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若柳絮因风起 作者:七星撸王攻【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七星撸王攻        甜文        种田文        因缘邂逅       


文案:
袭风是一只修炼了两千余年的黑狼精,本可飞升位列仙班,奈何这大黑狼大笑:“这下界可比天上有意思多了。”
只是这多干年来一只桀骜的黑狼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会栽在一个凡人的手里,或许一见钟情钟的只有情。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子涵 ┃ 配角:袭风等 ┃ 其它:黑狼精追爱记

第1章 第一章

第一章
  金城里的气氛甚是热闹,就算是在烈日炎炎,汗流浃背的夏季。毕竟人们还要为了一家老小的一口饭钱而劳碌。当然,除了这点,那便是金城中柳家的原因了。
  府内那是一个热火朝天,后天便是柳老夫人的八十寿辰,作为金城里的大户人家那是自然要大cao大办的。
  柳子涵是家中的三少爷,家里从商,上头有大哥和二哥协助柳老爷打理,所以从来都没有担心过继业的问题,因此也就具备了富家子弟所拥有的特长了。
  □□掳掠柳三少倒是没干过……当然,也不想干。吃喝嫖赌……嗯,目前柳三少只追寻吃喝游玩的乐趣。
  也不是个很地道的纨绔子弟。
  老夫人向来最疼柳子涵,家里的幺弟幺妹都没有这番的宠溺,甚至柳子涵如今二十有一了,也依然迁就着。毕竟柳子涵小时候总是围在老夫人身边“祖母,祖母”的喊,童音甜软,老夫人耳根早就听软了。
  “哟!柳少爷今个是为了老夫人的寿辰来的吧。”首饰店的林老板笑眯眯道。
  柳子涵手里端着一个木盒子,也不知道里头是什么,左顾右盼的打量了下首饰店,才睁眼瞄上林老板:“祖母什么都不缺。”
  “那柳少爷您的意思是……”
  “这个,把这个做成一个长命玉锁。”柳子涵打开手中的盒子。
  里面还未经雕琢的璞□□白中掺和些红,如轻烟如血丝。
  “天哪!这玉是上等的极品,柳少爷真是厉害。”林老板两眼放光。
  柳子涵道:“靠眼睛看说明不了什么,你拿起来看看吧。”
  林老板小心翼翼的将玉拿起来,捧在掌心,那种沁凉的触感让林老板一阵惊喜。
  “您是从哪带来的?”林老板忍不住好奇问。
  “哪来的不要紧,按期给我完成便行。”
  “哎,是,我啰嗦了。”
  “好了,就交给你吧,我走了,后天下午会派人来取。”柳子涵把木盒放下转身离开。
  “柳少爷先留步!”林老板急忙道。
  “什么?”
  “这璞玉的分量很足,光是做一块长命玉锁是不是有些太……”
  “那照你的意思呢?”
  “我是想,剩下的一部分可以做成情人链,日后您有了夫人,可以带着以显示你们夫妻恩爱。”
  “那好吧……样式我要求不多,你看着办就成了。”
  “好嘞!”
  柳子涵转身离开。
  一个人在街上走着,一时竟不知道要去哪里了。刚才就在张家茶楼用过了早饭,现在离午时还远,暂时吃不了午饭,这金城柳子涵闭着眼睛都能走通,有时想找点乐子还真是难。
  柳子涵就像只没有躯壳的魂魄一般在街上游荡,阳光的直- she -有些灼热,便顺手在街边的小摊上买了把伞撑着。
  来到城湖边的树下站了会,突然就想划船了,于是租了条游船,自己一摇一晃的划向湖中心。
  湖面上三三两两的也飘着几只游船,里面多半柳子涵认识,都是一些纨绔子弟,或许现在是在船里听小曲儿喝花酒的多。
  柳子涵也懒得去和他们打招呼了,在湖里自己游了一圈便回家了。
  大概是天气的原因,柳子涵决定,等老夫人过完生辰便去山上到自家竹林里的小院住上一两月。
  踏入大门,柳子涵有种进错家的错觉。
  整座柳府都是新的。
  “三少爷,您可回来了。”副管家萍姨见柳子涵回来了,甚是欢喜。
  “嗯。萍姨一切可还安好?”柳子涵笑道。
  “好,就怕您一人在外边替老夫人寻个礼物照顾不好自己。”萍姨接过柳子涵手中的伞。
  “那我先回房了,爹娘那我一会再去请安。”
  “哎。”
  柳子涵住在府中的西院,就他一人住,毕竟这三少爷还是喜欢清静多一些。
  柳子涵不喜欢旁边有人伺候,觉得一点隐私也没有,况且最清楚自己心思的还是自己,也无需别人来为自己做什么。
  房间里很干净,想必是萍姨天天派人打扫。
  柳子涵退去外衣,挂在衣架上,躺在小院中的红木躺椅上摇啊摇的,便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黑狼X君子


第2章 第二章


第二章
  寿辰之日,老夫人当日早上才回的府,一个月前老夫人是去了木楚山庄避了暑,据说这次回来过完寿辰还要到天目寺里为家人祈福。
  一到大门口,一家上下都在迎接。老夫人进门见着那张灯结彩的情景,热闹非凡,心中觉得自己跟着这气氛年轻起来。
  前来贺寿的除了亲信便是那些大财主,大家白日在府上像是一个聚会,各自探讨施展自身的才艺,甚是好玩,老夫人在旁边看着是满脸的笑意,心里甜得跟蜜似的。
  柳子涵从小没少读圣贤之书,柳老爷倒是希望他能够一起同兄长打理家业,可是柳三少就是不感兴趣。
  “百无一用是书生。”老爷子曾经用这句话打击过柳子涵。
  于是柳三少为了不让老爷子看扁,更是铁了心读书。琴棋书画也都全部精通,尤其是吹笛,最为大家称赞。
  因此柳三少也成为了柳府中最有才华的人。
  宴会上,柳子涵同书院的院长对了对子,对得那老院长无言以对,这下这个“百无一用是书生”倒是给老爷子争了口气。
  晚宴很是丰盛,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可看出柳家出手多阔气了。
  柳子涵下午便派人去取了玉锁,还有两只红色的手绳,上面串着玉珠,看起来朴素典雅,林老板说这预示着平淡的爱情。
  晚宴时柳子涵把玉锁亲自为老夫人带上,只见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直夸柳子涵懂事。幺弟则是给老夫人写了个大大的寿字,据说练了半个月之久,写得有模有样,入木三分,令旁人惊叹不已。
  幺妹给老夫人舞了一曲,十二岁的姑娘身姿虽算不上丰满,可是这舞韵也是让底下的小姐们望尘莫及的。
  大哥和大嫂送的是未来的一个小曾孙,这简直就是双喜临门,二哥送了自己亲手雕制的一座金尊像,摸样是老夫人的,作的有模有样,老夫人笑在眼里甜在心里。
  寿宴办得十分热闹,大家也都尽了兴才回去,有的回去了还一边跌跌撞撞的嚷嚷着改天再来同三少爷切磋。柳子涵看着这些醉鬼,听着从他们嘴里吐出的一些胡话,顿时觉得好笑,再加上自己也喝了不少酒,醉意上脸,倚在门框上大笑着,身上散发着天真的孩子气。
  深夜,宾客走得差不多,大家也都各回各房休息去了。
  家中一片沉寂,唯有柳子涵还独坐在自己小院中饮酒作诗。
  “把酒明月下……悠哉游哉!”柳子涵举着酒瓶在空中打转式的摇晃脸上的红晕映着月色,这倒是不像一个醉汉,反而像是服了媚..药的美貌男子。
  柳子涵将瓶中的酒一饮而下,趴在石桌上迷迷糊糊的,双眼看着前方的盆栽,看着看着,眼皮子越来越沉,最终眼皮合上,睡了。
  次日清晨柳子涵是被萍姨揪着耳朵惊醒的。
  “哎哟!疼疼疼!”柳子涵大叫,一时觉得嗓子有些疼痛,声音沙哑。
  “还知道疼了?一晚上睡在外边,伤寒了谁更疼!”萍姨没好气道,放开了手。
  “男人嘛,刀疤是标志,谁没个三长两短的?”柳子涵满不在乎,但是他的声音却背叛了他。
  “生病和刀疤是一个意思的吗?我说你能不能对自己好点,别一天到晚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行行行,一会我去找大夫配点药吃。”
  这么一说,萍姨也算是冷静下来,交代了几句便回去了。
  “萍姨!让人帮我烧好水!”
  “知道了。”
  一炷香的时间,柳子涵开始洗澡了,而后觉得一身轻松,精神抖擞,嗓子也不再那么疼痛。
  与家人用完早饭,还没来得及找大夫配药便被老夫人抓去了太平山的天目寺吃斋饭诵佛经祈福。
  这一去便是五天,柳子涵真的是感到闲得慌,但是也每天坚持与方丈探讨佛经哲理,颇有收获。
  回程的路上,柳子涵中途离开了,按照原计划,陪完老夫人便去山中自家的小别院避暑。
  以前自己也常去别院住,多半是为了吟诗作画寻求清静。每次都是一个人,开始老爷夫人都担心,毕竟林中也有山林猛兽,夏日更是蛇虫鼠蚁的,就怕个万一,但是柳子涵坚持自己的原则,一个人便在别院住了。怕老夫人担心,一家上下就这么瞒着。
  今日半路下车也是说了谎的。
  “孙儿不孝,不能陪伴在祖母身边一同回府。”柳子涵道。
  “无妨,涵儿高兴便是,去吧。”老夫人慈祥答应着。
  柳子涵转身,嘴上是一抹小人得志的笑,从大道旁边的小道进了林子里,身影消失在一片绿荫中。
  至于这柳子涵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跟在身边的侍者只见三少爷俯身在老夫人身边说了几句,老夫人马上就笑了,接下来三少爷便走了。


第3章 第三章


第三章
  柳子涵穿过树林小道,这是捷径,可以直接c-h-a..入竹林,再走一会便到了。
  那是一间很朴素的房子,没有柳府那样华丽。屋前有一棵很大的银杏树,大概要三四个成年人手牵手才勉强抱住树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