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公子(卷一)————紫陌【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紫陌       

第一章 应如醉
烟迷草色,雨幻波光,正是秦淮早春时节。临河处画舫桨影,美人婀娜,笑声泠泠。岸边行人如织,喧闹一如往常。只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者,愁眉苦脸,似乎遇到不顺之事。那老者面前,站着一位少年公子及一众家丁。那少年公子一身丝帛锦玉,长得虽不难看,却让人大生违和之感。
那少年公子道:“你这玉顶多只值五十两,算你六十两是便宜了你,你不卖与我,也不会有别家买你的了。”那老者道:“赵公子,我这玉是家中祖传,若不是因为小女多病,无钱买药,也不会贱卖,公子压价也还罢了,为何阻我卖给别家?”那赵公子摇着描金小扇道:“你这玉也不知道带了什么晦气,本公子肯买是看得起你,你速速卖与我便是,罗索什么。”
围观众人窃窃私语,无一人开口为那老者说话。一人排众而出,道:“老丈若不嫌弃,将玉卖给我如何?”众人回过头,只觉眼前一亮,一个俊美儒雅的公子极是年轻,不需鉴赏,人已如一树碧玉。
那公子将玉拿在手中,观看半晌,沉吟道:“观此玉色,当为和田羊脂玉,最为上品,质地如油似脂,价值连城。不知我出三万两,老丈可愿割爱?”那老者感激涕零道:“先人曾告知小老儿此玉足价两万五千两,公子出价三万,小老儿何以克当?”那公子道:“今时不同往日,物价日增日上,我出三万两,倒是占了老丈的便宜了。今日身上没有带够银两,我姓程,名净昼,家住流云巷,立刻唤人去拿,烦请老丈稍候如何?”他唤过身旁的青衣小僮,那小僮本有几分不情愿,但在他催促之下还是去了。
那老者惊道:“程公子可是流云巷程员外的公子么?据闻程员外仗义疏财,想不到他的公子也善心若此。”程净昼谦言几句,那赵公子将折扇一收,笑道:“程公子似乎喜欢和本公子作对。”程净昼道:“赵公子切莫多心,我只是实话实说。”那赵公子道:“好一个实话实说,程公子,后会有期。”一语说完,转身便行。
众人看见没了热闹,纷纷散去。
程净昼陪着那老者等了片刻,小僮气喘吁吁回来道:“取来了。”却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程净昼也不惊奇,将银票交给那老者,道:“三万两银子我是万万出不起的,小小心意,还请老丈收下,此玉确为珍物,日后不要示之于人,以免为小人所夺。”
那老者面露忧色,道:“小老儿已经把玉拿出来,这怀璧之罪如何避过?”程净昼道:“不如举家迁移,离开秦淮如何?”那老者苦着脸道:“小女久病,不堪舟车劳顿,不如程公子就收了这块玉罢。”程净昼道:“万万不可,我若是受了此玉,岂非也与赵公子此人一般无二?”那老者忧形于色:“那该如何是好?”程净昼犹豫一阵,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如老丈明日到我家里来,今夜我说服家父,明日定当筹集款项,将此玉买下。”
听程净昼此言,那老者连连称谢,眉开眼笑去了。
程净昼却并无说服父亲的把握,忧心忡忡,慢慢行来,似觉有人立于眼前,微微一惊,眼前却是一个白衣男子,眉清目秀,唇色却作雪青之色,颇为奇异,但笑意朗朗,让人一见倾心。那男子道:“在下风凌玉,凌云之云,玉石之玉,奉我家主人之命,邀请公子到寒波楼中一聚,不知可否?”
程净昼道:“蒙令主人垂青,幸何如之。只是家父严令在下不得晚归,一叙之约,改日再当赴会。”那风凌玉笑道:“令尊可是因为不喜公子在河畔流连么?”程净昼脸上微微一热,道:“风公子,在下要先行一步了。”
风凌玉道:“令尊既然不喜,为何不效孟母三迁,而在此秦淮河畔长住?”程净昼微有愠意,道:“请恕在下失陪。”本以为风凌玉是谦谦君子,他才好言以对,谁知竟然如此直言不讳,也不愿多说,拂袖而去。
次日,程净昼果然说服父亲,答应买下那玉,但那老者却至薄暮也未曾出现。昨夜匆忙,也忘了询问那老者的住处,程净昼便沿秦淮堤畔找寻。画舫上的少女见他过来,纷纷舞袖相邀,声声娇腻婉转,他面红过耳,只得低下头去。
一个粗壮男子忽然拦住他道:“阁下可是程公子么?有人想见你。”程净昼微微一惊道:“可是一位花甲之年的老丈?”那男子笑道:“正是,请随我来。”程净昼尾随他上了一条画船,微感诧异,正要询问,已有一个少女敛容出来,说道:“程公子,请稍等片刻好么?你等的人立刻便会到了。”
程净昼十分奇怪,正要起身,被那少女拉住,笑道:“切莫心急,且饮杯茶罢。”他心里焦躁不安,想也不想,接过杯子便饮下,却觉茶味古怪,微微一顿,一阵倦意忽然袭来。那少女笑道:“程公子要歇歇么?”说着便来扶他。他正要推开,另有一人笑道:“还是我来扶罢。”程净昼闻言大惊,已然浑身酥软无力,软在椅上。眼前朦朦胧胧,也瞧得分明,却是昨日见到的赵公子。
那赵公子摸了摸他的脸,笑道:“果然肤如凝玉,较之女子,另有一番美妙。程公子,本公子已想你想得快疯了,无时无刻不在盼望此时来临……”程净昼大吃一惊,想要推开他,却毫无力气,羞恼之下,气血翻涌,顿时不省人事。
那赵公子意兴不改,要去抱他,忽然胸口剧痛,他低头去看,小腹下多了一截剑刃,登时血涌如泉。那赵公子慢慢回头,只见一个男子面覆青铜面具,带些扑面而来的寒意,正将手中剑从他身上抽出,他张了张口,已然倒在地上。
一白衣男子击掌道:“教主好快的剑!”那面覆面具的男子不置可否,道:“凌玉,去看看他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