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天下 第三部(有前部连接)————未樱【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未樱       

倾城天下(第一部)————未樱

http://zyebook/2009nian/2009-07-09/16683.html - 2009-07-09 - 2009年

倾城天下(第二部)————未樱

http://zyebook/2009nian/2009-07-09/16682.html

倾城天下第三部 永眷篇
   第一章 背飞双燕贴云寒
  非离山,地处同朝大陆北部,窕州与净州的交界处,克尔贝尔草原的边缘,北临人称"天海"的北溟湖,

南面中原,不仅地势险要,亦是同朝被称为"天河"的同水的发源地。山中云雾笼罩,山体深邃,丛林茂密,

虽然据传风景奇秀,但地处偏远,山势陡峭,因而人迹罕至。百年前,修氏一族在此开创了净元宫的基业,

从此非离山对于武林人士而言,亦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意味。
  傅童二人带着薇儿,先在鹿山北面的青州乡间隐居了两个月,待开春冰雪消融,才乘船沿同水逆流而上

,往非离山进发。一路虽然行程缓慢,但不仅可以顺水游览,自己也不费什么力气。
  "非离色空。乃至非即识空,非离识空。非即眼空,非离眼空。乃至非即意空。"船渐渐北上,离了中原

见惯的山水与田园风光,往北望去只见遥远天边隐约可望得蓝灰色的山体连绵,风过面颊,不知为何使人的

心境陡然开阔起来。童谅忽然开口,念出的却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佛经来。
  "什么?"傅放牵着薇儿,兀自不解。
  童谅微微一笑,淡道:"我只是在想,这会不会就是非离山名称的由来呢?"
  傅放终于是听懂了,沉吟着也望向远处群山,道:"非离山的由来么?我并不太清楚,但听你这么一说,

却忽然觉得有些意思。"
  童谅笑道:"我不过是随便说说,也不用当真。但我倒真是已很久没念过佛经,这居士之号可算是名不副

实了。"
  傅放收回目光,看着童谅淡定的面容,心中的暗痛也如群山一般连绵不断。
  的确,与三年前相比,童谅身上少了那股透着空灵与寂灭的檀香香气,却留下了风霜的痕迹。而三年来

的四处奔波,也不可避免的使其内里反噬毁灭他身体的速度加快了。即使有童洋与东方旭轩联手压制,加之

他本人处处小心,但生命依然在不断的流逝确也是不争的事实。假若当年他不出天同而留在忘忧山静养,或

许还能撑得一段很长的日子,但现在......
  想到此处,傅放不觉出声叹道:"傅某何德何能,能有知己如你......童谅,我上非离山原是为了私事,

却累得你与我共赴险境,实在是......"
  "傅放你错了,上非离山之事并非只关系到你一人。"童谅打断对方的话头说道:"眼下荆之扬已死,八帮

九派三十六岛已如一盘散沙,甚至对净元宫群起而攻之,莫不是为了那倾城图和天下令。两个月来净元宫并

未完全失势而余威尚在,我父亲的行踪乃至天下令的真正下落都未明朗,更有传言说天下令实际上已在净元

宫人手中......这些事情,我就算是为了天同,也是必然要查清的,所以我此次与你同上非离山,也并非为

你所累啊。"
  傅放见童谅面容平静,反而心中愧疚更甚,由衷地道:"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我欠你人情。"
  "话说当年你送我回天同,我也早就不知道欠了你几次,又吃了你那么多灵丹妙药,仅只如此估计还无法

扯平呢。"童谅摇头道。
  傅放一笑,刚要发话,忽然间听得船夫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有破空之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二人

所在的方向传来。两人都是过惯了受到追击的生活,因而并不显得如何慌张。傅放紫虚扇瞬间出手,叮叮几

声,已挡开暗器,而童谅伸手便捞过在二人身边午睡正酣的薇儿,全力护住。
  不用多想,也知此刻船夫怕是已遭不测,两人对视一眼,灵犀相通,当下决定弃船,尽快离开此处。只

是二人还未出得船舱,便见几个服色混杂的人影落在船板上。那船本不甚大,突然间跳上几个成年男子,自

然摇摇晃晃,眼看就要翻船。傅放心下一沉,回头道:"护好薇儿!"声音未落,右手折扇画出一个紫色光圈

,左手紧扣黑棋子,左右开弓,不过一瞬便将几人逼落河中。童谅则从另一边抢出船舱,眼见得船身摇摇欲

坠正在江心,手中抱着薇儿,若不用那"踏波行"身法是万万无法护得一大一小两人周全。虽然真气不济,但

当下哪容得他多想,微微咬牙,足下在船板上一点,硬是逼起一口真气,便飘向江面。
  其实同水上游的河面并不太宽,虽然童谅内力已消退不少,但若只他一人,支撑到岸边却也可以做到。

只不过此时他手中抱着薇儿,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眼见他只不过在江面上踏了几步,忽然胸口一痛,

身体陡然沉重,未及反应便已落入水中。他心中大骇,虽丹田气血翻涌不可抑制,但仍支持着将薇儿举向水

面。小姑娘毕竟年幼,童谅抱着她冲出船舱之际犹自揉着惺松睡眼,然而此时突然半个身子落入开春不久的

冰冷江水,一个激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竟大哭起来,手足也不断挣扎拍打。童谅本就身体不适,现下心

中一急,竟哇的一声又是吐出一大口血来。江水奇冷,逼得他内力突然反噬好比大潮来袭,手足瞬间没了力

道,身子直直往下沉去。
  这边已是惊险万状,而船上傅放一人独对数名敌人,自然也端得是险象环生。估计来犯之人事先偷偷凿

穿船底,那船已缓缓下沉。傅放不得已将手脚功夫与"燕翔六式"的轻功结合使用,虽一时占得上风,但内力

消耗亦是惊人。而那作为足下着力点的船本就将沉,如此一来下沉的速度更是加剧,不过片刻,几人即再无

落脚之处。傅放原先还心有顾虑并不下杀手,此刻也无法控制出手方向力道,扇上功夫换了"梅式",撒将开

去,霎时血光立现。而傅放一个"燕冲天"身法,在江面上直直跃起两丈有余,接着下落,又在快接近江面中

途变换身法,以"燕抄水"点水数下,终于落在江岸。此时,来袭之人均已落水,而他听声辨位已知第二波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