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家贼男防 作者:怜惜凝眸(上)【完结】

分类:种田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怜惜凝眸        种田       
内容简介:

  “老张,我好像喜欢上王瑞了。”

  “什么!”张阎吃惊地盯着他,半晌冷不丁地道,“同、姓、不、婚。”

  “噗——”王阅喷了,无语地横了他一眼,“现在谁还管这个?他长得帅。”

  “我没有他帅?”你什么审美观?

  “他身材不错。”

  张阎道:“我身材更好。”

  “他对我很好,上次我生病还送我去医院。”

  张阎面无表情地问:“是谁把我小腿弄骨折了让我开不了车?”

  “最重要的是,那天我在树下睡午觉的时候感觉到他偷亲我了,他肯定喜欢我!找不到我喜欢的,找个喜欢我的也不错。”

  张阎忍无可忍,“亲你的人是我!”

  王阅立马蹦起来,得意洋洋,“哈!承认你暗恋我了吧?”

  张阎额角暴跳,低下头,继续剥蒜。这就是他看上的人,他开始怀疑其实是自己审美观有问题!

  重生之家贼男防的关键字:重生之家贼男防,怜惜凝眸,双穿越,空间,异能,种田,一对一

第001章 一起死又一起活?

  这是王阅第一次在旅游大巴上见到张总,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王阅今年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后很幸运地进了这家位列世界200强的深博精密工业集团。张总是他们公司的总裁,叫张阎,二十九岁,年轻有为。

  每年的五一,公司都会组织一次旅游,但张阎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居然现身了,王阅非常好奇。没办法,他天生就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再说,干坐着也无聊,胡思乱想也好打发时间。

  张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过头看了王阅一眼。

  王阅连忙收回目光。他是一个很善于交朋友的人,张阎人长得帅,x_ing格也不差,但他就是不喜欢张阎。关于这一点,他自己也很纳闷,曾经暗地里分析过自己的心态,最终不得不承认,他之所以不喜欢张阎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嫉妒张阎,人长得比他帅,能力比他强,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壕”。王阅有个毛病,仇富。可能是因为他出身在贫困老百姓家庭。他父母有三个孩子,他是最小的,小时候穿的衣服和鞋都是捡的哥哥穿剩下的,说起来都是泪。

  大巴一直在往下行驶,这段盘山公路至少还要走半个小时。

  忽然,司机惊呼了一声:“不好,刹车失灵了!”

  “什么!”

  车内的人顿时都慌了,透过窗户看见汽车几乎是贴着悬崖行驶,不禁一阵阵眩晕。

  一些胆小的乘客忍不住疯狂地尖叫,“快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这,这停不了啊!”司机急得满头大汗,脸色煞白,只几秒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水浸s-hi。

  王阅的心砰砰直跳,想到早上出门时不小心在桌角划破了手指,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惴惴不安。

  他噌地站起来,大声喊道:“快打开窗户,从窗户里跳出去!”

  “不行!”张阎兀然按住他,一脸严肃地说道,“外面都是岩石,跳出去死得更快。”

  王阅没想到张阎会和他搭话,不禁一愣。

  却在此时,一个女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司机小心——”

  紧接着王阅感觉到车身剧烈一震,他的脑袋同时一懵。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感觉到自己被人紧紧抱住,同时看到刺目的火光冲天而起……

  “啊!”王阅大叫一声跳起来,茫然地瞪着眼。

  几个戴着Cao帽围着他的男人被他吓了一跳。

  王阅打量他们,发现一个都不认识。他记得发生了车祸,难道是被附近的村民救了?他赶紧低下头检查自己有没有缺胳膊断腿,却只看到属于儿童的细胳膊和细腿,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顿时傻了眼!怎,怎么回事?他用力在小细腿上掐了一把,疼!

  他僵硬地转了转脑袋,注意到旁边地上躺着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指甲挠出的痕迹。

  小男孩眉头紧蹙,眼皮抖了抖,猛然睁开双眼,眼底闪过一道厉光,随即快速坐起身,环顾左右。这股气势根本不像一般的小孩。王阅起了疑心。

  “阎阎,阅阅,你们俩不要再打架了。你们俩的爸爸出了这种事谁也想不到。”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壮实、嘴边一圈胡渣的的国字脸男人蹲下来,安慰地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肩膀。

  他是幸福村的村长,叫王富贵。

  阎阎?阅阅?

  王阅和小男孩震惊地对视一眼,均注意到对方不同于一般小孩的神态和眼神,心里咯噔一下。

  “你是张总吗?”王阅小声问,n_ai声n_ai气的声音很陌生,就像不是他发出来的,听着很不习惯。

  男孩点点头,目光复杂地看着他,“你是王阅?”

  王阅下意识点点头,两眼发直。妈蛋,事情大条了!他貌似和张总一起死了,又一起穿越或者是重生了!不仅如此,而且还变成了两个小屁孩!

  两人从地上站起身,打量四周,注意到他们是在一个村庄里,摸不清楚是什么状况,没有贸然开口。

  王富贵只道他们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伤痛里,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旁边的几个村民。

  “大家伙儿都说说,现在该怎么办?这两个苦命的孩子本来就没妈,现在连爹都没了,以后该怎么办?”

  一个村民闷声说道:“能怎么办?只能让他们的亲戚抚养他们了。”

  另外一个村民说道:“张强和王进都是外地来的,哪儿有什么亲戚?”

  王阅眨了眨眼。前世他父亲并不叫王进,估计“张强”也不是张阎前世的父亲。他和张阎显然是穿越到和他们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了。