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受记 上————游凌儿【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2-06 作者:游凌儿       

文案

“老师,你不知道我靠近你是有目的的吗?你还真是单纯的中年人呢?”

“老师,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无私的人?你会不会太一厢情愿了点?”

“老师,你真的想让我做你一辈子的学生?你即使想也没用,因为我不想。”

“老师,我这种人没什么好的,狡猾、无赖甚至还有点可耻,但是……喜欢上你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要放弃。我这个人剩下的就只有这一点值得夸奖的优点,看……我毫不吝啬的给了老师你。”

“老师……”

“老师……”

一、目标是小受

“老师,我想做你的学生。想学的东西有很多?你愿意教我吗?”少年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冒着的精光跟头顶的烈日一样灼眼。含笑的表情跟眼中的精光很不相符,尽管如此给人的感觉依然是如沐春风般难以拒绝。

喧闹的大课堂里面人声鼎沸,坐在中间的谢然死死的盯着第一排最边上的后脑勺。那个男人真的有三十五岁?教室窗户里漏出来的阳光打在他头上,发质居然比现在学生的还要好。

“谢然你选什么?”身边的女孩撞撞他的胳膊,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已经选好了!”谢然眨眨眼,抬抬耳边的眼镜,眼中精明的目光很自然的锁定目标,那是看到猎物时冒出来的精光。

“啊?已经选好了?”女孩不可思议的夺过谢然的表格,漂亮的眼睛瞪的很大,“雕塑?”

“不行吗?”谢然挑起眉头。

“叶子你很吵!”另一边的男孩皱着眉头小声吼了过来。然后眼神从谢然身上路过的时候很大方的赏了他一个白眼,低低的骂了声,“白痴。”

“杨轩!我不像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会争取。眼看着是吃不到的。”谢然弹弹杨轩头上不安分的头发,笑着写上最后一组号码。

谢然并不是个特别出色的孩子,认识他的人都这样说,除了他比较占便宜的五官外其他的真的很普通,但是仅此一点就够他被放到任何地方都不易被忽略。那双带满精光的眼睛总是很好的被眼镜给遮掩起来,人畜无害的微笑总是能很好的争取到很高的印象分。但是……他不是草包,成绩平平操行平平不代表他没有他的过人之处,比如大家都在犹豫毕业设计该选什么课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写上雕塑,全年级第一个交掉了表格。第一时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先下手为强才是真正的重点,第一步总是要干脆点迈出去。

“许老师,我希望做你的学生。”

谢然慎重的把手里的表格放到第一排最边上的男人手里。果然对方也显然吓了一跳的,不过依然带着笑容看向谢然,连带着边上的老师也笑了。

许名城诧异的接过手里的表格,打量起这个最快填好表格的学生,齐眉的刘海修的很精短,没有染发、没有打耳洞、连指甲都修的整整齐齐的。任谁看第一眼都是完美的学生形象。面对许名城的打量,谢然低着头给了对方一个含笑的乖巧的摸样。听话、尊敬师长、团结同学任何规范中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做的最好的,绝对是一个在框框中长的很完美的学生。

许名城笑笑把表格又递了回去。虽然没点头但是表情已经很柔和了。指指讲台微笑的说:“你应该把表格交到那里去。”

“啊?不是交给老师吗?”谢然错愕的瞪大眼睛,没有接表格,一副无助的样子,憨憨的笑着挠头,“我还以为……”

“没关系!我看看吧!”许名城和善的笑笑,这个乖巧的学生给他的第一印象很好,看了看这个有着傲人身高的孩子,还有那尚未脱去的稚气的脸,明明该是很有骄傲资本的一个孩子却刻意的掩藏了他的锋芒。他总觉得这个孩子似乎是带着目的来的,毕竟是有教龄的老师,看什么还是有一定的准度。

谢然一直都很仔细的观察着老师的脸色,站在一边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尴尬而淡去。他看着男人的眼神有点直接,趁着男人低头看他表格的时候仔细的观察起对方的五官,果然还是要近看才会有真实感。为什么三十多岁的人还会有这么年轻的皮肤?眼角隐隐约约还有点岁月的刻痕,不过在男人有点孩子气的眼角边就被那鲜活的味道给盖住了。

“哦?你叫谢然。”

“啊?是……”差点沉不住气的走神了,谢然急忙接过表格,稳稳的沉住气,舔舔嘴角。他知道许名城是个有耐心的人,边上的老师都开始不悦了,他却没半点不耐烦。

“交表格去吧!”许名城笑笑倒也没多说什么。不过那张简单的只有姓名、班级跟电话号码的表格虽然什么也不能代表,但是那龙飞凤舞的字迹跟眼前站的人很不相符合,字如其人,在这个孩子面前一点也符合,他觉得他应该有着很狂妄的性格。

“那老师再见!”谢然微微低头表示歉意,然后转身去交表格。

这样有礼貌的孩子确实不多了。连告辞都会微微低头表示歉意,许名城确实对他有了不少的好感。

“谢然,走吧!”同样交完表格的杨轩抱着手臂站在讲台边等他,他当然不会跟某人一样故意笨到把表格交到带毕业设计的老师那里。

“你怎么会选雕塑呀?”杨轩勾着谢然的肩膀,皱着眉头看他。谢然失神的回头看那个扭过头正跟人说话的男人,男人的侧面居然比正面还容易吸引人。谢然吞了吞口水,为什么会觉得男人勾起嘴角微笑的时候会充满了色情的味道。心里一直都很镇定的东西,居然在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产生了反应。真是热血青春呀!谢然暗笑自己的沉不住气。

“你没事露出这么色的表情做什么?”肩膀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谢然回过神来,笑呵呵的勾住好友的肩膀。

“色吗?班长同学你可以理解为看到猎物的眼神。多么有爱的称呼呀!”没了开始的乖巧,谢然转着眼珠笑得很诡异。拖着杨轩的肩膀一起走出了系楼,谢然含笑的看着秋日的阳光,狭长的眼睛带满了笑意。

“你一直都很有稳重,怎么这会要选这个呀?”杨轩那手肘毫不客气的撞上谢然的小腹,冷着一张脸忽略掉谢然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这个家伙嘴里在自己面前从来都不会出现正经的话。

“其他的老师太丑了!”谢然直起腰,摸摸鼻子,“你也知道毕业设计要长达一个学期跟在一个老师后面,太丑了实在是没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