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的麻烦(出书版) by 向桓【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


01
民国初成,时局动荡不安,人人都想借机出头,人人也都有机会出头;中国各地军阀割据,人人自立为主。而倒霉的,自然是最无辜的百姓。

政府的无力造就了一些传奇人物,"苍狼"就是代表人物之一,他老练世故,心狠手辣;他行踪飘忽,难以捉摸。

个性冷极而孤僻的苍狼,控有整个东北一带的经济大权,说一是一的铁则,让下属们都很畏惧这个拥有狼般性格的主子。

"袁老板,时间差不多了,两位老板已经在等候您了。"
一名手下恭敬的向坐在办公桌前的男子报告。
原本坐在太师椅上的男子,在听了手下的报告后,缓缓抬起紧闭的眼睫。那双如狼般冷漠、寒冽的冰蓝色眼瞳,令原本阴暗的房间,更增添一股噬人的压力。

"是吗?"
冷冷的语气贯穿了沉窒的空间,他的话永远简洁有力。
"是的!请老板更衣。"
男子站了起来,走向房门,道:"不用了,跟两只老狐狸吃饭,用不着穿得太正式。"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书房,留下一室的冷清。
* * *
邵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在他十八岁生日的当夜,一家人全死于非命,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
一夕之间,火舌吞噬了在东北一带颇有名气的邵家,而当天晚归的邵伦,除了惊愕之外,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做的站在被火焰包围的家门前。

为什么他能逃过一劫?因为他急着赶回邵宅时,遇见了一个轻浮的男人缠着他不放,所以,他回家的时间晚了。

就这样,邵伦成了流浪汉。他四下打听,得知那次事件的幕后指使人,就是袁这个人称"苍狼"的男人。邵伦充其量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斯文白净的外表跟其父所经营的事业完全不搭轧。

身为邵家幺子的邵伦,在家人刻意的保护和隔离下,一直都是单纯的学生,他那妄想要为家人复仇的念头简直可笑得令人感到悲哀。

时令开始进入冬季,原本就瘦弱的邵伦,如今苍白得更加吓人。
他流浪了个把月,吃的是人家不要的剩菜,身上的衣物早就不能御寒了。
饿了几天,邵伦来到一间很大的酒楼前,因为受不住风寒而发烧了,意识模糊中,他听到有人喊着--
"袁老板能光临敝楼,真是令敝楼蓬荜生辉啊!请进、请进!李老板和张老板已经在等候您了。"
袁老板?莫非是袁?
霎时,邵伦清醒了,他睁大双眼想看清楚仇人的脸。
"老板,三楼。"开门的人如此说。
袁在秘书的坚持下,还是穿了多件式西装,深色西装将他衬托得更高有型。
邵伦集中精神盯着不远处的袁。他真是个高大的男人!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太好了,上天有眼,他可以报仇了!
邵伦开始紧张起来,他得找个武器才行。
敏锐是野兽生存的要件之一,袁一下车便直觉有人在看自己,说看还太客气了一点,那根本是瞪才对。
心情不错的袁,开始优闲的四下逡巡着。终于,在酒楼不远的地方,他发现了那双眼。
两人目光一对上,邵伦发现自己竟无法迎视袁的眼神。他是恨他的,可是他却觉得心虚,为什么?
小鬼!
袁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他没必要为一个小鬼而坏了心情。
待邵伦再看向袁时,他已走进酒楼。他两眼冒火的直瞪着他的背影看,他绝不能放过他!
于是,他开始寻找武器。
* * *
"袁小子的心狠手辣,在东北可是出了名的,千万别惹火他,听说他两个月前才亲手解决背叛他的邵家,真够狠的!"

还未踏入厅房,袁便听到房内先到的两只老狐狸在谈论着自己,他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
哼!两个老白痴,说别人的坏话就算了,还被当事人听到。真是够了!袁一直是面无表情的,幸好今天秘书不在,不然他肯定会冲动的赏那两位老先生几巴掌。

"袁老板,关于我们赌场的合作利润......"
时间,就浪费在和两个老白痴的谈话中,幸好袁的耐力惊人,表面上他专注地与两人周旋,其实他一直在注意那个小鬼,那小鬼的眼中蕴藏着恨意。

恨他?为什么?他承认有很多人恨他,为了生存,他也一直用心狠手辣的手段来铲除异己,建立了苍狼的名号;他不在乎除了自己以外的事物,那么为何一个小鬼的怨恨,竟能牵动他的心思?

"请问,袁老板意下如何?"
那两个人在提出合作后的利润后,一脸谄媚的征询袁的意见。
"总归一句,所有的利润我要占五成,其它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五成?东北这块大饼想吃的人很多,然而能吞下的人却寥寥可数。袁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只要了五成,其余的五成就交给别人去烦恼,他向来只拿该拿的。

"谢谢袁老板!"
他们显然非常高兴袁的要求,赞赏他虽年轻,却知道不可独占的道理,拱手让出大半的利益,保有主控的权利,这就是"苍狼"。

自认商谈结束,袁起身戴上帽子、披上大衣,转身往酒楼门口走去。
瑟缩着身子的邵伦,此时正躲在酒楼大门附近的楼梯旁,一双快冻僵的小手紧握着一把锋利的刀,那是他偷来的。

他一双迷蒙的黑眸紧盯着门口。
忽然,有人走出来喊着:"把车开过来,袁老板要回去了。"
闻言,邵伦身子一紧,握紧刀子,预备随时冲上前。
不一会儿,袁终于现身,他被众人围在中间,高大的身形显得那么的特立独行。
"老板,请上车。"
袁微微颔首,排开众人走向黑头车。
一下、二下、三下......
清清楚楚的,邵伦可以听见自己激动的心跳,一股紧张感紧紧的扼住他的喉咙,他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袁!"
邵伦大叫一声,整个人如箭一般的冲向背对他的袁。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袁回过头,想看看是谁胆敢连名带姓的叫他。谁知一回头便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向他,手上还握着白晃晃的刀子。

"老板!"一时反应不及的手下纷纷惊叫出声。
袁来不及躲避,西装的袖子被刀锋划破,一阵刺痛立即袭上。
啊!刺到了吗?真的刺到了?邵伦的大眼在看到刀锋的鲜红液体时,眼眶马上泛满水气,他连忙丢下刀子看向还站在原处的袁。

一......一定很痛吧?
"老板受伤了,把他抓起来!"
袁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伤,他直挺挺的站在原处,一双冰蓝色瞳眸冷冷的打量着偷袭他的男孩;血正不断地滴下他的手背,但他恍若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