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农场 作者:西子绪(中)【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西子绪        灵异神怪        种田文        都市情缘        市井生活       

第45章 秋日祭

  地窖打扫干净之后, 陆清酒又在上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油纸以便在储存白菜的时候把白菜和地面隔开。那个木盒他则带出了地窖,用s-hi抹布认认真真的清理了一遍,抹去了上面的浮灰和脏污。

  之前在地窖里面看不太清楚, 拿出来清理干净后, 陆清酒才注意到这木盒是乌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 只是一个光滑的盒子,不过盒子表面木头的纹理倒是非常的漂亮,用手触摸感觉很舒服。

  盒子的最前面,挂着一把小巧的黑色文字锁。文字锁是古代的一种锁具, 和密码锁有些类似,只是文字代替了密码的存在,这个文字锁上面需要的文字是三个, 按理说应该很好试出来,但是陆清酒抱着盒子试了一遍所有的可能x_ing,都没能试出来。

  难道是盒子放的太久锁出问题了?陆清酒想着那找个时间把锁给砸了吧, 便随手把木盒放到了一旁。

  再说自从陆清酒说要做糖炒栗子之后, 尹寻就天天念叨着要去找细沙, 今天晚上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真的找来了一袋子细沙,闹着要吃传说中的糖炒栗子。

  陆清酒笑道:“先把沙子洗一洗,等晾干之后就能炒了。”

  “行啊。”尹寻l.ū 起袖管,自告奋勇的跑去清洗细沙去了。

  只是把沙子放进水里后,洗了两盆都没洗出什么脏东西,这白白的细沙似乎干净的很, 一点脏污也没有。陆清酒虽然好奇,但也没去问尹寻哪里刨来的沙子,尹寻好歹是个山神,找点沙子应该还是挺容易的吧。

  把沙子洗好之后放在干净的塑料纸上晾在院子里,等沙子晒干就能炒板栗了。

  今天做的事情特别多,陆清酒忙了一天,也有些累了,把沙子弄好之后早早的上了床,上床前看到了放在自己床头柜的那个木盒,想着要是有空明天早晨就把木盒打开看看。

  然而让陆清酒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第二天早晨做完早饭,拿着钳子想要夹断木盒的锁头时,却发现了一件让他有些震惊的事——锁头上面的文字,发生了变化。

  上面的字似乎完全换成了新的文字,因为昨天陆清酒试了很久,所以几乎已经完全记得文字锁上的文字,可现在,这些文字竟是变成了另外几个完全陌生的文字,陆清酒确定这些字自己从未见过。

  怎么会这样?陆清酒盯着文字锁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这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想了想,拿起钳子对着文字锁用力一剪,然而那看起来本该十分脆弱的文字锁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在陆清酒用尽全力后连个浅淡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陆清酒又试了几次,文字锁都坚固如初,反倒是铁制的钳子被文字锁卡出了一个小小的凹痕。

  如果陆清酒是个普通人,他或许会觉得非常奇怪,但他家里已经有了这么多奇怪的生物,似乎多这么一个打不开的盒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拿文字锁没了办法的陆清酒抱着盒子去找了院子里的白月狐,问他这盒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洒落在院子里,让人觉得懒洋洋的。

  白月狐就在院子里晒太阳,他懒吞吞的接过盒子看了眼,问道:“你哪里找到的?”

  “我家地窖里。”陆清酒如实回答。

  白月狐凝视着那木盒,神情变得有些认真,陆清酒很少看到他这么严肃的表情,他莫名的也紧张了起来,舔舔嘴唇道:“怎么,这个木盒很特别吗?”

  白月狐道:“的确是有些特别。”他用手抚摸了一下文字锁,“这种文字锁,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能打开。”

  陆清酒说:“嗯?”

  白月狐道:“上面虽然只需要三个文字,但事实上这些文字每天都在变化,只有到了特定的某一天,才会显露出特定的文字。”他眨眨眼睛,“这是谁留下的?”

  陆清酒道:“我在地窖里发现的……应该,是我的姥姥吧。”

  “哦。”白月狐说,“那这或许是你姥姥给你留下的礼物。”他说着,把木盒还给了陆清酒。

  陆清酒抱着木盒,有些迷惑:“可是,这木盒应该不是人类的东西吧,难道,我姥姥认识非人类。”

  白月狐对此态度倒是显得很平淡,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也是。”陆清酒同意了白月狐的观点,他道,“可是我不知道盒子的密码,也不知道打开的时间,有什么法子可以强行打开吗?”

  白月狐竟是摇了摇头:“这盒子和锁的材质都非常特殊,不是人类世界的东西,如果想要强行打开,盒子里的东西可能会被损毁。”

  陆清酒闻言只能作罢。

  白月狐见他有些失落,安慰道:“你可以每天早晨起来看一看盒子,既然这东西是你姥姥特意给你留下的,那她定然会给你留一些线索,她不想让你打开,或许,只是还不到时候。”

  陆清酒道:“只能这样了。”他笑着对白月狐道了谢,却独自抱着盒子回了卧室。

  陆清酒一家血脉单薄,几乎没有什么亲戚,他除了父母,便只有姥姥。姥姥将他养到了八岁,父母才将他接回了城里,可以说,陆清酒幼年的记忆,都是关于姥姥的。

  他的姥姥高高瘦瘦,可以看得出年轻时的她定然是个美人,她不太爱说话,但她即便不说,陆清酒也能从她的眼神中感到她对他的爱。

  父母突然去世后,姥姥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夜间苍老了许多。陆清酒那时还未完成学业,他本想将姥姥接到身边,但无论怎么说姥姥都不同意,最后这事只能作罢。

  这大概是陆清酒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了,要是当时他回到水府村陪着姥姥,老人或许不会走的那么早。

  陆清酒放下盒子,眼神落在了文字锁上面,他不知道姥姥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无论姥姥做什么都是不会害他的。

  既然她没有给他留下打开的密码,或许就像白月狐说的那样……还不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