进去。


——————————————————————————————————————————————


2
他猛地转头,果然看到了白色面包车门打开后黑洞洞的内部,两个穿背心的肌肉壮汉拽住他两边胳膊,一把把他拖了进去。
“你们干什么!”他大喊了一声,是给后面支援他的同事一声信号。
黄警官一被扔到车里,就立刻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电击枪,没想到手还没送出去,手腕就被身后的人眼疾手快地拿住了,并且还狠狠拧了一下。
那握力大得惊人,竟让他一瞬间疼得松了手。
身后那人的手势很老练,顺势要反剪他的双手。
黄警官怎么可能让他得逞,顺着方向转了半圈就抬腿踢向那人的下半身,没想到那人脚步很灵活,竟躲了过去。
两个人就在车厢内猫着腰缠斗起来,一时谁都占不到便宜。黄警官身手确实好,但是面包车厢内非常昏暗,大概是用了挡板挡住了所有窗户,让他很不习惯,而对方却已经熟悉了这种黑暗的环境,因此有些优势。而且那人体格非常强壮,即使打到了一下半下也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伤害。
车里确实是三个人,但另外两人却毫无加入的意思,反而是盘着腿悠闲地坐在车厢尾部,像是在欣赏他们的打斗。
正在僵持的时候,高速行驶的面包车突然一个急刹。
车轮和地面的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此时,那大汉是背靠着前排座位的,而黄警官则是站在车厢中间,这一刹车,他整个人都往前倒了过去,阵势大破,甚至还直接扑在了那男人的胸前。
那人反应极快,趁着这个机会,和面包车又开动的惯性,抓住黄警官的两手把他猛地压在地上。
这时,后面的人终于也来帮忙了——身上的大汉刚刚起身,一人就狠狠揍了黄警官的腹部一拳,让他不得不整个人松懈、蜷缩,另一人则从他身后抓住他两根手臂,把他整个人拎着坐起来,然后再把他的手臂反锁在身后。

黄警官终于还是被制服了,他身后坐着一个男人制住他的双臂,胯上压着一个男人限制他的下盘动作。
整个过程发生得很快,其实连一分钟都不到。
黄警官咬了咬牙,有些羞耻,但既然到了这一步,只能拖一下时间,等后备支援了。

这时,第三个男人从角落里捡起了刚才黄警官的电击枪,愣了一下:“哈…我说怎么可能有人跑步还带电击枪…这是警局的东西,这人…是个条子!”
“条子?!”他身后的男人说,“妈的,搜他!”
于是坐在他胯上的男人两手搭上了他的身体,从锁骨开始向下抚摸着,两只粗糙的大手划过了黄警官的胸、腹、腰…一边摸过去,一边还揉`捏着,让他很是不适。
“放手!”他扭动着挣扎。

第三个男人打开了灯,车厢里一下子被昏黄暧昧的灯光笼罩。
他蹲到黄警官的身边看了两秒,敏锐地发现了他的隐藏式耳机,他顺手把它拔了出来,放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
“这里!”他身上的男人也兴奋地掀起黄警官的衣服,把追踪器从里面摘了出来,也交给另外那个男人踩了,一边还舍不得把黄警官的衣服放下来,依依不舍地看着他因为紧张而绷起的腹肌,“妈的…这条子,身材真好!”说着,他伸手摸了两把。
“别碰我!”黄警官激动地挣扎,他身上的所有设备都被找到了,不禁心里一凉。

坐在他身上的男人却兴奋地笑了:“扭呀,你越是扭,哥哥越是兴奋,越想操`你!”此时,他们两个正胯贴着胯,黄警官清晰地感到了对方下`身的变化。
“…!”黄警官一下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这时第三个男人也接着说道:“妈的,老子最喜欢操警察了,今天居然还送上门来的,非把他操死不可!”
黄警官转过头看他的脸,突然发现…他并没有戴面罩!在昏黄的灯光下,黄警官赫然看到了一张凶狠的中年男人的脸。
他大概四十来岁,头发有些灰,全部向后梳去,脸侧有一条疤,整个人看上去很是阴狠。而他身上的那个男人则长得很黑,即使车厢很暗,也可以看出他的皮肤黑得很。
“怎么了,是在想爷为什么没戴面罩吗,”大概是因为黄警官一直盯着他们的脸来回看,中年男人明白了他的眼神。他挑着他的下巴说道:“你是警官,给你开苞的男人长什么样子,我们哥几个当然要让你好好记住,这…可是警官的特殊待遇。”
黄警官甩开他的手:“人渣!!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快把我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